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出視角:奈良美智(1959年生),《深夜》,2004年作。壓克力 棉布 裱於纖維增強塑膠。180 x 180 x 26.5公分(70 x 70 x 10吋)。估價:2,000,000 - 3,000,000英鎊。此拍品將於2020年2月12日佳士得倫敦戰後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呈獻

關於奈良美智的十大要點

奈良美智的兒童作品風靡全球,以簡單明快的圖像獲得藏家青睞,我們在本文中介紹藝術家如何透過其作品融合日本人的新舊身分認同


1. 對大城市情有獨鍾

奈良美智1959年生於弘前市,當地以傳統明治時期(1603-1868)建築和櫻花樹聞名。生於雙職家庭的他在三兄弟中排行最小,大部分空閒時間他都醉心閱讀日本漫畫。他坦然:「我感到很寂寞,音樂和動物成為安慰。比起與人用言語交談,我更擅長與動物交流。」

少年時代的他搬到長久手市,於愛知縣立藝術大學修讀藝術,並於1988年離鄉負笈德國。他在杜塞爾多夫藝術學院留學至1993年,對新表現主義和龐克搖滾深深著迷,雖然他否認龐克搖滾是自己唯一的音樂啟蒙,但其藝術風格卻深受兩者影響。

他於2014年接受《金融時報》專訪時曾道:「只將我的藝術與龐克搖滾拉上關係實在是大錯特錯。我的作品經常與經典龐克搖滾唱片封面扯上關係,但其實民謠音樂唱片封面也十分重要。我長大的地方沒有博物館,所以我透過唱片封面接觸藝術。」

在柏林的生活進一步塑造他日後的眼界。「在柏林,我是個語言不通的外國人,我感到被孤立,就像在青森長大時一樣,該處遠離日本其他地方,令我反思自己的身份,讓我重新發掘自我。」

2. 新舊交融的藝術風格

在德國生活12年後,奈良美智回到日本追尋畫家這個職業。他開始在作品中加入自己的過去經歷與中西藝術史的營養,他繪畫的小孩肖像,造型簡潔,線條利落,明顯看到深受日本浮世繪人物畫影響;圓碟類的作品又靈活運用了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正規肖像圖形畫的形式。

點擊此處查看於佳士得售出的奈良美智作品成交價排行


3. 成為超扁平藝術團體的一份子

約在2001年,奈良美智加入由日本藝術家組成的前衛藝團「超扁平」(Superflat),成員包括村上隆青島千穗。他們利用非常鮮豔的色彩、圖案和日本卡通,審視日本青年逐漸質疑的廣泛推銷和過度消費文化。

4. 他的肖像隱藏陰暗一面

奈良美智憑藉小孩肖像在超扁平藝術家中脫穎而出。他們乍看天真無邪,細看便會發現其黑暗的一面,他們拿著刀子、十字架和火把,或是露出吸血鬼的尖牙和叼著香煙。

奈良美智筆下的小孩主角並非天使,他們具侵略性的姿態也許是保護自己的必要武器。對於自己的作品,他曾表示:「我好像看到小孩被更高大、拿著大刀的壞人包圍。」

被問到為何大部份畫作的主角也是女孩,奈良美智曾回應:「我沒有想著要畫女孩,因為那是個中性形象。它突然浮現在我的腦海中,並非經過深思熟慮。對我來說,畫中人無分男女,因為人類長大後自然會變成男人或女人,小孩卻是比較中性,我是這樣看待他們。」

5. 奈良美智憑藉作品聲名鵲起

在2000年代,奈良美智的作品開始在日本和美國的群展和個展巡迴展出,作品售價亦不斷飆升。2008年,佳士得以6,487,5000港元售出奈良美智於1995年以橙帽小孩為題材的《Yr. Childhood》,成交價比最低估價高出三倍。

