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現迷人光彩︰以顏料改變光線與氛圍的藝術家

保羅·艾倫珍藏中的先鋒藝術家致力為畫作營造迷人的光影效果,並細膩捕捉光線,同時刻劃光線與生活的微妙關係

從灑於溪流水面的閃爍陽光,以至映照出老樹葉脈的黃金時刻光線,光透過色彩照亮世界,以陰影塑造對比,也賦予我們生命。

從古至今,畫家都努力在畫布上捕捉光線,而傑出的畫家能利用質感展現光線效果,使天空的深藍色與大海的倒影同樣明亮迷人。今年11月於佳士得上拍的先鋒創見:保羅·艾倫珍藏,帶來數位無出其右的頂尖巨匠作品,他們均在畫作中精准捕捉複雜細緻的光線。

色彩印象

1900年,克勞德·莫奈(Claude Monet)與妻子和繼女前往倫敦探望定居當地的兒子米歇爾(Michel),期間莫奈幾乎所有時間都在繪畫倫敦的風景。他在接下來三年的春季也回到這裡,並專注描繪三個題材︰國會大樓、查令十字橋和滑鐵盧橋。

莫奈在陽台上為這兩座大橋繪畫的大量作品,記錄了一整天中陽光照射在水面上的光影變化。在《滑鐵盧橋,彩雲遮日》(1899-1903)裡,他對景色的描繪更是登峰造極。他把冰冷的城市景色(包括大橋和背後的工廠)變成一片和諧的色彩,凸顯倫敦的濃霧如幽靈般籠罩著永不止息的城市,為景色添上一股安然寧靜的氣息。

克勞德·莫奈(1840-1926),《滑鐵盧橋,彩雲遮日》, 1899至1903年作。油彩 畫布。25¾ x 39½ 英寸(65.4 x 100 公分)。估價待詢。此作將於2022年11月9日在佳士得紐約先鋒創見:保羅·艾倫珍藏拍賣中呈獻
克勞德·莫奈(1840-1926),《滑鐵盧橋,彩雲遮日》, 1899至1903年作。油彩 畫布。25¾ x 39½ 英寸(65.4 x 100 公分)。估價待詢。此作將於2022年11月9日在佳士得紐約先鋒創見:保羅·艾倫珍藏拍賣中呈獻

要平衡得宜可謂一大考驗,而莫奈多年來一直研究如何捕捉瞬間即逝的風景氛圍。天氣、時刻和橋下的流水,全部都會影響他想刻劃的工業景色。不過,事實證明最難掌握的是霧,而它也造就了倫敦的獨特氛圍。

莫奈在1920年向藝術商勒內·金佩爾(René Gimpel)表示︰「沒有霧,倫敦便不是一座美麗的城市。霧賦予倫敦壯麗寬廣的氣勢,使那些巨大而平凡的建築物在神秘的面紗下變得宏偉。」

《滑鐵盧橋,彩雲遮日》裡的淡紫色、藍色和紫色薄霧,描繪出當太陽在下午西移,光線穿透密雲略為照亮寬闊的橋拱時,薄霧如何影響泰晤士河的景色。在莫奈造訪倫敦期間,河上的倒影,以及倫敦獨特而神秘的氛圍,一直令他深感著迷。

這種欣賞色彩,以及色彩與光線之間同源關係的情懷,也貫穿保羅‧艾倫珍藏的其他作品,特別是威廉·透納(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繪畫的瑞士龍疆湖水彩畫。

風景倒影

隨著年紀漸長,出行日益不便,威廉·透納以鉛筆和水彩迅速作畫的習慣,也影響了他的創作手法。他於約1848年創作的《月光下的瑞士龍疆湖》來自其以瑞士為題材的最終系列,他依照一幅素描,憑記憶繪畫此作。

