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玛丽女王的祈祷书

佳士得伦敦将于7月29日呈献出自弗朗索瓦‧德‧罗翰大师(Master of François de Rohan)之手的华丽之作,当中更载有珍罕的玛丽女王亲笔题字

1561年8月14日,苏格兰玛丽女王怀着不安的心情从加莱起航,当时18岁的她正准备返回其出生地苏格兰——那个她非常陌生的国家。

由于玛丽在年幼时便与法国王太子订下婚约,小时候便被送到瓦卢瓦皇宫生活,所以大部分童年时光都在法国度过。十几岁的玛丽和王太子于1558年结婚﹐一年后法国国王逝世,王太子继任为国王,玛丽则成为王后。

对玛丽来说,这是她一生三段不幸婚姻的起始。她的丈夫弗朗西斯二世在执政仅18个月后便因为耳部感染而离世,王位由其弟继承,玛丽只好返回苏格兰。

她以奢华张扬的方式回国,12艘船扬帆离港,第一艘载着玛丽和她的侍女,第二艘载着她的厨师、马夫和女仆。其余十艘船则装满她的物品,当中包括挂毯、餐具、珠宝、衣物以至家具,据说单单是睡床便有45张之多。

弗朗索瓦·克卢埃(约1510至1572年),《玛丽一世》,1553年作,绘于玛丽约11岁时。油彩 画板。私人珍藏。照片:© Richard Philp, London  Bridgeman Images
弗朗索瓦·克卢埃(约1510至1572年),《玛丽一世》,1553年作,绘于玛丽约11岁时。油彩 画板。私人珍藏。照片:© Richard Philp, London / Bridgeman Images

与玛丽在枫丹白露宫的生活相比,苏格兰的生活没有那么精致讲究,与南邻的英格兰一样,苏格兰也因为天主教和新教之间的宗教纷争而四分五裂。

不过,玛丽头上还有另一顶冠冕。在父亲詹姆斯五世于1542年逝世后,出生仅六天的玛丽便继任成为苏格兰女王,现在则准备从同父异母的哥哥莫里伯爵(Earl of Moray)手中接管王位。莫里伯爵比玛丽年长许多,一直代其摄政,并曾护送玛丽从利斯港到爱丁堡。

玛丽从法国带回来的物品之一便是这本华丽的祈祷书,佳士得伦敦将于7月29日举行的古典艺术晚间拍卖呈献此拍品,作为古典艺术周的一部份。

这本祈祷书中可见弗朗索瓦‧德‧罗翰大师所绘的40幅袖珍画作,他是法国文艺复兴时期最炙手可热的艺术家之一,在1530年代为枫德浮修道院女院长路易丝‧德‧波旁-旺多姆(Louise de Bourbon-Vendôme)制作此书。

除了各种祷文,此书也描绘多个宗教场景,例如《花园中的苦痛》和《下十字架》,以及一幅古雅迷人的画作(下图),描绘福音传教士圣约翰(St John the Evangelist)向圣母子引见路易丝。

苏格兰玛丽女王的祈祷书。装饰手稿、羊皮纸 [巴黎,约1535至1540年(1534年后)]。估价:250,000-350,000英镑。此作将于7月29日在佳士得伦敦古典艺术晚间拍卖中呈献
苏格兰玛丽女王的祈祷书。装饰手稿、羊皮纸 [巴黎,约1535至1540年(1534年后)]。估价:250,000-350,000英镑。此作将于7月29日在佳士得伦敦古典艺术晚间拍卖中呈献

弗朗索瓦‧德‧罗翰大师以鲜明亮丽的用色、生动叙述视角及华丽饰边而著称,其作品的构图通常采用建筑结构的形态,这些特征全部均可在是次上拍的祈祷书中找到。

玛丽的公公弗朗西斯一世非常尊敬这位艺术家,他曾拥有一本由大师制作的精美时祷书,该书于2010年由佳士得拍出,现藏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路易丝是玛丽的外姨祖母,她在1558至1561年间把祈祷书赠予玛丽,可能作为结婚礼物。不久后,玛丽为了表达对路易丝的爱,她在其中一页的页尾以法语题字(下图),表示「既然你希望我在祈祷时记起你,我想要你首先记住你在我心里有多重要」。

她在题字下签名,并写上她的座右铭“Va tu meriteras”及她与丈夫的花押字“MФ”(她名字的首个字母“M”和希腊字母“Ф/phi”,亦即丈夫弗朗西斯名字中的“F”字)。

此书是现存14本与玛丽有关的祈祷书之一,但其他祈祷书几乎全部由公共博物馆收藏,而且只有这一本带有如此亲密的私人情感。

苏格兰玛丽女王

尼古拉斯‧希利亚德(1547-1619),《苏格兰玛丽女王》,水粉、羊皮纸。伦敦国立维多利亚阿伯特博物院。照片:Bridgeman Images
尼古拉斯‧希利亚德(1547-1619),《苏格兰玛丽女王》,水粉、羊皮纸。伦敦国立维多利亚阿伯特博物院。照片:Bridgeman Images

