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珀富斯、菲利普.杜福爾及米高.博蘭格爾,18k 白金半鏤空原型腕錶,配陀飛輪,2016 年製。賣家將撥捐部分拍賣收益,佳士得亦會將拍賣所得之買方酬金捐增予「時間的守護者──腕錶的誕生」計劃作持續發展用途。

獨立製錶人 — 腕上的無限創意

腕上時計雖然只有一方天地,卻內藏融合藝術與科技的精巧結晶,體現製錶大師的非凡創意與精湛技藝。而出自獨立製錶人手中的作品,更往往跳出框架,另闢腕上創意天地,早就獲得佳士得專家的注目。

電子產品的誕生與普及化,改變了上世紀中後期的社會面貌,也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模式,瑞士傳統手工製錶業亦於上世紀1980年代,受到鐘錶製作工業化的衝擊而停滯不前,當時業界更憂慮,數百年的手工製錶工藝就此無法傳承。有見及此,兩位享負盛名的瑞士製錶大師——斯文特.安德森 (Svend Andersen) 及文森.卡里布雷斯 (Vincent Calabrese) 成立了獨立製錶人協會 (Académie Horlogère des Créateurs Indépendants, AHCI),匯聚一眾知名製錶匠的創意與技藝,投入長時間心血,以傳統製錶方式創製出極少量甚至獨一無二的精采時計,延續了傳統瑞士製錶工藝,更使鐘錶藝術登上更高境界。

然而,科技日新月異,傳統的製錶方式難免日漸被自動化生產模式所取代。AHCI的重要成員之一,傳奇獨立製錶人菲利普.杜福爾 (Philippe Dufour),六年前聯同專門製作複雜陀飛輪的當代大師級錶匠斯蒂芬.富斯 (Stephen Forsey) 及羅伯特.高珀 (Robert Greubel),開展一項名為「時間的守護者-時計的誕生」 (Le Garde Temps, Naissance d'une Montre) 的計劃, 以教授全手工製作複雜時計技術為己任,並挑選了巴黎製錶人米高.博蘭格爾 (Michel Boulanger) 一同參與。

經過幾位製錶大師的耐心經營,此計劃於2016年終得到了豐碩的成果,一枚獨一無二的原型錶「Piece d'Ecole」 (即prototype,又稱學院錶school watch) 隆重面世,並已委託佳士得拍賣,所得之買家酬金將捐贈予計劃,作持續發展用途。

佳士得鐘錶部國際主管John Reardon表示:「這枚獨一無二的超複雜腕錶既傳承了過去,也標誌著未來。它充分體現了傳統手工製錶工藝之美,結合了代代相傳的珍貴訣竅與經驗,是名副其實的製錶藝術時間囊,投得這枚腕錶的新主人,將等於擁有一段高級製錶的活歷史。」

高珀富斯三十度傾斜雙陀飛輪腕錶,於2009年5月27日佳士得香港精緻名錶拍賣上以2,420,000港元成交。
高珀富斯三十度傾斜雙陀飛輪腕錶,於2009年5月27日佳士得香港精緻名錶拍賣上以2,420,000港元成交。

獨立錶匠菲利克斯.鮑加特納及馬田.弗雷設計的Urwerk 201 Black Shark腕錶,於2009年5月27日佳士得香港精緻名錶拍賣上以1,220,000港元成交。
獨立錶匠菲利克斯.鮑加特納及馬田.弗雷設計的Urwerk 201 "Black Shark"腕錶,於2009年5月27日佳士得香港精緻名錶拍賣上以1,220,000港元成交。

佳士得香港鐘錶部秉承對鐘錶藝術的崇敬與支持,早於2009年已於拍賣會上注入獨立製錶元素,開拍獨立錶匠菲利克斯.鮑加特納 (Felix Baumgartner) 及馬田.弗雷 (Martin Frei) 設計的Urwerk 201 "Black Shark",以及羅伯特.高珀和斯蒂芬.富斯創立的品牌高珀富斯 (Greubel Forsey) 的三十度傾斜雙陀飛輪腕錶,是亞洲第一家以行動支持獨立製錶人的拍賣行。2016年為佳士得亞洲成立三十週年,我們將繼續支持偉大的製錶藝術,於5月30日的香港春拍帶來更多精采珍貴的獨立製錶品牌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