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7. All photography by Christoffer Rudquist

藝術界的搖滾新星

前泽友作在拍卖会中以天价接连买下数件艺术品,更打算开办博物馆,成为当今艺术界炙手可热的话题人物。Danielle Demetriou来到东京拜访这位藏家,并参观其熠熠生辉的艺术收藏

“日本人认为我是个怪人。”前泽友作微笑说道,他的双眼闪闪发亮。”他们交头接耳,问这个叫前泽的家伙到底是谁?但老实说,我从不在意。” 这位日本亿万富翁在猩红色的让·罗耶尔(Jean Royère)北极熊扶手椅中赤足而坐,手中拿着一瓶绿茶,他显然有底气不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

向房内一瞥便知对前泽而言,什么才是重要之物:他的头顶悬挂着两件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的动态雕塑,分别为红色及黑色;附近的墙面上挂着一幅罗伊·李奇登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画作;餐桌上摆放一尊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的雕塑,桌子四周则放着十几把让·普鲁威(Jean Prouvé)设计的餐椅。

这位41岁的企业家以其在线服饰零售品牌的巨大成功而闻名于世,他可能比自己想象中更受人欢迎。(在此要郑重声明,他本人极为友好亲和。)原因很简单:他近期在市场上以一连串的破纪录价格出手买下艺术作品,成为震惊整个艺术界的新一代摇滚巨星。

理查德·普林斯,《天桥护士》,2005-06年作;草间弥生,《无线网#4》,1959年作,鸣谢Yayoi Kusama Inc., Ota Fine Arts, TokyoSingapore, David Zwirner, New YorkLondon and Victoria Miro, London,© Yayoi Kusama. © Richard Prince

理查德·普林斯,《天桥护士》,2005-06年作;草间弥生,《无线网#4》,1959年作,鸣谢Yayoi Kusama Inc., Ota Fine Arts, Tokyo/Singapore, David Zwirner, New York/London and Victoria Miro, London,© Yayoi Kusama. © Richard Prince

2016年5月佳士得纽约二十世纪艺术周期间,前泽友作在短短两天内豪掷9,800万美元,买下七件艺术杰作,来自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杰夫·昆斯(Jeff Koons)及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等艺术家。七件作品中包括巴斯奇亚(Basquiat)的《无题》(1982年作),艺术家在画中将自己描绘成魔鬼的形象,据称前泽首次见到此作时甚至打了个“寒颤”,他以5,73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此作,刷新当年巴斯奇亚的世界拍卖纪录。

2017年5月,前泽继续在艺术市场上叱咤风云,他再次以1亿1,05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第二张巴斯奇亚《无题》,此作亦是1982年创作,以强有力的新表现主义手法,在鲜艳背景上绘出骷髅头。这张画作也成为拍卖史上最昂贵的美国艺术家作品。

“我感到肩上担负起了一些责任。” 前泽表示。 “从前我买艺术只是为了取悦自己,但现在我拥有了艺术基金会,我也明白我买下的每件艺术作品都有影响力。未来我也会创办一间博物馆。简单来说,我希望更多人欣赏艺术——我也希望更多人创作艺术。”

“我喜欢强劲的音乐。硬核摇滚和重金属这种。实际上,金属乐队的鼓手也收集巴斯奇亚的作品。”

当我抵达前泽的错层住宅时,他正赤脚在厨房中做事。他的独立宅邸位于东京一条安静的住宅街道上,以木材和混凝土建造而成,并布满绿植。他显然已经对费尽周折才来到家中的访客见怪不怪,而且一进门便被举世闻名的艺术巨作晃花双眼(入室换鞋时,世上估计没有几个地方比前泽家的玄关更让人心乱神迷了)。

进入大宅后,一幅又一幅艺术杰作映入眼帘,令人目不暇给——沿着楼梯下楼时,可以欣赏草间弥生的白色《无线网》、日本艺术家河原温(On Kawara)的《日期画作》,以及理查德·普林斯的《天桥护士》。而右方即可见毕加索的《女子头像(朵拉·玛尔)》,地上则摆放着贾克梅蒂标志性的修长雕塑,旁边则漫不经心地摊放着一个未塞满的行李箱。这是前泽正在为次日清晨搭私人飞机飞往圣特罗佩兹收拾行装,他后来承认,此行是为参加老友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举办的大型聚会,多位名人红星都将出席现场。

前泽坐在让·普鲁威于1948年设计的Cafétéria第300号可拆卸椅子上©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7
前泽坐在让·普鲁威于1948年设计的Cafétéria第300号可拆卸椅子上©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7

当我终于下楼来到厨房时,前泽看上去不像个传统日本行政总裁,倒像是一位流行音乐巨星,他穿着一件普通T恤,每只耳朵上都挂着一只小耳环,轻松友好地与我打招呼。我随前泽来到开阔的前厅,艺术之旅仍在继续,左边可见约翰·张伯伦(John Chamberlain)的粉碎镀铬挡泥板,后面则是弗朗索瓦-格扎维埃·拉兰内(François-Xavier Lalanne)的绵羊。目之所及,都堆满了艺术书籍和展览图录。

