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沙·蘇達,攝於加拿大國立美術館的其中一個拱廊,身旁是喬治·摩蘭(George Morland)的《破壞者》(The Wreckers),約作於1790-1977年,以及背景中查爾斯·香儂(Charles Shannon)的1908年作品《身穿黑色皮草的淑女》。照片:Brendan Burden。藝術品:© Estate of John Lyman

習有所得:加拿大國立美術館館長薩沙·蘇達

薩沙·蘇達是這間成立140年的美術館史上最年輕的女性館長,在此與我們暢談康定斯基、獨木舟,以及馬蒂斯如何啟發她「對平面性的著迷」

薩沙·蘇達(Sasha Suda)的事業始於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The Met)的中世紀部門,其後她回到加拿大擔任安大略畫廊(Art Gallery of Ontario)的歐洲藝術策展人。「小而美」(Small Wonders)展覽是她的事業亮點之一,是一個關於雕飾黃楊木珠以及其他製於十六世紀早期低地諸國的宗教微雕的獲獎展覽。 

她表示:「那些都是巧奪天工的精品,難以想像人類能夠造出如斯美物。我渴望跟這些藝術家碰面,探問他們擁有什麼秘密神奇力量。」2019年2月,她獲委任為位於渥太華的加拿大國立美術館第11任館長暨行政總裁。

我兒時經常到訪紐約,因為我的姨姨住在那裡。我的父親會帶我到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看武器和盔甲,我們也會去古根漢美術館(Guggenheim)。有一次,我那時大概9歲或10歲,我遇上了康定斯基(Kandinsky)

我記不起確切是哪幅畫,我只記得那棱角形態,以及它們如何與古根漢美術館的蜿蜒走道形成對比。從某種角度來看,那幅畫毫無道理,而從另一種角度來看,它又符合全世界的所有道理。我跟父親談論意念如何透過藝術得以轉化為實體形態,而意念本身已然完整;那實在是奧妙。

加拿大國立美術館成立逾百年,收藏國內最出色的古典大師和歐洲藝術臻品。加拿大藝術一直都是重要館藏之一:包括代表性人物如「七人畫派」(Group of Seven),以及法裔加拿大藝術。

直至1980年代,我們開始補足館藏中缺少的部分,那就是加拿大原住民藝術,那是我們試著要填補的重要缺口。

羅倫·哈理斯,《蘇必略湖北岸》,1926年作。油彩 畫布。102.2 x 128.3公分。渥太華加拿大國立美術館。© Family of Lawren S. Harris。圖片:NGC
羅倫·哈理斯,《蘇必略湖北岸》,1926年作。油彩 畫布。102.2 x 128.3公分。渥太華加拿大國立美術館。© Family of Lawren S. Harris。圖片:NGC

「七人畫派」遠赴加拿大北部,以嶄新手法繪畫當地的原始景色。屬於此二十世紀早期畫派的包括有羅倫·哈理斯(Lawren S. Harris),以及富蘭克林·卡米克爾(Franklin Carmichael)。在畫派成立前已逝世的湯姆·湯姆遜(Tom Thomson),亦被視為其成員之一。這些藝術家採用戶外寫生(en plein air)形式作畫,打破當時的傳統學院作風。加拿大人步入國立美術館時,定必會看到他們的作品。

渥太華加拿大國立美術館內加拿大及原住民藝廊的展出視角。左起:弗雷德里克·瓦里(F.H. Varley),《喬治亞灣的暴風天氣》(Stormy Weather, Georgian Bay),1921年作;A. Y.傑克遜(A Y Jackson),《荒野》(Terre Sauvage),1913年作,© A Y Jackson, DACS 2020。法蘭克·約翰斯頓(Frank Johnston),《遭大火摧毀的阿爾戈馬區》(Fire-swept, Algoma),1920年作;J·E·H·麥唐諾(J.E.H. MacDonald),《所羅門之地》(The Solemn Land),1921年作。阿圖·利斯梅(Arthur Lismer),《喬治亞灣的九月颶風》(A September Gale, Georgian Bay),1921年作,© Estate of Arthur

渥太華加拿大國立美術館內加拿大及原住民藝廊的展出視角。左起:弗雷德里克·瓦里(F.H. Varley),《喬治亞灣的暴風天氣》(Stormy Weather, Georgian Bay),1921年作;A. Y.傑克遜(A Y Jackson),《荒野》(Terre Sauvage),1913年作,© A Y Jackson, DACS 2020。法蘭克·約翰斯頓(Frank Johnston),《遭大火摧毀的阿爾戈馬區》(Fire-swept, Algoma),1920年作;J·E·H·麥唐諾(J.E.H. MacDonald),《所羅門之地》(The Solemn Land),1921年作。阿圖·利斯梅(Arthur Lismer),《喬治亞灣的九月颶風》(A September Gale, Georgian Bay),1921年作,© Estate of Arthur Lismer。佚名,獨木舟,二十世紀早期,加拿大獨木舟博物館借展。圖片:NGC

