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位改变艺术市场的古典大师

10位改变艺术市场的古典大师

从富有远见到极具争议性的作品,从打破纪录的画作以至国宝级珍藏,一同欣赏250多年来亮相佳士得拍场并改变艺坛格局的巨匠杰作

  • 1
  • 最后的达芬奇:

    毕生难逢的破纪录巨作

《救世主》是二十一世纪重新面世的最重要作品,也是最后一幅经证实属李奥纳多‧达芬奇 (Leonardo da Vinci)真迹的私人收藏画作,由佳士得于2017年11月15日推出拍卖。这幅作品消失将近200年,曾为法国国王路易十二、英格兰国王查理一世、查理二世和詹姆斯二世所有。

李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救世主》,约1500年作。25⅞ x 18吋(65.7 x 45.7公分)。此作于2017年11月15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450,312,500美元

李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救世主》,约1500年作。25⅞ x 18吋(65.7 x 45.7公分)。此作于2017年11月15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450,312,500美元

画作最初于伦敦再次出现,其时一本1913年的拍卖图录形容原作早已失落,此作仅为复制品。作品于1945年仅以45英镑售出,之后再度消失。60年后的2005年,一位独具慧眼的买家在美国一场遗产拍卖会上发现这幅作品。经过数年的精心修复、科学分析和学术研究后,作品被送到专门研究达芬奇作品的权威机构,交由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伦敦国家美术馆、巴黎罗浮宫和牛津大学的专家进一步验证,他们均认为这就是失落的原作。

这幅作品是达芬奇现存不足20幅的真迹之一,于2011年在伦敦国家美术馆公开展出,这场国际性展览吸引数以千计的民众前来观赏画作,其后成就一场难得一见的精彩拍卖,经过长达19分钟的激烈竞拍后,《救世主》最终以450,312,500美元成交。这个惊人的数字不但打破古典大师画作的世界拍卖纪录,也刷新所有艺术品的世界拍卖纪录,更比2015年5月拍出的毕加索(Pablo Picasso)作品纪录高出一倍更多。

  • 2
  • 登上《时代》杂志封面的艺术家之子

于1965年拍卖的伦勃朗作品《艺术家之子提图斯肖像》(约1655年作)充满传奇色彩,但原因却令人始料未及。对当年的佳士得首席拍卖官Peter Chance而言,该场拍卖是其事业生涯中“最糟糕的时刻”。

1815年,英国修复工匠乔治‧巴克(George Barker)错过回家的船,于是在海牙附近的农舍借宿。他在农舍的墙上发现伦勃朗的画作,于是提出若农舍主人愿意把画给他,他愿将当晚的住宿费增加至1先令。作品运到英国后,便成为北安普敦郡奥尔索普庄园的史宾莎珍藏,直至150年后在佳士得拍卖。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因(1606-1669),《艺术家之子提图斯肖像》,约1655年作。油彩 画布。65 x 56公分(24½ x 20½吋)。此作于1965年3月19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760,000坚尼。©美国加州帕萨迪纳Norton Simon FoundationBridgeman Images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因(1606-1669),《艺术家之子提图斯肖像》,约1655年作。油彩 画布。65 x 56公分(24½ x 20½吋)。此作于1965年3月19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760,000坚尼。©美国加州帕萨迪纳Norton Simon Foundation/Bridgeman Images

在采用举牌竞投制度前,买家可以自行选择竞投标记。美国工业家兼藏家诺顿·西蒙(Norton Simon)于伦勃朗的画作拍卖前致函佳士得,并解释︰“如果他坐下,便代表他在出价;如果他站起来,便代表他停止出价。如果他再次坐下,代表他没有出价,直至他举起手指为止。如果他举起手指,要待他再次站起来才算再次出价。”可惜,拍卖官Peter Chance误会了西蒙坐下和举起手指的意思,最后将作品以700,000坚尼售予伦敦马博罗画廊。

当拍卖官落槌时,愤怒的西蒙走近拍卖台,要求重新竞拍,后来花了额外60,000坚尼成功投得作品。若这位工业家隐晦的竞价策略旨在避开传媒的注意,那么他最终却反而成为拍卖的焦点。此画于同年登上《时代》杂志的封面,西蒙亦成为令人意想不到的名人。现在,这幅肖像画仍然藏于西蒙位于加州帕萨迪纳的博物馆内。

  • 3
  • 佳士得专家化身侦探追查“下落不明”的壁画

有时候,最简单的动作能带来美妙的发现。David Carritt是佳士得古典大师画作的著名专家,他于1964年翻阅意大利壁画大师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最近出版的作品图录时,被一个句子吸引住。在《维纳斯与时间的寓言》简介中,写着这幅作品“是梅费尔其中一间华丽大宅天花板的一部分,现时下落不明”。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1696-1770),《维纳斯与时间的寓言》,约1754-1758年作。不规则椭圆形天花板画,292 x 190.5公分(115 x 75吋)。此作于1969年6月27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409,500英镑。©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Bridgeman Images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1696-1770),《维纳斯与时间的寓言》,约1754-1758年作。不规则椭圆形天花板画,292 x 190.5公分(115 x 75吋)。此作于1969年6月27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409,500英镑。©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Bridgeman Images