玛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但她即将统治的苏格兰却是新教国家。她虽然私下参加弥撒,并发誓不会发起宗教改革,但她仍然惹起几位新教徒的猜疑,特别是加尔文派的煽动者约翰‧诺克斯(John Knox)。谈及玛丽留在信奉天主教的法国时,诺克斯表示:“她在一群最下流的嫖客陪伴下长大。”

在南方的英格兰,玛丽女王也是一个引起分裂的人物。作为亨利七世的曾孙女,她是继表亲兼现任君主伊丽莎白一世之后,英格兰王位的下一任继承人。然而,玛丽不顾伊丽莎白的请求,拒绝放弃王位继承权,令两国关系持续紧张。

苏格兰画派,《达恩利勋爵亨利‧斯图亚特与苏格兰玛丽女王》,约1565年作。油彩 木板。德比郡哈德威克庄园。照片:National Trust Photographic Library  Bridgeman Images
苏格兰画派,《达恩利勋爵亨利‧斯图亚特与苏格兰玛丽女王》,约1565年作。油彩 木板。德比郡哈德威克庄园。照片:National Trust Photographic Library / Bridgeman Images

玛丽一度成功统治苏格兰数年,但两段不幸的婚姻却加速了她失势的步伐。首先是与酗酒的表弟达恩利勋爵(上图为其与玛丽的双人画像)结婚,然后在达恩利勋爵被谋杀后三个月,玛丽改嫁予其中一位主要疑凶伯斯维尔伯爵(下图),这段婚姻使她被迫退位,并在1567年流亡英格兰。

《博斯韦尔伯爵四世、苏格兰亲王詹姆斯‧赫伯尔尼肖像》,十六世纪,袖珍画。爱丁堡苏格兰国家美术馆。照片:Alamy
《博斯韦尔伯爵四世、苏格兰亲王詹姆斯‧赫伯尔尼肖像》,十六世纪,袖珍画。爱丁堡苏格兰国家美术馆。照片:Alamy

玛丽来不及带走大部分财产,但有一项有力的证据证明,她带走了弗朗索瓦‧德‧罗翰大师的祈祷书。

玛丽以为越过边境进入英格兰后便能安全,但伊丽莎白却将她囚禁在不同的城堡里近二十年之久。

荷兰画派,《伊丽莎白一世》,约 1575年作,油彩 木板。伦敦国家肖像馆。照片:De Agostini Picture Library  Bridgeman Images
荷兰画派,《伊丽莎白一世》,约 1575年作,油彩 木板。伦敦国家肖像馆。照片:De Agostini Picture Library / Bridgeman Images

弗里德里希‧席勒(Friedrich Schiller)曾以玛丽女王为题材创作剧本《玛丽·斯图亚特》,并在1800年首次公演,2018年亦有一部关于玛丽女王的电影《苏格兰女王:争名夺后》(由Saoirse Ronan 及Margot Robbie主演)面世。但真正的历史与这些故事不同,两位女王从未见面。很长一段时间内,伊丽莎白一直拒绝听从重臣威廉‧塞西尔(William Cecil)的建议处决玛丽。然而,她在1587年发现玛丽有份参与“巴宾顿阴谋”试图暗杀她后,便将玛丽送上断头台。

玛丽在北安普敦郡的佛斯里亨城堡被处决,享年44岁。她一手拿着十字架,一手拿着祈祷书,相信该书是一本佛兰德语的时祷书,现藏于加州圣玛利诺的亨廷顿图书馆

祈祷书

但路易丝所赠的祈祷书去了哪里?玛丽从法国回到苏格兰后,此书便去向不明。直到十八世纪,祈祷书成为格罗斯特郡奥尔德利的黑尔(Hale)家族珍藏(在封面硬纸板顶部可找到他们的藏书标签)。

据悉,他们家族的一位祖先马修‧黑尔爵士(Sir Matthew Hale)在1650年代继承了一批与玛丽有关的法律手稿,这份手稿原本属于肯特伯爵六世亨利•格雷(Henry Grey),他是负责安排处决玛丽的人士之一,也是行刑当天的两名主要见证人之一。

弗朗索瓦‧德‧罗翰大师的祈祷书连同该批文件成为黑尔家族的收藏,这说法显然不无道理。格雷是否在玛丽被处死前向她取得祈祷书,或者在玛丽死后从她的侍女手中夺得此书?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想法。

“这位迷人的公主……受尽世人的辱骂、责备和诽谤……她意志坚定,坚守信仰,并准备好宽容地面对早已注定的残酷命运。”——简‧奥斯汀(Jane Austen)

昔日的苏格兰女王成为世人眼中史上最悲惨的女英雄之一。简‧奥斯汀亦如此形容她:“这位迷人的公主……受尽世人的辱骂、责备和诽谤……她意志坚定,坚守信仰,并准备好宽容地面对早已注定的残酷命运。”

即将上拍的祈祷书印证玛丽女王对信仰的坚持,也是苦难开始前,其美好年轻岁月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