獨木舟是我們社會的重要基石。許多城市都是從運輸樞紐發展而成,人們會透過這些地方將獨木舟從較小的水道搬往更大的水道。獨木舟亦被一些原住民部落視為獨特工藝品,由他們的首領工匠製造。

步至美術館的中段時,您會發現一隻獨木舟被安放於一列十九世紀肖像畫及風景畫前,它的年期跟掛在牆上的畫作年期相若;原住民藝術與加拿大藝術在加拿大國立美術館內並放在一起。前任館長馬爾克·邁耶(Marc Mayer)掌舵時,美術館已將我們的原住民文化藝術歷史與加拿大畫家緊扣在一起。

布龍齊諾,《皮埃蘭東尼奧·班甸尼》,約1550-1555年作。油彩 木板(可能為楊樹)。106.7 x 82.5公分。渥太華加拿大國立美術館。圖片:NGC
布龍齊諾,《皮埃蘭東尼奧·班甸尼》,約1550-1555年作。油彩 木板(可能為楊樹)。106.7 x 82.5公分。渥太華加拿大國立美術館。圖片:NGC

我每星期最少會有一次與這幅極其出色的布龍齊諾(Bronzino)肖像畫《皮埃蘭東尼奧·班甸尼》(Pierantonio Bandini)共度數分鐘。這裡有許多令人讚嘆不已的畫作,魯本斯(Ruben)的《埋葬基督》(Entombment)是我範疇內的特別亮點;另外還有克里姆特(Klimt)的《希望一》(Hope I)和梵高(Van Gogh)的《鳶尾花》(Irises)。

Subscribe to Christie’s Magazine

Every issue delivered to your door

我會說世界對我們加拿大充滿期待。我們正在進一步探索更多寬容的可能性、友善對待難民、與原住民伙伴和解——那是一 場美妙無比的對話。營運一間國立機構、述說著國家的故事,過程中會有很多令人著迷的面向。

我是中世紀史研究者出身,但我亦樂意探討正統經典論述以外的範疇。與我同齡的人,通常擁有更隨性的風格。當我被委任這份工作時,由於相對年輕,令一些人感到震驚,不過我認為這是為了將博物館學往新世代推進的舉動。

亨德里克‧霍爾奇尼斯,《吞食卡德摩斯伙伴的巨龍》,1588年作。蝕刻版畫 奶黃色條紋紙。25.5 x 32公分。渥太華加拿大國立美術館。圖片:NGC
亨德里克‧霍爾奇尼斯,《吞食卡德摩斯伙伴的巨龍》,1588年作。蝕刻版畫 奶黃色條紋紙。25.5 x 32公分。渥太華加拿大國立美術館。圖片:NGC

我們所有人都為「Beautiful Monsters」展覽感到非常振奮。這是個關於傳說生物的展覽,牠們都出現在我們珍藏的歐洲早期版畫中,包括霍爾奇尼斯(Goltzius)杜勒(Dürer)以及史高爾(Schongauer)的作品。探索這個珍藏系列會是場有趣的體驗,然而同時亦可以從中觀察社會如何熱衷於怪物以各種方式化作人形,及其引申而來的更多想像。展覽展出至3月29日。

瓊‧米切爾,《無題》,1961年作。 油彩 畫布。未裝框尺寸:118½ x 78¾ x 1¼吋(300.99 x 200.03 x 3.18公分)。沃斯堡現代美術館館藏,Anne and John Marion伉儷惠贈
瓊‧米切爾,《無題》,1961年作。 油彩 畫布。未裝框尺寸:118½ x 78¾ x 1¼吋(300.99 x 200.03 x 3.18公分)。沃斯堡現代美術館館藏,Anne and John Marion伉儷惠贈

我從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瓊‧米切爾(Joan Mitchell)身上獲得很多快樂。她是最傑出的色彩專家之一,最近我在沃斯堡現代美術館(Modern Art Museum of Fort Worth)看到一幅她極其出色的畫作。歷史總有其因由,對於女性藝術家來說,事物有時會在數十年後變得清晰明瞭;當她的作品成為她本人的象徵之後。在那藝廊內,相較同年代的男性藝術家,米切爾完全脫穎而出。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展出的馬蒂斯《鋼琴課》是我想擁有的作品。自從於1990年代後期首見此作後,這念頭就沒有動搖過。畫中描繪一位年輕男子,在漂亮的家中坐在靠窗的鋼琴前。柔和的色彩極美:鴿子灰、淺綠、粉紅、黃、橙。畫中那份平面性(flatness),玄妙地正是我成為一位中世紀史研究者的原因之一:馬蒂斯啟發我對平面性的著迷。然而那是我渴望擁有的作品之一;它喚起生命中的所有美好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