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情遊走具象與抽象之間:李希特與朱德群的代表鉅作

佳士得香港即將呈獻晚間拍賣:藝行者,精選融貫東西的藝術名匠傑作

朱德群於1920年出生於中國江蘇省的一個小村莊;傑哈德·李希特(Gerard Richter)則於1932年出生於德國德累斯頓,兩位藝術家年齡相差十二歲,彼此相隔5,000公里。

他們後來都成為世界最知名的戰後藝術家,盡情遊走於抽象與具象之間,創下彪炳青史的藝術鉅作。

12月1日,佳士得香港精心策劃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藝行者,精選拍品包括朱德群《熾熱的愛》及李希特《抽象畫747-1》,在東西方交融的藝術舞台上一同綻放永恆光輝。

朱德群(1920-2014),《熾熱的愛》。1978-1979年作。油彩 畫布。195 x 130公分(76 x 51 ⅕英寸)。估價:港元28,000,000-40,000,000。此作將於2021年12月1日在佳士得香港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藝行者拍賣中呈獻
朱德群(1920-2014),《熾熱的愛》。1978-1979年作。油彩 畫布。195 x 130公分(76 x 51 ⅕英寸)。估價:港元28,000,000-40,000,000。此作將於2021年12月1日在佳士得香港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藝行者拍賣中呈獻

朱德群的父親是一位醫生,在收藏中國書畫方面頗有品味,朱德群自幼便跟隨老師研習書法,15歲時入讀杭州美院,師從林風眠等藝術大師。

林風眠曾於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修讀繪畫,朱德群受此啟發,亦萌發出前往巴黎的想法,於1955年終於成行。(他在法國首都度過了人生餘下的59年,這一旅程最終成了他一生之旅。)

他抵達巴黎後最欣賞的作品包括尼古拉斯·德·斯塔埃爾(Nicolas de Staël)的詩意抽象作品,更由此得到靈感,開始創作具象畫以外的作品。

1960年代,朱德群到訪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對倫勃朗的畫作一見傾心。

1970年代末創作出《熾熱的愛》時,可以說當時朱德群已經汲取各類藝術之精髓,並來到自己的藝術創作巔峰時期。

畫作上方火紅色的油彩與下方略暗處形成鮮明對比,令人想起倫勃朗作品中的明暗對照(chiaroscuro),如《伯沙撒的盛宴》

倫勃朗(1606-1669),《伯沙撒的盛宴》,約1636-8年作(局部)。油彩 畫布。167.6 x 209.2 公分。倫敦國家美術館。1964年以英國國家藝術基金會款項購得。©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倫勃朗(1606-1669),《伯沙撒的盛宴》,約1636-8年作(局部)。油彩 畫布。167.6 x 209.2 公分。倫敦國家美術館。1964年以英國國家藝術基金會款項購得。©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與此同時,遍布畫面的靈活躍動筆觸則令人想起中國書法。

而畫作描繪的到底為何?這絕非一眼便知,但畫作題目卻可以當作一點提示:「embrasement」在法語中是烈火的意思。主導畫面的橙紅色似乎可以看作火山噴發出的熾熱岩漿。觀者的目光自上至下,彷彿可以感受到逐漸冷卻的岩漿慢慢凝固。

朱德群將橙紅色與黃色及白色無縫銜接過渡,傳遞出畫面的熾熱氣氛,彰顯其卓越畫技。如同他靈活巧妙的筆觸一般,畫面凸顯出大自然永無止盡的生機活力。

傑哈德·李希特(1932年生),《抽象畫747-1》。1991年作。油彩 畫布。200 x 200公分(78 34 x 78 34 英寸)。估價:港元128,000,000-166,000,000。此作將於2021年12月1日在佳士得香港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藝行者拍賣中呈獻
傑哈德·李希特(1932年生),《抽象畫747-1》。1991年作。油彩 畫布。200 x 200公分(78 3/4 x 78 3/4 英寸)。估價:港元128,000,000-166,000,000。此作將於2021年12月1日在佳士得香港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藝行者拍賣中呈獻

《抽象畫747-1》一作繪於1991年,於2007年首次登上拍場時便刷新了李希特的世界拍賣紀錄。作品一眼望去並無特定主題,而其畫題亦可直譯為「抽象圖案」。

朱德群繪下《熾熱的愛》時,傑哈德·李希特幾乎於同時期開始試驗一種全新創作工具,即刮刀(squeegee),後來成為他迄今一直使用的工具,更成為李希特作品的代名詞。

李希特先以畫筆在畫布上塗抹顏料,隨即使用一張長方形的透明塑膠在畫作表面刮擦。這種看似矛盾實則高超的創作方法能夠在去除的同時保留並添加畫面已有的層次感。

藝術家以這種創作手法將鮮豔醒目的色彩條紋與斑點融為和諧一體,繪成如《抽象畫747-1》一般的標誌性鉅作。畫面中的紅色十分值得一提,令人聯想到提香(Titian)作品中類似的斑斕色彩,以及馬克·羅斯科的深度精神層面傑作。

2011年,李希特曾經表示:「有了筆刷,你就有了對畫面的控制。顏料沾在筆刷上,由你來定義畫面……你會胸有成竹地掌控畫面上會發生什麼。但如果使用刮墨刀,你就會失去對畫面的控制。」藝術家似乎很享受這種失去控制的體驗。

值得一提的是,李希特決定使用刮刀的根本意義,其實是對創意控制的肯定。刮刀的角度和壓力,與顏料的色彩和類型一樣,完全由藝術家本人決定。這些作品因此都是李希特的代表之作。

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藝行者將東西方藝術巨匠的作品放在同一個舞台上,猶如一場藝術的朝聖之旅:彼得·多伊格與趙無極;艾德里安·格尼與曾梵志;喬納斯·伍德與常玉;赫爾文·安德森與鍾泗賓等藝術家名作將陸續亮相。

這場精心策劃的拍賣旨在呈現全球各地藝術家如何透過懷舊、創傷、救贖和歷史等主題,橫跨時代,穿越流派,尋找到共同的藝術祈盼。

Sign up today

Christie’s Online Magazine delivers our best features, videos, and auction news to your inbox every week

Subscribe

是什麼將朱德群和李希特聯繫在一起?更具體而言,是什麼將《熾熱的愛》《抽象畫747-1》連接起來?上文提到兩位藝術家分別以創意革新方式在畫布上揮灑顏料,這可謂是當中的重要原因。

此外,兩幅作品看似抽象,但近距離細賞時都能嗅到幾分具象的味道。

朱德群畫作中如火山噴發的景象一直是藝界討論的主題。而李希特作品中則較難找到任何有代表意義的元素。但畫面中央可見主體為綠色,同時配有黃色和白色的高大神秘軀幹,從紅色畫幅中浮現出來。也許是一位人物,或者更有可能是德國森林中的一棵大樹?

李希特說過,他理解觀者從自己的抽象畫作中「找到故事」,因為我們的眼睛習慣於觀賞已知的事物。從這一角度而言,「所謂的現實主義繪畫……和抽象繪畫間,實在沒有區別。」藝術家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