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納萊託(1697-1768),《左為古墓碑、右為水磨坊的奇想畫》,9¾ x 14⅝寸(24.6 x 37.3公分),估價:100,000-150,000美元。此作品將於2019年1月31日在佳士得紐約古典大師素描及英國繪畫拍賣中呈獻。

專家指南:古典大師素描

不論你希望物色價格相宜的紙本作品,還是館藏級的大師名畫, 我們邀請專家以佳士得過往及即將拍賣的珍品為例,總結出以下關於購藏古典大師素描畫作的七大心得。

丁託列託(Tintoretto)在評論素描的重要性時,曾言:「你可以在里亞託(Rialto)的商店裡買到色彩悅目的畫,但一幅好的素描作品,卻只能在藝術家的才華寶箱找到,並要耐心鑽研許多個不眠之夜。」

近世時期,滿懷壯志的藝術家要在學藝之年參考真人模特兒研習畫技。法國和意大利藝術家會前往羅馬,臨摹古典大師和古代藝術家的作品,荷蘭藝術家也會前往意大利,但主要是為了從羅馬平原的景致和獨特的光影尋找靈感。

不論是以陶泥、顏料或金屬為媒介的藝術家,都要首先掌握繪圖的技巧,才能進行創作。人們常說素描作品是藝術家的思想。牆上的畫作是成品,而在最終完成前,藝術家都必須首先以素描為本。

  • 1
  • 查考歷史

素描的迷人之處在於藝術家通過一張白紙即把自己的所思所想活現眼前。只需要幾道線條,便可看出(希望可以)藝術家身為何許人,身處何時代。

古典大師素描往往與所創作國家的歷史息息相關。以十七世紀的荷蘭為例,當時荷蘭是反傳統的新教國家,所以幾乎沒有人委託創作宗教畫作,而由於沒有貴族、國王或宮廷,大部分畫作交易均是私人買賣。風景素描或風俗畫不但不被當作草稿,更是備受推崇的精緻藝術品。這類畫作大多附有畫家的簽名。

佳士得在2018年以11,483,750英鎊拍出荷蘭藝術家盧卡斯·范·萊頓(Lucas Van Leyden)一幅罕有的人像習作,為拍賣史上成交價第三高的素描畫作。

盧卡斯·范·萊頓(14891494-1533),《站立的年輕人》,11 x 5⅛ 吋(27.9 x 13.2公分)。此拍品於2018年12月4日在佳士得倫敦以11,483,750英鎊成交。

盧卡斯·范·萊頓(1489/1494-1533),《站立的年輕人》,11 x 5⅛ 吋(27.9 x 13.2公分)。此拍品於2018年12月4日在佳士得倫敦以11,483,750英鎊成交。

然而,在意大利地區的素描作品中,贊助人的身分則大相逕庭。由於當時教會大力支持藝術創作,其影響力在藝術作品中顯而易見。教會的重要委託需要藝術家進行大量準備工作,因此在意大利古典大師素描作品中,有相當大的一部分都是大型作品的人像習作和構圖草稿。

法國地區的畫作也擁有相似情况,不過十七世紀的法國古典主義(French Classicism)的規條令畫作相較同期的意大利作品欠缺巴洛克色彩,後者更自由、更富動感。

尼古拉斯·普桑(1594-1665)的圈子,《四個人向左跑的古代畫面》,8½ x 12¾吋(21.7 x 32.4公分),估價:5,000-7,000美元。此拍品於2019年1月31日在佳士得紐約古典大師素描及英國繪畫拍賣中呈獻。

尼古拉斯·普桑(1594-1665)的圈子,《四個人向左跑的古代畫面》,8½ x 12¾吋(21.7 x 32.4公分),估價:5,000-7,000美元。此拍品於2019年1月31日在佳士得紐約古典大師素描及英國繪畫拍賣中呈獻。

