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透纳更优秀?托马斯·吉尔丁短暂而精彩的艺术生涯

比透纳更优秀?托马斯·吉尔丁短暂而精彩的艺术生涯

托玛斯·吉尔丁是威廉·透纳的好友及同事。27岁英年早逝的他被许多人认为是更具天赋的画家。随着佳士得纽约即将呈献其创作的三幅水彩杰作,英国绘画及水彩部主管Harriet Drummond会为我们剖析其中的原因

托马斯·吉尔丁威廉·透纳均于1775年在伦敦圣保罗大教堂附近出生,生日仅相差64天。吉尔丁生于南华克区的富裕家庭,父亲为画笔工匠,而透纳的父亲则是柯芬园的一名理发师

两人自幼便都展现了绘画天赋,并一起创作,可惜于1802年,年仅27岁的吉尔丁因哮喘发作而英年早逝。虽然透纳的事业与这位势均力敌的好友相比更加成功出众,但在他也曾坦承评价了吉尔丁超凡成熟的画技:「如果托马斯还在世,我是无法与他相提并论的。」

根据时间推算,吉尔丁在跟随首位恩师爱德华·戴耶斯 (Edward Dayes) 学艺后,于柯芬园国王街的一位画商处找到一份为版画上色的工作,并结识了同在此工作的透纳。

两人利用晚上的私人时间努力练习,在英皇乔治三世的医生、藏家兼赞助人莫罗医生所开设的学校里临摹约翰·罗伯特·科森斯 (John Robert Cozens) 的作品,佳士得英国绘画及水彩部主管Harriet Drummond解释:「在位于阿德尔菲台的工作室里,他们会轮流绘制作品,探索线条、色彩及构图的奥妙,并一起完成作品。」

他们很快便声名鹊起。Harriet Drummond指出:「在十八世纪末之前,水彩是绘制地势图的主要工具。而这两位艺术家为水彩这种媒材注入了情感、多变的气氛和无尽的趣味,使其成为了越来越受欢迎的绘画方式。」

托马斯·吉尔丁 (伦敦,1775-1802),《德文郡伯里波默罗城堡》。10⅞ x 15¼英寸(27.8 x 39公分)。2013年11月20日于佳士得伦敦以英镑80,500成交
托马斯·吉尔丁 (伦敦,1775-1802),《德文郡伯里波默罗城堡》。10⅞ x 15¼英寸(27.8 x 39公分)。2013年11月20日于佳士得伦敦以英镑80,500成交

1794年,吉尔丁的水彩作品于皇家艺术学院展出。两年后,他获得爱德华·拉塞尔斯 (Edward Lascelles) 子爵的赞助,前往约克郡的哈伍德宫,为他绘画乡村庄园的风景。翌年,透纳亦随他一起前往当地。

拉塞尔斯后来曾表示,虽然他认为二人都是英国最优秀的艺术家,透纳可说是孜孜不倦地作画,但作品却显得「过于刻意」,而吉尔丁则是拥有天才般才华的那一个。

吉尔丁为人温文有礼,在同侪间获得「老实汤姆」的外号。相反,透纳极为内向,有些许无礼不合群。众人可说是顾及吉尔丁的缘故才包容了他。

托马斯·吉尔丁(伦敦,1775-1802),《从莱姆里吉斯远眺多塞特郡沼泽木谷》。9¾ x 20⅜英寸(24.8 x 51.7公分)。2019年1月31日于佳士得纽约【古典大师及英国绘画】拍卖以估价:美元100,000-150,000上拍。
托马斯·吉尔丁(伦敦,1775-1802),《从莱姆里吉斯远眺多塞特郡沼泽木谷》。9¾ x 20⅜英寸(24.8 x 51.7公分)。2019年1月31日于佳士得纽约【古典大师及英国绘画】拍卖以估价:美元100,000-150,000上拍。

吉尔丁于1797年前往德文郡、萨默塞特郡及多塞特郡等多地,尝试以崭新的全景形式绘制风景画。佳士得于2019年1月31日曾出售一幅他描绘莱姆里杰斯连绵起伏山丘的画作(上图)。Harriet Drummond指出吉尔丁在作品中只是运用了少量色调及简单粗略的笔触,便巧妙地捕捉了富有诗意的光影效果。

现藏于渥太华加拿大国立美术馆的另一幅风景作则刻画东南面的景观,延续从多塞特山上环视四周的全景,而藏于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的另一幅画作则展示莱姆里杰斯海岸线的风景。佳士得专家指:「可以把这些画像并列再作比较,观察当中天气的变化和窥探吉尔丁对不同视点的实验成果,实在是一场非常曼妙的体验。」

另一方面,于同一场拍卖亮相的吉尔丁作品《从圣马丁大道遥望圣保罗大教堂》(下图),则突显了他精准细致的匠心,在重现复杂建筑景观的同时,亦捕捉了他成长并熟悉的伦敦街道那种熙来攘往的日常景象。

