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藤田美術館。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藤田美術館重開——「目標是創造讓大家討論和思考藝術的空間」

2017年,藤田美術館委託佳士得紐約拍賣一批亞洲藝術珍藏,創下2.69億美元成交總額的破紀錄佳績。2022年4月美術館重開,佳士得藉此機會特別訪問館長藤田清先生

位於大阪的藤田美術館於1954年落成,館內收藏和展示實業家藤田傳三郎(1841-1912)與其子藤田平太郎及藤田德次郎收藏之藝術珍品,為日本最有名的文化機構之一。

藤田傳三郎(及其兒子)乃十九世紀在日本崛起的新世代工業家兼收藏家,把握機會建立囊括4,000多件亞洲藝術品的珍藏,包括九件國寶和53件經日本文化廳指定的重要文化財。另外也有大批非凡的日本和中國藝術品,包括繪畫、青銅器、紡織品和茶具。

大阪藤田美術館館長藤田清先生。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大阪藤田美術館館長藤田清先生。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2017年3月,藤田美術館從珍貴的館藏中精選27件珍品,並於佳士得紐約舉行的「宗器寶繪 ─ 藤田美術館藏中國古代藝術珍品」拍賣上呈獻。拍賣的成交總額高達2.69億美元,刷新紀錄,更遠高於拍前估價,力壓以往任何亞洲藝術週的成交總額。

館方利用拍賣籌得的資金,與Taisei Design Planners Architects and Engineers合作進行為期五年的大規模修繕工程,並於2022年4月重新向公眾開放。

館長兼藏品繼承人藤田清先生於訪問中回顧館方自刷新拍賣紀錄後取得的成就及未來計劃。

藤田美術館藏由藤田傳三郎一手創建,他作為藏家的使命是什麼?

藤田清:「在明治時期初期,大約1870年代,許多日本藝術品被運往海外。藤田傳三郎為了日本的未來,不惜動用個人財力購藏藝術品。他不但熱愛這些傑作,更想將之傳給下一代。他的家人特別創立藤田美術館,並於他離世後開幕,以保存重要的文化財產,並維持和提高藝術品的價值。他的珍藏得以公開展出,讓公眾欣賞,成為留給後世的遺產,便是他的動力、使命和夢想。」

大阪藤田美術館。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大阪藤田美術館。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藤田美術館藏囊括4,000多件亞洲藝術珍品,您對有意收藏日本和中國藝術的藏家有何建議?

藤田清:「館藏中來自古代中國和日本的藝術品由紙張、木材和紡織品製成,非常脆弱。為了保存藏品,必須嚴格控制溫度和濕度,以及妥善保存藝術品。最重要的是要欣賞和愛護藝術品,可以拿在手中或細意觀賞,但不建議拿來使用。除了保持藝術品的原狀,更要在日常生活中尋找機會好好欣賞。我認為這才是保存文化財產的真正意義。」

美術館以所藏的九件國寶和53件重要文化財聞名,能談談保存和公開展出這些珍品的重要性嗎? 

藤田清:「這是莫大的榮幸。我為這九件國寶和53件重要文化財深感自豪。不過,前任館長蒐羅的所有珍品,不論類別,對我和家族而言都非常珍貴,必須傳承予下一代。 」

大阪藤田美術館內部。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大阪藤田美術館內部。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在2017年,館方決定委託佳士得拍賣部分藏品,作出忍痛割愛的決定有多困難?

藤田清:「我的個人感受與作為公共美術館館長的感受並無太大分別。我並非藏家,但想到由我親手賣掉藏品,就感到非常難過,也不知道拍賣藏品是否恰當。即使我們需要實現特定的目標,但賣掉藏品的決定依然非常困難。每件藏品也承載著珍貴回憶,別具意義。」

您希望透過拍賣達成什麼目標? 

藤田清:「日本的私人博物館普遍缺乏足夠資金來進行大規模翻新工程。出售部分藏品籌集資金是必要之舉,以實現美術館和我的目標,確保美術館能與時並進。回顧這次經驗,我會大力推薦以拍賣方式籌集資金,目前這種做法在日本並不常見,但我認為應該加以推廣。」

《石渠寶笈》記載為南宋陳容,《六龍圖》。手卷、水墨、紙本。畫作:13½ x 173⅜ 英寸(34.3 x 440.4 公分);書法:13⅞ x 32⅝ 英寸(35.1 x 82.8 公分)。此作於2017年3月14日在佳士得紐約「宗器寶繪—藤田美術館藏中國古代藝術珍品」拍賣中售出,成交價48,967,500美元
《石渠寶笈》記載為南宋陳容,《六龍圖》。手卷、水墨、紙本。畫作:13½ x 173⅜ 英寸(34.3 x 440.4 公分);書法:13⅞ x 32⅝ 英寸(35.1 x 82.8 公分)。此作於2017年3月14日在佳士得紐約「宗器寶繪—藤田美術館藏中國古代藝術珍品」拍賣中售出,成交價48,967,500美元

這次拍賣成績斐然,最高成交價的拍品南宋手卷《六龍圖》以4,890萬美元成交,另有一尊高古青銅器以3,720萬美元成交,較拍前估價高逾3,000萬美元,刷新世界拍賣紀錄。看到這些非凡珍品的成交價遠超預期,您有何感受?

