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欧洲必看精选展览

2019年欧洲必看精选展览

从阿姆斯特丹梵高笔下的向日葵,到伦敦的埃利亚松和雪曼展,以及阿尔的当代摄影杰作,我们为您精选了今夏及其后欧洲最一流的艺术展览。

1947年,巴黎仍处于战后的恐惧与困苦中还未完全恢复,一位名叫克里斯蒂安·迪奥(1905-1957) 的年轻设计师推出了自己的“新风貌”系列时装,令公众惊艳不已。他设计的衣裙如梦似幻,令女性能够再次大放光彩。如今,这些刀形褶和大摆裙已经成为传奇,并在这场迪奥高级时装展览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玛嘉烈公主(1930-2002)身着一条克里斯蒂安·迪奥礼裙,塞西尔·比顿摄于1951年。© Cecil Beaton,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玛嘉烈公主(1930-2002)身着一条克里斯蒂安·迪奥礼裙,塞西尔·比顿摄于1951年。© Cecil Beaton,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万勿错过……玛嘉烈公主在21岁生日上穿着的一条高级定制礼服,裙身带有层层雪纺与金色刺绣,如梦幻般美丽。

文森特·梵高(1853-1890)于弱冠之年来到伦敦,在首都逗留的三年对他其后的人生产生了深远影响。「梵高与不列颠」展覽展览将为观者揭示,这位在伦敦独自生活的荷兰青年是如何沉浸在英国文化当中——他甚至成为了查尔斯·狄更斯的忠实读者。这位才华横溢又饱受折磨的天才艺术家结识了数位英国艺术家好友,包括弗兰西斯·培根大衛·波姆伯格 等,同场亦将展出他们的创作。

文森特·梵高(1853-1890),《囚犯放风》,1890年作。油彩画布。800 x 640毫米 © The Pushkin State Museum of Fine Arts, Moscow
文森特·梵高(1853-1890),《囚犯放风》,1890年作。油彩画布。800 x 640毫米 © The Pushkin State Museum of Fine Arts, Moscow

万勿错过……《囚犯放风》(1890)。英国的贫困令梵高深深震惊。此画以一幅新门监狱的版画为灵感基础创作,艺术家亦因此坚定了“为人民创作艺术”的信念。

梵高的《向日葵》画作现已成为艺术史上最为人熟知的意象之一,这一展览探索向日葵主题的酝酿历程,以及从中可见的艺术家创作技巧与志向。参展作品共有23幅,大部分与艺术家在阿尔黄房子居住的时期有关,当时他为室友保罗·高更绘下了这些美丽的花朵。

文森特·梵高,《向日葵》,1889年作
文森特·梵高,《向日葵》,1889年作

万勿错过……《向日葵》(1889)。梵高享誉天下的静物画作中,画布基底和颜料图层都比较稳定,但对外界的振动和湿度及温度变化十分敏感。因此,这幅镇馆之作将永远不再离开梵高博物馆——要想欣赏就必须亲身来到阿姆斯特丹。但这份经验弥足珍贵,完全值得。


辛迪·雪曼毕生致力探索表象与现实、真相与幻觉间的深渊,因此可算是二十世纪最有先见之明的艺术家。她从艺术生涯乍一开始起便思索的主题如今愈发发人深省。因此,这次回顾展极有可能成为本年度最为生动重要的展览之一。展览呈献艺术家40年来的逾150件作品,包括里程碑式的《无题电影停格》系列,雪曼在其中布置特定场景,并穿着各式服装及改换发型,捕捉1950及60年代好莱坞的经典形象,并将其留在影像当中。此系列作品此前从未在英国展出过。

辛迪·雪曼,《无题#92》,1981年作。相片由艺术家及Metro Pictures, New York提供
辛迪·雪曼,《无题#92》,1981年作。相片由艺术家及Metro Pictures, New York提供

万勿错过……《无题#92》(1981)。此幅相片是艺术家一生最为动人的创作之一,相片中的雪曼正处于电影般的悲痛之中。她蜷缩一角,手指与身体扭曲,空白的眼神直望向相机。《无题#92》中的女主角命运未知,捕捉到十分真实而紧张的危险悬疑感。

