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在倫敦:「這裡足以令人瘋狂,對畫家來說,沒有比這裡更精彩的地方」

克勞德·莫奈(Claude Monet)曾在不同時期多次造訪倫敦,深受當地的「美妙遼闊感覺」吸引,並在當地創作超過100幅畫作,當中《霧中的滑鐵盧橋》將於6月28日於倫敦登上拍場

克勞德·莫奈對英國的喜愛不僅在於鐘愛喝茶和穿粗花呢西裝,據說他甚至想在法國重現自己曾在倫敦沙威酒店品嚐過的約克郡布丁,並為此積極地尋找食譜,但最終發現無法在法國複製同樣的美味。

莫奈在數十年間多次造訪倫敦,而他以倫敦為主題的畫作更是其藝術生涯的代表作。雖然當時尚未有歐洲之星列車,但旅客在早上從巴黎乘坐火車和船出發,就能輕易地在傍晚時分到達倫敦。

1870年9月,莫奈第一次橫越英倫海峽,但當時的心情卻十分沉重,因為法國剛與普魯士開戰,為躲避兵役,莫奈決定帶著妻子卡密爾(Camille)與幼子前往英國。

莫奈一家住進皮卡迪利圓環附近的一間小公寓,生活拮据,而且幾乎不懂英語。當時只有20多歲的莫奈夫婦感到孤立無援,莫奈亦在《沉思:沙發上的莫奈夫人》(下圖)中刻劃這種感覺。畫作現藏於巴黎奧賽博物館,畫中的卡密爾無精打彩地坐在沙發上,腿上放著一本合上的書。

克勞德.莫奈(1840-1926),《沉思:沙發上的莫奈夫人》,約1871年作。油彩、畫布。48.2 x 74.5 公分。© 巴黎奧賽博物館。照片:Bridgeman Images

克勞德.莫奈(1840-1926),《沉思:沙發上的莫奈夫人》,約1871年作。油彩、畫布。48.2 x 74.5 公分。© 巴黎奧賽博物館。照片:Bridgeman Images

莫奈後來回首自己初到倫敦的經歷,形容那是「悲慘的日子」。不過,他在幾個月後開始認識其他同樣流散英國的法國同胞,包括同輩藝術家卡密爾·畢沙羅(Camille Pissarro),以及藝術商保羅·杜蘭德·魯埃爾(Paul Durand-Ruel)(稍後將詳細介紹),後者在他一生中起到重要作用。

他們會一起到餐廳用膳,例如位於攝政街的Café Royal,又或到河岸街的Opera Comique劇院觀賞法國歌劇。

莫奈在倫敦暫居的七個月內,只創作了少量畫作,據說是因為他缺乏繪畫的動力。《西敏橋下的泰晤士河》(現藏於倫敦國家美術館)可謂他當時最知名的畫作,畫中描繪迷霧中的國會大廈,以及西敏橋附近在河上穿梭的汽船。

普法戰爭於1871年5月結束,莫奈一家亦離開倫敦。

幾年後,莫奈加入名為「Société Anonyme des artistes, peintres, sculpteurs, graveurs, etc.」(無名藝術家聯展:畫家、雕刻家與版畫家)的藝術家團體,該團體在巴黎舉辦展覽,開創印象派藝術先河。

克勞德.莫奈(1840-1926),《西敏橋下的泰晤士河》,約1871年作。油彩 畫布。47 x 73 公分。赫弗阿斯特勛爵遺贈,1971年。倫敦國家美術館

克勞德.莫奈(1840-1926),《西敏橋下的泰晤士河》,約1871年作。油彩 畫布。47 x 73 公分。赫弗阿斯特勛爵遺贈,1971年。倫敦國家美術館

到了1880年,他已表明希望回到倫敦。他在致藝評家西奧多‧杜雷(Théodore Duret)(杜雷經常身處倫敦)的信中寫道:「當你經過巴黎時,可以告訴我有沒有可能讓我……在倫敦待上數周[並]繪畫泰晤士河的風景。」