根据记录,这幅提埃坡罗作品的最后一位藏家是德裔比利时银行家Henri Louis Bischoffsheim。David Carrit很快便追查到他位于伦敦南奥德利街75号的住址,并发现那栋豪华的梅费尔区联排别墅已经变成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即现在的埃及)大使馆。David Carrit于是致电大使馆,并获邀观赏这件作品。

到达后,这位专家欣然发现壁画就在客厅的天花板上。若一旦发生火灾,此画将会毁于一旦,因此大使馆在五年后小心翼翼地将作品移走,并以一幅复制品代替。这幅杰作于1969由国家美术馆在拍卖中买入,所得款项用于资助保护尼罗河谷的古埃及古迹。

  • 4
  • 见证格雷考强势回归的动人画作

画家埃尔·格雷考(El Greco)生前以鬼魅般的奇特画作而备受赞誉,但在一个世纪后,却因为他的风格与当代审美观相违而遭唾弃。到了1800年代,这位来自克里特的艺术家被认为是危险的怪人,作品亦被学者形容为“错误”。

在1887年的佳士得拍卖会上,格雷考的《耶稣从圣殿中驱逐商人》仅以24坚尼(相当于今天的2,100英镑)成交。拍卖后不久,买家便将作品捐赠予国家美术馆。

埃尔·格雷考(1541-1614),《埋葬耶稣》。油彩 木板。28 x 19.4公分(11 x 7⅝吋)。此作于2016年4月14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6,101,000美元。© Christie’s Images

埃尔·格雷考(1541-1614),《埋葬耶稣》。油彩 木板。28 x 19.4公分(11 x 7⅝吋)。此作于2016年4月14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6,101,000美元。© Christie’s Images

然而到了1900年代,格雷考却再度备受追捧。他的具像画作启发了后印象派画家,包括保罗‧塞尚(Paul Cézanne)和保罗‧高更(Paul Gauguin),而巴布罗‧毕加索也深受其祭坛画影响。如今,格雷考已获誉为现代主义的先知,也是表现主义、立体主义、甚至抽象表现主义的先驱。

当佳士得于2016年拍卖《埋葬耶稣》时,格雷考已重新奠定他在艺坛的地位。这幅作品一直由西班牙私人藏家收藏数百年之久,直至1950年代才重回公众视野。虽然画作的尺寸只有28 × 19.4公分,但画面满载情感,最后以超过600万美元成交,远远超出其最高估价,亦打破格雷考作品过往于佳士得的拍卖记录,足证他在艺术史上不可动摇的重要地位。

  • 5
  • 莎士比亚生前的唯一肖像画

为了偿还沉重的债务,白金汉公爵于1848年被迫卖掉其乡郊大宅斯托庄园内的财产。由于此乃斯托庄园首次对外开放,这场拍卖吸引大批民众慕名而至。拍卖会特别安排汽车往返当地火车站接载民众,并准备了茶点。此举令传媒大感惋惜,他们在报导中指英国民众来凑热闹,看着“被毁掉的古老家族”,彷佛“野餐”般轻松愉快。

《钱多斯版莎士比亚画像》,约1600-1610年作。油彩 画布。55 x 44公分(22 x 17吋)。此作于1848年8月15日至10月7日在白金汉郡斯托庄园售出,成交价372英镑15先令。伦敦国家肖像馆/Bridgeman Images

《钱多斯版莎士比亚画像》,约1600-1610年作。油彩 画布。55 x 44公分(22 x 17吋)。此作于1848年8月15日至10月7日在白金汉郡斯托庄园售出,成交价372英镑15先令。伦敦国家肖像馆/Bridgeman Images

在这为期40天的佳士得拍卖会中,一幅莎士比亚肖像是焦点之一,虽然画家的身份仍然成谜,但作品却被视为唯一在莎士比亚生前完成的肖像画。画作由埃尔斯米尔勋爵以372英镑15先令的高价购得,八年后更成为伦敦国家肖像馆开幕时的首批馆藏之一。

而在命运的安排下,斯托庄园的猎场看守人之子汤玛斯·伍兹(Thomas Woods)深受这场拍卖启发,因而决定成为一位拍卖官。他于1859年加入乔治·佳士得(George Christie)和威廉·曼森(William Manson)的公司成为合伙人,共同创立Christie, Manson & Woods,这至今仍是佳士得的官方名称。

