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奧塔爾《菲爾伯特‧克拉默肖像》——啟蒙時代的藝術傑作

利奧塔爾《菲爾伯特‧克拉默肖像》——啟蒙時代的藝術傑作

從倫敦到君士坦丁堡,利奧塔爾(Jean-Etienne Liotard)曾為無數王公、教宗和君主繪畫肖像。這幅以伏爾泰(Voltaire)出版商為主角的肖像畫,迄今仍然由畫中人的後人收藏,這幅傑作充分說明為何利奧塔爾的超凡畫技一直備受追捧

利奧塔爾(1702-1789)是偶爾被稱為「滿師工」的藝術家,但千萬別以為他要到處尋找繪畫委託。事實上,在十八世紀,他經常獲歐洲各國的皇室貴族和上流客戶委託繪畫肖像畫。

利奧塔爾繪畫的人物包括法國路易十五、教宗克勉十二世、邦尼王子查理、瑪麗·安托瓦內特王后,以及威爾士親王(即日後的英國國王喬治三世)。

利奧塔爾有何出眾之處?據英國小說家兼藝術史學家霍勒斯·沃波爾(Horace Walpole)所述,「他的作品十分真實」,這意味著利奧塔爾是現實主義藝術家, 「盡可能如實呈現眼前所見」。他的作品不會美化畫中人,但這種原則卻無損當時顯赫人物對他的青睞。

也許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主要以粉彩而非油彩作畫。粉彩是將粉狀顏料與粘合劑混合成不同顏色的粉彩棒,然後在畫紙或羊皮紙上繪畫。

英國首相對利奧塔爾為兒子繪畫的肖像畫十分滿意,於是付出雙倍酬金

今天,我們往往視粉彩為極富表現力的繪畫媒材,德加(Degas)在十九世紀末創作的精彩力作便是最佳例子。而在十八世紀的粉彩黃金時代,莫里斯‧康坦‧德‧拉圖爾(Maurice-Quentin de La Tour )羅薩爾巴‧卡列拉(Rosalba Carriera)等人創作了質感如羽毛般細膩輕柔的粉彩肖像。然而,有別于這些藝術家,利奧塔爾卻以粉彩創作出細膩平滑、幾可亂真的作品。

1763年,英國首相兼第三代布特伯爵約翰‧斯圖爾特(John Stuart)對利奧塔爾為其長子繪畫的肖像十分滿意,於是付出雙倍酬金。

利奧塔爾(1702-1789),《穿著土耳其服飾的自畫像》,約1746年作。粉彩 紙本。60.5 x 46.5公分。德國德累斯頓歷代大師畫廊。照片:© Staatliche Kunstsammlungen Dresden  Bridgeman Images
利奧塔爾(1702-1789),《穿著土耳其服飾的自畫像》,約1746年作。粉彩 紙本。60.5 x 46.5公分。德國德累斯頓歷代大師畫廊。照片:© Staatliche Kunstsammlungen Dresden / Bridgeman Images

利奧塔爾出生於當時仍是獨立城邦的日內瓦,他的委託來自世界各地,因而曾踏足巴黎、倫敦、威尼斯、維也納和阿姆斯特丹,並在1738至1742年短暫旅居於君士坦丁堡。

君士坦丁堡當時是奧斯曼帝國的首都,他在當地開始蓄起長至腰間的鬍鬚並穿上紅色長袍。從他的幾幅自畫像中可見,回到西方後他仍然保留著這種形象,並成為自己的一大標誌,他也因而被稱為「土耳其畫家」。

直至他的荷蘭未婚妻提出要求,他才在婚前把鬍鬚剃掉。二人於1756年結婚,並定居於利奧塔爾的家鄉日內瓦。當時民眾認為日內瓦的管治者背棄加爾文教義並順從法國,以致社會動盪不安。

1758年,利奧塔爾完成了《菲爾伯特‧克拉默肖像》(下圖),此作於佳士得古典大師及英國繪畫網上拍賣(1月14至28日)推出。

讓·艾蒂安·利奧塔爾 (1702-1789),《菲爾伯特·克拉默肖像》,約1758年作。粉彩 藍色紙本 後裱於畫布。25 x 211⁄4 英寸 (63.5 x 53.8 公分)。
此作將於2021年1月14至28日在古典大師及英國繪畫網上拍賣中呈獻
讓·艾蒂安·利奧塔爾 (1702-1789),《菲爾伯特·克拉默肖像》,約1758年作。粉彩 藍色紙本 後裱於畫布。25 x 211⁄4 英寸 (63.5 x 53.8 公分)。 此作將於2021年1月14至28日在古典大師及英國繪畫網上拍賣中呈獻

畫中年輕的菲爾伯特‧克拉默與兄弟加布里埃爾(Gabriel)在日內瓦合力經營一家成功的出版社。克拉默兄弟是伏爾泰的主要出版商,不少知名作品的初版均由克拉默兄弟經手,包括《老實人》等重要作品。

伏爾泰寫給克拉默兄弟的多封書信仍然留存至今。這位風趣幽默的作家曾戲稱兄弟二人的興趣並不在於文學,而是「玩撲克、與德‧維拉爾侯爵(Duc de Villars)共晉晚餐,以及帶女士乘坐馬車享受生活」。

不過,這位法國文豪對克拉默兄弟的深厚感情是無庸置疑的,並經常以「日內瓦王子」的名號稱呼菲爾伯特。

利奧塔爾筆下的髮絲和衣服,讓人忍不住想要梳理和觸摸

這幅肖像畫由菲爾伯特的後人委託拍賣,利奧塔爾在畫中描繪30歲的菲爾伯特,他樣貌俊俏,充滿魅力。利奧塔爾也按照慣常做法,讓人物置身于明亮均勻的光線之中,身穿華衣美服,背景則素淨淡雅。菲爾伯特身穿綴以銀色刺繡的天藍色外套,內搭白色荷葉邊襯衣,雙手交疊在胸前,散發自信和知性魅力。

利奧塔爾筆下的髮絲和衣服,讓人忍不住想要梳理和觸摸。他用力將粉彩棒壓在畫紙上,巧妙隱藏明顯的筆觸,但形成如瓷器般的光澤。尼爾·傑弗雷斯(Neil Jeffares)在著作《Dictionary of Pastellists Before 1800》中寫道:「與在畫面上輕輕塗抹相比,這種力度改變了粉彩的反射效果。」

在完成這幅肖像畫五年後(即1763年),菲爾伯特離開家族生意,決心從政,後來更成為瑞士駐法國大使,而伏爾泰也不禁對這個轉變冷嘲一番。

他寫道:「日內瓦共和國居然把我的出版商派駐到凡爾賽宮擔任大使。我想[法國]國王接著會把他的裝訂商派遣到瑞士進行調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