短期內,莫奈在法國找到大量繪畫題材,例如最著名的盧昂大教堂,以及他由1883年起定居的巴黎西部村莊吉維尼附近的乾草堆白楊樹。他以這三大題材為靈感,創作了一系列經典畫作。

然而,莫奈對倫敦仍然念念不忘。他於1880年代的信中多次提到希望回到倫敦作畫,但這個願望要等到1890年代末才能實現。

1898年,莫奈的次子米歇爾(Michel)在倫敦修讀英文時突然病倒,他急忙放下一切工作,穿越英倫海峽趕往探望。

他的兒子最終無恙,而莫奈則在一周內回到法國。然而,莫奈造訪倫敦的短暫旅程,卻驅使他於1899、1900和1901年帶著顏料和畫布重返倫敦。(他亦在第三次旅程前踏入六十耳順之年。)

克勞德‧莫奈(1840-1926),《霧中的滑鐵盧橋》,1899-1904年作。油彩 畫布。25⅝ x 39⅝ 英寸(65.2 x 100.7 公分)。估價:22,000,000–32,000,000英鎊。此作將於2022年6月28日在佳士得倫敦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倫敦晚間拍賣中呈獻

克勞德‧莫奈(1840-1926),《霧中的滑鐵盧橋》,1899-1904年作。油彩 畫布。25⅝ x 39⅝ 英寸(65.2 x 100.7 公分)。估價:22,000,000–32,000,000英鎊。此作將於2022年6月28日在佳士得倫敦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倫敦晚間拍賣中呈獻

在這三趟旅程中,莫奈合共在倫敦待了六個月,作品產量甚至比1870至1871年時更多,共創作約100幅畫作。

這些畫作絕大部分描繪倫敦的三大地標,亦即滑鐵盧橋、查令十字橋和國會大廈,後來更發展為三大系列,這些作品時常被統稱為「倫敦風景」。

《滑鐵盧橋》系列共有41幅畫作,包括將於6月28日於佳士得倫敦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倫敦晚間拍賣推出的《霧中的滑鐵盧橋》(上圖),同場還有莫奈繪於吉維尼的經典睡蓮畫作《陰天的睡蓮》(1907年作)。

「迷霧為倫敦賦予美妙的遼闊感覺,平凡的街區披上這件神秘外衣後亦變得氣勢恢宏」──克勞德‧莫奈

倫敦對莫奈有何吸引之處?在某程度上,這與倫敦的現代化和規模有關。倫敦既是工商樞紐和龐大帝國的中心,也是當時全球人口最多的城市。

滑鐵盧橋、查令十字橋和國會大廈均於十九世紀建成(國會大廈為重建)。

正如定居倫敦的美國小說家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所言:「很難恰當或公正地評價倫敦,這裡不是令人愉快的地方,既不討喜,也不歡樂或輕鬆……它只是宏偉壯觀。」

不過對莫奈而言,最吸引之處是他作畫的環境,特別是為倫敦營造了獨特光線效果的霧氣,這些霧氣部分是自然形成,部分則源自家居爐火和工業熔爐的煤煙(莫奈的三次繪畫之旅均由冬季持續至初春,是一年之中霧氣最濃重之時)。

從沙威酒店往東望向倫敦市中心和聖保羅大教堂時,能看到滑鐵盧橋和泰晤士河,約1900年攝。照片:English Heritage  Heritage Images  Getty Images

從沙威酒店往東望向倫敦市中心和聖保羅大教堂時,能看到滑鐵盧橋和泰晤士河,約1900年攝。照片:English Heritage / Heritage Images / Getty Images

他於1920年向藝術商勒內‧金佩爾(René Gimpel)表示:「我最喜歡倫敦的霧氣。霧氣賦予了(這個地方)美妙的遼闊感覺,平凡……街區披上這件神秘外衣後亦變得氣勢恢宏。」

莫奈的畫作正好反映他的想法,畫中的地標(特別是滑鐵盧橋)往往彷彿消融於光影效果之中。在即將上拍的作品中,莫奈以一連串黃色筆觸捕捉晨光穿透迷霧的情景。

「倫敦風景」系列中的建築物總是散發虛無飄渺的懾人感覺,但於30年前創作的《西敏橋下的泰晤士河》卻沒有這種感覺。啟發這種轉變的因素,可能源於莫奈好友詹姆斯‧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於1870年代創作的《夜曲》系列中描繪泰晤士河月夜景色下的朦朧形態。

