Emmanuelle Walker

2018夏季必看展览:亚洲篇

在上海细味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精采里程,到新加坡体会吴冠中画作与文学交融的意境,又或是沉醉于东京的「无界线」式艺术洗礼……以下为您介绍今夏必不可错过的亚洲各大重要艺术展览

作为中国首批尝试录像制作的女性艺术家之一,林天苗近年来多次涉足大型装置艺术。 「体·统」展览四部分概念的探究:「个体意识」、「群体意识」、「公共意识」、「终极意识」,依次从上海外滩美术馆二楼展厅纵向延伸到六楼,为观者带来一场心理和感官上的「意识」之旅。作品涵盖她20多年来创作脉络中极具代表性的装置作品,以及艺术家自2017年起创作且从未向公众展出的数件玻璃材质大型互动装置艺术。届时,具有文献意义的手稿亦会同场展出。

林天苗 《我的花园》 2018年作。图片鸣谢:艺术家及上海外滩美术馆

林天苗 《我的花园》 2018年作。图片鸣谢:艺术家及上海外滩美术馆

作为展览的开篇,二楼展厅中心是全新大型互动装置《反应》,观众需走进展厅中央,进入一个充满未来感的白色「洞穴」内,展开一段独一无二的体验与感知——将手腕放置在感应器上5至10秒,让其收集脉搏数据,然后蓝色荧光液体会从螺旋盘下的玻璃管中缓缓滴落,反映脉搏跳动频率。在短暂的时间内观者可视、可感,甚至可听自己的血液「动感状态」。这种探索是个体与机器之间一对一的反应,所蕴含的是「真我」与「假我」在特定环境中的彼此相遇。而专门为此展览量身订制的大型装置《我的花园》则占据了美术馆四楼的整个空间,藉以「有真为假,作假为真」的公共意识概念,观众们被邀请去参观一个由玻璃器皿构成的「温室花园」,让人感觉沉浸于包罗自然园艺、科学技术和大胆艺术想象的宏伟结构之中。

此场由龙美术馆举办的大型展览,呈献自1978年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历程中近百位非常重要的艺术家及作品。

以时间为轴,龙美术馆从馆藏作品中臻选出40年来极具影响力的近百件作品,包括油画、国画、雕塑、影像、装置等,展示自1978年以来中国艺术的发展历程,呼应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展览分为四个章节:1978-1984年 、1985-1989年、1990-1999年,以及2000年后,呈现中国艺术家各个时期的实践与探索,以及中国艺术不断焕发的生机活力。龙美术馆希望透过本次展览,让更多人了解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与精神。

图片来源:龙美术馆官方网站

图片来源:龙美术馆官方网站

对于此次展览,著名艺术史学家及批评家吕澎表示:「是次展出的藏品反映中国四十年来的艺术发展历程,龙美术馆藉此进行了一次艺术史意义上的逻辑陈述,以便提醒人们:看上去时间很长的艺术发展,其实仅仅完成了一个历史的转折点;我们才刚刚开始。在珍惜过往努力的同时,要清楚我们的真正任务是开创新的历史。」

展览开幕之际,由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的中英双语画册《转折点——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将同步发行。展览画册由龙美术馆馆长王薇题写前言,艺术评论家吕澎撰写针对此次展览的深度分析文章,并载有大量精采作品图片。

复星基金会中葡当代艺术大型展览「指南针/Saudade: Unmemorable Place in Time」 共汇聚12位中国及葡萄牙当代艺术家近百件作品,涵盖绘画、综合材料创作、装置、影像等多种媒介,展品风格各异却内涵相通。

「Saudade」是葡萄牙语中难以转译的独特词汇,表述的是一种对过去某一时刻美好再无法企及的惆怅与渴求,然而很多时候,该词亦是对当下处境的言说。作为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指南针,则代表了希望和方向。作为情感的Saudade和作为物件的指南针通过此次展览相互呼应,映射出人类对于交流和交往的渴求。

若阿纳·瓦斯康塞洛斯(Joana Vasconcelos) 《女武神 Marina Rinaldi》。图片鸣谢:Fosun Foundation Shanghai
若阿纳·瓦斯康塞洛斯(Joana Vasconcelos) 《女武神 Marina Rinaldi》。图片鸣谢:Fosun Foundation Shanghai

艺术中心的一楼空间在若泽·佩德罗·克罗夫特(José  Pedro Croft)的作品《无题》的数个镜面中发生了折射和重迭,在展览的最开始就引领观者掉进一个过去与现在仿佛对折压缩在一起的奇异结界。二楼展崛若阿纳·瓦斯康塞洛斯创作的大型作品《女武神Marina Rinaldi》,塑造北欧神话中的英勇女神祇,其变形的躯干在整个空间中延展,作品安装升空时更是如同伟大精神正在笼罩天空。细看是反复多变的巴洛克风格,事实上是由当地妇女集体合作完成的各种布料拼接在一起,代表着在记忆中永不褪色的在地文化。古老瓷砖的运用,更是让人想起中葡两国十六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贸易和交流。刘建华作品《虚幻的场景》在展厅中央构建了漂浮在筹码孤岛上的上海,绚烂缤纷却又零碎脆弱。


在这全球化时代,天际线的崛起似乎冲淡了记忆,我们去哪里再寻美好的Saudade情结?

