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加德纳(1750-1805),《安德鲁·格罗特(1710-1788)与妻子玛丽·安娜·库维尔东(1740-1797),以及子女威廉、玛丽安和小猎犬》(局部)。铅笔 水彩 不透明水彩 粉彩。 37 ½ x 33 ¼英寸(95.3 x

“粉彩之亮丽悦目,更胜其他”— 十八世纪兴起的粉彩热

粉彩与油彩相比成本较低、使用更加便利,是为委托人绘制肖像最合适的媒材之一

透过休·道格拉斯·汉密尔顿(Hugh Douglas Hamilton)传记中的一则轶事,便能明白粉彩肖像画在十八世纪的流行程度。据说这位伦敦粉彩画家在位于帕摩尔街的工作室忙得不可开交。“纷至沓来的订单已令他无睱兼顾其他。顾客支付的现金都随意散落于满布断掉粉彩的地上”。

粉彩是由不同颜色的粉状颜料与黏合剂混合而成的色棒,一般称为粉彩笔,多用于纸上。粉彩的历史可追溯至文艺复兴时期,但直至十八世纪才在法国迎来它的黄金时代。

1701年,约瑟夫·维维安(Joseph Vivien)成为首位加入巴黎皇家绘画雕塑学院的粉彩画家,自此起45年后,艺评家Étienne La Font de Saint-Yenne评论罗浮宫的知名沙龙展览时,发现“每位艺术家都手持粉彩笔”,而他们的作品“极受大众喜爱”。

休·道格拉斯·汉密尔顿(都柏林,1739-1808)《肯尼迪山罗斯摩尔男爵罗伯特·坎宁哈姆半身像》;以及《亚历山大·波普(1763年生于科克,1835年卒于伦敦)安妮·戈登半身像》。粉彩。9½ x 7½ 英寸(24.2 x 19公分),椭圆形。此作于2019年7月2日在佳士得伦敦【古典大师及英国绘画与水彩】拍卖售出,成交价3,000英镑
休·道格拉斯·汉密尔顿(都柏林,1739-1808)《肯尼迪山罗斯摩尔男爵罗伯特·坎宁哈姆半身像》;以及《亚历山大·波普(1763年生于科克,1835年卒于伦敦)安妮·戈登半身像》。粉彩。9½ x 7½ 英寸(24.2 x 19公分),椭圆形。此作于2019年7月2日在佳士得伦敦【古典大师及英国绘画与水彩】拍卖售出,成交价3,000英镑

粉彩绘画很快便在英国迅速流行起来。除了休·道格拉斯·汉密尔顿外,英国还有丹尼尔·加德纳(Daniel Gardner)和弗朗西斯·柯特斯(Francis Cotes) 两位优秀的粉彩画家。三人的杰作均于7月2日伦敦【古典大师及英国绘画与水彩】拍卖中亮相。

弗朗西斯·柯特斯(1726-1770),《身穿蓝色大衣的托普姆·博克尔克半身像》。粉彩。26 x 21½英寸(66 x 54.6公分)
弗朗西斯·柯特斯(1726-1770),《身穿蓝色大衣的托普姆·博克尔克半身像》。粉彩。26 x 21½英寸(66 x 54.6公分)

粉彩能在英伦海峡两岸兴起的原因基本相同:粉彩比油彩便宜、体积细小,较易存放及携带,而且不用耗时待干,远比使用油彩更便捷迅速,能迎合不断增长的中产阶层肖像绘画的需求。

粉彩盛行的另一关键之处在于其独特的视觉效果。画面散发的光泽远比其他媒材更明亮,而当时许多十八世纪的观赏者都表示独特的“彩光”效果使人物肤色更亮丽。柯特斯承认偏爱粉彩,并表示粉彩作品“明亮悦目,更胜其他画作”。

粉彩为传统肖像画注入赏心悦目的新鲜感。在学界也很快出现了相关的论文,著名例子包括英国约翰·罗素(John Russell) 撰写的《Elements of Painting with Crayons》(1772),以及法国P. R. de Chaperon所著的《Treaty on Painting with Pastel 》(1788)。部分艺术家更是会自行制作粉彩棒,而大部分人仍选用市场上常见的现成粉彩棒。

丹尼尔·加德纳(1750-1805),《年轻女子肖像,可能为伊利莎白·安妮·霍尔》。铅笔 水彩 不透明水彩 粉彩。25 x 21英寸(63.5 x 53.4公分)
丹尼尔·加德纳(1750-1805),《年轻女子肖像,可能为伊利莎白·安妮·霍尔》。铅笔 水彩 不透明水彩 粉彩。25 x 21英寸(63.5 x 53.4公分)

丹尼尔·加德纳出生于英国北部的肯德尔郡(现称坎布里亚),父亲是一名鞋匠。他少年时移居伦敦入读皇家艺术学院,师承班杰明·韦斯特(Benjamin West)及约翰·佐法尼(Johann Zoffany)。

加德纳偶尔会创作油画,但他的粉彩肖像画则更出名。他曾视汉密尔顿为竞争对手,创作其最擅长的小型椭圆形头像。佳士得拍卖亦带来两位艺术家的作品,包括加德纳的《安娜贝拉·鲍莱特·史密斯半身像》(下图)及汉密尔顿的《肯尼迪山罗斯摩尔男爵罗伯特·坎宁哈姆半身像》(上图)。

