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够与如此出色的艺术杰作一同生活,实在太幸运了”:格利德曼伉俪珍藏

专家Stephen Jones表示,马文·格利德曼(Marvin Gliedman)医生和太太娜塔莉(Natalie Gliedman)收藏艺术“纯粹出于对艺术的爱”,他们的家放满野口勇、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和理查德‧迪本科恩(Richard Diebenkorn)等艺术家的佳作

谈及与丈夫一同收藏的作品时,娜塔莉表示最喜欢野口勇的雕塑作品《男人》。顾名思义,这件作品以男性形体为题材。野口勇以水平面和垂直的表面解构和重新想象人的形态,在这位著名匠师的脑海中,每一个表面都经过仔细磨平、塑形和打磨。

“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木雕,展现出木材的纹理,并呈现深邃的琥珀色,可见材料的饰面与天然特质完美交融。《男人》是野口勇开始引入空白概念的早期作品,他对于探究肉眼所见组件之间的空间与虚无非常感兴趣。” 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部专家Stephen Jones 这样解读。

野口勇(1904-1988),《男人》,1945年作。木材。52⅛ x 20¼ x 13英寸 (132.4 x 51.4 x 33公分)。估价:3,000,000-5,000,000美元。此作将于香港 - 纽约:现当代联合夜拍中呈献
野口勇(1904-1988),《男人》,1945年作。木材。52⅛ x 20¼ x 13英寸 (132.4 x 51.4 x 33公分)。估价:3,000,000-5,000,000美元。此作将于香港 - 纽约:现当代联合夜拍中呈献

娜塔莉的丈夫马文·格利德曼是一位知名外科医生,他将野口勇的雕塑视为一种抒发情感的另类解剖学,部分形状可能是独具风格的骨骼,而扁平的头部就像医用人体骨骼模型的头骨一样空洞。

然而,专家提醒我们切勿从现实角度解读这件作品。“尽管标题如此,但我不会说这是一尊人类雕像。野口勇当然审视了自然世界里的形态,但要为抽象赋予具体的意义是相当危险的。”

“格利德曼夫妇只购买能引起共鸣的作品,他们享受购藏艺术品的过程”——专家Stephen Jones

格利德曼夫妇的珍藏以抽象艺术为主,二人也希望藉此从现实中抽离出来。对格利德曼医生而言,周六与妻子一同参观麦迪逊大道两旁的画廊,能让他暂时放下他称之为“裁剪修补”的工作,忘记现实的血肉世界,投入难以言喻的精神国度。

Stephen Jones表示:“他们属于从1960年代开始收藏艺术的世代。他们只购买能与自己引起共鸣的作品,享受购藏艺术品的过程,并乐于与珍藏共处。他们从来不会把珍藏储存在仓库中,而是全都摆放在大西洋畔的家里。”

亦正如娜塔莉所言:“我们能够与如此出色的艺术杰作一同生活,实属幸运至极。”

这种收藏方式带有一种值得欣赏的简单纯粹,而对格利德曼夫妇而言,其中自有一套美学原则。“我在作品中察觉到一种风格。这批珍藏固然是抽象作品,但也充满诗意,优美且高雅。” Stephen Jones表示。

亚历山大·考尔德(1898-1976),《三角形与弧拱(模型)》,1965年作。金属板 颜料,刻有艺术家花押字“CA”(侧面边缘)。20 x 30 ¾ x 21英寸(50.8 x 78.1 x 53.3公分)。估价:500,000-700,000美元。此作将于战后及当代艺术日间拍卖:莫顿与芭芭拉·曼杜尔夫妇珍藏中呈献
亚历山大·考尔德(1898-1976),《三角形与弧拱(模型)》,1965年作。金属板 颜料,刻有艺术家花押字“CA”(侧面边缘)。20 x 30 ¾ x 21英寸(50.8 x 78.1 x 53.3公分)。估价:500,000-700,000美元。此作将于战后及当代艺术日间拍卖:莫顿与芭芭拉·曼杜尔夫妇珍藏中呈献

即将拍卖的格利德曼伉俪珍藏中的每一件艺术作品都体现这份诗意、优美和高雅。野口勇的雕塑作品《男人》(Man)将会连同艺术家另一件罕见的光雕作品一同拍卖。同场还有两件亚历山大‧考尔德的作品、瑞士艺术家弗里茨‧格拉纳(Fritz Glarner)的战后画作,以及理查德‧迪本科恩的几件作品。这些作品不仅来自同一珍藏,更形成引人入胜的组合,互有关连,并可能在彼此间展开对话。

例如,此次上拍的珍藏中包括考尔德的一件模型,是为了后来伫立于纽约艾巴尼帝国广场的公共雕塑而制作。题为《三角形与弧拱》(Triangles and Arches)的成品体积巨大,充满建筑美感;而这件作品模型虽然体积细小至可以安放在茶几上,但同样令人印象至深。