威廉·透納(1775-1851),《月光下的瑞士龍疆湖》,約1848年作。鉛筆 水彩 沾上彩色的墨水筆 布紋紙。15 ¼ x 22 ¼ 英寸(38.4 x 56.2 公分)。估價︰2,500,500-3,500,000美元。此作將於2022年11月9日在佳士得紐約先鋒創見:保羅·艾倫珍藏拍賣中呈獻
威廉·透納(1775-1851),《月光下的瑞士龍疆湖》,約1848年作。鉛筆 水彩 沾上彩色的墨水筆 布紋紙。15 ¼ x 22 ¼ 英寸(38.4 x 56.2 公分)。估價︰2,500,500-3,500,000美元。此作將於2022年11月9日在佳士得紐約先鋒創見:保羅·艾倫珍藏拍賣中呈獻

這幅作品於1865年在佳士得首次上拍時並無標題,因為此作未曾于藝術家在世期間展出。當時,作品曾被誤以為繪畫羅馬東南部火山口湖內米湖,直至2001年才證實是龍疆湖,亦即遊客從瑞士琉森登上布甯格隘口時經過的多個小湖泊之一。

一如藝術家瑞士系列的其他作品,他仔細營造對比,以芥末黃色和土綠色結合淡紫色和群青藍色的陰影,藉此刻劃月光反射的路徑,而在月光下閃閃發亮的湖面呈現碧綠色的倒影,使畫面感覺更和諧。畫家以多層半透明淡水彩和一點點顏料構建色彩的技法,有助潤飾微妙的暮色,使之散發恬靜而充滿活力的感覺。

深受特定場景和多變環境吸引的莫奈和透納,正好體現這個珍藏的核心原則︰展示藝術家的獨特視角。正如艾倫先生形容︰「你會留意到光線獨特的地方能吸引畫家,並希望通過他們的雙眼感受那一刻。」

陰影與未知

光線帶來的情感效果往往源於光與影的關係。欣賞描繪晴天的畫作時,眼睛會遊走到少有的陰影上,尋找隱藏的事物。相反,欣賞刻畫夜晚的畫作時,我們卻無法把目光從房子或街燈的柔和光線移開。在雷尼·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創作的《血聲》裡,樹幹中有九個小光點,展現誘人的神秘感。

雷尼·馬格利特(1898-1967),《血聲》,1948年作。油彩 畫布。31⅛ x 23⅛ 英寸(79.1 x 58.6 公分)。估價︰12,000,000-18,000,000美元。此作將於2022年11月9日在佳士得紐約先鋒創見:保羅·艾倫珍藏拍賣中呈獻
雷尼·馬格利特(1898-1967),《血聲》,1948年作。油彩 畫布。31⅛ x 23⅛ 英寸(79.1 x 58.6 公分)。估價︰12,000,000-18,000,000美元。此作將於2022年11月9日在佳士得紐約先鋒創見:保羅·艾倫珍藏拍賣中呈獻

這幅超現實風景畫的標題可以翻譯為「血會證明一切」,又或直譯為「血聲」,作品同時借鑒了路易斯·卡羅(Lewis Carrol)著作《愛麗斯夢遊仙境》的元素(愛麗斯穿過樹洞),以及馬格利特對奇幻事物的興趣。他在多篇文章裡談及作品標題時表示︰「血液所支配的言語,對我們來說有時很神秘。在這裡,我們彷佛被命令打開樹上的魔法樹洞。」

這棵像櫃子般的大樹位於山丘邊緣,山下是一望無際的景色。樹幹裡有一間小屋,上方的洞裡則有一個球體。值得留意的是,頂部的櫃門微微打開,無法得知裡面藏著什麼。

馬格利特避免使用明確的象徵意義(屋子代表「x」,球體代表「y」),而是通過改變現成物品的用途,以塑造另一種感覺。屋裡散發的柔和光線,暗示我們可能唯有身處暗藏秘密的世界裡,才真正感到自在。若要了解一切,便代表沒有新事物可以發掘。因此,那扇半開的門代表隱藏、未知與家的感覺之間的張力。

畫中的光線穿透黑暗,僅為觀賞者提供少許資訊,其餘則留待我們自行解讀。另一方面,以陰影襯托光線來揭示主題,也能產生同樣深刻的效果。

黃金時刻的天堂

麥克斯菲爾德·派黎思(Maxfield Parrish)創作的《山頂》,巧妙地刻劃出光與影之間的關係。他希望作品能有自己的聲音,並表示︰「我認為,如果畫作無法訴說自己的故事,那寧願有故事而沒有圖畫。畫作說明一切,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