丹尼尔·加德纳 (1750-1805),《安娜贝拉·鲍莱特·史密斯半身像》。10 x 7⅞ 英寸(25.4 x 20公分)。铅笔、粉彩、不透明水彩。此作于2019年7月2日在佳士得伦敦【古典大师及英国绘画与水彩】拍卖售出,成交价2,375英镑
丹尼尔·加德纳 (1750-1805),《安娜贝拉·鲍莱特·史密斯半身像》。10 x 7⅞ 英寸(25.4 x 20公分)。铅笔、粉彩、不透明水彩。此作于2019年7月2日在佳士得伦敦【古典大师及英国绘画与水彩】拍卖售出,成交价2,375英镑

《The Dictionary of Pastellists before 1800》的作者尼尔·杰弗雷斯(Neil Jeffares)表示:“加德纳其后开始创作更大胆的作品,绘画全身人像及家庭群像,常以树林为背景,饶富趣味,用色夺目迷人,为英国肖像画带来一番新气象。”

加德纳与许多家族建立起友谊,并长期受委托作画,例如在《布罗姆子爵、玛丽·康沃利斯夫人和卡罗琳·汤森儿时与西班牙猎犬在树林中的肖像》一画中,便描绘了汤森 (Townshend)和康沃利斯 (Cornwallis) 两个家族的子女一起游乐的情景。

丹尼尔·加德纳(1750-1805),《布罗姆子爵(1774-1823)、玛丽·康沃利斯夫人(1769-1840)及卡罗琳·汤森(1778-1866)儿时与西班牙猎犬在树林中的肖像》。铅笔 粉彩 不透明水彩。29½ x 37½英寸(74.9 x 95.3公分)
丹尼尔·加德纳(1750-1805),《布罗姆子爵(1774-1823)、玛丽·康沃利斯夫人(1769-1840)及卡罗琳·汤森(1778-1866)儿时与西班牙猎犬在树林中的肖像》。铅笔 粉彩 不透明水彩。29½ x 37½英寸(74.9 x 95.3公分)

事实上,英国艺坛有不少人一直反对粉彩画,当中最著名的当数皇家艺术学院首任院长雷诺兹(Joshua Reynolds),他形容那是“女士的消遣娱乐”,并坚称油画才是更优越的正道。

杰弗雷斯表示:“1756至1763年间英法经历了七年战争,英国民众对法国所有文化事物均充斥抵抗情绪,粉彩亦因此在英国被贴上了相对负面的标签。”

然而,这并没有阻止加德纳继续以粉彩绘画肖像画,并钻研出一种极具原创性的技巧,他先将粉彩棒磨碎,加入白兰地混合成一种水粉颜料,用以绘画人物的躯体、服饰以及画中背景,而人物的面部则全部以粉彩绘制。

“加德纳是一位创新的画家,同辈中很少艺术家能在画作中展现如此纯粹的热情”— 尼尔·杰弗雷斯

这种特别技巧令画作展现出独特的魅力和精准度,把观赏者目光集中在肖像画最重要的人物脸部,然后才慢慢向外移到其余细节。

加德纳于1805年逝世时,代表洛可可风格清新明亮的色彩已逐步被严肃朴素的新古典主义取代。粉彩这种象征着洛可可时期的媒材也因此被束之高阁。尽管印象派画家曾短暂地复兴了粉彩,但他再也无法回到十八世纪时的盛况。

传为利奥塔尔(1702-1789),《身穿花裙和蕾丝衬衣、头戴红羽饰蓝帽的北安普顿伯爵夫人安·萨默塞特肖像》。粉彩、羊皮纸。23⅞ x 18英寸(60.7 x 45.7公分)。此拍品于2012年1月25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242,500美元
传为利奥塔尔(1702-1789),《身穿花裙和蕾丝衬衣、头戴红羽饰蓝帽的北安普顿伯爵夫人安·萨默塞特肖像》。粉彩、羊皮纸。23⅞ x 18英寸(60.7 x 45.7公分)。此拍品于2012年1月25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242,500美元
利奥塔尔(1702-1789),《身穿玫瑰花纹粉红色连身裙的年轻女子半身像》。粉彩、羊皮纸。21¼ x 16½英寸(54 x 41.8公分)。此拍品于2011年7月5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337,250英镑
利奥塔尔(1702-1789),《身穿玫瑰花纹粉红色连身裙的年轻女子半身像》。粉彩、羊皮纸。21¼ x 16½英寸(54 x 41.8公分)。此拍品于2011年7月5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337,250英镑

现在越来越多人认识到粉彩在艺术史上的重要地位。 2011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行大型展览「十八世纪粉彩的兴起」(The Rise of Pastel in the Eighteenth Century)。四年后,爱丁堡的苏格兰国家画廊以及伦敦的皇家艺术学院分别以法国顶尖粉彩画家利奥塔尔为主题举办其作品回顾展

加德纳的作品被低估几十载后,近年情况有扭转之势。 2013年,一幅多塞特郡科瑞切尔庄园斯特(Sturt)家族的群像画作以134,000英镑成交(两年后另一作品以233,000英镑的成交价写下艺术家新世界拍卖纪录)。

杰弗雷斯表示:“加德纳是一位极具创新性的画家,同辈的艺术家之中很少能在作品中展现如此纯粹的热情。在他身处的时代,他拥有大量稳定的追随者,时至今日,他的画作亦重新受到欣赏及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