  • 6
  • 公爵夫人与“犯罪界的拿破仑”

汤玛斯‧庚斯博罗(Thomas Gainsborough)笔下的德文郡公爵夫人佐治安娜‧史宾莎(Georgiana Spencer)时年28岁,美丽迷人,以多姿多彩的感情生活见称。作品离开德比郡查茨沃斯庄园后消失多年,直至1830年代才被发现放在一位年老女校长家中的壁炉上。画作辗转落入几位画商和藏家的手中,最后于1876年来到佳士得。画作于拍卖会引起哄动,吸引大批访客争相一睹公爵夫人如何以撩人的姿势手执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

汤玛斯‧庚斯博罗(1727-1788),《德文郡公爵夫人佐治安娜肖像》,约1787年作。油彩 画布。123 x 96.5公分(59½ x 45吋)。此作于1876年5月6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0,100坚尼。查茨沃斯的德文郡珍藏。获Chatsworth Settlement Trustees许可复制Bridgeman Images

汤玛斯‧庚斯博罗(1727-1788),《德文郡公爵夫人佐治安娜肖像》,约1787年作。油彩 画布。123 x 96.5公分(59½ x 45吋)。此作于1876年5月6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0,100坚尼。查茨沃斯的德文郡珍藏。获Chatsworth Settlement Trustees许可复制/Bridgeman Images

画作由伦敦画商威廉‧阿格纽(William Agnew)买下,成为当时拍卖史上成交价最高的画作。当作品以10,100坚尼成交时,拍卖厅内挤得水泄不通的观众纷纷“顿足鼓掌,欢呼喝采”。

然而,数天后作品被盗,震惊全国。贼人将画作从阿格纽位于邦德街画廊的画框割下,然后一直藏在美国一个底部设有暗格的行李箱内,长达25年之久。犯案者是恶名昭著的维多利亚时期盗贼亚当‧沃斯(Adam Worth),他也有“犯罪界的拿破仑”之称。

沃斯承认罪行后,于1901年获安排在芝加哥Auditorium Hotel与阿格纽的儿子见面,他在Pinkerton Detective Agency的协助下,将作品归还予阿格纽,以换取25,000美元的赎金,并表示:“夫人必须回家。”画作后来售予约翰‧摩根(J.P. Morgan),其家族收藏近一个世纪。1994年,德文郡公爵买下画作,将它带回查茨沃斯庄园,公爵夫人横跨200年的长途旅行终于完结。

  • 7
  • 巨型的圣经纪录

根据《圣经》记载,罗得被美丽的年轻女儿灌醉后引诱,并繁衍后代,这个传说成为巴洛克大师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巨型油画的最佳题材。画作是鲁本斯少数仍然由私人收藏的杰作之一,作品向他的前人卡拉瓦乔(Caravaggio)和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致敬。

彼得‧保罗‧鲁本斯(1577-1640),《罗得与他的女儿们》,1613-1614年作。油彩 画布。190 x 225公分(74 x 88½吋)。此作于2016年7月7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44,882,500英镑。© Christie’s Images

彼得‧保罗‧鲁本斯(1577-1640),《罗得与他的女儿们》,1613-1614年作。油彩 画布。190 x 225公分(74 x 88½吋)。此作于2016年7月7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44,882,500英镑。© Christie’s Images

画作曾挂在伦敦南部一间住宅内20年之久,藏家后来决定在2016年出售作品。在拍卖会上,画作打破所有估价预测,在通过电话出价的匿名买家进行长达14分钟的激烈竞投后,最终以高于估价逾一倍的价格收槌。逾4,400万英镑的成交价使作品成为拍卖史上最昂贵的画作之一,也打破当时佳士得古典大师画作的成交纪录。

拍卖后各界纷纷揣测作品的新主人身份,后来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宣布在慈善信托基金的协助下,以长期借展的方式取得作品。作品与馆内收藏的另一幅鲁本斯杰作《维纳斯和阿多尼斯》重逢,两幅画作曾一同挂在牛津郡布伦海姆宫内。

  • 8
  • 意大利出品,英国珍藏

2012年,佳士得获委托拍卖彼得罗‧洛伦泽蒂(Pietro Lorenzetti)的一幅金色画板油画,这位十四世纪的锡耶纳艺术大师擅长绘画栩栩如生的人体。画作约于1320年完成,当时意大利托斯卡纳诗人但丁‧阿利吉耶里(Dante Alighieri)刚刚完成《神曲》。画作最近获确认为英国境内唯一一幅洛伦泽蒂独立完成的画作,未经画室协助。

一位海外买家成功投得画作,成交价为最低估价100万英镑的五倍更多,刷新洛伦泽蒂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然而,英国国家美术馆却表示由于作品对国家非常重要,因此禁止画作出口,直至有英国买家能以相同价格买下作品为止。