麥克斯菲爾德·派黎思(1870-1966),《山頂》,1926年作。油彩 木板。35¾ x 22 14 英寸(91 x 56.5 公分)。估價︰2,000,000-3,000,000美元。此作將於2022年11月9日在佳士得紐約先鋒創見:保羅·艾倫珍藏拍賣中呈獻
麥克斯菲爾德·派黎思(1870-1966),《山頂》,1926年作。油彩 木板。35¾ x 22 1/4 英寸(91 x 56.5 公分)。估價︰2,000,000-3,000,000美元。此作將於2022年11月9日在佳士得紐約先鋒創見:保羅·艾倫珍藏拍賣中呈獻

於1926年創作的《山頂》描繪充滿詩情畫意的環境,靈感源自派黎思位於美國佛蒙特州與新罕布什爾州之間、接近康乃狄克河的家附近的優美景色。房子四周長滿古老橡樹,藍色的山巒起伏,空間寬廣遼闊,當派黎思買下房子時,腦海裡便有類似《山頂》的畫面。

畫作的模特兒擺出經典的斜躺姿勢,陽光穿過翠綠的橡樹葉灑在她們身上,為二人披上一層明亮的金光。此外,藝術家也參考古典大師的技巧,仔細塗上多層釉彩以增強色彩,使景色躍然於畫面上,把美國風景變成理想化的桃源。

當我們的視線遊走到背景和遠處雄偉山脈的細節時,便會被這個世外桃源的縹緲光線、明亮色彩和經典比例深深吸引。

一切就在眼前,卻又彷如夢中。派黎思選取的視角不會遮擋視線,也不會扭曲視野。

來自畫布後的光線

另一個擅長處理複雜光線的藝術家安德魯·懷斯(Andrew Wyeth),則運用另一種技法呈現夢幻畫面。他創作的《白日夢》以一塊紗簾捕捉源自兩扇窗的光線,包圍身處局限空間裡的主角,把親密與距離的主題融入畫面。

安德魯·懷斯(1917-2009),《白日夢》,1980年作。蛋彩 木板。19 x 27¼ 英寸(48.3 x 69.2 公分)。估價︰2,000,000-3,000,000美元。此作將於2022年11月9日在佳士得紐約先鋒創見:保羅·艾倫珍藏拍賣中呈獻
安德魯·懷斯(1917-2009),《白日夢》,1980年作。蛋彩 木板。19 x 27¼ 英寸(48.3 x 69.2 公分)。估價︰2,000,000-3,000,000美元。此作將於2022年11月9日在佳士得紐約先鋒創見:保羅·艾倫珍藏拍賣中呈獻

畫作的構圖撩人,以偷窺的角度展示正在安睡的女子,但她卻藏在紗簾之下,若隱若現。懷斯非常擅長描繪女子身邊的網狀布料如何捕捉光線,使她看上去彷佛即將甦醒的女神。

懷斯於1980年在美國緬因州克萊德港的祖屋裡創作此畫,是他為海爾格·特斯托爾夫(Helga Testorf)創作的系列之一。特斯托爾夫是懷斯鄰居科納夫婦(Kuerners)聘請的護士,也是其400多幅作品的主角。

若靠近細看窗戶的明亮蛋彩和特斯托爾夫身上的光線移動,亮白色和乳白色便展現無比精細的細節。很明顯,除了色彩外,顏料的質感也為整幅構圖增添微妙的光感。

這些傑作全部源自藝術家對光線的欣賞,以及對運用光線表達不同情感的興趣。懷斯通過仔細平衡人物身上的光線來探索親密的概念,而派黎思和馬格利特則探究風景裡的神秘光影。莫奈刻劃城市的地貌,還有霧氣朦朧的下午光線印象,而透納則運用類似的技法研究龍疆湖的開揚空間和熟悉感。

這些來自保羅·艾倫珍藏的作品均為巧妙運用光線的傑作,各位藝術家開創出獨特的方式,展現光線最迷人的魅力。他們分別塑造出一種難以捉摸的氛圍,但又能喚起清晰獨特、卻又難以言喻的感受。他們瞭解氛圍,更瞭解人類如何回應不斷變化的自然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