  • 5
  • 安杰利科与佛罗伦萨文艺复兴 普拉多博物馆,马德里,
    展览直至2019年9月15日

安杰利科(1395-1455)是一位具有忠诚深刻信仰的艺术家,他笔下的宗教主题为虔诚祈祷的同胞提供鼓励与支持。是次展览探索1420年代佛罗伦萨文艺复兴之始的故事,主角便是这位谦卑苦行的艺术家。

《持石榴的圣母》,约1426年作。蛋彩画板。83 x 59公分。普拉多博物馆,马德里
《持石榴的圣母》,约1426年作。蛋彩画板。83 x 59公分。普拉多博物馆,马德里

万勿错过……《持石榴的圣母》(约1426年),乃普拉多博物馆近期以18,000,000欧元的价格购自阿尔瓦公爵。此作乃安杰利科实验光线与空间时期所作。石榴拥有双重意义——在圣母手中代表贞洁,而圣子的触摸则预示其后来的死亡与复活。


这一精彩展览探索著名设计师克里斯托巴尔·巴黎世家在创作过程中所受到的艺术影响。克里斯蒂安·迪奥将巴黎世家形容为「众人的大师」。他的设计以简洁夺目的线条见称,是次展览旨在揭示巴黎世家的风格灵感源自宗教习俗的极简线条。巴黎世家不断从艺术史中汲取灵感,以历史上知名意象为草图创作,包括弗拉明戈舞者衣裙上的荷叶边,以及哈布斯堡纯黑色的宫廷礼服等。展览将呈献巴黎世家最经典重要的创作,并精选一系列绘画作品,极尽华丽之能事。

Rodrigo de Villandrando,《腓力四世的妻子波旁的伊莎贝尔》,约1620年作
Rodrigo de Villandrando,《腓力四世的妻子波旁的伊莎贝尔》,约1620年作

万勿错过……《腓力四世的妻子波旁的伊莎贝尔》(约1620年作)。在Rodrogo de Villandrando此幅精美肖像画中,西班牙王后身着一件刺绣精美的挺括礼服,彰显其尊贵皇室身份。这件礼服以西班牙风格剪裁,但金色织锦和白色丝绸与葡萄牙王室风格相近,当时葡萄牙正处于西班牙统治之下。

  • 7
  • 巴托洛梅·贝尔梅霍:西班牙文艺复兴大师 国家美术馆,伦敦,
    展览直至9月29日

有些展览规模宏大,一鸣惊人,而另外一些展览规模虽小,却不失精美。这一巴托洛梅·贝尔梅霍作品展便属于后者。艺术家约1440年至1501年在世,本次展览包括六件接展作品,此前从未在西班牙以外的地区现身,包括两件贝尔梅霍的得意巨作:《蒙特塞拉特圣母》与《虔诚的戴斯佩拉》,戴斯佩拉是巴塞罗那教堂的领班神父,委托艺术家创作了《虔诚的戴斯佩拉》一作。

巴托洛梅·贝尔梅霍,《圣米迦勒击败恶魔,与供养者安东尼·胡安》,1468年作,油彩金箔画板。179.7 x 81.9公分。国家美术馆,伦敦(NG6553)©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巴托洛梅·贝尔梅霍,《圣米迦勒击败恶魔,与供养者安东尼·胡安》,1468年作,油彩金箔画板。179.7 x 81.9公分。国家美术馆,伦敦(NG6553)©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万勿错过……《圣米迦勒击败恶魔,与供养者安东尼·胡安》,近期经修复后已经完全焕发其往日光彩。同本次展览一样,此幅摄人心魄的肖像作品亦揭示出贝尔梅霍将高超画技与不羁想象力结合的创作方式,他因此成为同辈最伟大的画家之一。

