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宗憲的悠久收藏故事

傳奇中國藝術品收藏家張宗憲今年即將邁入95歲生日之際,我們邀請其回首一生輝煌收藏之旅,更分享其永不停歇的收藏理念

今年標誌著張宗憲的95歲生辰,這位已近期頤之年的智者至今為止已經在藝術收藏界辛勤耕耘七十載有餘,但在近期與佳士得進行的訪談中,張先生明確表示自己永遠不會停止收藏藝術,而是要工作到最後一天。

「退休不在我的計劃內。」他笑談道。「我一定會一直收藏藝術,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直到最後……只要是我喜歡的東西,也確實值得收藏的,如果我買得起就一定要得到手,就算我現在是一百五十歲,我也要得到手。」

張宗憲於1920年代的鼎盛時期在上海出生長大,少年時期曾經一手開辦並經營自家百貨公司,直到1948年為躲避戰亂而離開上海來到香港。與他最為親近的大姐送他啟程,沒想到此次一別,竟成永訣。張宗憲離開上海沒幾年,大姐便因病離世,他如今談起此事亦不免感傷落淚。

初來乍到香港,張宗憲隨身只帶了一個箱子,口袋裡只有24美元,也沒有文憑,他起初一天只吃一兩頓飯,租不起房子就撿來舊報紙墊在身下過夜。

時年二十五歲的張宗憲
時年二十五歲的張宗憲

「我沒有朋友,沒有親戚,也沒有錢,不懂粵語也不會英文。」他回憶道。但張宗憲有的是樂觀自信,家中也為他事業的起步提供了不可或缺的重要幫助。張宗憲的父親張仲英是上海灘有名的古董商,他向兒子發送源源不斷的貨物,在摩羅街的小店面中售賣。

「父親是我的啟蒙老師, 也是我的導師。」張宗憲如是說。「我從小就在文物古董堆裡面長大……我從他身上學到很多,尤其是(我離開上海後)書信來往中得到了很多知識,靠這樣子自學。」張仲英給兒子發送的貨物中總會附上清單,寫明每件貨品的來路背景和建議售價。

張宗憲瀏覽父親早年間寫給自己的家書信件
張宗憲瀏覽父親早年間寫給自己的家書信件

然而世事總有遺憾。張宗憲離開上海後再未有機會與父親見面,張仲英於1960年代辭世,父子二人這輩子也只通過一次電話。若是張父生前能夠見到兒子如此輝煌的收藏生涯,會怎麼想呢?

「他應該會很吃驚。他沒想到我將來會接班做這個生意,更想不到自己的兒子能夠跑遍全世界,買全世界最好的、最貴的東西。」

在摩羅街開設店鋪站穩腳跟後不久,張宗憲就成了香港和台灣間的重要商人。隨著他的財富逐漸累積,對瓷器的愛好也不斷增加,他開始蒐集自己的珍藏——當中又以瓷器為主。

攝於香港石板街貨艙,1965年
攝於香港石板街貨艙,1965年

當時是收藏中國工藝品的絕佳時機。這裡的「絕佳」其實就意味著價格廉宜。張宗憲於2003年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曾說:「一件大型唐代雕像現在值數千美元,但(1950年代時)只賣20美元左右。」

二十世紀上半葉的中國古董市場由英美藏家主導,而張宗憲同趙從衍、胡惠春、羅桂祥及仇焱之等同儕一起,合力推動香港成為二十世紀下半葉的中國藝術品交易中心。

二十世紀中期起,香港的商業、金融和製造業開始蓬勃發展,財富如潮水般湧入這座國際都市。

1950年代時,用張宗憲自己的話說,他「夜夜笙歌,晚晚香檳」。到了1960年代,他同時開了五家古董店,儼然成為中國藝術及古董界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張宗憲在永元行香港雲咸街分店
張宗憲在永元行香港雲咸街分店

張宗憲自述自己成功的秘訣是一顆「好學之心」。無論是讀書、與其他專家探討,還是周遊世界參加拍賣或去博物館欣賞珍品,他從未停止充實自我的腳步。這種勤奮好學的精神既見證了他對中國藝術品的一生熱忱,也反映出其內心深處的刻苦工作理念。

香港做生意的傳統方式一直是藝術商和藏家之間的私人交易。而張宗憲幫助催生了全新的買賣市場:他為國際大型拍賣行在香港順利起步發揮了重要作用。佳士得於1986年1月在香港舉辦首次拍賣,為中國藝術市場提供了發展和成熟的嶄新平台,也為亞洲區內中國藝術收藏奠定了全新方向。

張宗憲在1994年瀚海首拍中高舉號碼牌,志在必得
張宗憲在1994年瀚海首拍中高舉號碼牌,志在必得

由1986年至今已有35年之久,張宗憲和佳士得亦譜寫出真摯的友情。他委託佳士得拍賣不少瓷器和畫作珍藏(張宗憲晚年亦開始將收藏重點轉向書畫,專攻張大千、徐悲鴻及齊白石等現代藝術大師作品)。