野口勇(1904-1988),《光雕(月)》,1943年作。菱镁矿 塑料 电子组件 木材。15¾ x 20¼ x 5⅛英寸 (40 x 51.4 x 13公分)。估价:500,000-700,000美元。此作将于香港 - 纽约:现当代联合夜拍中呈献
野口勇(1904-1988),《光雕(月)》,1943年作。菱镁矿 塑料 电子组件 木材。15¾ x 20¼ x 5⅛英寸 (40 x 51.4 x 13公分)。估价:500,000-700,000美元。此作将于香港 - 纽约:现当代联合夜拍中呈献

野口勇的另一件作品也带有动物的影子(尽管专家提醒我们避免比较,但很难忽略)。这尊由菱镁矿制成的光雕作品在亮起时,立体的形状让人联想到一些已灭绝的荧光海洋生物。雕塑有一只龙虾螯和像海牛鼻子的长鼻,而从某些角度欣赏的话,它的轮廓也很像鱼。它是一种美丽而深不可测的生物,如同浩瀚无际的海洋本身。

与这批珍藏的其他雕塑一样,弗里茨·格拉纳的 “扁平” 作品和理查德‧迪本科恩的作品亦探索几何形状。格拉纳与彼埃‧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相识已久,他称蒙德里安为 “我的朋友……我的大师”。在格拉纳的《关系绘画#70》(Relational Painting #70 )里,互相推挤的四边形呼应蒙德里安作品的色彩,但带有不一样的节奏,感觉也更花俏。那些四边形就像纽约的天际线一样拥挤,而这幅作品正是绘于纽约。

弗里茨‧格拉纳(1899-1972),《关系绘画#70》 ,1954年作。油彩 画布。28 x 16⅛英寸(71.3 x 41公分)。估价:300,000-500,000美元。此作将于香港 - 纽约:现当代联合夜拍中呈献
弗里茨‧格拉纳(1899-1972),《关系绘画#70》 ,1954年作。油彩 画布。28 x 16⅛英寸(71.3 x 41公分)。估价:300,000-500,000美元。此作将于香港 - 纽约:现当代联合夜拍中呈献

迪本科恩的作品里包含一幅名为《蓝色循环》(Blue Loop)的版画,当中的三角形和鲜明线条令人想起他知名的《海洋公园》(Ocean Park) 画作系列。Stephen Jones表示:“两者都带有被压平的道路或电线杆的暗示。”

理查德‧迪本科恩(1922-1993),《蓝色循环》,1980年作。 Spitbite着色蚀刻凹版腐蚀法 Rives纸。画面:15 x 11¾英寸(38 x 30公分);纸张:31⅞ x 25⅛英寸(81 x 63.7公分)。一版共35件,另有10件艺术家试版和5件试验版,此作为第6件。估价:20,000-30,000美元。此作将于2020年12月1至15日在First Open网上专场拍卖中呈献

理查德‧迪本科恩(1922-1993),《蓝色循环》,1980年作 Spitbite着色蚀刻凹版腐蚀法 Rives纸。画面:15 x 11¾英寸(38 x 30公分);纸张:31⅞ x 25⅛英寸(81 x 63.7公分)。一版共35件,另有10件艺术家试版和5件试验版,此作为第6件。估价:20,000-30,000美元。此作将于2020年12月1至15日在First Open网上专场拍卖中呈献

另一件由考尔德于1960年创作的动态雕塑,像冬日的树苗般简约而纤细,采用艺术家常用的鲜艳红色。Stephen Jones表示:“此作是典型的考尔德作品。无论是创作年代、形状还是色彩,都堪称完美,曾经挂在格利德曼夫妇家客厅一隅。”

亚历山大‧考尔德(1898-1976),《红色瀑布》,1960年作。悬挂式动态雕塑。金属板 铁线 颜料。33 x 41 x 21½英寸(83.8 x 104.1 x 54.6公分)。估价:1,500,000-2,000,000美元。此作将于香港 - 纽约:现当代联合夜拍中呈献
亚历山大‧考尔德(1898-1976),《红色瀑布》,1960年作。悬挂式动态雕塑。金属板 铁线 颜料。33 x 41 x 21½英寸(83.8 x 104.1 x 54.6公分)。估价:1,500,000-2,000,000美元。此作将于香港 - 纽约:现当代联合夜拍中呈献

在特别的生日和纪念日里,格利德曼医生喜欢送考尔德的珠宝给妻子,所以可以合理地假设,这件形态多变的动态雕塑亦是二人钟爱的珍藏。不过,也许他们深爱所有的作品。Stephen Jones表示:“在我的想象中,他们会站在某件艺术品前,然后就爱上它。他们没有顾问,购买艺术品也不是为了投资,而是纯粹出于对艺术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