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達翡麗,型號2523雙錶冠世界時間腕錶,1953年製

專訪張丁元:百達翡麗型號2523
—— 藝術與時間的至臻結合

11月23日,佳士得香港將於今季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之前,特別舉行一場腕錶專拍,呈獻佳士得歷來估價最高時計,估價高達5,500萬至1.1億港元

該枚備受矚目的至臻時計是於1953年製造的型號2523腕錶,曾於1957年4月售予百達翡麗位於米蘭的知名經銷商Gobbi並配有半透明藍色琺瑯錶盤。根據百達翡麗的「數據庫精萃」記載而確認,這款雙錶冠世界時間腕錶是第五枚亮相於拍場的同型號玫瑰金腕錶,同時也是兩枚已知採用半透明藍色琺瑯錶盤的其中一枚。

張丁元鑑賞百達翡麗型號2523

張丁元鑑賞百達翡麗型號2523

佳士得香港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部主席張丁元表示,這是佳士得首度於香港晚間拍賣當晚加推一場腕錶專拍,不僅因為它極致罕有(相信以玫瑰金製造的型號2523雙錶冠世界時間腕錶只生產了7枚,這也是唯一一枚刻有百達翡麗和Gobbi兩個簽名的型號2523),更因為在他看來,這枚腕錶本身便是一件獨一無二、千載難逢的至臻藝術品。

這枚腕錶最吸引您的地方是什麽?

這枚雙錶冠世界時間腕錶誕生於1953年,或許代表了手工製錶史上的一個極致,因為之後手錶就進入了機械化生產,難再復見這麼多經人手拋光和打磨的質感和細節。

百達翡麗型號2523指針

百達翡麗型號2523指針

康斯坦丁·布朗庫西《太空鳥》
藝術品© 2019 Artists RightsSociety (ARS), New York  ADAGP, Paris

康斯坦丁·布朗庫西《太空鳥》
藝術品© 2019 Artists RightsSociety (ARS), New York / ADAGP, Paris

很多藏家都喜歡拆開錶殼來看各個細節,因為他們覺得欣賞這些細節和欣賞藝術很像。當我們將這枚腕錶逐一拆解後,我特別注意到它在材質和造型美感上的表現:它的每一個微妙的組成部分都像是一件微型藝術品;甚至每一個零件都感覺像是一件微小的雕塑。可以說,這枚腕錶就像是一件藝術品的「綜合體」。

可以為我們具體說明一下嗎?

比如它的指針:指針的受光面很像布朗庫西(Brancusi)所作的一件關於在空中飛翔著的鳥的雕塑,它在造型上是可以無限延伸和想像的。而錶冠的造型則讓我聯想起漢斯·阿爾普(Jean Arp)的作品。

百達翡麗型號2523錶冠

百達翡麗型號2523錶冠

漢斯·阿爾普《星》,1956年
藝術品©2019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VG Bild-Kunst, Bonn

漢斯·阿爾普《星》,1956年
藝術品©2019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VG Bild-Kunst, Bonn

時間可以看作兩個部分,一部分是靜止的,另一部分則是流動的,如何在這兩者之間達到一種美感呢?又如藝術家河原溫(On Kawara)的一系列和日期休戚相關的作品,作品上的每一個日期或是代表了一個特別的日子,或是回溯了一個歷史事件……可以說,時間就是他的作品。通過作品人們可以不斷地回顧這一天發生了什麽事情,這一天的意義是什麽,它不用任何的語言,只用數字來表達。同樣地,錶盤上也有很多訊息,你可以對應天文、對應地理、對應你下一個時刻要做什麽……因此,這枚腕錶對我而言,更像是一個對時間意義進行深入思考的載體。

這枚腕錶有哪些細節特別打動您?

我第一眼看到錶盤時就聯想到伊夫·克萊因(Yves Klein)著名的「國際克萊因藍」(International Klein Blue,又名IKB)。這種藍色非常具有概念性,你可以說它是天空、海洋的顏色,又或者純粹是一種冥想性的效果。而這個錶盤的藍色,確實也讓人聯想到宇宙、海洋、星象、星座以至時間的意義……我覺得這款腕錶特意用了這樣的藍色,一方面非常前衛,另一方面還有著更深層的意義,是一種非常獨特的藍色。

百達翡麗型號2523錶盤

百達翡麗型號2523錶盤

伊夫·克萊因《純顏料裝置視圖》,Venet基金會,2018年
藝術品© Succession Yves Klein co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ADAGP, Paris 2019.

伊夫·克萊因《純顏料裝置視圖》,Venet基金會,2018年
藝術品© Succession Yves Klein c/o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ADAGP, Paris 2019.