  • 8
  • 维拉斯奎兹、伦勃朗、维梅尔:平行视野 普拉多博物馆,马德里,
    展览直至9月29日

这一发人深省的展览包括16世纪末至17世纪初的艺术巨匠杰作,当中数幅展品乃由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出借,展览亦是与博物馆合作的研究项目之一,旨在回顾西班牙与低地国家的绘画传统,当时这两个国家正处于几乎无休无止的战争中。艺术史认为两地的艺术传统完全不同;而展览则尝试寻找二者间的类似之处与共同特质。西班牙与低地国家都是多位艺术巨匠的故乡,你一定听说过他们的大作:不仅是展览题目中的大师,还有里贝拉、哈尔斯等等。展览不容错过。

约翰内斯·维梅尔,《代尔夫特宅邸》,约1658年作,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H.W.A.迪特丁捐赠,伦敦
约翰内斯·维梅尔,《代尔夫特宅邸》,约1658年作,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H.W.A.迪特丁捐赠,伦敦

万勿错过……《代尔夫特宅邸》(约1658年作)。此画另名为“小街”,是黄金时代荷兰画家约翰内斯·维梅尔的户外景观作品,维梅尔以其室内场景画作而闻名于世,其户外景观作品现仅有两张存世,此画便是当中之一。



德国艺术家瑞贝卡·霍恩一生致力探索我们生活中暗藏的对立矛盾:主体与客体、身体与机器、人类与动物、愿望与暴力等。此展回顾五十余年来霍恩作品中的蜕变元素。巴塞尔丁格利博物馆举行的<肉体狂想>(6月5日至9月22日)是此展的姊妹展览,揭示艺术家对机器与动力结构的使用,但此展则主要探索霍恩使用物料与神秘对象的方式,例如扇子、羽毛及匕首等,并不断做出改动以为己所用。

Achim Thode摄,瑞贝卡·霍恩,《独角兽》,1970年作
Achim Thode摄,瑞贝卡·霍恩,《独角兽》,1970年作

万勿错过……《独角兽》(1970年作),作品中可见一位裸体女性演员演示霍恩创作的第一批雕塑之一。《独角兽》乃以数个横竖交错的布条和一个角制成,紧紧环绕女子身体,沉思人类肉体的脆弱易碎。


自1970年起,阿尔便开始举办气氛欢乐而令人期待的摄影节。今年将庆祝节日举办50周年,并关注年轻艺术新秀,同时举办展览,回顾当代摄影对人体(主题将为<我的身体是一件武器>)、环境及摄影史的处理方式。 摄影节期间亦会有音乐、会谈及各种活动,希望到时艳阳高照,天气宜人。

Alys Tomlinson摄,《无题,Vera系列》,2018年作,将于阿尔展出
Alys Tomlinson摄,《无题,Vera系列》,2018年作,将于阿尔展出

万勿错过……《无题》(2018年作)。这幅黑白相片是英国摄影师Alys Tomlinson《Ex-Voto》系列的关键之作,此系列相片探索白俄罗斯一位信奉东正教的修女Vera的生活和作品。

在泰特现代艺术馆涡旋厅展出的作品中,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的《天气方案》是最受欢迎之一。所有人看到那一轮金黄的太阳都会沉思分享,这也正是艺术家的希望所在。展览包括埃利亚松三十年间创作的三十余件作品,有装置艺术、全新画作和雕塑等,是英国迄今最全面的埃利亚松作品展。展览旨在探索艺术家重要创作主题,例如其早期对空间、动能和自然现象等的探索(比如以来自其家乡冰岛的青苔所创作的《苔藓墙》(1994年作),以及对光线、色彩和认知的持续试验,如《星尘粒子》(2014年作)。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美》,1993年作。斯德哥尔摩现代美术馆展览现场,2015年,相片:Anders Sune Berg. 由艺术家提供; neugerriemschneider, Berlin; Tanya Bonakdar Gallery, New York  Los Angeles © 1993 Olafur Eliasson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美》,1993年作。斯德哥尔摩现代美术馆展览现场,2015年,相片:Anders Sune Berg. 由艺术家提供; neugerriemschneider, Berlin; Tanya Bonakdar Gallery, New York / Los Angeles © 1993 Olafur Eliasson