藤田清:「我對這件青銅器抱有很大期望。當時我希望合共籌得5,000至8,000萬美元,但許多拍品的成交價也遠超預期,令人振奮。買家競投非常激烈,這是一場非常刺激的拍賣。 」

「我捨不得賣掉這些藏品,我必定會非常懷念,但另一方面,看到由藤田傳三郎收藏的珍品於紐約這個藝術樞紐的國際拍賣會上亮相,我也深感自豪。它們深受國際市場欣賞,得到各大博物館認同。在如此國際化的專業市場內,看到這些藏品不但創下高價,其藝術歷史意義也獲得高度讚賞,令我深感欣慰,也對前人感到自豪。」

商晚期 安陽時期(公元前十二至十一世紀) 青銅饕餮紋方尊。高 20⅝ 英寸(52.4 公分)。金銀鑲嵌木架、日本雙層木盒。此拍品於2017年3月14日在佳士得紐約「宗器寶繪—藤田美術館藏中國古代藝術珍品」拍賣中售出,成交價37,207,500美元
商晚期 安陽時期(公元前十二至十一世紀) 青銅饕餮紋方尊。高 20⅝ 英寸(52.4 公分)。金銀鑲嵌木架、日本雙層木盒。此拍品於2017年3月14日在佳士得紐約「宗器寶繪—藤田美術館藏中國古代藝術珍品」拍賣中售出,成交價37,207,500美元

您個人對拍賣哪一瞬間印象最為深刻?

藤田清:「我在日本透過Christie’s Live實時競投服務於網上觀看拍賣,所以當時我不在現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希望能籌得約8,000萬美元資金,以翻新美術館,但到了第七或第八件拍品時,累計成交額已達到此金額!我很寬慰已經籌得足夠資金。」這場拍賣乃當時亞洲藝術週史上最成功的拍賣。

拍賣結果為藤田美術館帶來什麼幫助?

藤田清:「最初的目標是翻新美術館的建築,我們已實現計劃。從構思到竣工共花了五年時間,但這只是第一步。畢竟,我們剩餘的資金比預期更多。這次拍賣創下如此驕人的成績,令我們不禁思考還可以做些什麼?」

大阪藤田美術館。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大阪藤田美術館。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美術館閉館後,在Taisei Design Planners Architects and Engineers協助下進行數年的翻新工程。可否形容一下這個過程?您如何平衡館藏中極為傳統的藏品與現代設計?

藤田清:「我們當然想要令建築物更加現代化,但我們的主要目的是保存和保護藝術品,讓它們得以流傳後世,並以最能吸引訪客的方式展示。 」

「我們與Taisei通力合作,我有許多想法,而他們知道如何將這些想法融入建築之中。 」

「我們不但想打造外觀簡約的現代建築,亦想加入舊有建築物的可用部分。例如,新大樓正門的黑色鐵門,便來自舊倉庫。對我而言,美術館採用日本的工藝也非常重要。 」

大阪藤田美術館的黑色鐵門。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大阪藤田美術館的黑色鐵門。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您對美術館於今年4月重開有何感覺?外界反響如何? 

藤田清:「美術館重開的反應極佳。雖然我們的規模並非最大,但卻接待許多訪客,每天介乎250至700人。當我們於今早9時30分到達時,距離開館時間尚有半小時,但門外已有人在排隊。與以往相比,我們也很高興有更多年輕訪客到訪。在重開後數月,訪客人數已超過翻新前一年的總數。 」

美術館經過翻新後,您有計劃擴大館藏嗎?

藤田清:「目前,美術館內收藏超過4,000件藝術品,但只展出當中500件。因此,比起增加館藏,我更想展出其餘的藏品。」

在過去的訪問中,您曾提及採用新科技是藤田美術館發展的重要一環,您最想採用哪些科技?

藤田清:「雖然這並非尖端科技,但美術館的獨特製冷系統設有感應器,確保冷氣能到達所需位置,從而減少二氧化碳排放,也支持可持續發展。」

大阪藤田美術館內部。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大阪藤田美術館內部。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美術館各處也設有直播鏡頭,讓公眾即時於官網上觀賞展覽空間,當初的原意是什麼?

藤田清:「直播鏡頭除了讓各地人士能一睹館內的情況,也讓有意到訪美術館的人士查看館內的活動情況和人流,再決定是否前往。這一點在疫情期間尤其重要。」

如您所言,從紐約拍賣以至讓各地公眾觀看館內直播鏡頭的畫面,美術館於全球均廣獲支持和欣賞,您未來打算如何繼續接觸各地的觀眾?

藤田清:「現時的防疫措施已逐步放寬,將會有更多旅客到訪日本,我們是時候考慮更進一步。美術館必須展出最珍貴的館藏,以吸引國內和海外的訪客。」

「另外也要為所有國籍、性別和年齡的訪客舉辦教育活動,以便所有訪客也能了解展覽內容。」

大阪藤田美術館內部。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大阪藤田美術館內部。照片由藤田美術館提供

您對美術館有什麼短期和長期的目標?

藤田清:「簡單而言,我想打造一個沒有隔閡的空間,讓訪客能盡情交談,當然要想舉辦精彩的優質展覽和教育活動。我們一直致力為訪客提供這些體驗,但我希望這個空間屬於所有人,帶來現場繪畫、講座或音樂表演等活動,打造沒有任何限制的空間。我們的目標是創造讓大家討論和思考藝術的空間,自由隨心。我認為藤田美術館能成為這樣的一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