藝術家亦開始實驗以其它媒材創作,以畫作中人物為藍本雕刻頭像。這些作品帶有藝術家親手搓揉的痕跡,常以液態金屬覆蓋,表面呈現如宋代瓷器一般的釉面裂紋。不論是雕塑還是畫作,奈良美智都將現代理念與古老工藝融為一體。

「成功的藝術家與不成功的藝術家間似乎有一道屏障,社會根據這道屏障來決定你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奈良美智於2013年談到自己開始創作陶瓷作品時表示。「被貼上標籤令我感覺不快,不管是正面還是負面標籤。我意識到自己早就忘記為何開始創作藝術,我一直忽略了『與自己對話』,而這是我創意的根基所在。所以我不再與他人合作,而是開始以陶瓷創作,重新開始與自己的內心對話。」

奈良美智(1959年生),《深夜》,2004年作。壓克力 棉布 裱於纖維增強塑膠。180 x 180 x 26.5公分(70 x 70 x 10吋)。此拍品於2020年2月12日佳士得倫敦戰後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售出,成交價2,291,250英鎊

奈良美智(1959年生),《深夜》,2004年作。壓克力 棉布 裱於纖維增強塑膠。180 x 180 x 26.5公分(70 x 70 x 10吋)。此拍品於2020年2月12日佳士得倫敦戰後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售出,成交價2,291,250英鎊

6. 2011年福島地震對他的創作影響深遠

奈良美智深受2011年福島地震和災後慘況打擊,有一段時間無法工作。他在2016年曾說:「有別於其他受到地震影響的藝術家,我在青森長大,那裡正是福島的邊界。」

「青森與福島之間的整個範圍也被摧毀,似曾相識的風景變得滿目瘡痍。與當地並無關聯的藝術家也許會從藝術家的角度看這場地震,但這件事對我自身的影響更深,因為失蹤的人中有我認識的同鄉。有一段時間,我感到很沮喪和不穩定,後來看到受災的居民陸續回來重新生活,才漸漸回復過來。」

奈良美智曾多次到訪災區,並在愛知縣立藝術大學作駐場交流,重燃他的創作熱情。

7. 他曾在世界各地舉辦展覽

2010年紐約亞洲協會舉辦「Yoshitomo Nara: Nobody’s Fool」大型展覽,奠定奈良美智在亞洲以外地區的地位。他的作品更成為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和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的永久館藏,後者更收藏奈良美智逾130件作品。

2019年11月23日在佳士得香港拍賣會中亮相的巨型作品《等不及夜幕降臨》(2012年作)逾6尺高,在獨立專拍中以92,875,000港元的天價售出。洛杉磯郡立美術館、餘德耀美術館、畢爾包古根海姆美術館及鹿特丹當代美術館都計劃在即將舉辦的展覽中包括此作。

8. 奈良美智不認為其作品中包括明顯的文化或政治意味

「我的作品與國家、人民或不同類別都沒有關係。」2016年藝術家接受Ocula雜誌採訪時說。「我只是試圖表達個體感受,所以想從這一層面理解作品的人也許會有共鳴。基本上我創作時並不考慮特定受眾。就算我知道外界無人會欣賞我的作品,我也不會改變任何創作。」

9. 他拒絕被分類

2015年的採訪中,奈良美智說道:「在相同城鎮和環境中長大的人們也許會有某種共同點……但我們不該以同樣的標準去評判所有人。」藝術界對於這一觀點持贊同態度;著名美國藝評家羅伯塔·史密斯(Roberta Smith)將奈良美智形容為「自凱斯·哈林後最具平等意識的視覺藝術家之一」。

10. 他喜歡保持低調,但卻熱愛高分貝音樂

如今,奈良美智作於2000年代初的的兒童畫作被公認為其最重要的作品,當中最簡單明快的圖像常常最受歡迎,錄得高價。

他繼續在自己位於德國和日本的兩間畫室內以多種媒材進行創作,但喜歡保持低調。他宣稱社交媒體會擾亂自己的藝術靈感,但同時亦承認會在工作時播放「震耳欲聾」的高分貝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