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帝青睞有加的丹青妙筆——張宗蒼《梧館新秋》

此幅由歷代清帝珍藏深宮一百餘年的繪畫名蹟即將亮相佳士得香港春拍,中國書畫部國際專家主管游世勳淺談此作的特別之處,及乾隆與張宗蒼的知遇故事

乾隆十六年(1751),清高宗首次南巡還京,帶回時年六十五歲的里河主簿張宗蒼,並准其在宮內如意館行走,每月更與其他一等宮廷畫家一樣,享有俸銀十一兩。入宮兩年後,乾隆更念及張宗蒼已近暮年,賞賜戶部額外主事銜,弟子徐揚、楊瑞蓮也併受賜舉人出身,在內廷畫家中絕無僅有,榮耀無雙。

清 張宗蒼 《梧館新秋》。設色紙本 手卷。32.5 x 150 公分(12 34 x 59 18 英寸)。估價:55,000,000 – 75,000,000港元。此作將於2021年5月26日在佳士得香港中國古代書畫拍賣中呈獻
清 張宗蒼 《梧館新秋》。設色紙本 手卷。32.5 x 150 公分(12 3/4 x 59 1/8 英寸)。估價:55,000,000 – 75,000,000港元。此作將於2021年5月26日在佳士得香港中國古代書畫拍賣中呈獻

張宗蒼高齡得遇知音乾隆皇帝,於是一意丹青報恩,祗候內廷短短四年多,卻繪製多幅畫作,僅《石渠寶笈》即著錄116件作品。乾隆十九年,張氏以病乞歸,翌年即病逝,而乾隆對其畫作的喜愛有增無減,在民間搜羅張氏入宮前畫作,亦收為皇室珍藏,因此民間罕見張宗蒼畫作流傳。

「他人之畫畫其法,宗蒼之畫畫其理」——乾隆皇帝

張宗蒼師承婁東畫派傳人黃鼎,筆墨簡潔練達,摹古功力深厚,作品中延續著婁東派所主張的「理與氣」,強調傳統文人畫家的人品與修養,正如佳士得香港中國書畫部國際專家主管游世勳所言,婁東派「講究人品還有畫風合一,在約束與舒放之間,能夠達成平衡是非常不容易的。」這種氣節在張宗蒼身上的體現深為乾隆帝所鍾意。

對於張宗蒼的繪畫成就,乾隆曾有言曰:「他人之畫畫其法,宗蒼之畫畫其理。求之於今幾莫儔,求之於古竟堪比,黃大痴、倪高士,之二子中得神髓。」可見張宗蒼的山水丹青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不亞於古人,殊非其他內廷畫家可以比肩。

清 張宗蒼 《梧館新秋》(局部),堂屋紅衣端坐之人即乾隆

清 張宗蒼 《梧館新秋》(局部),堂屋紅衣端坐之人即乾隆

《梧館新秋》於故宮深藏一百多年,並收入《石渠寶笈》三編,在清代內府收藏的歷代珍貴書法和繪畫名蹟中佔據一席之地。此畫不但鈐有石渠五寶璽,更有乾隆、嘉慶及宣統帝等多達十九枚御璽鈐印,尤見珍貴,亦為後世收藏家提供回味無窮的發現與樂趣。

從畫中「古稀天子之寶」及「八徵耄念之寶」等御璽來看,乾隆晚年時亦常開卷《梧館新秋》,張宗蒼作古後依然時時懷念。

清 張宗蒼 《梧館新秋》(局部),右上方可見「古稀天子之寶」及「八徵耄念之寶」兩方御璽
清 張宗蒼 《梧館新秋》(局部),右上方可見「古稀天子之寶」及「八徵耄念之寶」兩方御璽

中國傳統山水繪畫向來以水平效果吸引觀者神遊其中,但《梧館新秋》此作本身視覺效果在中國山水畫作中十分罕見。張宗蒼在緊緻的紙質上以乾墨皴擦山石肌理產生變化,形成如同素描般立體的效果,氣韻深厚。

此作不但與乾隆皇帝淵源甚深,更與另一位皇帝有重要關係—末代皇帝溥儀退位後,以賞賜溥傑之名將此作潛運出宮,在故宮珍藏一百多年後遺失民間,顛沛流離,而今日重現拍場,見證百年中國近代史風雲變化,滄海桑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