彼得罗·洛伦泽蒂(活跃于约1306-1345年),《耶稣基督与圣彼得和圣保罗》,约1320年作。蛋彩 黄金 金色木板。32 x 70.5公分(13 x 28吋)。此作于2012年7月3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5,081,250英镑(商议拍卖)。© Christie’s Images

彼得罗·洛伦泽蒂(活跃于约1306-1345年),《耶稣基督与圣彼得和圣保罗》,约1320年作。蛋彩 黄金 金色木板。32 x 70.5公分(13 x 28吋)。此作于2012年7月3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5,081,250英镑(商议拍卖)。© Christie’s Images

不过,当时英国的经济下滑,资金不足,要符合美术馆的要求似乎难如登天。后来,英格兰北部赫尔的一间画廊致电美术馆,并在文化遗产彩票基金、英国艺术基金及Bradshaw Bequest (特别为收购1800年前作品而设立)的协助下,获得所需的资金。伦敦国家美术馆替《耶稣基督与圣彼得和圣保罗》进行一年的修复后,将作品运往赫尔,成为费伦斯艺廊(Ferens Art Gallery)的焦点藏品。

  • 9
  • 以2,900万英镑成交的破纪录纸本作品

1508年,初踏艺坛不久的拉斐尔(Raphael)获教宗尤利乌斯二世委托重新粉饰他位于梵蒂冈的私人书房和办公室签字厅(Stanza della Segnatura)。当时米开朗基罗刚开始为毗邻的西斯汀教堂绘画天花壁画。拉斐尔希望能令教廷刮目相看,于是设计了四幅大型壁画,成为留存至今的巨作。

拉斐尔‧桑西(1483-1520),《缪斯的头像》,约1510年作。黑色粉笔 吸墨粉 针笔痕迹。30.5 x 22公分(12 x 8½吋)。此作于2009年12月8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29,161,250英镑。© Christie’s Images

拉斐尔‧桑西(1483-1520),《缪斯的头像》,约1510年作。黑色粉笔 吸墨粉 针笔痕迹。30.5 x 22公分(12 x 8½吋)。此作于2009年12月8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29,161,250英镑。© Christie’s Images

2009年,佳士得获委托拍卖拉斐尔的一幅辅助素描,根据该素描绘画的作品至今仍在教宗书房的墙上清晰可见。这幅素描是现存拉斐尔素描中品相最佳的作品,只有寥寥数笔,人物的情感却跃然纸上,因此当作品于伦敦现身拍场时,随即引起哄动。

能拥有如此珍稀艺术作品的机会千载难逢,因而吸引两位匿名买家透过电话奋力争夺,最终以高达2,900万英镑的高价成交,不但刷新纸本艺术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也巩固拉斐尔作为文艺复兴全盛期艺术大师的崇高地位。

  • 10
  • 需要略为“修饰”的伦勃朗画作

1795年,亦即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首任院长乔舒亚·雷诺兹爵士(Sir Joshua Reynolds)逝世后三年,佳士得拍卖其工作室内的藏品。在3月为期四天的拍卖期间,合共呈献411幅雷诺兹珍藏的画作,拍卖图录形容拍品“包括罗马、佛罗伦萨、博洛尼亚、威尼斯、法国、佛兰德斯和荷兰画派顶尖大师公认的杰作,而且保存状况完美”。

雷诺兹于1769年左右向朋友哲学家兼政治理论家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买下伦勃朗的《苏珊娜和长老》,画作由他的外甥女因奇昆夫人(Lady Inchiquin)继承,后来为了替因奇昆勋爵还债,以156坚尼卖给一位名叫威尔逊(Wilson)的买家。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因(1606-1669)﹐《苏珊娜与长老》,1647年作。油彩 木板。76.5 x 92.5公分(30 x 36½吋)。此作于1795年3月13至17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56坚尼。© 德国柏林国立博物馆绘画陈列馆Bridgeman Images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因(1606-1669)﹐《苏珊娜与长老》,1647年作。油彩 木板。76.5 x 92.5公分(30 x 36½吋)。此作于1795年3月13至17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56坚尼。© 德国柏林国立博物馆绘画陈列馆/Bridgeman Images

作品于十九世纪末在巴黎再次出现,售予一位德国藏家,他于1911年将作品捐赠予一间柏林博物馆。2015年,博物馆的两位科学人员发现画布上有不属于伦勃朗生活年代的颜料,于是进行X光分析,随即发现画作的大部分面积都经过修饰。

由于画作并未受损,因此印证了科学人员的理论:雷诺兹显然认为作品有待改进,于是自行作出必要的修改,包括改变苏珊娜双足的位置、其中一位长老的面容及整个背景。这个发现改变了我们对画作的认识,也凸显出科学技术和艺术史研究之间的密切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