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沙·苏达,摄于加拿大国立美术馆的其中一个拱廊,身旁是乔治·摩兰(George Morland)的《破坏者》(The Wreckers),约作于1790-1977年,以及背景中查尔斯·香侬(Charles Shannon)的1908年作品《身穿黑色皮草的淑女》。照片:Brendan Burden。艺术品:© Estate of John Lyman

习有所得:加拿大国立美术馆馆长萨沙·苏达

萨沙·苏达是这间成立140年的美术馆史上最年轻的女性馆长,在此与我们畅谈康定斯基、独木舟,以及马蒂斯如何启发她「对平面性的着迷」

萨沙·苏达(Sasha Suda)的事业始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的中世纪部门,其后她回到加拿大担任安大略画廊(Art Gallery of Ontario)的欧洲艺术策展人。 “小而美” (Small Wonders)展览是她的事业亮点之一,是一个关于雕饰黄杨木珠以及其他制于十六世纪早期低地诸国的宗教微雕的获奖展览。

她表示: “那些都是巧夺天工的精品,难以想象人类能够造出如斯美物。我渴望跟这些艺术家碰面,探问他们拥有什么秘密神奇力量。” 2019年2月,她获委任为位于渥太华的加拿大国立美术馆第11任馆长暨行政总裁。

我儿时经常到访纽约,因为我的姨姨住在那里。我的父亲会带我到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看武器和盔甲,我们也会去古根汉美术馆(Guggenheim)。有一次,我那时大概9岁或10岁,我遇上了康定斯基(Kandinsky)

我记不起确切是哪幅画,我只记得那棱角形态,以及它们如何与古根汉美术馆的蜿蜒走道形成对比。从某种角度来看,那幅画毫无道理,而从另一种角度来看,它又符合全世界的所有道理。我跟父亲谈论意念如何透过艺术得以转化为实体形态,而意念本身已然完整;那实在是奥妙。

加拿大国立美术馆成立逾百年,收藏国内最出色的古典大师和欧洲艺术臻品。加拿大艺术一直都是重要馆藏之一:包括代表性人物如 “七人画派” (Group of Seven),以及法裔加拿大艺术。

直至1980年代,我们开始补足馆藏中缺少的部分,那就是加拿大原住民艺术,那是我们试着要填补的重要缺口。

罗伦·哈理斯,《苏必利尔湖北岸》,1926年作。油彩 画布。102.2 x 128.3公分。渥太华加拿大国立美术馆。© Family of Lawren S. Harris。图片:NGC
罗伦·哈理斯,《苏必利尔湖北岸》,1926年作。油彩 画布。102.2 x 128.3公分。渥太华加拿大国立美术馆。© Family of Lawren S. Harris。图片:NGC

“七人画派” 远赴加拿大北部,以崭新手法绘画当地的原始景色。属于此二十世纪早期画派的包括有罗伦·哈理斯(Lawren S. Harris),以及富兰克林·卡米克尔(Franklin Carmichael)。在画派成立前已逝世的汤姆·汤姆逊(Tom Thomson),亦被视为其成员之一。这些艺术家采用户外写生(en plein air)形式作画,打破当时的传统学院作风。加拿大人步入国立美术馆时,定必会看到他们的作品。

渥太华加拿大国立美术馆内加拿大及原住民艺廊的展出视角。左起:弗雷德里克·瓦里(F.H. Varley),《乔治亚湾的暴风天气》(Stormy Weather, Georgian Bay),1921年作;A. Y.杰克逊(A Y Jackson),《荒野》(Terre Sauvage),1913年作,© A Y Jackson, DACS 2020。法兰克·约翰斯顿(Frank Johnston),《遭大火摧毁的阿尔戈马区》(Fire-swept, Algoma),1920年作;J·E·H·麦唐诺(J.E.H. MacDonald),《所罗门之地》(The Solemn Land),1921年作。阿图·利斯梅(Arthur Lismer),《乔治亚湾的九月飓风》(A September Gale, Georgian Bay),1921年作,© Estate of Arthur

渥太华加拿大国立美术馆内加拿大及原住民艺廊的展出视角。左起:弗雷德里克·瓦里(F.H. Varley),《乔治亚湾的暴风天气》(Stormy Weather, Georgian Bay),1921年作;A. Y.杰克逊(A Y Jackson),《荒野》(Terre Sauvage),1913年作,© A Y Jackson, DACS 2020。法兰克·约翰斯顿(Frank Johnston),《遭大火摧毁的阿尔戈马区》(Fire-swept, Algoma),1920年作;J·E·H·麦唐诺(J.E.H. MacDonald),《所罗门之地》(The Solemn Land),1921年作。阿图·利斯梅(Arthur Lismer),《乔治亚湾的九月飓风》(A September Gale, Georgian Bay),1921年作,© Estate of Arthur Lismer。佚名,独木舟,二十世纪早期,加拿大独木舟博物馆借展。图片:NGC

