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nuelle Walker

2018夏季必看展覽:歐洲篇

從德國杜塞爾多夫的安妮·亞伯斯( Anni Albers)到意大利帕維亞的洛倫佐·洛托(Lorenzo Lotto);由英國康和郡的帕特里克·赫倫(Patrick Heron),以至羅浮宮博物館珍藏的十八世紀粉彩畫傑作——在此為您介紹今夏十大最受歡迎歐洲展覽

此展覽以順時序方式頌揚歐普藝術始祖、法國/匈牙利藝術家維克托·瓦薩雷里(Victor Vasarely)的藝術進程;從一位不斷進行圖案實驗的平面設計師,到透過光學視幻方式塑造藝術及雕塑,開拓他在戰後藝術上的新風格。

維克托·瓦薩雷里 《Marsan-2》 1964-1974年作,壓克力 麻布,202 x 253公分。 Image Victor Vasarely, VEGAP, Madrid, 2017
維克托·瓦薩雷里 《Marsan-2》 1964-1974年作,壓克力 麻布,202 x 253公分。 Image: Victor Vasarely, VEGAP, Madrid, 2017

他創作於1932至1942年的著名作品《斑馬》,被視為歐普藝術的始作之一。他於1960年代展開《Alphabet Plastique》的創作,透過不斷重組不同色譜的色彩來構成一系列的幾何圖案。他漫長而精采的事業成就亦包括建築項目,以及於1976年於法國普羅旺斯地區艾克斯創立的瓦沙雷里基金會藝術館(Fondation Vasarely)。

延續2016年「Beards」及2017年「Alchemy」兩個展覽的成功,柏林舊博物館舉行又一個主題展覽。德語中「血肉」(flesh)與「肉」(meat)為同一個字,此展覽取材自此,探討藝術中對於血肉的各種演繹方式所呈現的矛盾。

漢斯·施瓦茨(Hans Schwarz),《死神與少女》(Der Tod und das Mädchen  Death and the Maiden)1520年作。Image Staatliche Museen zu Berlin
漢斯·施瓦茨(Hans Schwarz),《死神與少女》(Der Tod und das Mädchen / Death and the Maiden)1520年作。Image: Staatliche Museen zu Berlin

展覽共有三部分——血肉作為肉、血肉作為文化,以及血肉作為身體——內容涵蓋人類五千年歷史,從一塊包含58種關於「豬」的字詞的泥板,到一段由當代藝術家Christian Jankowski以超級市場為拍攝場地的短片《The Hunt》。展覽展出多件雕塑,包括一件約製於公元前300年的禿犬瓷像,以及一件十八世紀出自Kloster Veilsdorf陶瓷窯廠的瓷像,演繹希臘神祇克洛諾斯正在吞食其子的情景。

安妮·亞伯斯(Anni Albers)在逆境中為自己製造新機會,同時改變了人們對抽象藝術的認知,並將藝術應用於製作過程當中。1920年代的德國藝術學校禁止女性就讀某些科目,亞伯斯因此選擇了編織並將之轉化為藝術。

安妮·亞伯斯(1899-1994),《結》(Knot),1947年作,水粉紙本,43.2 x 51公分 © 2017 The Josef and Anni Albers Foundatio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DACS, London. Photo Tim NighswanderImaging4Art © Kunstsammlung NRW
安妮·亞伯斯(1899-1994),《結》(Knot),1947年作,水粉紙本,43.2 x 51公分 © 2017 The Josef and Anni Albers Foundatio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DACS, London. Photo: Tim Nighswander/Imaging4Art © Kunstsammlung NRW

她在包浩斯期間,以幾何圖案來修飾她的作品,其導師包括有約瑟夫‧亞伯斯(Josef Albers),亦即她後來的丈夫。當德國被納粹控制後,她移民美國,在創作上繼續演化革新。這個充滿啟發性的展覽,以亞伯斯的紡織圖案、複雜結構及低調色彩為核心,先於Grabbeplatz 的K20展館舉行,10月將轉往倫敦泰特美術館繼續展覽。