前泽向我解释了他对当代艺术热爱的曲折之路。他出身于平凡家庭,父亲是工薪一族的会计,母亲则是家庭主妇,他自幼在东京附近的千叶市长大(当我问到他是否来自一个具有艺术创意的家族时,他笑着用力摇头)。前泽从小就热爱音乐,后来在乐队中担任鼓手和吉他手。

为了追寻心中的美国梦,前泽放弃了高等教育,前往圣塔莫妮卡进行六个月的音乐游学,后来回到日本后,他以这一经历为灵感,开始自己第一次创业,以家中厨房为大本营,邮购销售音乐CD。

“我一直都冲动购物——我从小就是这样,总是掏空钱包买下自己心爱之物。”

这门生意逐渐发展成前泽的在线服饰零售企业Zozotown,品牌成立于2004年,据称前泽于35岁时已经藉此成为亿万富翁(根据《福布斯》杂志,他在日本富豪榜上名列14位,扣除掉他在拍场买下的巴斯奇亚画作后,资产净值43亿美元)。

前泽对音乐的热情不仅为其带来商业成功和巨额财富,更满足了他对一切艺术品的热爱。 “Agnostic Front、Biohazard、Slayer……”他对1980年代的美国乐队如数家珍。 “我喜欢音乐,强劲的音乐。硬核摇滚和重金属这种。实际上,金属乐队的鼓手也收集巴斯奇亚的作品。”前泽说道。

但他的收藏之旅真正开始,要从十年前说起,他来到一间私人画廊,看到一张作品后当即决定必须要买下。 “那是一张李奇登斯坦的油画。”前泽说。 “当时对我来说是一笔不菲的金额,要200万美元左右。那是我第一次出手买画。我非常喜爱绿色——而绿色也正是李奇登斯坦的拿手好戏。我跟从直觉买下了这幅画。”

在我们交谈的过程中, “chokkan”(即日语中的 “直觉”)不断从前泽的口中传出,见证他一心一意地坚定跟随直觉,不论是数以百万计的商业计划,还是拍卖场上的激烈叫价,前泽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贯彻自己的信念。他环顾四周的艺术品,并表示 “我认为这里的一切都充满力量。我喜欢与众不同的形状和色彩。但老实说,我都根据直觉行事。我要么喜欢,要么不喜欢。”

谈到最近买下的艺术品,前泽兴奋地说道: “巴斯奇亚的作品精彩绝伦。我在图录中看到时就知道它一定不会令人失望——我在现场见到画作时,受到强烈冲击。我必须要买下它。我看到的那个瞬间就做出了决定。不过它的价格确实令人望而却步。”

他微笑着继续说: “我一直都冲动购物——我从小就是这样,总是掏空钱包买下自己心爱之物。钱花光了,我就去赚更多的钱——然后再去买。所以我的钱从来都不够花!这就是我的动力来源。如果你一直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财,想买什么都不成问题,那还有什么意思呢?”

前泽坚定相信要有热情才能赚到财富: “我发现当我发展自己的兴趣所在时,就会赚到钱。我相信人一定要追寻自己的热情和兴趣,财富才会随之而来。”

被问及自己算作是商人还是艺术收藏家时,前泽表示: “我的事业就像我的兴趣一样。我从来没把自己当成艺术藏家。我有许多兴趣和爱好。我喜欢汽车——所以我拥有许多超级跑车。另外,我还对日本茶杯很感兴趣。” 他说到关键之处,从座位上一跃而起,跑出房间,再回来的时候手中拿着一样东西并急切地呈给我看。这是一个精美细腻、已有400年历史的日本茶杯,它那倾斜的轮廓、朴实的方角和蚀刻花纹都充满侘寂之美,前泽与我分享的时候难掩心中的激动之情。

“我像一个身旁堆满玩具的孩子一样;我似乎住在珍宝箱中。我喜欢触摸这些艺术设计精品。”

“我十分热爱来自这个时代的茶杯,它们都独一无二,各自不同,令我叹为观止。茶杯的设计也比较现代。我家中这些现代设计艺术品都富有当代气息——但我钟情于来自土地的陈年古董。我像一个身旁堆满玩具的孩子一样;我似乎住在珍宝箱中。我喜欢触摸这些艺术设计精品。我常常使用这个茶杯,用它准备绿茶,进行茶道仪式后慢慢啜饮。”

前泽如今还是单身,对自己的私人生活守口如瓶,但承认他三个年幼的孩子在家中得到无限乐趣。”艺术对儿童来说十分有益。” 前泽表示。 “尽管他们还不明白其中含义。他们指着那边的植物问 ‘那是艺术吗?’”

当然了,前泽本人没有如此顾虑。艺术界现正密切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尤其是他即将开办一间博物馆,而八年前便与日本建筑师中村拓志开始一同筹划、如今即将竣工的全新宅邸,亦将需要更多艺术品装饰。

前泽不愿透露自己感兴趣的艺术家或艺术作品,我们充分理解,但他将自己形容为 “挑战者”及 “冒险家”,并承认自己 “开始习惯拍卖场上的紧张气氛”。 

有一样是可以肯定的:不管接下来他将买入什么艺术品,前泽都将坚定跟随自己的直觉——至今为止还没有失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