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生之始”— 巴尼特‧纽曼《Onement V》

佳士得将于7月10日在纽约「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中推出的《Onement V》,来自巴尼特‧纽曼(Barnett Newman)突破性的画作系列,见证这位色域画家的成熟风格

美国艺术家巴尼特‧纽曼(1905–1970)于1939至1940年间曾一度暂停作画,并销毁所有作品,直至1944年才重拾画笔,并苦苦思索一个有关存在的问题:“希特勒蹂躏欧洲时,我们能透过绘画躺在沙发上的漂亮裸女来表达自己吗?我认为当时的问题是:画家能做什么?”

四年后(即1948年),他找到了答案,当时他在一块简洁的净色画布上画了一条细细的竖线。他解释直线并非代表某种事物,它本身便是完整的存在。他将作品命名为《Onement I》,以反映其完整性,并称此画是“我今生之始”。

《Onement》系列的六幅作品如今成为纽曼的开创性作品,不但体现他对存在感的迷恋(他经常提起,他的画作应与其他生命体一样,在相遇时激发出情感),也是他以标志性直线贯穿画布中央的第一批作品。

谈及作品的重要性时,纽曼表示:“我发现自己一直在留白,而不是填满空间,现在这条线令整个画面充满活力。”

巴尼特‧纽曼,《Onement V》,1952年作。油彩 画布。59 58 x 37 34 吋(151.4 x 95.9 公分)。估价:30,000,000-40,000,000美元。此作将于7月10日在佳士得纽约「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中呈献。艺术作品:© The Barnett Newman Foundation, New York  DACS, London 2020
巴尼特‧纽曼,《Onement V》,1952年作。油彩 画布。59 5/8 x 37 3/4 吋(151.4 x 95.9 公分)。估价:30,000,000-40,000,000美元。此作将于7月10日在佳士得纽约「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中呈献。艺术作品:© The Barnett Newman Foundation, New York / DACS, London 2020

纽曼1905年生于纽约市,父母为波兰裔犹太移民。他曾在艺术学生联盟学院跟随阿道夫‧戈特利布(Adolph Gottlieb,1903-1974)学习绘画,其后在父亲的男士服饰公司工作,直至公司于1929年华尔街股灾期间倒闭。纽曼亦坚持表达政见,他曾是无政府主义者,其后从事不同行业,还曾竞选纽约市长,但于30多岁时却成为艺术家。他45岁时(1950年)在贝蒂‧帕森斯画廊举行首场个展。

纽曼的同辈画家包括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戈特利布及克莱福特·斯蒂尔(Clyfford Still),他们见证了二十世纪最黑暗的时期,因此希望创造出全新的艺术,以摆脱战后的阴霾。纽曼不受欧洲文化的束缚,深信美国艺术家可以从头开始,创作出全新的画作。他更于1948年发表的文章《The Sublime Is Now!》中宣扬这个理念。

“我发现自己一直在留白,而不是填满空间,现在这条线令整个画面充满活力。”  ——
巴尼特‧纽曼

《Onement V》将于7月10日于佳士得纽约「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中推出,体现纽曼的创作愿景。他于1952年创作此画时,刚将工作室搬到Front Street,宽敞的空间让他能以更大的规模演绎自己的理论。这个经典系列如今仅有两幅作品仍由私人藏家珍藏,此作便是当中之一,另外四幅现藏于各大博物馆,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在纽曼创作《Onement V》那一年,艺评家克莱门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1909-1994)在《党派评论》中写道,纽曼是“非常重要和极富原创性的艺术家”。不久后,此画连同罗伯特‧马泽维尔(Robert Motherwell)、马克‧罗斯科及马克·托比(Mark Tobey)的作品一并在东京展出。

据格林伯格的理解,纽曼在《Onement》系列中面对历史,提出有关艺术角色的重要问题。这些画作的颜料展示细微的变化,而且规模庞大,展示出创作的力量及戏剧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