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鐘短談:小亨利·格雷夫斯的黃金百達翡麗三問腕錶

11月11日,佳士得日內瓦珍罕名錶拍賣將隆重呈獻此款擁有百年歷史的珍罕三問腕錶,它是二十世紀最知名腕錶藏家珍藏的第一枚百達翡麗腕錶。在此,佳士得日內瓦鐘錶部主管Sabine Kegel為我們闡述這枚時計的珍貴之處

1928年6月16日,小亨利·格雷夫斯(Henry Graves Jr.)步入百達翡麗日內瓦總部(至今仍然位於隆和大街rue du Rhône 41號),領取他等待了一年的訂製款黃金酒桶形百達翡麗三問腕錶。

格雷夫斯當時也向百達翡麗訂製了三枚複雜懷錶和超級複雜功能懷錶,後者更成為世上最複雜的時計,這項紀錄在56年後才被打破。不過,格雷夫斯未有因此而滿足,他的興趣廣泛,從收藏紙鎮、快艇以至古典大師版畫,均有涉獵,尤其鍾情收藏腕錶。

該枚百達翡麗三問腕錶將於11月11日佳士得日內瓦拍賣呈獻,當地的佳士得鐘錶部主管Sabine Kegel解釋:「他是美國的貴族,父親是金融家亨利·格雷夫斯(Henry Graves Sr.),後來從事銀行業和投資鐵路致富,是腕錶藏家中的傳奇人物。」

在他的珍藏裡,以搭載25項複雜功能的超級複雜功能懷錶最為有名,錶上有星圖,能準確顯示格雷夫斯位於曼克頓第五大道834號大宅上方的銀河星宿位置。

百達翡麗,獨一無二的黃金酒桶形三問腕錶,1927年為小亨利·格雷夫斯所作。估價:3,000,000-5,00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11月11日佳士得日內瓦珍罕名錶拍賣呈獻
百達翡麗,獨一無二的黃金酒桶形三問腕錶,1927年為小亨利·格雷夫斯所作。估價:3,000,000-5,00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11月11日佳士得日內瓦珍罕名錶拍賣呈獻

格雷夫斯於1922至1951年間向百達翡麗訂購了逾39枚腕錶。為滿足他的要求,百達翡麗不但聘請了二十世紀上半葉最優秀的資深製錶工匠,更請來最傑出的天文學家和數學家加入團隊。可以說,正是依靠格雷夫斯的訂單,百達翡麗才得以在經歷1929年華爾街股災後繼續維持下去。

Kegel補充:「百達翡麗在研發超級複雜功能的三年後,格雷夫斯終於接受最終的設計圖。他正式購入此枚三問腕錶時,正值與妻子佛羅倫斯(Florence)乘坐奧林匹克號郵輪(RMS Olympic,鐵達尼號的姐妹郵輪)前往歐洲旅遊途中。這不僅是他的第一枚百達翡麗腕錶,相信也是品牌的第一枚三問腕錶。」

佳士得日內瓦鐘錶部主管Sabine Kegel與格雷夫斯的三問腕錶
佳士得日內瓦鐘錶部主管Sabine Kegel與格雷夫斯的三問腕錶

她續指:「當時腕錶面世只有20多年,大多由懷錶改良而成。在全手工製作腕錶的時代,要在腕錶內搭載三問裝置的難度極高。」事實上,在1920至30年代,百達翡麗出品的三問腕錶只有不足30枚。

此30枚三問腕錶當中,有三枚為格雷斯所有。其中,一枚百達翡麗鉑金枕型腕錶於2014年在佳士得以1,205,000瑞士法郎(相當於大約134萬美元)成交;一枚酒桶形鉑金三問腕錶則被收藏於百達翡麗博物館;而最後一枚即將於11月11日在日內瓦亮相,此次絕對是購藏格雷夫斯珍藏三問腕錶之難得良機,愛錶人士萬勿錯過。

格雷夫斯家訓「Esse Quam Videri」(實事求是,勝於虛有其表)
格雷夫斯家訓「Esse Quam Videri」(實事求是,勝於虛有其表)

Kegel表示:「這枚腕錶不但設計精美,大小也十分吸引。當時的男裝腕錶普遍比較小巧,跟現今的女裝腕錶尺寸差不多,然而這枚腕錶直徑接近40毫米,即使按現今的標準來說也很大。而且由於黃金比鉑金更柔軟和具延展性,三問裝置的聲響也更為動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