  • 2
  • 瞭解畫家喜好的技巧

十六和十七世紀的藝術家一般在創作大型作品前,會先以不明顯的黑色粉筆的底稿上,用鋼筆和墨水快速勾勒出構圖。這種以鋼筆快速繪畫的素描草圖是鑽研構思的最佳方法。

為了更精準,畫家會以粉筆更仔細地描繪每個人物形象,並由此研究光影效果。粉筆在藍色畫紙上的效果最佳——藝術家一般會從黑、白、紅中選用兩種顏色,有時候更會三色並用。

弗蘭西斯科‧普列馬提喬(1504-1570),《波利米斯託誅殺波裡德諾斯》(或普裡阿摩斯國王與西農),10 x 6 ½吋(25.3 x 16.4公分),估價:100,000-150,000美元。此拍品於2019年1月31日在佳士得紐約古典大師素描及英國繪畫拍賣中呈獻。

弗蘭西斯科‧普列馬提喬(1504-1570),《波利米斯託誅殺波裡德諾斯》(或普裡阿摩斯國王與西農),10 x 6 ½吋(25.3 x 16.4公分),估價:100,000-150,000美元。此拍品於2019年1月31日在佳士得紐約古典大師素描及英國繪畫拍賣中呈獻。

畫家在完成最初的草稿後,便會繪畫接近最終構圖的仔細習作(modello),然後交予贊助人審核是否滿意。

正如上圖的意大利藝術家普利馬提喬(Primaticcio)的作品所示,這些畫作有時候以方格作為基底,以便把構圖複製到畫布,或是準備要作壁畫的牆上。

  • 3
  • 作品有時比畫家更重要

在收藏意大利畫作時,大部分藏家都會著眼於人像畫,而荷蘭畫作則以風景畫最受歡迎;不過,凡事總有例外,例如倫勃朗(Rembrandt,又譯林布蘭)的精緻人像畫便最受藏家追捧。在欣賞素描作品時,更應該留意其品質,而非主題;作品本身有時候比畫家更重要。

佳士得最近拍賣了一幅由十七世紀荷蘭藝術家彼得·范·布魯門(Pieter van Bloemen)所畫的騎士像,他在十七世紀的荷蘭藝術家中並不算是最為著名的,但看到畫作的人無不為之傾倒,因為畫作的品相和構圖均堪稱完美,散發出獨特的魅力。畫作最後以253,250英鎊成交,遠高於估價3,000至5,000英鎊。在此之前,范·布魯門作品的成交紀錄約為4,000英鎊,類似的作品成交價也都低於10,000英鎊;此幅作品顯然非常特別。

彼得·范·布魯門(1657-1720),《馬上騎士的背影》,10⅛ x 7½吋(26.5 x 19公分)。此拍品於2011年12月8日在佳士得倫敦南肯辛頓以253,250英鎊成交。

彼得·范·布魯門(1657-1720),《馬上騎士的背影》,10⅛ x 7½吋(26.5 x 19公分)。此拍品於2011年12月8日在佳士得倫敦南肯辛頓以253,250英鎊成交。

  • 4
  • 以相宜價格購入古典大師作品

佳士得出售的古典大師素描作品由700英鎊至29,000,000英鎊不等,而當中超過九成的素描畫作市值低於10,000英鎊,只有極少數是價值連城的作品。因此,要以4,000至5,000英鎊購藏知名畫家的優質素描作品絕非難事。

舉例來說,讓‧巴布提斯·於埃(Jen-Baptiste Huet)的小型素描作品,例如他的小狗習作(見下圖),只需不足5,000英鎊就可購入。

讓‧巴普蒂斯特·於埃(1745-1811),《狗》,4½ x 8½吋(10.9 x 20.8公分),估價:3,000-5,000美元。此拍品於2019年1月31日在佳士得紐約古典大師素描及英國繪畫拍賣中呈獻。

讓‧巴普蒂斯特·於埃(1745-1811),《狗》,4½ x 8½吋(10.9 x 20.8公分),估價:3,000-5,000美元。此拍品於2019年1月31日在佳士得紐約古典大師素描及英國繪畫拍賣中呈獻。