丹麥路易斯安那現代藝術博物館舉行的這次展覽是一場揭示。於1962年逝世的加布里埃爾‧蒙特(Gabriele Münter),與康定斯基(Kandinsky)、法蘭茲‧馬克(Franz Marc)及其他藝術家共同創立表現主義團體「青騎士」,但她的創作形式不限於此。此為數十年來首個獨立介紹蒙特的展覽,內容涵蓋風景畫、肖像、民俗藝術及兒童繪畫各大主題。

加布里埃爾‧蒙特,《加布莉爾的窗外》(Vom Griesbräu-Fenster  From the Griesbräu Window),1908年作,油彩 木板,33 x 40.1公分,加布里埃爾‧蒙特與約翰內斯‧艾希納基金會(Gabriele Münter- und Johannes Eichner-Stiftung)© Gabriele Münter and Johannes Eichner-Stiftung, MunichVISDA 2018. Photo Städtische Galerie im Lenbachhaus und Kunstbau München
加布里埃爾‧蒙特,《加布莉爾的窗外》(Vom Griesbräu-Fenster / From the Griesbräu Window),1908年作,油彩 木板,33 x 40.1公分,加布里埃爾‧蒙特與約翰內斯‧艾希納基金會(Gabriele Münter- und Johannes Eichner-Stiftung)© Gabriele Münter and Johannes Eichner-Stiftung, Munich/VISDA 2018. Photo: Städtische Galerie im Lenbachhaus und Kunstbau München
  • 5
  • Shape of Light: 100 Years of Photography and Abstract Art 泰特美術館,倫敦,展出至10月14日

此次於泰特美術館舉辦的精采展覽,志在展現攝影創意與繪畫發展之間的聯繫。展品包括100位藝術家的300多件作品,從1910年代的實驗之作至當今的電子創意作品均有涵蓋。當中的矚目攝影師為阿爾文·蘭登·科伯恩(Alvin Langdon Coburn),他於1917年創作出猶如萬花筒般的抽象攝影作品《vortograph》。除此之外,多位知名攝影師包括愛德華·韋斯頓(Edward Weston)、亞倫·薩斯金德(Aaron Siskind)及曼·雷(Man Ray)的作品亦在展出之列。

奥托·施泰纳特(Otto Steinert,1915-1978),《Luminogram II》,1952年,攝影作品 銀鹽相紙,30.2 x 40.1公分。柯克蘭珍藏(Jack Kirkland Collection)© Estate Otto Steinert, Museum Folkwang, Essen
奥托·施泰纳特(Otto Steinert,1915-1978),《Luminogram II》,1952年,攝影作品 銀鹽相紙,30.2 x 40.1公分。柯克蘭珍藏(Jack Kirkland Collection)© Estate Otto Steinert, Museum Folkwang, Essen

1480年生於威尼斯的洛倫佐‧洛托(Lorenzo Lotto),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最偉大的肖像畫家之一,為中產階層如宗教領袖及商人作畫,背景構圖充滿象徵符號及深層心理意象。

洛倫佐‧洛托(1480-1557),《年輕男子與燈》(Portrait of a Young Man with a Lamp),約1508年作,油彩 木板,42.3 x 35.3公分,維也納,奧地利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Gemäldegalerie畫廊
洛倫佐‧洛托(1480-1557),《年輕男子與燈》(Portrait of a Young Man with a Lamp),約1508年作,油彩 木板,42.3 x 35.3公分,維也納,奧地利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Gemäldegalerie畫廊

近來已甚少洛托的展覽,所以此於普拉多博物館舉辦的藝術展(11月5日將移師至倫敦國家美術館繼續展出),將成為鑑賞文藝復興時期最為出色及引人入勝的肖像畫珍藏之一的絕佳良機。

帕特里克·赫倫(Patrick Heron)縱是一位抽象派畫家,他的每幅作品卻都實實在在地沾滿其位於康和郡的寓所和工作室的氣息,因此選擇經重新整修的Tate St Ives美術館作為他二十年來首個大型回顧展舉辦場地,絕對非常適合。赫倫作品中的明亮色彩與和諧結構,表述了其逾50年的精采事業,將盡於藝廊中示於世人面前。