1993年6月,佳士得倫敦總部於國王街藝廊內舉辦為期兩週的展覽「雲海閣重要中國陶瓷:張宗憲珍藏展」,將張宗憲的瓷器珍藏推向國際藏家。隨後佳士得香港分別於1999年、2000年及2006年舉辦三場張氏陶瓷珍藏拍賣。

清 乾隆御製琺瑯彩杏林春燕圖碗。直徑 11.3 公分(4 716 英寸)。此拍品於2006年11月28日在佳士得香港售出,成交價151,320,000港元

清 乾隆御製琺瑯彩杏林春燕圖碗。直徑 11.3 公分(4 7/16 英寸)。此拍品於2006年11月28日在佳士得香港售出,成交價151,320,000港元

拍賣寫下數項世界拍賣紀錄——一件清乾隆御製琺瑯彩杏林春燕圖碗在2006年拍賣中以1億5,130萬港元 / 1,950萬美元的高價成交,刷新清代陶瓷拍賣紀錄。

張宗憲多年來也在佳士得拍賣中購藏無數珍品,當中哪件尤其令他津津樂道?

「最開心的是此老虎,因為我見過很多工藝品,但像這種東西我沒見過。」他毫不猶豫地回答道。這一老虎指的便是這件御製掐絲琺瑯饕餮紋貫耳大壺,深得張先生和張太太喜愛。(大壺表面凸飾饕餮紋,但張宗憲認為它和老虎亦有幾分相似之處。)

清 雍正乾隆 御製掐絲琺瑯饕餮紋貫耳大壺。高25 38英寸(64.7公分)。此拍品於2020年11月30日在佳士得香港售出,成交價8,650,000港元

清 雍正/乾隆 御製掐絲琺瑯饕餮紋貫耳大壺。高25 3/8英寸(64.7公分)。此拍品於2020年11月30日在佳士得香港售出,成交價8,650,000港元

他1960年代末在倫敦參加了人生中第一場拍賣,自此從未停止。1990年代,他在北京和上海舉辦的首場拍賣中頻頻舉牌;而2019年夏天更從佳士得巴黎買下這件清乾隆 白玉帶皮雲蝠紋大吉葫蘆蓋瓶。對他而言,新冠病毒疫情絕不會終止他前往各地參加拍賣的腳步,而只是標誌著一個短暫的停歇。「不停飛、不斷買」一直都是他的座右銘。

張宗憲承認拍賣前夕常常興奮得睡不著覺。在拍賣現場,他總是以醒目張揚的行頭亮相眾人眼前:一身時髦華麗的西服套裝,搭配惹眼的禮帽,通常還戴著一副太陽鏡,沿著拍場中央的通道從容走向第一排座位,任何拍賣官都不會在他摘下禮帽穩穩坐定前開始拍賣。

張宗憲在佳士得香港2020年秋季拍賣現場,與掐絲琺瑯饕餮紋貫耳大壺合影
張宗憲在佳士得香港2020年秋季拍賣現場,與掐絲琺瑯饕餮紋貫耳大壺合影

今時今日的許多藏家都不會親自前來拍賣現場,而是透過電話或網上平台參與競投。「那不是我的風格。」他笑道。「我是張宗憲,Number one!」他十分享受每次競投成功後走出拍場時獲得的全場熱烈掌聲。

自從張宗憲開始收藏,藝術收藏圈子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低價接連收入名家鉅作的時代已經結束。他對新入行藏家的誡語是「耐心」,不要這麼著急;要多問問、多聽聽、多講講、多學學;有錢買也要等真正的好貨出現在市場上才出手。

值得一提的是,張宗憲和佳士得的深厚友情早已不限於拍賣行和客戶間的普通交易關係。他和佳士得員工經常一同旅行並欣賞藝術珍品,對中國工藝精品共同的熱忱將他們連接在一起。影片中提到他們於2015年共同在伊朗旅遊的經歷,在伊朗德黑蘭國家博物館欣賞到不少精美的元代至明初中國瓷器。

張宗憲與佳士得中國瓷器及藝術品團隊同遊伊朗國家博物館
張宗憲與佳士得中國瓷器及藝術品團隊同遊伊朗國家博物館

任何有幸來到香港張宅拜訪的客人都會把這裡比作宮殿一般——屋中各處都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珍寶,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給。張宗憲在蘇州的大宅甚至有一個雅緻精美的園林,裡面擺放了鍍有金銀的太湖石。

張宗憲一直倡導分享和回饋的理念。「我不喜歡忘本的人。」他曾於2006年說道。「有錢了也不能忘記沒錢的日子。」近年來,他亦向蘇州博物館捐贈不少藏品。

未來張宗憲計劃將自己部分的收藏一分為三,捐贈給三個對他而言意義非凡的城市:上海;蘇州(他父母祖籍在此);以及香港(這裡是他事業發源並騰飛的地方)。

但在此之前,他還有其他願望亟待完成。新冠疫情一旦平息,人們可以再次出行,他就打算前往中國西北部的敦煌,看一看莫高窟的佛教藝術,以及敦煌博物館的珍藏精品。

「我這輩子到現在什麼都見過了。」張宗憲如是說。「但直到最後一天到來前,我還是要工作,要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