  • 5
  • 提防可疑簽名

素描作品上的簽名有時可能是假冒,或為後來加上的誤導簽名。附有聲稱為拉菲爾(Raphael)和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簽名的畫作便是多不勝數。由於這類作品通常為藝術家最終完成品的習作,因此找到這當中的關連是辨別真假最重要的一步。這必須對藝術家所有畫作有深入的瞭解,所以藏家需要多尋求專業人士的意見。這也許會產生一些額外費用或佣金,但這可確保藏家買到真品。我們對於每一幅作品都會仔細觀察、翻查文獻,也會尋求業界其他專業學者的意見。

卡斯帕·大衛·弗里德里希(1774-1840),《歌德石磚建築與兩棵樹的習作》,12⅛ x 9⅞吋(30.9 x 25.2公分)。此拍品於2018年7月3日在佳士得倫敦以212,500英鎊成交。

卡斯帕·大衛·弗里德里希(1774-1840),《歌德石磚建築與兩棵樹的習作》,12⅛ x 9⅞吋(30.9 x 25.2公分)。此拍品於2018年7月3日在佳士得倫敦以212,500英鎊成交。

卡斯帕·大衛·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一幅畫作(上圖)的簽名經確認為真品,令該作品在2018年於佳士得拍賣時,以高達212,500英鎊成交,逾三倍高出低估價

  • 6
  • 存放作品的注意事項

一幅品相欠佳的素描畫作,價值可能只有原本的十分之一。畫紙會因為陽光照射而褪色和變色,而墨水也會滲入和損毀紙張,因此以往的藏家未必能把作品掛起展示。現代的防紫外光玻璃等技術能避免光線對畫作造成損害,但在存放素描畫作時仍要非常謹慎。

作品也可能受蠹魚等蠶食紙張的害蟲損毀,而濕度也可能破壞作品(視乎媒介而定)。別的貯存困難包括:有些作品或許曾被折疊或弄污,甚至被脫掉畫框或沒有任何保護措施。

當然,事情並非總是如此讓人沮喪;有不少素描畫作在經歷時間的洗禮後依然保存完好。好一些保存狀態極佳的作品就曾於佳士得出現,例如拉菲爾的《繆思之首》(Head of a Muse),這是一幅能為任何珍藏系列都倍添光彩的畫作。該作品是拉菲爾著名的梵蒂岡大型壁畫之一《帕爾納斯山》(Parnassus)的習作(或草圖)。在2009年,亦即該畫完成後的500年,佳士得有幸上拍此作。該作品曾由雷諾茲爵士(Sir Joshua Reynolds)和荷蘭國王奧蘭治親王威廉二世(King William II of Holland)所珍藏,可見其在歷史上一直備受珍視,亦幸得保存完好。

  • 7
  • 上手欣賞

博物館的訪客都不敢走進素描部,以為那是學者專用的地方。事實上,大部分素描部門都開放予公眾參觀。近距離上手觀賞博物館的館藏,讓藏家有機會以咫尺之距欣賞無裱框的素描作品;這是最佳的欣賞方式。以往,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容許訪客在館裡自由的申請近距離參觀。現在的規則雖然有所改變,但訪客仍然可以在到訪前兩星期聯絡博物館,申請上手近距離欣賞珍貴的館藏,許多歐美其他館藏也是一樣。

在英國的大英博物館、牛津的阿什莫林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劍橋菲茨威廉博物館(Fitzwilliam Museum和蘇格蘭都有不少珍罕素描畫作珍藏。歐洲大陸方面,則有巴黎羅浮宮、佛羅倫薩烏菲齊美術館(Uffizi),以及藏有精美荷蘭畫作的荷蘭國立博物館(Rijksmuseum)。美國方面則有紐約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蓋蒂博物館(Getty Museum)華盛頓特區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Washington)和芝加哥藝術博物館(Art Institute of Chicago)等。

每幅素描作品都有一些很明顯的特質,只有把它捧在手上,才能真切地感受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