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沃荷(1928-1987),《喬恩·古爾德與安迪·沃荷》,約1982年攝。銀鹽相紙。8 x 10吋(20.3 x 25.4公分)。相片:© 2020 The Andy Warhol Foundation for the Visual Arts, Inc.  Licensed by DACS, London

愛的掠影︰安迪·沃荷贈予喬恩·古爾德的禮物

佳士得將於三月呈獻三件來自喬恩·古爾德(Jon Gould)珍藏的作品,见证古爾德與安迪‧沃荷(Andy Warhol) 於1980年代紐約藝壇萌生的親密感情

1981年4月16日,安迪‧沃荷在日記中記錄下自己對新戀情的焦慮不安,他感嘆道:「我決定要戀愛,現在正與喬恩.古爾德在一起,但這太難了。你對一個人朝思暮想,但那只是幻夢,並不真實,卻又令人如此無法自拔……」

雖然沃荷心存疑慮,但二人的關係卻穩定維持到1985年。古爾德是沃荷的最後一位摯愛和繆斯,即使離世後依然啟發沃荷創作出不少晚期傑作。

二人於1980年11月在紐約一場展覽上初遇,沃荷對古爾德一見鍾情。當時27歲的古爾德是洛杉磯派拉蒙電影公司的管理人員,英俊瀟灑,意氣風發,當時還在隱藏自己的真實性向。

為了吸引古爾德的注意,一向節儉的沃荷以昂貴的禮物和奢侈的約會取悅這位新歡,又將自己的幾幅作品送給他,鼓勵他收藏藝術品,同時邀請他加入自己的名人和藝術家圈子,結識凱斯‧哈林(Keith Haring)尚‧米榭‧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肯尼.沙夫(Kenny Scharf)等人。

安迪‧沃荷(1928-1987),《喬恩.古爾德》,1981年作。壓克力 絲網油墨 畫布。40 x 40吋(101.6 x 101.6公分)。估價︰150,000-200,000美元。此作將於3月5日在佳士得紐約戰後至今拍賣中呈獻
安迪‧沃荷(1928-1987),《喬恩.古爾德》,1981年作壓克力 絲網油墨 畫布。40 x 40吋(101.6 x 101.6公分)。估價︰150,000-200,000美元。此作將於3月5日在佳士得紐約戰後至今拍賣中呈獻

今年3月,佳士得紐約將於戰後至今拍賣中推出三件來自古爾德珍藏的藝術品,當中兩件由沃荷所贈,一件由哈林送贈。

佳士得戰後及當代藝術專家兼拍賣主管Isabella Lauria解釋︰「這三幅作品體現了1980年代藝壇中的友誼與愛情,而喬恩.古爾德正是當中的主角。」

她表示︰「這幅古爾德肖像畫是沃荷在交往初期送給他的禮物之一。」沃荷被古爾德迷倒,交往時曾為對方拍下400多張相片。

安迪‧沃荷(1928-1987),《糖果盒(Lamston’s 85美分)》,1983年作。壓克力 絲網油墨 畫布。10 x 8吋(25.4 x 20.3公分)。估價︰70,000-100,000美元。此作將於3月5日在佳士得紐約戰後至今拍賣中呈獻

安迪‧沃荷(1928-1987),《糖果盒(Lamston’s 85美分)》,1983年作壓克力 絲網油墨 畫布。10 x 8吋(25.4 x 20.3公分)。估價︰70,000-100,000美元。此作將於3月5日在佳士得紐約戰後至今拍賣中呈獻


沃荷為這位新戀人創作的肖像畫,使這位年輕人與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貓王(Elvis Presley)等名人肖像畫的主角一樣永垂不朽。雖然大家對這位年輕人並不熟悉,但他卻是沃荷眼中的明星。

1983年情人節時,沃荷要助手在「工廠」內創作一些心形絲網印刷版畫,作為送給古爾德的禮物,當中包括上圖所示的拍品。此作與沃荷的《金寶湯罐頭》《Brillo肥皂盒》等以日常物品為題材的作品不同,主題並非品牌名稱,而是大膽的愛之宣言。

凱斯‧哈林(1958-1990),《無題》,1984年作。壓克力、畫布。24 x 24吋(61 x 61公分)。估價︰200,000-300,000美元。此作將於3月5日在佳士得紐約戰後至今拍賣中呈獻

凱斯‧哈林(1958-1990),《無題》,1984年作壓克力、畫布。24 x 24吋(61 x 61公分)。估價︰200,000-300,000美元。此作將於3月5日在佳士得紐約戰後至今拍賣中呈獻


古爾德通過沃荷與其他藝術家成為朋友,並開始收藏他們的作品。上圖的畫作是哈林送給他的禮物,寫著「致喬恩,新年快樂,1984年,哈林X❤X」。 Lauria指出︰「這些作品不僅是沃荷和哈林的優秀傑作,而且極具情感意義。」

不幸的是,二人的幸福並不長久。古爾德於1984年2月確診患上艾滋病。懼怕一切疾病和傳染病的沃荷大感震驚。1985年,他們的關係破裂,古爾德搬回洛杉磯,一年後去世,年僅33歲。

艾滋病曾奪去沃荷多位朋友的性命,而這股焦慮在他的作品中越來越明顯。雖然他數十年來一直對死亡深感著迷,但現在這個主題卻帶有更加個人的意義。

沃荷在《最後的晚餐》系列中,終於將死亡這一主題與自己的天主教信仰連繫起來,他在古爾德確診那年接受該委託項目,並在其逝世後數天開始創作。另外,沃荷在1987年離世前數月完成《六幅自畫像》,將自己的憔悴面容描繪成骷髏或遺容面具。

沃荷曾語帶譏諷地心酸指出︰「我畫我自己,是要提醒自己仍然活著。」這批古爾德珍藏和沃荷為他拍攝的相片,代表沃荷人生中一段珍貴的日子,有愛人陪伴,生活便再度具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