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笺锦书忆别离:张心嘉珍藏张大千书画手迹

二十世纪中国最知名艺术家张大千的珍罕书画手迹即将于香港上拍,佳士得专家周时健与艺术家侄孙女畅谈其母张心嘉与张大千的动人叔侄情谊

张心嘉,又名嘉德,1928年生于上海,是张大千(1899-1983)二哥张善孖(1882-1940)的幼女。张氏一家客居苏州网师园,心嘉亦在园中度过童年,此园现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张善孖号虎痴,在网师园中养虎写生作画,心嘉亦拜入大风堂门下,在园内跟随父亲及八叔读书习画。

1937年,第二次中日战争爆发,局势风云变幻,张善孖携全家流离转徙。张氏一家先到湖北宜昌,最终迁居重庆,翌年旋即又远赴欧美筹款募捐,四处奔波,日久积劳成疾。

1940年10月,张善孖回到重庆后因病溘逝。张大千当时已从成都启程前往敦煌一个多月,收到二哥病故的消息后悲痛万分,立即率众人返渝奔丧。是年心嘉仅11岁。自此,张大千对二兄的遗孤慈爱有加,尽力照抚,矢志不渝逾四十载。

“侄有何需,随时函告,叔当尽力。”——张大千于1971年致心嘉及其姐心素的家书

1979年,年已八十的张大千寄出一封家书:“嘉侄:盼汝速来。申请先到香港徐伯处,然后转到摩耶精舍,甚易。” 只言词组间,大千不负二兄临终之重托、寄望叔侄能团圆之情流诸笔端,跃然纸上。

张心嘉珍藏书画,张大千(1899-1983)《仕女画稿》。水墨纸本(未裱)。51 x 74.8 cm. (20 ⅛ x 29 ½ in.)。1971年作。估價:200,000-300,000港元
张心嘉珍藏书画,张大千(1899-1983)《仕女画稿》。水墨纸本(未裱)。51 x 74.8 cm. (20 ⅛ x 29 ½ in.)。1971年作。估價:200,000-300,000港元

心嘉不久即带着女儿段端启程前往香港,不料台湾当局迟迟不允放行,停滞香港数月,段端入读当地寄宿学校。而经过张大千四处奔波后,心嘉终于获得特许,来到外双溪畔摩耶精舍,一直伴随大千渡过晚年最后的时光,助其整理文书诗稿、家宴菜单等,其中不乏大千题“嘉德爱侄”之作。

四十年后的今日,佳士得即将呈献市场所见最全面丰富的张大千私人书画手迹珍藏,心嘉爱女段端与我们分享她记忆中的“爷爷”与母亲的动人叔侄情谊。

心嘉与叔叔张大千在台湾
心嘉与叔叔张大千在台湾

周时健:你对叔祖父最早的印象是什么?

段端:那时我还很年幼;这是我最早的记忆之一。我家当时住在上海,爷爷给我们邮寄最美味的巧克力:来自比利时的巧克力块。当时中国粮食较为短缺,也买不到这种零食。那种体验令人难忘,比利时巧克力至今依然是我的挚爱——我只吃这种巧克力。

周:你的母亲心嘉对张大千为何有如此特别意义?

段:张氏家族大部分人安静内敛,但母亲却与众不同:她身材娇小但性格大胆独立。年幼时便热爱与动物为伴:甚至骑上父亲豢养的虎儿亦毫无惧色。她秀丽聪慧,魅力不凡,深得众人喜爱。

心嘉与父亲豢养的宠物老虎在苏州网师园中
心嘉与父亲豢养的宠物老虎在苏州网师园中

母亲的兴趣一直十分广泛。她热爱中国戏曲,亦是一位美食家,无论是街头小吃还是异国风味的佳肴统统来者不拒。爷爷也是如此;美食对他而言尤其重要。母亲与爷爷在台湾时会开着他那辆巨大的林肯豪华汽车一同前往夜市,母亲负责下车购买两人最爱的小吃,带回车上一同分享。

周:你的母亲在战后的生活是怎样的?

段:她继续求学,在上海修读地质考古;她也从未停止博览群书和绘画。母亲是大风堂门人,在爷爷和同门弟子指导帮助下书画皆通。

心嘉在摩耶精舍
心嘉在摩耶精舍

周:张大千于1950年代至1970年代周游四海,遍居各地,他是如何与你的家人保持联络的?

段:主要是电话——虽然当时并不常见,但我家中安装了电话——当然也靠电报和信件。爷爷会与我们通信,1966年之后就透过中间人传话。

我1979年离开中国后,他表示十分欣赏我的字迹。说实话我的字写得不太好,但我是海外孙辈中唯一识中文读写的,爷爷收到我的来信总是很开心——他有信必回,当然比我更文采斐然多了。

他视力尚可时也经常给别人写信。我记得他与谢稚柳(1910-97)通信时十分激动——二人是自幼便相识的一生挚友。

周:他是如何遵守与你母亲的约定,照料你与哥哥的?

段:他认为一生有愧于我的外祖父母;他相信自己的成就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我的外祖父。所以他尽力照料提携我们一家。我哥哥段靖跟随他身边长大,先后在南美和加州生活求学,他一直都希望我们一家团聚,因此邀请母亲去往台湾。

周:你1979年陪伴母亲取道香港前往台湾,对此还有什么印象?

段:从上海到深圳的旅途很长,我们抵达深圳后再去往香港,我记得整趟旅程都很安静。那时你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你的身份或是目的地。

张心嘉珍藏书画,张善孖(1882-1940)《大熊猫》。水墨纸本(未裱)二十四幅,每幅 27.5 x 21 cm. (10 ⅞ x 8 ¼ in.)。估價:150,000-250,000港元
张心嘉珍藏书画,张善孖(1882-1940)《大熊猫》。水墨纸本(未裱)二十四幅,每幅 27.5 x 21 cm. (10 ⅞ x 8 ¼ in.)。估價:150,000-250,000港元

周:在你母亲的珍藏中,哪幅作品对你意义最为重大?

段:外祖父张善孖的一些早期作品对我个人而言十分重要。譬如此幅《临姚绶花鸟册》便是他的罕见杰作。我明白这是父亲和母亲在危机四伏的动荡历史中尽全力保存下来的珍贵物品。

张大千作于1979年的《枝上小鸟》亦是我的最爱之一,因为画中题识即是叮嘱母亲前来台湾的家书。 

爷爷在我20岁生日时馈赠的清丽粉红荷花图是一件惊喜礼物,因为我有点叛逆,无论谈起什么都会与他争论不休。我记得当年准备从香港去美国读大学时,曾去台湾探望他。他告诉我只要成绩门门都拿A,想怎么叛逆都无所谓。

张心嘉珍藏书画,张大千(1899-1983)《粉荷》。设色纸本 镜框,69.5 x 32 cm. (27 ⅜ x 12 ⅝ in.),1981年作。估价:600,000-800,000港元
张心嘉珍藏书画,张大千(1899-1983)《粉荷》。设色纸本 镜框,69.5 x 32 cm. (27 ⅜ x 12 ⅝ in.),1981年作。估价:600,000-800,000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