  • 4
  • 清平福来 — 齐白石艺术特展 北京故宫博物院,午门展厅部分展出至8月12日,西雁翅楼展厅部分展出至10月8日

齐白石一生作画,巧夺天趣,融人生智慧于其中。他生于乱世,向往太平,晚年常喜以「清平福来」为题,画老翁持瓶、蝙蝠展翅,来传达自己对安定、祥和生活的期许。在国泰民安、世事清平的当下,再观白石画作,更能体会老人内心那份朴素的情感、对家乡泥土的爱、对祖国山河的爱,以及对万物生灵的爱。


1954年,故宫博物院曾举办「齐白石绘画展览会」,轰动一时。时隔64年,今夏故宫博物院与北京画院合作,在故宫午门和西雁翅楼展厅推出「清平福来 — 齐白石艺术特展」,从两家机构珍藏的齐白石作品中精选出200多件画作、篆刻、文献,以「天道酬勤」、「扶梦还乡」、「老当益壮」和「白石篆字」四个部分,全方位而多角度地呈现齐白石勤勉艰辛的探索、心系故土的乡愁、老而不颓的豪情,以及刀锋印痕的心相。

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官方网站

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官方网站

午门展厅部分将持续到8月12日,西雁翅楼展厅部分将持续到10月8日。此次展览与北京画院美术馆的「胸中山水奇天下——齐白石笔下的山水意境之二」展览(展期至9月23日)双展交辉,于今夏掀起一场关于齐白石的艺术热浪。

此次展览是徐冰在北京地区最全面的个人回顾展,力图全面梳理艺术家自1970年代开始,至今40多年来的创作历程,囊括版画、素描、装置、文献记录、手稿、影像、纪录片等类别的60多件作品。

图片鸣谢:UCCA

图片鸣谢:UCCA

展览呈献徐冰所有主要系列的作品,勾勒出其艺术探索的完整轨迹。此次展览题为「思想与方法」,透过以回溯方式呈现徐冰艺术创作的全貌,藉此展现徐冰的艺术方法,以及他持续不断思考的动力与源头所在。


作为在国际舞台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徐冰以其持续不断、数量蔚为可观、类型涵盖宽广的艺术体现方式,深入影响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面貌。徐冰始终对自身所处的时代保持高度敏感,其作品与当下社会文化现实联系紧密且发人深省。徐冰的艺术创作在多条不同的轨迹上交叉进行,从早期研究的文化、语言及传统知识体系,到1990年代至纽约后开始关注的跨文化与全球化议题,再到本世纪对于不断快速发展的社会新现象的探讨,他始终专注于寻找新的艺术方法来回应新问题;其创作概念严谨,媒介多样,艺术表达清晰明确,在世界当代艺术中具有很高的辨识度,也在不同层面上影响着中国当代艺术整体面貌的构成,某种意义上为观者提供了一幅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缩略图。

  • 6
  • 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镜面之上 北京常青画廊,展出至10月21日

此次展览是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继2008年其首个北京个展之后,在常青画廊北京空间的第二次个展。展品不仅包括一系列精采全新项目,为观者提供新的思考,同时亦回顾其早期经典作品。整场展览以镜子作连贯,表达当中的关联。

以雕塑形式出现的镜子占据了画廊的一楼大厅,两部分镜身间的角度令作品呈现出自我反射的结构,继而以倍数不断复制。划分与倍增、迭加与消减,作为一切有机发展的普遍基础,亦为该系列作品的基本主题;艺术家早在1977年便深入探索,此次该作以更大尺寸的方式,呈现于画廊入口的中心地带。

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 《镜面之上》展览现场。图片鸣谢:the artist and GALLERIA CONTINUA, San Gimignano  Beijing  Les Moulins  Habana 摄影:Oak Taylor-Smith
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 《镜面之上》展览现场。图片鸣谢:the artist and GALLERIA CONTINUA, San Gimignano / Beijing / Les Moulins / Habana 摄影:Oak Taylor-Smith

展品还包括首次对公众展出的全新「镜画」作品,精美且特具自传意味。艺术家以丝网印刷技术将自己的肖像融于镜面抛光的不锈钢表面,通过「在当下」的四维空间的参与,邀请观众成为场景的一部分。皮斯特莱托将自己的形象置于前景,手举作为「生成性破坏」符号的木槌——这一符号取自其2008年横滨三年展及2009年在威尼斯双年展中实施的著名行为表演(前者现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收藏)。

「数码敦煌 — 天上人间的故事」 是香港文化博物馆本年度的重点展览。展览共展出超过100件展品,通过敦煌石窟、文物和崭新的多媒体技术,带领观众深入认识敦煌的文化与艺术,细味佛国世界与平凡众生的故事。

