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Time Like Present

No Time Like Present 網上拍賣呈獻亞洲知名藝人及收藏家余文樂先生精選珍藏,亦包括余先生多年好友為慈善事業慷慨捐出的藏品。隨我們一同走近余先生的收藏哲學和美學理念,了解好友眼中的余文樂

佳士得:余先生是坊間知名的腕錶藏家,但藝術收藏家的身份就相對較少人知道,您是何時開始收藏藝術的呢?是受什麼啟發而開始收藏之旅的?

余文樂:其實對於美的東西一直都很敏感,而且身邊也有很多有經驗的收藏家和從事美術相關的朋友。一直有和他們研究和學習。慢慢從小幅到大幅這樣開始收藏。因為我不只是會把它收藏,而是真正會掛出來欣賞的。所以也會因應不同空間的大小和設計而考量不同藏品。

佳士得:如今NFT加密藝術品已經成為藝壇熱話,您也是藏家之一,作為一位跨類別藏家,您認為數碼藝術與實體藝術相比有何吸引人之處?

余文樂:對於我來說,任何收藏品也是純粹因為喜歡才會買。數碼藝術和實體藝術其實沒有真正可以比較的地方,因為實體藝術當中藝術家的歷史和故事是需要花上一些時間去作深入的研究和細讀。每個藝術家也有不同的演變過程,也在不同的年代因為一些影響而演變出不一樣的風格,這種由時間累積出來的變化是很吸引我的。

數碼藝術因為有加密系統所以每一幅藝術品也都是獨一無二的。NFT對我來說會是未來的大趨勢,因為這代表了一個時代的模式。而兩者其實是可以並存的。


佳士得:本次拍賣題為No Time Like Present,對您個人而言有什麼特別含義嗎?

余文樂:No Time Like Present 這個主題的誕生,是因為我們都認為每一個當下也是非常珍貴的,不能追回的。而Present也是送給這個階段的自己的一份禮物。

佳士得:您有兩位好友也為此次拍賣慷慨捐出藏品作慈善用途,可以介紹下兩位好朋友嗎?他們對您的美學理念和收藏哲學有何影響?

余文樂:這次得到兩位我非常尊敬的朋友Takizawa-san(滝沢伸介)和Kiyonaga-san(清永浩文)一同參與這次慈善拍賣,是我的榮幸。兩位也是我在年輕時代一直非常崇拜的設計師和品牌主理人。每一次到外地工作拜訪他們的時候,也會學習到很多不同範疇的東西。無論在時裝設計、做人處世方面和我的藝術收藏路上,都多多少少會受到他們的影響,也可以說是我的啟蒙老師。

我很尊敬他們那種職人精神,很專注地深入研究自己非常喜歡的事情,而且更可以把它好好發揮到工作上,實實在在地把他們對藝術的喜好融合於他們的事業上。

此次拍賣部分拍賣收益將撥捐「願望成真基金」,為居於中國香港及澳門、三至十七歲並患有重病的兒童實現改寫生命的願望,透過願望成真的體驗令他們的人生充滿希望、力量及快樂。我很感激Takizawa-san和Kiyonaga-san這次一同為慈善出力。希望我們的共同理念也可以讓更多小朋友能夠達到夢想。

滝沢伸介
滝沢伸介

佳士得:和余文樂是怎樣認識的?對他的第一印象是怎樣?加深認識了之後對他的印象有沒有改變?

滝沢伸介:如果沒記錯的話,我們是透過香港的共同好友認識的,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一直都很隨和,內心如同純淨的孩童一般,因此很吸引人。他一點都沒有改變過。

清永浩文:我在10年前首次聽說余文樂造訪我位於東京的專門店SOPH.,後來我們在一位共同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之後,我們兩人的品牌曾多次合作。他會來我家作客,我們也會到彼此的家鄉相聚,雙方的關係自然而友好。雖然他是亞洲超級巨星,卻率直坦誠,是可靠的傾訴對象,他也堅守自己的信念,從未改變。

佳士得:在工作和日常中,藝術對您的影響有多大?您從藝術中得到什麼啟發?

滝沢伸介:藝術真的很扣人心弦,能夠在多個方面啟迪生活。我的好友總是能在創造中講述精彩故事,因此他收藏中的許多作品都讓我十分喜愛。我對多種多樣的藝術品都感到十分新鮮有趣。

清永浩文:我相信我和大多數人一樣,會在日常生活中的藝術找到創意靈感,推動我努力收藏喜愛的作品。SOPH.曾與多位當代藝術家合作,例如宮島達男、傑克·皮爾森和朱利安·奧貝等。他們都是我非常欣賞的藝術家,而我亦是在收藏他們的作品後才主動提出合作。我純粹對藝術感興趣,卻無意間創造了可觀的商機。

清永浩文 ©Julian Opie 

清永浩文 ©Julian Opie 


佳士得:您和余文樂之間的藝術交流是怎樣開始的?比較常討論的是哪種類型的藝術品?

滝沢伸介:我們之間的交流並非有關嚴肅的藝術理論……但我們經常互傳短訊,在聊天中分享彼此的激情和熱忱,常常能啟發彼此。

清永浩文:我們的對話總是很輕鬆,自然就談到藝術,譬如藝術界的整體情況,還有市場的熱門話題,最近我在余文樂的影響下買了CryptoPunks。

佳士得:您怎樣看待加密藝術這個新趨勢?

清永浩文:雖然我不確定加密藝術潮流會變得更熾熱還是會平靜下來,但使用數碼技術創作作品的人數將會急增,因而提高這些作品的數量和質素。鑑於佳士得成功拍賣Beeple和CryptoPunk的作品,相信加密藝術的價值已經在藝術市場獲得充分認可。

佳士得:在余文樂踏入人生與工作重要里程碑的四十不惑之年,你會給他怎麼樣的藝術品收藏建議?

清永浩文:從自身經歷出發,我希望余文樂在購買藝術品時越來越相信自己的直覺,不會輕易受外部因素影響。

滝沢伸介:我無法給予他建議,因為他本身已經是知識豐富的藏家。但無論知名與否,如果能與藝術家擁有共同的故事,那麼藝術品就是無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