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钟短谈:小亨利·格雷夫斯的黄金百达翡丽三问腕表

11月11日,佳士得日内瓦珍罕名表拍卖将隆重呈献此款拥有百年历史的珍罕三问腕表,它是二十世纪最知名腕表藏家珍藏的第一枚百达翡丽腕表。在此,佳士得日内瓦钟表部主管Sabine Kegel为我们阐述这枚时计的珍贵之处

1928年6月16日,小亨利·格雷夫斯(Henry Graves Jr.)步入百达翡丽日内瓦总部(至今仍然位于隆和大街rue du Rhône 41号),领取他等待了一年的订制款黄金酒桶形百达翡丽三问腕表。

格雷夫斯当时也向百达翡丽订制了三枚复杂怀表和超级复杂功能怀表,后者更成为世上最复杂的时计,这项纪录在56年后才被打破。不过,格雷夫斯未有因此而满足,他的兴趣广泛,从收藏纸镇、快艇以至古典大师版画,均有涉猎,尤其钟情收藏腕表。

该枚百达翡丽三问腕表将于11月11日佳士得日内瓦拍卖呈献,当地的佳士得钟表部主管Sabine Kegel解释: “他是美国的贵族,父亲是金融家亨利·格雷夫斯(Henry Graves Sr.),后来从事银行业和投资铁路致富,是腕表藏家中的传奇人物。”

在他的珍藏里,以搭载25项复杂功能的超级复杂功能怀表最为有名,表上有星图,能准确显示格雷夫斯位于曼克顿第五大道834号大宅上方的银河星宿位置。

百达翡丽,独一无二的黄金酒桶形三问腕表,1927年为小亨利·格雷夫斯所作。估价:3,000,000-5,00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11月11日佳士得日内瓦珍罕名表拍卖呈献
百达翡丽,独一无二的黄金酒桶形三问腕表,1927年为小亨利·格雷夫斯所作。估价:3,000,000-5,00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11月11日佳士得日内瓦珍罕名表拍卖呈献

格雷夫斯于1922至1951年间向百达翡丽订购了逾39枚腕表。为满足他的要求,百达翡丽不但聘请了二十世纪上半叶最优秀的资深制表工匠,更请来最杰出的天文学家和数学家加入团队。可以说,正是依靠格雷夫斯的订单,百达翡丽才得以在经历1929年华尔街股灾后继续维持下去。

Kegel补充: “百达翡丽在研发超级复杂功能的三年后,格雷夫斯终于接受最终的设计图。他正式购入此枚三问腕表时,正值与妻子佛罗伦斯(Florence)乘坐奥林匹克号游轮(RMS Olympic,泰坦尼克号的姐妹游轮)前往欧洲旅游途中。这不仅是他的第一枚百达翡丽腕表,相信也是品牌的第一枚三问腕表。”

佳士得日内瓦钟表部主管Sabine Kegel与格雷夫斯的三问腕表
佳士得日内瓦钟表部主管Sabine Kegel与格雷夫斯的三问腕表

她续指: “当时腕表面世只有20多年,大多由怀表改良而成。在全手工制作腕表的时代,要在腕表内搭载三问装置的难度极高。” 事实上,在1920至30年代,百达翡丽出品的三问腕表只有不足30枚。

此30枚三问腕表当中,有三枚为格雷斯所有。其中,一枚百达翡丽铂金枕型腕表于2014年在佳士得以1,205,000瑞士法郎(相当于大约134万美元)成交;一枚酒桶形铂金三问腕表则被收藏于百达翡丽博物馆;而最后一枚即将于11月11日在日内瓦亮相,此次绝对是购藏格雷夫斯珍藏三问腕表之难得良机,爱表人士万勿错过。

格雷夫斯家训 “Esse Quam Videri” (实事求是,胜于虚有其表)
格雷夫斯家训 “Esse Quam Videri” (实事求是,胜于虚有其表)

Kegel表示: “这枚腕表不但设计精美,大小也十分吸引。当时的男装腕表普遍比较小巧,跟现今的女装腕表尺寸差不多,然而这枚腕表直径接近40毫米,即使按现今的标准来说也很大。而且由于黄金比铂金更柔软和具延展性,三问装置的声响也更为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