独木舟是我们社会的重要基石。许多城市都是从运输枢纽发展而成,人们会透过这些地方将独木舟从较小的水道搬往更大的水道。独木舟亦被一些原住民部落视为独特工艺品,由他们的首领工匠制造。

步至美术馆的中段时,您会发现一只独木舟被安放于一列十九世纪肖像画及风景画前,它的年期跟挂在墙上的画作年期相若;原住民艺术与加拿大艺术在加拿大国立美术馆内并放在一起。前任馆长马尔克·迈耶(Marc Mayer)掌舵时,美术馆已将我们的原住民文化艺术历史与加拿大画家紧扣在一起。

布龙齐诺,《皮埃兰东尼奥·班甸尼》,约1550-1555年作。油彩 木板(可能为杨树)。106.7 x 82.5公分。渥太华加拿大国立美术馆。图片:NGC
布龙齐诺,《皮埃兰东尼奥·班甸尼》,约1550-1555年作。油彩 木板(可能为杨树)。106.7 x 82.5公分。渥太华加拿大国立美术馆。图片:NGC

我每星期最少会有一次与这幅极其出色的布龙齐诺(Bronzino)肖像画《皮埃兰东尼奥·班甸尼》(Pierantonio Bandini)共度数分钟。这里有许多令人赞叹不已的画作,鲁本斯(Ruben)的《埋葬基督》(Entombment)是我范畴内的特别亮点;另外还有克里姆特(Klimt)的《希望一》(Hope I)和梵高(Van Gogh)的《鸢尾花》(Irises)

我会说世界对我们加拿大充满期待。我们正在进一步探索更多宽容的可能性、友善对待难民、与原住民伙伴和解——那是一 场美妙无比的对话。营运一间国立机构、述说着国家的故事,过程中会有很多令人着迷的面向。

我是中世纪史研究者出身,但我亦乐意探讨正统经典论述以外的范畴。与我同龄的人,通常拥有更随性的风格。当我被委任这份工作时,由于相对年轻,令一些人感到震惊,不过我认为这是为了将博物馆学往新世代推进的举动

亨德里克‧霍尔奇尼斯,《吞食卡德摩斯伙伴的巨龙》,1588年作。蚀刻版画 奶黄色条纹纸。25.5 x 32公分。渥太华加拿大国立美术馆。图片:NGC
亨德里克‧霍尔奇尼斯,《吞食卡德摩斯伙伴的巨龙》,1588年作。蚀刻版画 奶黄色条纹纸。25.5 x 32公分。渥太华加拿大国立美术馆。图片:NGC

我们所有人都为 “Beautiful Monsters” 展览感到非常振奋。这是个关于传说生物的展览,牠们都出现在我们珍藏的欧洲早期版画中,包括霍尔奇尼斯(Goltzius)杜勒(Dürer)以及史高尔(Schongauer)的作品。探索这个珍藏系列会是场有趣的体验,然而同时亦可以从中观察社会如何热衷于怪物以各种方式化作人形,及其引申而来的更多想象。展览展出至3月29日。

琼‧米切尔,《无题》,1961年作。 油彩 画布。未装框尺寸:118½ x 78¾ x 1¼吋(300.99 x 200.03 x 3.18公分)。沃斯堡现代美术馆馆藏,Anne and John Marion伉俪惠赠
琼‧米切尔,《无题》,1961年作。 油彩 画布。未装框尺寸:118½ x 78¾ x 1¼吋(300.99 x 200.03 x 3.18公分)。沃斯堡现代美术馆馆藏,Anne and John Marion伉俪惠赠

我从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身上获得很多快乐。她是最杰出的色彩专家之一,最近我在沃斯堡现代美术馆(Modern Art Museum of Fort Worth)看到一幅她极其出色的画作。历史总有其因由,对于女性艺术家来说,事物有时会在数十年后变得清晰明了;当她的作品成为她本人的象征之后。在那艺廊内,相较同年代的男性艺术家,米切尔完全脱颖而出。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的马蒂斯《钢琴课》是我想拥有的作品。自从于1990年代后期首见此作后,这念头就没有动摇过。画中描绘一位年轻男子,在漂亮的家中坐在靠窗的钢琴前。柔和的色彩极美:鸽子灰、浅绿、粉红、黄、橙。画中那份平面性(flatness),玄妙地正是我成为一位中世纪史研究者的原因之一:马蒂斯启发我对平面性的着迷。然而那是我渴望拥有的作品之一;它唤起生命中的所有美好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