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

Global notice 有關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全球各地區辦事處最新信息
ZHANG DAQIAN (1899-1983)
張心嘉珍藏書畫 (LOTS 1101-1111)
張大千

枝上小鳥 

細節
張大千
枝上小鳥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七九年作
94 x 33 cm. (37 x 13 in.)
題識:
嘉姪:盼汝速來,申請先到香港徐伯處,
然後轉到摩耶精舍甚易。叔亦可叫聰聰前來會晤也。
六十八年(1979)十月初二日。八叔爰,八十一歲。
鈐印:張爰之印、大千居士、摩耶精舍、己未(1979年)
拍品專文
素箋錦書憶別離:張心嘉珍藏書畫手跡
張心嘉,又名嘉德,1928年生於北京紫禁城,是張大千二哥張善孖的幼女。依照張家習俗,張氏昆仲子侄輩排行分男女,心嘉在女孩中排行第八,故大千稱其為嘉德八姪。心嘉自幼天資聰穎,雖身材嬌小,但性格大膽,甚得叔父喜愛。1930年代初,張善孖、張大千舉家客居蘇州網師園,將殿春簃改作畫室。張善孖號虎癡,在網師園中養虎寫生作畫;心嘉與虎兒朝夕相伴,毫無懼色。當時同寓網師園的還有書畫金石大家葉恭綽(1881-1968),吳門文人雅士時常雅集於此,心嘉亦拜入大風堂門下,在園內跟隨父親及八叔讀書習畫。
1937年,局勢風雲變幻,張善孖攜全家流離轉徙,先到湖北宜昌,最終遷居重慶,旅程歷盡艱辛。張善孖最早贈予心嘉慶祝生日的畫作,即可追溯到此時。1938年,他旋即又遠赴歐美籌款募捐,四處奔波,日久積勞成疾。1940年10月,張善孖回到重慶後因病溘逝。張大千當時已從成都啟程前往敦煌一個多月,收到二哥病故的消息後悲痛萬分,立即率眾人返渝奔喪。是年心嘉僅12歲。自此,張大千對二兄的遺孤慈愛有加,盡力照撫,矢志不渝逾四十載。
張大千於1949年末離開故土,而心嘉隨家人定居上海,叔姪從此天各一方。心嘉大學修讀地質考古,1953年與研讀化工專業的段慶安結為連理,後誕下一對子女段靖、段端。三十年間,張大千的足跡自南美阿根廷、巴西至北美紐約、加州,但叔姪間通信幾乎從未間斷。1970年代初,大千致心嘉及其姐心素的家書中曾寫道:“姪有何需,隨時函告,叔當盡力。”心嘉長子段靖,小名聰聰,1960年代初移居海外,後由大千資助赴加州學醫。因兄妹常年分居两地,又見大千畫心嘉幼女肖像付與聰聰,並題:“這是你的妹妹敏敏”,可見時時掛念。
1977年,張大千遷居臺灣,築建摩耶精舍,此時大陸逐漸開放。1979年,張大千在園中散步時失足跌入池中,“呼喚無人來拽,掙扎逾一小時始得出水腰背皆傷。”經歷大病一場的大千更倍感思親的苦悶,盼望能早日與親人團聚。1979年10月,寄出一封家書:“嘉姪:盼汝速來。申請先到香港徐伯處,然後轉到摩耶精舍,甚易。” 隻言片語間,大千不負二兄臨終之重托、寄望叔姪能團圓之情流諸筆端,躍然紙上。文中徐伯,即與大千相交數十載的香港著名鑒藏家徐伯郊(1913-2002)。心嘉不久即帶著女兒段端來到香港,不料臺灣當局遲遲不允放行,停滯香港數月。經過張大千四處奔波,只有心嘉終於獲得特許,來到外雙溪畔摩耶精舍,一直伴隨大千渡過晚年最後的時光。
來到臺灣後,心嘉協助雯姨,即雯波夫人照顧八叔,無微不至。心嘉是大風堂門人,書畫皆通,在照料大千起居生活之餘,自然挑起了為大千整理文書詩稿的工作。大千交付心嘉的手札內容豐富,均從未對外發表:手稿方面,有巴西八德園集《石門銘》書法,初到美國加州環蓽盦種梅詩稿,1972年美國《張大千回顧展》自序前後二稿,家宴菜單;手札方面,有大千寫給至親家人和摯友的書信原稿,如徐雯波、張群、王濟遠等。在難得的一幀手稿中,更流露大千日常生活的點滴:“辛亥六月二十九,試御隱形眼鏡之第二日。”旁畫有兩位高士顧盼自如,又以精簡數筆勾出美人面貌,並題予嘉姪留之。
時光荏苒,此批書畫手跡自1983年張大千仙遊後,一直由張心嘉悉心珍藏,體現了她對八叔綿綿不絕的懷念與敬意。張大千直接贈畫,多上款嘉德愛姪,也屢有畫作寫贈聰聰、端端外孫,筆墨之中洋溢著濃濃親情。心嘉的一生,自上海、蘇州、重慶至臺灣、美國,見證了一個特殊時代的變遷。是次張善孖、張大千家族珍藏私人書畫手札首次公開亮相,最珍貴的父女、叔姪情誼盡在其中,更豐富了張大千研究的重要史料,異常珍貴。

榮譽呈獻

石嘉雯
石嘉雯

查閱狀況報告或聯絡我們查詢更多拍品資料

狀況報告

登入
瀏覽狀況報告

更多來自 中國近現代及當代書畫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