复制莫高窟建于西魏时期的第二八五窟,洞窟里的壁画内容丰富,是中西文化交流的重要见证。

复制莫高窟建于西魏时期的第二八五窟,洞窟里的壁画内容丰富,是中西文化交流的重要见证。

展品包括首次在香港展出莫高窟建于西魏时期、极具代表性的二八五窟,按一比一比例复制,重现洞内的壁画和塑像。此外还有以数码技术展现的第四十五窟、二五四窟和莫高窟六十一窟中五代时期大型壁画《五台山图》,配以珍贵的文物文献、多媒体互动装置和影音节目等,全方位介绍敦煌的历史和艺术。

 

展览特别加入了多项全新开发的多媒体节目,利用敦煌研究院提供的高传真度图像和洞窟测绘结果,制成多个影音节目和互动装置,让观众可以微观敦煌文物的细节,深入认识壁画内的佛国世界和民间生活情态,以及当中所描画的天上人间故事。

日本数码艺术团体teamLab近年来不断推出新展,在世界各地掀起一波又一波的热潮。今夏,teamLab在东京台场推出首个常设艺术展,展馆面积达10,000平方米,以520台电脑、470台投影机制造结构复杂的立体空间,力求带给观者与众不同的「沉浸式」互动体验。

展览场景MORI Building DIGITAL ART MUSEUM teamLab Borderless, 2018, Odaiba, Tokyo © teamLab
展览场景MORI Building DIGITAL ART MUSEUM: teamLab Borderless, 2018, Odaiba, Tokyo © teamLab
展览场景MORI Building DIGITAL ART MUSEUM teamLab Borderless, 2018, Odaiba, Tokyo © teamLab
展览场景MORI Building DIGITAL ART MUSEUM: teamLab Borderless, 2018, Odaiba, Tokyo © teamLab

展览以「Borderless」亦即「无界」为题,代表将「作品与作品」、「作品与观赏者」、「观赏者自身和他人」之间的界线消除,让观者融入作品,成为作品的一部分。巨大的空间由五个部分组成,展出约50件作品,当中包括有全球首度公开展出之作品。基于「无界」的概念,展品之间没有界线,观者从房间出来后沿着通道开始移动,时而和其它作品交流,时而和其它作品融合。此外,作品和观者之间也没有界限,人们沉浸在这个艺术世界中,继而自己和他人的界限也变成连续性的存在。这是一所让观者通过自身的身体去探索艺术,同时和他人一起创造全新体验的崭新美术馆。

teamLab是创立于2001年的艺术团队,从五人的艺术组合发展为逾400名成员的株式会社,其中包括艺术家、科学家、数学家、工程师、建筑师、动画师、音乐人等各界专家。teamLab试图通过艺术,探索人与自然、人与世界之间的新关系。teamLab认为,一切的存在都是漫长而脆弱的,与此同时又充满了奇迹、不断突破界限。

2018年正值藤田嗣治(Léonard Tsuguharu Foujita,1886-1968年)逝世50周年,在日本以及以法国为首的欧美各大美术馆的合作下,一场全面展现其绘画生涯的大型回顾展刚刚于东京都美术馆揭幕,并将持续展出至10月。

图片鸣谢:Tokyo Metropolitan Art Museum
图片鸣谢:Tokyo Metropolitan Art Museum

藤田嗣治生于明治中期的日本,在其长达80多年的生涯中约有一半时间在法国度过,晚年他取得了法国国籍并最终长眠欧洲,是巴黎画派的代表画家。本次画展将按照作品时间、围绕代表其各个创作阶段的「风景画」、「肖像画」、「裸妇」、「宗教画」等主题,同时引入全新的视角,来捕捉藤田艺术的真髓。所展出的作品中不仅有可谓其代名词的《乳白色的裸妇》,还有不少首次在日本展出的作品,以及之前鲜有机会介绍的作品。

一代艺术大师吴冠中不仅是将中国水墨画与西方现代主义艺术进行结合的二十世纪重要画家,同时也是具有艺术批判精神和创造力的多产作家。本次展览是艺术家2019百年诞辰纪念的献礼,探究他大部分作品中有关艺术创作和文学创作的结合。吴冠中曾于1940年代末期在巴黎深造,深受塞尚(Cézanne),高更(Gauguin) 以及梵高(Van Gogh)的影响。展出作品部分来自新加坡国家美术馆馆藏,部分来自一位重要东南亚藏家的私人珍藏。

吴冠中《落花》,2007年作。艺术家惠赠。新加坡国家美术馆馆藏。

吴冠中《落花》,2007年作。艺术家惠赠。新加坡国家美术馆馆藏。

作为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吴冠中馆系列展览的第三期,这一展览提供了新的视角和更深刻的洞察,让观众欣赏到吴冠中的艺术作品在更广义的水墨美学语境中,所呈现出来的传承与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