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雅,《自画像》(局部),1815年作。油彩 画布。46 x 35公分。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Bridgeman Images

有关戈雅的十大要点

欧洲于十八世纪末和十九世纪初陷入战乱之中,戈雅的作品不但记录了当时的社会面貌,也经历了重大的变革,他因此获誉为最后一位古典大师以及现代艺术之父


1. 戈雅︰最后一位古典大师

法兰西斯科·戈雅(Francisco Joséde Goya y Lucientes,1746-1828)是一位同时擅长讽刺和优雅题材的艺术大师,也是十八世纪末和十九世纪初最举足轻重的西班牙艺术家之一。戈雅见证了世纪交替,既被视为最后一位古典大师,也获誉为现代艺术之父。他表示自己的主要启发来自“大自然、委拉斯奎兹(Velázquez)伦勃朗(Rembrandt)」。


2. 西班牙皇室的宫廷画家

戈雅从14岁起开始在何塞·鲁赞·伊·马尔蒂尼斯(José Luzán y Martinez)门下学艺,其后移居马德里,师承安东·拉斐尔·门斯(Anton Raphael Mengs)。他40岁时获任命为西班牙皇室的宫廷画家,随之成为地位最崇高的肖像画家。戈雅表示︰“我现在已经以最令人羡慕的方式奠定自己的地位。我仍然是独立的,需要我帮忙的人得自己来找我。除了身份尊贵的人物和朋友外,我不为任何人工作。”


3. 战争的灾难

1793年后,戈雅的作品透现一种深沉黑暗的感觉,许多人认为是源于他患上一种几乎令他失聪的疾病。然而,在《溺水的狗》中,反映出的悲观沉郁心态,亦要归因于他亲眼目睹拿破仑对西班牙发动半岛战争,继而引发政治和社会动荡。

法兰西斯科·戈雅,《1808年5月3日的枪杀》,1814年作。油彩 画布。266 x 345公分。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Bridgeman Images
法兰西斯科·戈雅,《1808年5月3日的枪杀》,1814年作。油彩 画布。266 x 345公分。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Bridgeman Images

这些事件启发他创作《战争的灾难》系列版画作品,以及堪称其代表作的《1808年5月3日的枪杀》,后者描绘一名身穿亮白衬衣的男子面向一排要射杀他的士兵,脸上流露恐惧的表情。


4. 《狂想曲》与戈雅对西班牙社会的批判

戈雅非常留意宗教和迷信等事宜,因此亦以这些题材创作出多幅讽刺性版画,当中著名的《狂想曲》系列作品《理性沉睡,心魔生焉》最为人熟悉。他形容这些版画代表“存在于任何文明社会的无数缺点和愚蠢,也来自常见的偏见和欺诈行为,令人对惯例、无知或自私习以为常。”

法兰西斯科·戈雅(1746年生于丰德托多斯,1828年卒于波尔多),《有用的工作》。10⅜x 7⅜吋(26.3 x 18.6公分)。此作于2011年7月5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2,281,250英镑
法兰西斯科·戈雅(1746年生于丰德托多斯,1828年卒于波尔多),《有用的工作》。10⅜x 7⅜吋(26.3 x 18.6公分)。此作于2011年7月5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2,281,250英镑

虽然戈雅因为害怕成为宗教法庭的目标,因此很快便在市场上撤回《狂想曲》系列,但该系列却成为他最著名和最具影响力的作品。提埃坡罗(Tiepolo)拥有一套作品,而德拉克罗瓦(Delacroix)更曾在自己的作品中公开借用这些题材。如今,这套由80幅版画组成的全套作品拍卖价已超过100万英镑。

法兰西斯科·戈雅(1746-1828),《狂想曲》(D. 38-117; H. 36-115)。S 11⅞ x 7 1516 吋(302 x 202毫米)(整体)。此作与2014年1月28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445,000美元
法兰西斯科·戈雅(1746-1828),《狂想曲》(D. 38-117; H. 36-115)。S 11⅞ x 7 15/16 吋(302 x 202毫米)(整体)。此作与2014年1月28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445,000美元

5. 戈雅是首位采用凹版腐蚀法的著名艺术家

戈雅的《狂想曲》标志着版画历史上的转折点,因为他是首位以当时较为新颖的凹版腐蚀法创作的著名艺术家。这种技巧以硝酸蚀刻铜板,然后用树脂和亮漆形成色调阴影区域,制作出类似水彩的效果。由于印板会在多次印刷后磨损,令细节和深度消失,因此早期的版本更加珍贵。


6. 《裸体的马哈》:西方艺术的首幅
“世俗”真人大小裸体画


1790年前,大部分裸体画都与神话或寓言有关,而戈雅却是首位以写实方式绘画全裸女性的著名艺术家,标志着对传统的一大突破。他为贵族曼努埃尔·德·戈多伊(Manuel de Godoy)绘制的《裸体的马哈》(1795-1800年作),据说结合了戈多伊的情妇佩毕塔·杜朵(Pepita Tudó),以及传闻与戈雅有婚外情的阿尔巴女公爵。

同时,戈雅亦创作另一幅模特儿身着衣物的版本,名为《穿上衣服的马哈》(1800-1807)。这两幅作品于1813年被宗教法庭没收,现在则并排挂于普拉多博物馆。


7. 戈雅以文字阐述自己的艺术哲学

除了创作讽刺画或肖像作品,戈雅亦会认真思考艺术的本质,并在许多书信之中阐述自己的绘画哲学。“绘画(像诗歌一样)在普世事物中选择适当的角度,将发生在不同个体上的多种特质巧妙地结合在同一想象空间中。这种巧妙的结合是赏心悦目的模仿,使得艺术家被冠以创作者之名,而并非卑屈的抄袭者。”他亦相信“艺术的世界不需要色彩,只需要光与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