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尚·米榭·巴斯奇亞,紐約,1988年。照片:Mark SinkGetty Images。右:尚·米榭·巴斯奇亞(1960-1988),《Sugar Ray Robinson》,1982年作。壓克力 油畫棒 畫布。59 78 x 48¼英寸(152.1 x 122.6公分)。估價待詢。此作將於11月17日在佳士得紐約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中呈獻

拳擊:尚·米榭·巴斯奇亞筆下的舒格·雷·羅賓遜肖像

巴斯奇亞通過描繪拳擊手在競賽生涯中的高低起伏,揭示他的英勇和人性一面

尚·米榭·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表示,他把自己的創作題材明確定義為「皇室、英雄主義和街頭」。從查利·派克(Charlie Parker)到喬·路易士(Joe Lewis),他筆下的許多人物皆代表其經典王冠圖型上的三個尖端,即詩人、音樂家或拳擊冠軍。他的筆觸透現熱情與力量,並以獨特的粗糙原始風格,把他最初接觸的塗鴉藝術和率直自由風格完美結合。巴斯奇亞筆下的黑人英雄和烈士,成為其創作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

11月17日佳士得紐約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即將推出《Sugar Ray Robinson》,這幅鉅作由巴斯奇亞於1982年創作,讓拳擊好手舒格·雷·羅賓遜(Sugar Ray Robinson)躋身藝術家筆下的皇室成員之列。這位拳擊手才華橫溢,充滿傳奇色彩,但亦與巴斯奇亞一樣,擁有不少人性中真實的缺點。

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主管Isabella Lauria表示:「過去15年間,巴斯奇亞的作品不斷打破隱喻的界限,讓他成為當代幾乎公認最出色的黑人畫家。在《Sugar Ray Robinson》中,巴斯奇亞向他心目中的英雄致敬。」

尚·米榭·巴斯奇亞(1960-1988),《Sugar Ray Robinson》,1982年作。壓克力 油畫棒 畫布。59 78 x 48¼英寸(152.1 x 122.6公分)。估價待詢。此作將於11月17日在佳士得紐約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中呈獻
尚·米榭·巴斯奇亞(1960-1988),《Sugar Ray Robinson》,1982年作。壓克力 油畫棒 畫布。59 7/8 x 48¼英寸(152.1 x 122.6公分)。估價待詢。此作將於11月17日在佳士得紐約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中呈獻

小沃克·史密斯(Walker Smith Jr.)在1921年出生於底特律, 1935年為參加首場業餘比賽而取名為雷·羅賓遜(Ray Robinson)。由於他年紀太小,不符合參賽資格,於是他向朋友借來美國業餘體育聯合會的證件參賽,自此便沒有換過名字。在紐約沃特敦一場業餘賽事中,觀眾席上的一名女士形容羅賓遜的拳擊風格「像糖果一樣美妙」,於是他便被冠上新的外號——Sugar Ray Robinson。

羅賓遜在19歲時成為職業拳手,30歲時已在四個重量級別創下128場勝利紀錄,只有兩場落敗。期間,他曾多次與傑克·拉莫塔(Jake La Motta)交手,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於1980年執導的電影《狂牛》,便描繪了二人的激烈較量。

羅賓遜獲譽為史上最優秀的「同一重量(pound for pound)」拳擊手,這個拳擊術語特別為羅賓遜而創,在不考慮重量級別的前提下,評價拳手的技術表現。他的成就驕人,成為次中量級世界冠軍後,再勇奪中量級世界冠軍,更五次衛冕,成為史無前例的壯舉。

巴斯奇亞筆下的羅賓遜體形龐大,身穿短褲,戴上拳擊手套,弓著身子,彷佛隨時準備迎接下一場挑戰。人物的五官呈現一種接近狂躁的動感,但他卻感到自在而強大,體現其作為運動英雄的特質。