吉尔丁为圣保罗大教堂同一景色创作的第二幅水彩画,现藏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托马斯·吉尔丁(伦敦,1775-1802),《从伦敦圣马丁大道远望圣保罗大教堂》。19 x 15⅝英寸(48.3 x 39.7公分)。2019年1月31日于佳士得纽约【古典大师及英国绘画】拍卖上拍,估价:美元180,000-250,000。
托马斯·吉尔丁(伦敦,1775-1802),《从伦敦圣马丁大道远望圣保罗大教堂》。19 x 15⅝英寸(48.3 x 39.7公分)。2019年1月31日于佳士得纽约【古典大师及英国绘画】拍卖上拍,估价:美元180,000-250,000。

Harriet Drummond说:「莱姆里杰斯和圣保罗大教堂两幅作品的完成时间仅仅相距了数月,证实了吉尔丁20多岁便已经掌握各种精湛技巧。随后两幅画作分别由著名藏家查尔斯·萨克维尔·贝尔 (Charles Sackville Bale, 1791-1880) 及保罗·潘顿 (Paul Panton, 1727-1797) 入藏。」

1801年,吉尔丁开始专注创作极具雄心的项目:一幅高18英呎、长108英呎的360度伦敦天际线全景油画,描绘从南华克桥附近玻璃工厂屋顶看到的全市景观。作品名为《Eidometropolis》,巨作围绕一个中央观赏平台装裱。

同年9月,当作品进入最后阶段时,吉尔丁为了舒缓他的哮喘症状,听从医生的建议前往空气相对清新的巴黎,直到1802年初才离开。期间他为巴黎绘画了多幅作品。而在吉尔丁逝世后,其兄弟于1803年出版其中20幅作品。下图为该系列其中一幅蚀刻版画,2019年1月31日于佳士得成交,画中描绘了从塞纳-马恩省河畔看到的舒瓦西村风景。

托马斯·吉尔丁 (伦敦,1775-1802),《从巴黎塞纳的马恩省河畔远望的王宫和舒瓦西村景色》。6 x 18⅛英寸(15.2 x 46公分)。2019年1月31日于佳士得纽约【古典大师及英国绘画】拍卖上拍,估价:美元4,000-6,000。
托马斯·吉尔丁 (伦敦,1775-1802),《从巴黎塞纳的马恩省河畔远望的王宫和舒瓦西村景色》。6 x 18⅛英寸(15.2 x 46公分)。2019年1月31日于佳士得纽约【古典大师及英国绘画】拍卖上拍,估价:美元4,000-6,000。

吉尔丁在1802年春天回到伦敦,于夏天在特拉法加广场附近的花园中将《Eidometropolis》公之于众。最初观赏的人数并不很多。而随后吉尔丁发现他忘记在报纸广告中加入「全景」一词,于是在1802年8月25日于《泰晤士报》刊登一则更正广告,参观人数随即急增。

同年11月9日,吉尔丁在位于河岸街的工作室逝世,并在柯芬园圣保罗教堂的墓地下葬,透纳出席了葬礼,墓地正在两人初次相识的地方不远之处。

《Eidometropolis》一直展出至1803年初,并于展览结束后藏于仓库内,后来再没有相关的纪录,有可能于欧洲各地移送时被大火摧毁。

托马斯·吉尔丁 (伦敦,1775-1802),《Eidometropolis草稿:南华克区萨里街和基督城全景》,1797至1802年作。鋼笔、画笔、啡色墨水、石墨划线、略带纹理的中等厚度蓝白色布纹纸。耶鲁英国艺术中心,保罗·梅隆收藏
托马斯·吉尔丁 (伦敦,1775-1802),《Eidometropolis草稿:南华克区萨里街和基督城全景》,1797至1802年作。鋼笔、画笔、啡色墨水、石墨划线、略带纹理的中等厚度蓝白色布纹纸。耶鲁英国艺术中心,保罗·梅隆收藏

近年吉尔丁的名气日盛,于2002年,英国泰特不列颠美术馆举办由格雷格·史密斯 (Greg Smith) 和安妮·莱斯 (Anne Lyes) 策划的「Thomas Girtin: The Art of Watercolour」展览。Harriet Drummond解释:「史密斯现正编制吉尔丁的作品全集,并会由保罗梅隆英国艺术研究中心于网上出版。这本作品集将呈现许多令人兴奋的新发现,并重新定义吉尔丁出众独特的成就。」

虽吉尔丁的知名度不及透纳,但他的作品近期的成交价可高达六位数,他描绘苏格兰边境杰德堡修道院的水彩画曾以468,650英镑成交,刷新他的拍卖纪录。该作现藏于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

Harriet Drummond表示:「虽然当年吉尔丁在事业早期已享负盛名,但现今许多藏家对他的名字依然感到陌生。佳士得欣然呈献他的三幅杰作,证明市场已经对其作品有了一定的认识与正面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