帕特里克·赫倫(1920-1999)《1992年7月10至11日》(10-11 July 1992),1992年作。油彩 畫布,198.1 x 274.3公分。泰特美術館 © Estate of Patrick Heron. All Rights Reserved, DACS 2018
帕特里克·赫倫(1920-1999)《1992年7月10至11日》(10-11 July: 1992),1992年作。油彩 畫布,198.1 x 274.3公分。泰特美術館 © Estate of Patrick Heron. All Rights Reserved, DACS 2018
  • 8
  • In Colour: Polychrome Sculpture in France 1850–1910 奧賽博物館,巴黎,展出至9月9日

此展覽中展出的數尊一般對它所知甚少的十九世紀雕塑,均帶有明亮色彩。有發現指出古人在製作雕塑時會採用顏色,這點啟發了雕塑家進行相關創作。這次展出的雕像顛覆大眾對雕塑的原有認知,並掀起一番熱議。

路易‧巴里亞斯( Louis-Ernest Barrias,1841-1905)《在科學中揭開大自然的帷幕》(La Nature se dévoilant à la Science),1899年作,綜合媒材,200 × 85 × 55公分,巴黎,奧賽博物館。 Photo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René-Gabriel Ojéda
路易‧巴里亞斯( Louis-Ernest Barrias,1841-1905)《在科學中揭開大自然的帷幕》(La Nature se dévoilant à la Science),1899年作,綜合媒材,200 × 85 × 55公分,巴黎,奧賽博物館。 Photo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René-Gabriel Ojéda

查爾斯·科迪耶(Charles Cordier)是巴黎國立自然史博物館1851至1866年期間的官方雕塑家,專責塑造色彩豐富、栩栩如生的胸像。此次展覽展出50件作品,展現製作色彩的不同技巧,重新聚焦這片被遺忘的領域。

  • 9
  • Ursula Schulz-Dornburg: The Land In-Between. Photographs from 1980-2012 施泰德博物館,法蘭克福,展出至9月9日

攝影師厄休拉·舒爾茨多恩伯格(Ursula Schulz-Dornburg)1938年生於德國柏林,現常駐杜塞爾多夫。她對於各種有形與無形的「界限」深感著迷,攝影主題環繞各種邊境、中轉站,以及消失或廢棄的文明遺跡,以黑白照為主體的作品系列記錄了久遠的社會面貌及政治體系。這展覽所展示的,是每幀照片的蒼漠與美麗。

厄休拉·舒爾茨多恩伯格(1938年生),《瓦加爾沙帕特—葉里溫,亞美尼亞》(Echiniadzin — Erevan, Armenia),2002年。鋇地紙,70.6 x 59.6公分(連框)。© Ursula Schulz-Dornburg.

厄休拉·舒爾茨多恩伯格(1938年生),《瓦加爾沙帕特—葉里溫,亞美尼亞》(Echiniadzin — Erevan, Armenia),2002年。鋇地紙,70.6 x 59.6公分(連框)。© Ursula Schulz-Dornburg.

  • 10
  • Pastels at the Louvre: The 17th and 18th Centuries 羅浮宮博物館,巴黎,展出至9月10日

羅浮宮博物館此次的粉彩畫珍藏展覽展出一系列珍貴精緻且脆弱難保存的大師傑作,包括利奧塔爾(Jean-Étienne Liotard)、夏爾丹(Jean-Simeon Chardin)、布雪(François Boucher)及勒布倫(Elisabeth-Louise Vigée Le Brun)的作品。

莫里斯·康坦·德·拉圖爾(Maurice Quentin de La Tour,1704-1788)《龐巴度侯爵夫人》(Jeanne Antoinette Lenormant d’Étiolles, marquise de Pompadour,1721-1764)。178.5 x 131公分。羅浮宮博物館 ©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 — Grand Palais  Laurent Chastel

莫里斯·康坦·德·拉圖爾(Maurice Quentin de La Tour,1704-1788)《龐巴度侯爵夫人》(Jeanne Antoinette Lenormant d’Étiolles, marquise de Pompadour,1721-1764)。178.5 x 131公分。羅浮宮博物館 ©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 — Grand Palais / Laurent Chastel


場中的120件展品並非素描草圖而是完整作品;由策展人 Xavier Salmon編纂的圖錄全集收錄有博物館的完整粉彩畫珍藏,更是為這次的珍貴展覽錦上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