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蘇軾家鄉中國四川眉山的蘇軾像。圖片:Keren Su/Getty Images

回顧蘇軾傳奇一生

藝評家Alastair Sooke與佳士得專家周時健一同回顧這位中國文人巨擘的生平,並探討他對繪畫本質的革命性意念。

藝評家Alastair Sooke解說:「宋代是中國藝術的巔峰時期,當時蘇軾仕途康莊,成就多采。」蘇軾是宋代成就卓著的文人學者,既是詩人、政治家、作家、書法家和畫家,也是美學理論家。「他涉獵甚廣,令人不禁猜想他是文藝復興前期的博學通才,事實上他卻比達文西早出生四個世紀。」

要了解蘇軾在中國文化裡舉足輕重的地位,便要先認識他身處的時代和社會。宋代是中國歷史的重要轉捩點,當時人口急增、國家的經濟生產數量及能力大幅提升,教育水平也提高。中國書畫部專家周時健指﹕「在中國藝術史上,宋代也是藝術成就的巔峰時期。」

宋代與唐代上半葉不同,由一群士大夫管治,他們通過體現任賢主義的科舉考試選出,並由宮廷委任。在此制度下,繪畫及書法是士大夫必修的其中兩藝,此兩門藝術因而發展繁盛。

蘇軾於1037年生於一書香門第,以19歲之齡通過殿試(科舉考試的最高級別)成為進士,表現出類拔萃,被視為政壇的後起之秀。他清晰有力的文章令宋仁宗(1010-1063)深為欣賞,在宋神宗(1048-1085)於1067年登位之時, 蘇軾已是備受尊崇的士大夫。


鄒一桂(1686-1772)所繪的十二開《東坡先生懿蹟圖》其中一頁就描繪了蘇軾66歲時的樣貌。此拍品於2012年5月28日在佳士得香港以437,500港元成交。

鄒一桂(1686-1772)所繪的十二開《東坡先生懿蹟圖》其中一頁就描繪了蘇軾66歲時的樣貌。此拍品於2012年5月28日在佳士得香港以437,500港元成交。


不過,朝廷政黨之間的關係日益緊張,蘇軾在1071年成為黨派之爭下的犧牲品,外任杭州通判。其後近十年,他再被先後貶到密州、徐州及湖州。

蘇軾在1079年被捕下獄,相信這次牢獄之災及其後被流放的遭遇,全因他私下撰寫詩詞暗諷當時主導朝廷的王安石變法。

周時健解釋﹕「他在1080年獲釋時已判若兩人,經常內省自察,避談政治,轉為開始思考人生及哲學。他亦經常閱讀《論語》和《易經》,並創作大量詩詞。」

蘇軾被流放到黃州省,生活頗為貧困。他於後稱東坡的山麓開墾田地,自號「東坡居士」。他在流放期間歷盡苦難,卻也寫出最膾炙人口的詩詞。


蘇軾於1082年流放黃州時撰寫《寒食帖》,其後轉錄成書法作品,獲譽為其現存最出色的書法佳作。圖片:國立故宮博物院珍藏

蘇軾於1082年流放黃州時撰寫《寒食帖》,其後轉錄成書法作品,獲譽為其現存最出色的書法佳作。圖片:國立故宮博物院珍藏


佳士得中國書畫部國際資深專家游世勳解釋,經歷官場失意,以及貶謫流離的生活,蘇軾當時的心情是鬱鬱不得志的。「所以他這時候的畫作,會帶有一點荒寒的意境。他的作品跟當時的畫匠、職業畫師或宮廷畫家不一樣;從他畫中竹子和石頭的筆觸和轉折角度,我們可以看到當中的靈秀之氣。這些線條看似簡單,卻又如此充滿變化和張力。」

於1086年,蘇軾奉召回京。他被流放期間,皇太后掌權,垂簾聽政,她較支持保守舊派,而其中蘇軾為當時最資深而尚在世的代表。

在1094年,蘇軾再被貶謫至廣東省惠州及儋州(海南島),當地瘧疾橫行,地點偏遠,當時被流放此處堪如被處以死刑,但蘇軾卻熬過去了,並於1100年獲赦免,奉旨出知常州,翌年前往接任新職途中逝世。


