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奴隶与狮》——中国现代艺术史上里程碑式的宏伟巨作

佳士得专家庄俊及John Stainton赏析为何此幅徐悲鸿杰作被誉为国之瑰宝,《奴隶与狮》将以独件作品专场拍卖的形式在香港晚间拍卖中隆重亮相

著名画家徐悲鸿素有现代中国绘画之父的美誉。他曾于1919至1926年在欧洲留学,毕业于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校(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es Beaux-arts of Paris),在欧洲留学期间,他除了在博物馆临摹欧洲古典艺术的杰作,也常去各地写生。

1922年,据说徐悲鸿在柏林动物园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每一天都在狮笼前写生。“我十分喜欢画狮子。我见过它们微笑,我曾经近距离触摸它们,更曾听过它们的怒吼,也见过它们翩翩起舞。”他如此说道。

所有的练习都为徐悲鸿日后创作的多幅狮子杰作打下了坚实基础——而其中最瑰丽非凡的珍罕巨作正是这幅《奴隶与狮》,将于5月24日在佳士得香港晚间拍卖中以独件作品专场晚拍的形式隆重亮相。

徐悲鸿(1895-1953),《奴隶与狮》。油彩 画布。123.3 x 152.8 公分(48 12 x 60 14 英寸)。1924年作。估价:350,000,000 – 450,000,000港元。此作将于2021年5月24日在佳士得香港国之瑰宝:徐悲鸿不朽杰作拍卖中呈献
徐悲鸿(1895-1953),《奴隶与狮》。油彩 画布。123.3 x 152.8 公分(48 1/2 x 60 1/4 英寸)。1924年作。估价:350,000,000 – 450,000,000港元。此作将于2021年5月24日在佳士得香港国之瑰宝:徐悲鸿不朽杰作拍卖中呈献

此作上一次现身拍场是在2006年的佳士得香港,当年成交价高达53,880,000港元,创下中国油画世界拍卖纪录。《奴隶与狮》是历史上首幅由中国艺术家创作的历史题材油画作品,也是徐悲鸿创作的第一幅主题性油画作品。

作品灵感源自安德鲁克里斯和狮子的古老寓言,逃跑的罗马奴隶为躲避残酷的主人而藏身山洞之中,却与一头狮子不期而遇。狮子并未攻击奴隶,而是亮出了扎入爪中的利刺,奴隶替狮子拔出尖刺而救了猛兽一命。

后来奴隶被主人抓获并置于斗兽场中等待处决。来到眼前的是山洞中曾经相遇的狮子,不但没有攻击他,反而与他温情相认。故事感动了所有人,最终奴隶与狮子都重获自由。

徐悲鸿的巨作描绘了狮子步入山洞发现躲藏奴隶的情境。“我尤其喜爱这幅杰作对透视法的运用。”佳士得西方古典大师油画部副主席John Stainton表示。“前景中洞穴暗处可见奴隶安德鲁克里斯。随后观者目光转移至洞口处的狮子,并望向远方的美丽风景。”

艺术家于1924年在欧洲完成此画,当时他年近而立,以官费奖学金在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深造数年,在这里汲取不少西方美术精髓要素,包括透视法及明暗对照法。

《奴隶与狮》 1924 年 素描。47.5 x 63 公分。徐悲鸿纪念馆藏
《奴隶与狮》 1924 年 素描。47.5 x 63 公分。徐悲鸿纪念馆藏

他尤其欣赏伦勃朗对明暗对照法的独特呈现。专家认为,《奴隶与狮》本身就是“一幅明暗对比强烈的优美杰作”,艺术家透过此手法“强调故事中的戏剧性冲突”。安德鲁克里斯的身影笼罩在阴暗之中;狮子的头部与前半部分身躯亦处于洞穴中,而后半部分躯体则沐浴在阳光下。

徐悲鸿巨作中对透视法和明暗对照法的运用呼应了几百年来欧洲艺术中常见的写实主义。然而他亦在创作中保持了中国传统艺术的诗意气氛——由洞穴外的山水美景中可见一斑。

徐悲鸿之子、现任北京徐悲鸿纪念馆馆长的徐庆平曾经形容父亲“融贯东西方艺术精髓”,创作出令人耳目一新的精彩杰构。

徐悲鸿于1895年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县,与林风眠和常玉等人一道,成为一战后第一批前往巴黎深造的中国画家。林常二人迅即接受当时欧洲艺术的最新理念,但徐悲鸿却深深着迷于学院写实主义。

虽然,学院写实主义在十九世纪末的欧洲早已不再流行。但是徐悲鸿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写实主义作为自己的艺术基点,来实现复兴中国绘画的目标。

回国后,他不但继续创作水墨画作和油画,更担任北平艺术学院院长,并在南京中央大学任教,从而增加了另一重身份即艺术教育家。

1945年冬,徐悲鸿与学生在盘溪石家花园中国美术学院筹备处合影
1945年冬,徐悲鸿与学生在盘溪石家花园中国美术学院筹备处合影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徐悲鸿出任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第一位院长,可谓荣誉等身。

将西方思潮融入中国艺术是他坚持的基本理念,这也顺应了建国后几十年内的主流艺术风格即社会主义现实主义。

“无论对徐悲鸿本人还是中国二十世纪艺术史而言,《奴隶与狮》都是里程碑式的宏伟巨作。”佳士得现代及当代艺术部资深专家暨拍卖主管庄俊(Grace Zhuang)感慨道。“此幅徐悲鸿早年创作的力作为他随后的辉煌艺术生涯铺平道路。”

《奴隶与狮》是徐悲鸿创下的首幅主题性绘画作品:此类创作不但叙事,亦体现艺术家对主题的抒怀与主张。今日仍由私人藏家珍藏的徐悲鸿主题性画作不超过五幅,也是目前所知私人收藏中尺寸最大的一幅。

艺术家在此幅《奴隶与狮》中抒发的是怎样的情怀呢?可以说他以安德鲁克里斯与狮子为代表意象,“奴隶备受欺凌却不惧而博爱,是中华民族形象的象征。而狮子受伤求助却神情威严自尊,则是民族精神的化身。”庄俊表示。

1920年代的中国时局动荡,1911年爆发的辛亥革命推翻两千年帝制,中华民国成立。但国家主权四分五裂,军阀割据混战,最终爆发内战。

徐悲鸿正是在这种危急时刻创下《奴隶与狮》,尽管身在海外,但一颗火热滚烫的游子心却无时无刻不牵挂着祖国。

艺术家将古老寓言中“知恩图报”的思想,提升到悲天悯人的关怀精神。此画不但是艺术史上难得一见的宏伟巨作,更体现徐悲鸿呼吁民族自救于危亡,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