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衣领到股囊:十六世纪的权力服饰

佳士得古典大师部专家Jonquil O’Reilly解释十六世纪的男士如何透过衣着塑造出众形象,并赏析佳士得曾经呈献的两幅精美肖像画,欣赏当中精巧细致的服饰细节

佳士得古典大师部专家Jonquil O’Reilly表示:“在十六世纪,与女士服饰相比,男士时装的重要性其实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通过衣着展示自己的身份和社会地位。”

专家仔细检视老卢卡斯‧克拉纳赫(Lucas Cranach the Elder,1472-1553)于1530年代为第四任亦是最后一位萨克森选侯约翰‧弗雷德里克一世(1503-1554)绘画的华丽肖像时,指出画中人身穿当时最时髦的服饰,包括一顶饰以羽毛的无边呢帽,一件白色丝质上衣,衣服上的红色镂空饰带露出底下布料的刺绣花纹,而金色衣领更饰以珍珠和蓝宝石,令人目眩。

老卢卡斯‧克拉纳赫(1472年生于克罗讷赫,1553年卒于威玛),《萨克森选侯约翰‧弗雷德里克一世(1503-1554)半身像》。24¾ x 15⅝英寸(62.8 x 39.7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4月19日在佳士得纽约古典大师(部份一)拍卖中售出,成交价7,737,500美元

老卢卡斯‧克拉纳赫(1472年生于克罗讷赫,1553年卒于威玛),《萨克森选侯约翰‧弗雷德里克一世(1503-1554)半身像》。24¾ x 15⅝英寸(62.8 x 39.7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4月19日在佳士得纽约古典大(部份一)拍卖中售出,成交价7,737,500美元

弗雷德里克的服装与他的珠宝同样价值连城。Jonquil O’Reilly指出,他身上厚实的深红色丝绒长袍,需要重复以深红色染料浸染多次,才能营造如此深邃的色调。

此画在二战期间遗失,后来在佳士得协助下,成功归还予顾特曼(Gutmann)家族后人。克拉纳赫尽量减少画作的空白位置,使弗雷德里克的上半身显得更加雄壮。专家指:“1530年代流行极宽的肩膊和广阔厚实的胸膛。克拉纳赫描绘弗雷德里克的强壮身形,从而显示他的权力。”

“当时推崇的男士衣着打扮,亦反映了士兵在战场上的装扮”

弗雷德里克颈上挂了一个金色香球,这种镂空容器可以摆放香料和香水,随着佩戴者行走而在其胸前摇曳,“散发出怡人的香气,来遮盖当时并不怡人的体味”。香球以一条长金链挂起,并由十六世纪风格的小海豚装饰。此海豚饰香球(也可能是牙签)显然是弗雷德里克最喜欢的配饰之一。在老卢卡斯‧克拉纳赫绘画的另一幅肖像画中,他也佩戴着同一个香球,该画现藏于卢浮宫。

Jonquil O’Reilly再以一幅亚历山大‧法尔内塞(Alessandro Farnese,1545-1592) 16岁时的全身像,讲解十六世纪的男士打扮。法尔内塞是教宗保禄二世的曾孙,也是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的外甥,他日后将会成为帕尔马公爵和西属尼德兰总督。

此画由安东尼斯‧穆尔(Anthonis Mor ﹐1516/20年-约1576年)与合作伙伴阿隆索‧桑切斯‧科埃略 (Alonso Sánchez Coello,1531/2-1588)于约1561年绘画,画中的法尔内塞身穿十六世纪典型的华丽服饰。Jonquil O’Reilly解释:“他颚下的襞襟以简洁利落的线条衬托面孔。”他一身蓝染鎏金钢制甲胄饰以深红色滚边,显示他对于西班牙军队的忠心。甲胄大概在绘画此画前一年左右在意大利制造。专家指:“当时推崇的男士衣着打扮,亦反映了士兵在战场上的装扮。”

虽然法尔内塞拥有类似“芭蕾舞者的双腿”,但他的身形在当时却被视为充满男性魅力。Jonquil O’Reilly解释:“男士要证明自己并非虚有其表,而是会经常策骑、练习剑术和在宫廷跳舞,因此必须展示修长的双腿。”

然而,法尔内塞衣着的焦点却落在丝质股囊上。股囊原本旨在覆盖裤管与上衣衣襬之间的空隙,为男士抵挡风雨,也免受自己的兵器所伤。“十六世纪时,男士行走时在腰间佩剑是非常正常的事。如果有一个软垫作为保护股囊,便能避免尴尬或受伤。”

在创作此画时,股囊已成为生殖能力和男子气概的标记,而且尺寸在数十年间变得越来越大,由纯粹用作遮掩,变成突显雄风的利器。Jonquil O’Reilly认为:“虽然法尔内塞当时只有16岁,但他的股囊已代表了男子气概和独立成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