宋 蘇軾 《木石圖》 水墨紙本 手卷,畫長﹕26.3 x 50公分(10 38 x 19 34 吋);畫連題跋長:26.3 x 185.5公分(10 38 x 73 吋);全卷連裱共長27.2 x 543公分(10 34 x 213 34 吋)。劉良佐、米芾、俞希魯、郭淐題跋,鑑藏印共四十一枚。估價待詢。此拍品於2018年11月26日在佳士得香港不凡- 宋代美學一千年(晚間拍賣)呈獻。

宋 蘇軾 《木石圖》 水墨紙本 手卷,畫長﹕26.3 x 50公分(10 3/8 x 19 3/4 吋);畫連題跋長:26.3 x 185.5公分(10 3/8 x 73 吋);全卷連裱共長27.2 x 543公分(10 3/4 x 213 3/4 吋)。劉良佐、米芾、俞希魯、郭淐題跋,鑑藏印共四十一枚。估價待詢。此拍品於2018年11月26日在佳士得香港不凡- 宋代美學一千年(晚間拍賣)呈獻。

現在,蘇軾獲譽為「唐宋八大家」及「宋四家」之一,其詩作《念奴嬌·赤壁懷古》、《水調歌頭·丙辰中秋》等深深影響與啟迪中華文化、明清山水畫及詩畫,其書法作品更成為臨摹、研究和收藏的佳作。

蘇軾對繪畫構圖,以及畫作與畫家心中所思之間的關係有一套破格的見解;率先將繪畫視為非再現,並由內心主導的過程,且首先探索「藝術創作」此概念,將其視為對外表達畫家內心感受的途徑。


此水墨手卷為現時僅存的極少數蘇軾畫作之一,將於11月在佳士得香港拍賣中呈獻。

此水墨手卷為現時僅存的極少數蘇軾畫作之一,將於11月在佳士得香港拍賣中呈獻。


蘇軾運用筆法的方法同樣創新。當時的畫家追求形似,重視細節和刻劃輪廓,而蘇軾則主張神似和簡樸筆觸。他撰文談及鑑賞傑出畫作的原則時,明言:「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對他而言,必須詩中有畫、畫中有詩。

周時健指:「中國藝術史有『墨分五色』的說法,意指只需用水墨即能描繪世間萬物,同時藉此表達自我與藝術思緒。《木石圖》充分體現出蘇軾當時的心境,一切都如此躍然紙上。」

蘇軾對枯木怪石情有獨鍾。在中國傳統寓意中,枯木擁有多重意義,其中之一是絕處逢生,就如蘇軾身處的境況——雖艱辛而依然茁壯屹立。


米芾題跋:「芾次韻四十誰云是,三年不製衣。貧知世路險,老覺道心微。已是致身晚,何妨知我稀。欣逢風雅伴,歲晏未言歸。」

米芾題跋:「芾次韻四十誰云是,三年不製衣。貧知世路險,老覺道心微。已是致身晚,何妨知我稀。欣逢風雅伴,歲晏未言歸。」

《木石圖》上有蘇軾好友米芾(1051-1107)的題跋,相信是在此畫完成一段日子後所寫。他與蘇軾一樣,也是位受人敬仰的詩人、書法家、畫家和政治家。蘇軾透過送贈和交換畫作及書法作品表達情誼,此舉亦有助於建立人脈、豐富文化修養及加強影響力。

手卷中的墨痕畫跡,也讓人得以一窺蘇軾和米芾對藝術的觀點和理解,同時感受到這對宋代名士好友對彼此的透徹認識。此畫以無比具體的手法,表現出這兩位活在遙遠世代的文化巨擘之間的真摯關係。

米芾的題跋認為畫中的枯木表達老年時的心境,當中的愁思顯然與蘇軾被流放時的經歷互相呼應。在米芾的其他文字作品中,他提及蘇軾如何將情感融入流麗的筆觸、怪石與枯木之中。

中國書畫部專家莫友柯(Malcolm McNeill)表示:「《木石圖》清晰顯明地展示出,蘇軾以坦誠直率的內心世界取代虛幻意象。奇石的流麗線條,以及乾墨畫筆留下的每道筆跡,也營造出這種感覺。」

Alastair Sooke則形容此畫是蘇軾「為藝術史帶來的貢獻」,將藝術家的內心世界成為重要的藝術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