「莫奈渴望畫出最複雜的光線效果……因而到達藝術的極限」——《L’Action》報章,1904年

莫奈的作畫習慣通常是早上繪畫滑鐵盧橋(從他於沙威酒店五樓或六樓套房的露台),中午時繪畫查令十字橋(從同一地點),然後在下午繪畫國會大廈(從聖湯瑪斯醫院的露台)。

他不用離開沙威酒店就能看到這兩座橋,而且只需步行一小段路(沿著新建的維多利亞堤岸,穿過西敏橋)就能到達聖湯瑪斯醫院,可以看到泰晤士河上的國會大廈。在這兩個地點,莫奈都喜歡選擇從高處眺望的位置。

克勞德‧莫奈(1840-1926),《霧中的滑鐵盧橋》,1899-1903年作。油彩 畫布。25⅞ x 39⅝ 英寸(65.7 x 100.2 公分)。此作於2021年5月13日在佳士得紐約售出,成交價48,450,000美元

克勞德‧莫奈(1840-1926),《霧中的滑鐵盧橋》,1899-1903年作。油彩 畫布。25⅞ x 39⅝ 英寸(65.7 x 100.2 公分)。此作於2021年5月13日在佳士得紐約售出,成交價48,450,000美元

他在寫給身處法國的第二任妻子愛麗絲(Alice)的信中表示,要在畫中捕捉變幻無常的霧氣效果非常困難。他於1900年3月18日的信中寫道:「今天是糟糕又艱難的一天,直至我離開前都會如此。我需要更多畫布,因為成功的唯一方法是因應[不同]天氣重新再畫一幅。」

然而,莫奈從未氣餒,繼續迎難而上。他於1901年2月3日的信中寫道:「我無法形容今天有多美妙,那些奇妙的景物只持續了五分鐘,卻足以令人瘋狂,對畫家來說,沒有比這裡更精彩的地方。」

莫奈希望在吉維尼的工作室內完成「倫敦風景」系列畫作。1904年春天,他於畫商保羅‧杜蘭德‧魯埃爾的巴黎畫廊舉行展覽,展出其中37幅畫作。二人自30多年前在倫敦相識以來,魯埃爾便一直大力支持莫奈。

這些畫作被歐洲和美國各地的藏家買下,莫奈對魯埃爾說:「我很高興如此成功。」

此後,這位法國畫家再也沒有在倫敦作畫,而是集中精力描繪家中的花園。《陰天的睡蓮》(下圖)於1907年繪於吉維尼,並於1909年在杜蘭德‧魯埃爾畫廊舉辦的「Les Nymphéas: Séries de paysages d’eau」展覽中展出,此場重要的展覽確立了莫奈作為法國最偉大在世藝術家的地位。

克勞德‧莫奈(1840-1926),《陰天的睡蓮》,1907年作。油彩 畫布。39½ x 28¾ 英寸(100.2 x 73.2 公分)。估價:20,000,000–30,000,000英鎊。此作將於2022年6月28日在佳士得倫敦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倫敦晚間拍賣中呈獻

克勞德‧莫奈(1840-1926),《陰天的睡蓮》,1907年作。油彩 畫布。39½ x 28¾ 英寸(100.2 x 73.2 公分)。估價:20,000,000–30,000,000英鎊。此作將於2022年6月28日在佳士得倫敦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倫敦晚間拍賣中呈獻

倫敦的畫作意味著甚麼?這絕對是對莫奈創作能力的一次嚴峻考驗。有時候,他幾乎無法及時捕捉轉瞬即逝的變幻氛圍。

《L’Action》報紙藝評人在提及《倫敦風景》系列時寫道:「莫奈渴望畫出最複雜的光線效果……因而到達藝術的極限。」這個系列展現了處於巔峰時期的藝術家所捕捉的繁華城市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