万勿错过……《美》(1993年作)。这一装置艺术作品让人身临其境,作品以穿孔水管制成,喷洒出细小水雾,在明亮光线下能产生彩虹的幻觉。


  • 12
  • 歌剧院中的德加 奥赛博物馆,巴黎,
    展览由9月24日至2020年1月19日

若想在19世纪末的巴黎社交圈如鱼得水,就必须来到巴黎歌剧院——这个世纪之交的著名场所可与纽约传奇俱乐部Studio 54相提并论——这里的观众与舞台表演一样人尽皆知。在此展中可以看到,印象派画家艾德加·德加(1834-1917)花费数年时光才终于悄悄来到后台。远离舞台的紧张感与戏剧化氛围,艺术家以画笔捕捉到幕后那些安静私密的瞬间,将真正的生活定格在作品当中。

万勿错过……《巴黎歌剧院的乐师》(约1870年作),这是一幅从观众视角出发的作品,风格大胆前卫,描绘台下演奏的乐师和台上翩翩的舞者。

保罗·高更(1848-1903)自认为是生不逢时的英雄、一个局外人,在作品中也如此描绘自己。此次展览备受瞩目,共有50幅肖像画作展出,主要来自这位法国天才艺术家的象征主义时期,即由1880年至1903年他于马克萨斯群岛过世期间。展览揭示出艺术家自我创造的天赋与其绘画和雕塑作品一致。他暴躁不堪又圣洁崇高,愤世嫉俗又饱受错怪,并将这一切都诉诸画布。但高更画作中最打动人心的莫过于他对友人和儿童的描绘,在这些作品中,他完全摒弃了自我满足的需求。

《献给卡里尔的自画像》,保罗·高更,1888或1889年作。油彩画布,46.5 x 38.6公分。保罗·梅隆伉俪收藏©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献给卡里尔的自画像》,保罗·高更,1888或1889年作。油彩画布,46.5 x 38.6公分。保罗·梅隆伉俪收藏©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万勿错过……《献给卡里尔的自画像》(1888或1889年作)。高更对自己的感情千变万化;在这幅肖像中,他是自己人生的英雄主角。

  • 14
  • 达芬奇 卢浮宫, 巴黎,
    展览由10月24日至2020年2月24日

达芬奇于1519年逝世,这位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当时正担任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的宫廷画家,因此几乎三分之一的达芬奇作品藏于卢浮宫中。为纪念艺术家逝世500周年,卢浮宫博物馆尽其所能搜集了这位佛罗伦萨天才巨匠的作品,包括速写笔记等。

万勿错过……艺术家的笔记本(1478-1518年)。达芬奇一生着迷于机械工程,甚至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绘画草图。《大西洋古抄本》集合了1478-1518年间艺术家所作的速写及笔记,记录了他的机械魔法。

  • 15
  • 卢西安‧佛洛伊德:自画像 皇家美术学院,伦敦,
    展览由10月27日至2020年1月26日

卢西安‧佛洛伊德(1922-2011)以与众不同的独特方式绘画人体。他专注描绘出皮肤最微小的色调不同,深入考究人们习以为常的细节,比如泛红的手部与苍白的躯体,或是脚底坚硬的皮肤。皇家美术学院将展出逾50幅艺术家自画像,见证这位现代英国艺术巨匠将炬炬目光转向自身,展览规模之大前所未有。

卢西安‧佛洛伊德,《反思(自画像)》,1985年作。油彩画布。56.2 x 51.2公分。私人收藏,借予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 © The Lucian Freud Archive  Bridgeman Images
卢西安‧佛洛伊德,《反思(自画像)》,1985年作。油彩画布。56.2 x 51.2公分。私人收藏,借予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 © The Lucian Freud Archive / Bridgeman Images

万勿错过……《反思(自画像)》(1985年作)。此画咄咄逼人而高深莫测,佛洛伊德直面自己正在衰老的面容,以原始坦率的笔触定格这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