Isabella Lauria表示:「技術上來說,《Sugar Ray Robinson》凝聚了巴斯奇亞的多種才華,他以近乎狂熱的手法使用油畫棒和壓克力顏料,塑造出豐富層次和立體質感,展現其一貫的原始風格和強有力的手法。」

舒格·雷·羅賓遜,照片︰Al FennGetty Images
舒格·雷·羅賓遜,照片︰Al Fenn/Getty Images
舒格·雷·羅賓遜,照片︰Al FennGetty Images
舒格·雷·羅賓遜,照片︰Al Fenn/Getty Images

擂台下的羅賓遜喜歡跳舞和唱歌,過著奢華揮霍的生活,開著一輛亮粉色的凱迪拉克,並開創了現代拳手隨從人員的概念。不過,當他於1965年退役時,據說早已花光他在拳擊生涯賺取的400萬美元。他曾嘗試轉投表演行業,但以失敗告終。當羅賓遜於麥迪森廣場花園獲頒巨型奬杯,以表彰他在拳擊運動的成就時,他的家中連一張可以擺放獎杯的穩固桌子也沒有。

這個雙刃劍的故事吸引了巴斯奇亞︰羅賓遜是史上最優秀的拳手,但成功也為他帶來了龐大的損失。他在鎂光燈下成名,但這道亮光也同樣摧毀了他。

巴斯奇亞的作品刻劃擂台上的羅賓遜,他的紅色肌膚閃閃發光。畫家以火紅色繪畫羅賓遜的手法絕非偶然,而是為了凸顯這位拳手極具爆炸性的故事和他面對的問題。他不但要準備迎接擂台上的對手,更即將要與世界搏鬥。

除了任職拳手外,羅賓遜也在美國哈林經營一間夜店Sugar Ray’s,邁爾士·大衛斯(Miles Davis)和查利·派克均在此表演。此外,羅賓遜也全權控制和安排自己的拳擊事業。巴斯奇亞筆下的肖像畫作中,描繪羅賓遜在擊倒對手時的從容,與他精心計畫的社會軌跡之間的對立。

尚·米榭·巴斯奇亞,紐約,1988年。照片︰Mark SinkGetty Images
尚·米榭·巴斯奇亞,紐約,1988年。照片︰Mark Sink/Getty Images

這種樂於漠視慣例的態度,正好吸引了巴斯奇亞的注意,也促使作家威爾·海古德(Wil Haygood)在關於羅賓遜的書中寫道,他「絕非一時的熱潮」。當羅賓遜投身拳擊運動時,這種運動並非主流,但他迫使大家放下偏見,並試圖改變大眾對黑人創業和在擂台外取得成就的觀感。

巴斯奇亞於1985年接受羅伯特‧克納福(Robert Knafo)訪問時表示︰「我很有興趣繪畫黑人,這是我大部分作品的主角。」當被問及原因時,他答道︰「我意識到自己從未見過任何繪畫黑人的畫作。」

巴斯奇亞透過畫作,把羅賓遜帶進一向由白人壟斷的畫廊和西方繪畫傳統,提醒觀賞者這位拳手不只是一位街頭的聖人,更是一位於擂台內外均致力對抗不公的運動精英。

Isabella Lauria表示︰「這幅畫作的力量澎湃,一觸即發。羅賓遜擺出蓄勢待發的正面拳擊姿勢,準備迎戰對手,在某種程度上與巴斯奇亞的情況相似。此作堪稱藝術家最優秀的作品之一,將這位勇士、鬥士及黑人運動員的形象昇華為英雄與偶像。」

此作既揭示拳手在成功崛起時面對的困境,也展示了他的成就和衰敗。此外,作品也體現藝術家對自身成功的焦慮,特別是他以黑人藝術家的身份進入主要由白人主導的紐約藝壇,以及隨之而來的考驗。巴斯奇亞在自己身上看到羅賓遜的影子︰二人均不受慣例和傳統束縛,而是更重視自己的想法。這種個性使二人成為各自領域的巨人,其人生和成就至今仍然對當代文化影響深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