在細節上,因為當時都是純手工(製作),所以都經過了切割、拋光、打磨、染色等種種細節;另外,表面上的字體部分乍一看就像是如今工業標準下製造完成的,但如果你放大細看,那些細節和繪畫中的細節是一樣的,它有繪畫性在裡面,有一種小小的筆觸的感覺。比如,僅僅是表面上「Patek Philippe」的4個P字,如果通過高倍放大鏡仔細觀看,每一個都不盡相同,讓人不禁感慨製錶師怎麽可以畫到如此之細,可謂是精工的極致;現今這樣的極致可以通過機器做到,但在當時只能用手繪,如何做到沒有一絲偏差,是非常非常難的。

錶盤上「Patek Philippe」的4個P字不盡相同

錶盤上「Patek Philippe」的4個P字不盡相同

再仔細看它的選材和配色,也給人以一種歷久彌新的感覺。這樣的比例和設計十分和諧,永恆而經典,不會讓人覺得這只是短暫的潮流。我相信在這枚腕錶的誕生之初,它的設計在當時看來一定是非常前衛的,如今看來卻絕對堪稱經典之作。綜觀現當代藝術的發展史,其實也有著這樣的一個過程,當一個新的繪畫方式或表達方式出現的時候,人們都會投以關注的眼光;但它能不能超越時間的界限成為經典,就需要經理多種考驗——時間、美感、喜好方面的考驗,甚至是美學的辯證的考驗。同樣地,一枚腕錶,是否能被長久收藏、喜好,而且被廣泛地認同其價值,我覺得也要經過同樣的探究。

百達翡麗型號2523錶盤

百達翡麗型號2523錶盤

南希·霍爾特《陽光隧道》藝術品©2019 Holt  Smithson Foundation and Dia Art Foundation  Licensed by VAGA at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Y 攝影:ZCZFilmsJames Fox, courtesy HoltSmithson Foundation

南希·霍爾特《陽光隧道》
藝術品©2019 Holt / Smithson Foundation and Dia Art Foundation / Licensed by VAGA at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Y 攝影:ZCZFilms/James Fox, courtesy Holt/Smithson Foundation

如何看待時間和藝術之間的關係?

從畢加索、愛因斯坦到英國的皇室貴族,再到美國總統……歷史上的許多重要人物都曾擁有一款百達翡麗手錶。這些人物對於時間都有著不同的定義,我想他們在選擇腕錶的時候也一定有過對時間的思考。例如,畢加索的很多作品都在探索時間的意義,他常常把自己畫在作品的邊緣,好像是一個偷窺的角色;太陽、月亮、星星這三個主題也會出現在他的畫中,它們都是描述時間的表達方式。回到時間的定義本身,其實是很抽象的,時間的定義就是人和宇宙之間的對時關係;如地球自轉一次是24小時。這也可以是個哲學問題,因為時間也有著相對的關係,戀愛中的時間總是飛快的,困難的時間總是冗長的。

紐約所羅門·古根海姆美術館「河原溫:沉默」展覽現場
藝術品© One Million Years Foundation Courtesy David Zwirner, New YorkLondon 攝影:David Heald

紐約所羅門·古根海姆美術館「河原溫:沉默」展覽現場

藝術品© One Million Years Foundation Courtesy David Zwirner, New York/London 攝影:David Heald

再回到腕錶,最好的腕錶應該是怎麽樣的?我想它首先要有風格上的永恆性,如何表現個人和外界的關係,個人對於時間的感受的和諧性——製錶師也會思考這些問題。你看韓國的「單色畫」,用單色表現很小的細節,這就像製錶師不斷打磨,到了滿意的時候,在停和不停之間考慮,這個指針要做到多精細才算好看。其次,製錶師對於美和造型上的考量,這整個過程我覺得和藝術創作是一樣的。但手錶的設計又有一點侷限性,它必須一定要有時針、分針和秒針,也一定要有對於時間的指示,能改變的部分相對較少。你要讓佩戴的人可以很清楚地能辨識時間,但又能找到屬於自己獨特的風格。

這款雙錶冠世界時間腕錶是第五枚亮相於拍場的同型號玫瑰金腕錶,同時也是兩枚已知採用半透明藍色琺瑯錶盤的其中之一。

這款雙錶冠世界時間腕錶是第五枚亮相於拍場的同型號玫瑰金腕錶,同時也是兩枚已知採用半透明藍色琺瑯錶盤的其中之一。

您覺得這枚腕錶的最終買家會是手錶愛好者還是藝術品藏家?

這也是我們很好奇想要知道的;事實上,這枚手錶的現藏家也是一位藝術品收藏家。我們希望可以有更多人能從欣賞藝術的角度,理解手錶工藝的極致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