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有所得:紧守总坛门前十八年的重要人物Colin Kemp

习有所得:紧守总坛门前十八年的重要人物Colin Kemp

紧守总坛门前的重要人物与我们谈论占士邦、培根,以及他遇上麦当娜的那一天

我在白厅(Whitehall)工作了九年,为英国政府官员提供保安服务。自1998年3月30日加入佳士得后,我就再也没有离开的意思了;可以的话,我想在这里工作至退休。我今年60岁,所以大概还有七年的时间。

我一整天都在室外迎接访客光临, 只有在搬运家具或艺术品时,才会进入室内。我经常鼓励街上的人进内参观欣赏,享受美好时光;当然别忘了品尝一杯免费咖啡!

当你的工作岗位在大门,没有一刻会是宁静的。 我在这里的18年间,佳士得经历了不少变迁;我们现在举行的拍卖会比以往多,光临这里的宾客亦越来越多,所以我总是不断地跟不同的人交谈着。

我总是试着在展览开幕前,就把展品先观赏一遍。我经常于星期六早上工作,当艺术布展人员在设置展场时,我不会打扰他们;但一待布展完成,我就会立即在展场内快速浏览一次,赶及在中午12时向公众开放前观赏完毕。

Colin欢迎宾客光临佳士得位于伦敦国王街历史悠久的总坛
Colin欢迎宾客光临佳士得位于伦敦国王街历史悠久的总坛

占士邦的座驾实在令人惊叹。 我并没有在拍卖会场内,因为我在大门迎接着一个又一个的来宾;他们来的时候脸上都挂着笑容,你可以从中感受到这场拍卖会令人振奋之处。

我是正宗的考克尼人(Cockney), 生于伦敦东区,就如一般人所言:我是在可听到圣玛莉里波教堂钟声的范围内出生的。后来,因为我的妻子希望购买一栋独立屋,所以我们搬到埃塞克斯郡(Essex)的格雷斯(Grays)居住。虽然住得偏远,但我每天都骑电单车上下班。因应不同司机的驾驶态度,我的交通方式也许有点危险;特别是在现代社会,人人无时无刻都像在赶时间似的。

我不是一位具有野心的斗士。 我从不多想将来会发生甚么事,因为我总是以乐观的态度生活,没有一刻是悲观的。我的日常工作已足够令我振奋满足。

我感觉不到寒冷。 每位冬季来访的宾客都认为我应该穿上厚大衣,今年我终于妥协,试着把它穿上了,不过也只是一个星期。我真的很少着凉,但我认为他们的建议也许是对的。

Colin对每位访客的脸孔都过目不忘,名字也是牢记在心
Colin对每位访客的脸孔都过目不忘,名字也是牢记在心

若我可在佳士得购藏一件珍品,那应该会是弗朗西斯.培根的三联作。 我对艺术的认识不算深,但我认为培根的作品真的很棒;它就是有点甚么吸引着你。我每次看到他的作品,都知道定能卖得不错。

我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 有一次,一位实习生跟我说:「Colin,你实在毋须为我把门开着。」但我告诉他,我对所有来到佳士得大门前的人都一样。他自此没有忘记过我这番说话。现在他仍不时来访——以宾客的身分。

我很会认人。数年前,我跟一位来访的宾客打招呼问好,他很惊讶我还记得他的名字——原来他上一次光临佳士得伦敦,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麦当娜是我的偶像之一。当她跟朋友一起来佳士得时,我真的感到十分高兴;这差不多已是十年前的事。我很希望能够跟她拍张照,但出于专业,这是我不能逾越的界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