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
朱德群
冬之回忆 A
油彩 画布
1988年作
签名:朱德群 CHU TEH-CHUN
来源
亚洲 私人收藏
出版
This work has been proposed for inclusion in the forthcoming Chu Teh-Chun artist catalogue raisonne, co-edited by Atelier Chu Teh-Chun and Mrs. Chu Ching-Chao

登入
浏览状况报告

拍品专文

本件《冬之回忆 A》(Lot 18)是朱德群在1985年至日内瓦举办画展,搭乘火车从瑞士返回法国时,从车窗里看到阿尔卑斯山的暴风雪,深受自然力量的撼动,从而创作的精彩雪景作品。他以淡绿色打底,透过黑色粗犷线条及星罗棋布的银白色点,描绘出阿尔卑斯山系冬景萧瑟,雪霁弥漫之景。朱德群出身杭州艺专,因此中国传统艺术理念对其往后创作生涯有不可抹灭的深远影响,本件作品构图形式有如宋代山水立轴,具范宽《秋林飞瀑图》(图1)所表现出的气势磅礡及雄阔壮美之感。空间营造上运用三远法,远近景的山峰层层迭迭,于同一平面上呈现不同视角所望见的山势,产生郭熙论画山时「山形步步移」、「山形面面看」之效果。而朱德群描绘山峰的狂放笔触则带有草书「驰毫骤墨列奔驷」的气势,朱德群行医的父祖皆十分喜爱书画,他于年幼时即接触许多书画名作,因而将书法技巧融入绘画,为「书画同源」做出最好的诠释。他的运笔态式亦像梁楷《泼墨仙人图》的「减笔」手法,纵笔挥洒,极富创造性,只简括数笔,飘逸灵韵的仙人即活灵活现跃于纸上。朱德群飞扬粗放,精确掌握抑扬顿挫的笔势同若飞云,「心手相师势转奇,诡形怪状翻合宜」,成功表现阿尔卑斯山刚柔并济之美及狂纵奇异之态,筋肉骨气兼具。 综上观,朱德群内心深厚的中国美感底蕴在本件作品表现的淋漓尽致,他运用草书的笔法呈现诗意的山水,将宋徽宗所谓绘画「三绝」:诗、书、画合为一体,在最低限的色彩使用中,营造出最深刻的意境传达效果。西方绘画自塞尚以降,开始摒弃外在形体的束缚,从探索自然转为探索自我内心,关注心灵深处的创作意图,导致抽象主义的诞生。抽象分为冷抽象及热抽象。冷抽象较为理性,多以直线、块面等简洁的造型为主,带严肃的知性感。热抽象感性,多以曲线、不规则几何图像为主,画面具有动态节奏性,带神秘的浪漫感。 杰克森•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即为热抽象代表艺术家之一,他的行动绘画透过反复无意识、即兴、随意的自由动作,将颜料滴落、甩动到画布上,让色线层层迭迭纵横交错,自然形成画面空间,波洛克的《第二十二号》(图2)没有主题没有中心,漫无边际,可以随意分割,种自动技法所营造出的空间,为画面带来不可预知的结果。相较波洛克的随兴偶发,朱德群的抽象则多了几分东方哲学的禅意,他曾说:「在我的画面上,色彩和线条从不是偶然的,它们相和谐地达到同一目的:活化光源,唤起形象和韵律」。《冬之回忆 A》所描绘的抽象雪景,不是视觉的真实,亦非纯客观物象的真实,而是经过他内心经营归类后,所谓「本质的真实」。朱德群的抽象画兼具冷抽象的理性、热抽象的感性及中国抽象的写意性,得意进而忘形,既平淡又深奥。 画家的绘画技巧及创作风格,会随着生涯历练与积累的丰富而愈趋洗炼升华。朱德群初抵法国时,试图在东西方艺术理论中找到一个平衡相容点,《构图第二十八号》则为朱德群对抽象画的初期尝试,他以单一色作背景,运用阔笔与快笔挥洒出的线条,宽窄厚薄不一,游走于画面上颇有大江东去的气势;于其中穿插的不同色块则带来韵律感。此时是朱德群在细腻的东方艺术及粗犷的西方抽象之间摸索的过渡时期,可看出他运用线条的手法及色块之间的连结仍带有些许暧昧青涩。到了《冬之回忆 A》朱德群已成功走出自己的抽象道路,空间营造明显成熟许多,线条及色块间的关系也更为紧密和谐,彷佛信手拈来的简单笔触,却创造出极大的爆发力及视觉张力。朱德群将生命深蕴的能量与艺术经验,融入东方与西方技法,转译为极具特色之艺术语汇。「与其师于人者,未若师诸物也;与其师于物者,未若师诸心。」朱德群不只画山、画雪,更画出自然的生命灵魂,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将客观物象用心中的主观感受诠释,进而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达成人与自然间隽永的追寻。
;

更多来自 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 (晚间拍卖)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