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特拉迪瓦里最为人称颂的是其大胆破格的表现形式,而一切都始于‘海立恩’小提琴”

“海立恩”小提琴标志着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Antonio Stradivari)以创新方式革新制琴工艺,开创全新领域和其他颠覆传统的设计,成为后世制琴师的重要参考。Jonathan Bastable撰文

细看之下,“海立恩”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彷佛拥有生命,正面弯曲的音孔就像一张面庞,带有双眼和上扬的嘴角。而琴身背板由一整块纹理悦目的枫木制成,呈现孟加拉虎皮的金黄色泽。

“海立恩”小提琴也拥有完整、充满生命力的结构:坚固的琴身、修长的琴颈、纤细的琴腰和弧形的琴框,琴头则卷成螺旋状,就像丛林蜥蜴的卷尾。

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于1679年制作的「海立恩」小提琴于7月7日在伦敦尊尚珍品拍卖上推出,当时他才三十出头,刚刚逐渐内化克雷莫纳传奇制琴大师尼可罗‧阿玛蒂(Nicolò Amati)的影响。

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专家兼佳士得顾问Florian Leonhard表示:“这是第一件展现全新方向的作品,此前,他一直跟随阿玛蒂的脚步,但现在他开始展现自己的个性。”

从作品的比例展现出海立恩独特的个性,整体尺寸有别于阿玛蒂家族的作品。这些改变十分细微,例如琴身尺寸略大,琴腰更阔,边缘的细节更加明显。但这些差别却被视为激进之举,令早期的历史学家感到震惊。

威廉‧亨利‧希尔(W. Henry)和亚瑟‧希尔(Arthur Hill)于1902年为斯特拉迪瓦里撰写的传记中提到:“[海立恩]呈现厚重和坚实的结构,几乎可以说是近乎于笨重。”

从现代角度而言,这种坚实结构为一大优点,也是美学上的一大跃进,令“海立恩”具有布朗库西(Brancusi)青铜雕塑的重量感和雕塑般的优美外型。Florian Leonhard说:“大众的观点会改变,现在斯特拉迪瓦里最为人称颂的正是其大胆破格的表现方式,而一切也始于‘海立恩’,这也是它如此独特和魅力隽永的原因。”

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海立恩”小提琴,克雷莫纳,1679年作。背面长度:14英寸(35.7公分);上段:6 11⁄16英寸(17公分);中段:4½英寸(11.5公分);下段:11 7⁄16英寸(29公分)。估价:6,000,000-9,000,000英镑。此拍品将于2022年7月7日在佳士得伦敦尊尚珍品拍卖中呈献

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海立恩”小提琴,克雷莫纳,1679年作。背面长度:14英寸(35.7公分);上段:6 11⁄16英寸(17公分);中段:4½英寸(11.5公分);下段:11 7⁄16英寸(29公分)。估价:6,000,000-9,000,000英镑。此拍品将于2022年7月7日在佳士得伦敦尊尚珍品拍卖中呈献

小提琴附有1679年的原装内部标签,而涂于亮金底色上的亮泽橙金色光漆仍然保存完好。原有的装饰是在面板和背板的边缘添上菱形和珍珠状镶嵌,而琴框和琴头上亦有精致复杂的装饰。

小提琴附有1679年的原装内部标签,而涂于亮金底色上的亮泽橙金色光漆仍然保存完好。原有的装饰是在面板和背板的边缘添上菱形和珍珠状镶嵌,而琴框和琴头上亦有精致复杂的装饰。

“海立恩”小提琴最夺目的特色是琴框(共鸣箱两侧)和琴头上的镶嵌装饰。在现存约500把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当中,只有十余把拥有镶嵌装饰,而“海立恩”小提琴的装饰设计却独一无二。这是一件堪称艺术品的杰作,同时也是精致非凡的珍贵乐器。

现存的设计图纸显示,镶嵌设计由斯特拉迪瓦里亲手创作。镶嵌图案由蔓生的叶子和卷须组成,部分长成叶子或开花。许多枝茎因为长出花蕾而弯垂,形状令人想起中音谱号,甚至音孔上下方形态流丽的逗号。

隐藏于枝叶之间的小蛇就像一份神秘的礼物,其含意和目的已无从稽考,但也许斯特拉迪瓦里从琴头的形状联想到爬行动物,因此选择在镶嵌装饰中重现此题材。

琴头更是体现出精湛的雕刻技巧。植物图案跟随木材的纹理发展,越接近中心点便越细小,斯特拉迪瓦里更在中心点雕刻一朵四瓣小花。那是一朵以黑色乳香树脂细致描绘的完美小毛茛,又或艺术家心目中的简化版毛茛花。

Florian Leonhard认为“海立恩”小提琴的创新形状可能源于这些丰富的装饰,而斯特拉迪瓦里的目的是为镶嵌图案和精致的菱形和珍珠镶边(细长的饰边)塑造最合适的画布。若是如此,那就是机缘巧合下作出的决定,因为经修改的模板似乎能制成更完美的小提琴。

Florian Leonhard指:“这些是他于大约1699年后成熟时期所使用的尺寸,因此‘海立恩’小提琴的设计很前卫,但我不确定他于制作这把琴时是否有更大胆的构想。这只是假设,但我想知道他找到镶嵌小提琴的正确比例后,是否觉得‘等等,这样就对了’。”

斯特拉迪瓦里的创新设计很快有了许多追随者。“海立恩”小提琴的比例成为后世制琴师参考的蓝本,可以说过去300年出产的大部分优质小提琴都带有一点“海立恩”的影子。

这把小提琴由英国西米德兰兹区斯塔福德郡万博尔恩的海立恩(Hellier)家族买下,因此以家族的名字命名。有关家族的传闻指音乐理论家塞缪尔‧海立恩(Samuel Hellier)爵士于1730年代向当时已年届九旬的斯特拉迪瓦里买下小提琴,但档案文件显示,小提琴可能于更早时候、即于1719年前已由海立恩家族拥有。

无论如何,“海立恩”小提琴似乎陪伴了斯特拉迪瓦里最少40年。Florian Leonhard说:“所有艺术家都会偶尔制作舍不得卖掉的作品。可以想到斯特拉迪瓦里对自己说‘这是我最好的小提琴,我要保留它’。”

若然如此,他必定不时拿起这把琴把玩细赏,并为年轻的自己感到自豪。而当他最后把小提琴卖给一名英国人时,感觉一定像与老友道别般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