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 DAQIAN (1899-1983)
李德延教授舊藏 (LOT 1091)
張大千

臨大滌子山水 

細節
張大千
臨大滌子山水 
設色紙本 立軸 一九二六年作
361.5 x 142 cm. (142 3⁄8 x 55 7⁄8 in.)
題識:
山水有清音,得者寸心是。
寒泉漱石根,冷冷豁心耳。
何日我攜家,畊釣深雲裏。
念念心彌悲,春風吹月(遲)起。
丙寅(1926年)十月臨大滌子,即乞湖涵仁兄法家博教。季弟張爰。神。
鈐印:張季、大千、自詡名山足此生、大風堂
鑑藏印:李氏德延心賞
來源
香港佳士得,中國近現代畫,2016年5月31日,編號1468。
出版
何恭上,《張大千 vs. 四僧書畫4:看懂石濤道濟》,藝術圖書公司,台灣,2017,第96頁。
拍品專文
萬千氣象:張大千前期作品專輯(Lots 1083-1092)
大千先生一生傳奇,藝途絢爛多姿,研究學者多以時間界限分期,將二、三十年代,至敦煌之行前,定為早期。此一時期,張大千海上拜師,從明清入手,上追宋元,臨摹學習古人,奠定堅實基礎。此一時期的大千師法各家,作品呈現多的面貌。
本輯含香港私人收藏張大千早年作品四件。藏家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於滬上經商,有心購藏名家書畫,以抵禦通脹及政局動蕩。1949年後,藏家來港,將部分藏品一併攜來,精心保存超過半個世紀,其中最為矚目的乃一批創作於三、四十年代之張大千作品。《松下高士》
(編號1085)乃三十年代之典型人物作品人物筆法精細,線條圓淳,取法石濤,整體呈現清逸的風姿。《秋水春雲》(編號1090)則為創作於1935年之青綠山水,構圖疏朗,景致開闊,其青綠及赭石賦色之法可窺四十年代之風格。進至四十年代初,張大千前往敦煌研習,畫風逐漸走向轉變。《阮咸像》(編號1083)和《許掾像》(編號1084)均表現魏晉名士,畫幅、構圖和裝裱相似,許是一組對屏。按照《許掾像》之紀年,相信兩作同寫於1941年春,應為張大千再次啟程前往敦煌之前。兩作中高士所用線條剛勁,轉折有力,巾帽賦色濃麗,開面已有四十年代典型的雍容典雅之態,與三十年代清新飄逸的風格不同。
《臨大滌子山水》(編號1091)與《仿石濤山水冊頁》(編號1092)則顯示大千對石濤的崇拜。在四僧之中,石濤對大千的影響最大,傳世的石濤畫跡,多有張大千過手或臨摹。李德延教授舊藏的山水中堂巨軸高逾十尺,畫中山巒層疊而上,草木秀潤華滋,盡顯石濤面貌,然而相較於石濤率意奔放的筆墨風格,大千在此作中表現出清新秀麗的一面。此作創作於1926年,張大千彼時未及而立之年,煌煌巨作之中可見其學習古人亦挑戰古人的雄強魄力。本輯作品所呈現的多樣面貌,正是張大千藝術起步道路上萬千氣象的一個縮影,而這種多樣性,最終成就了畫家藝術生涯中的大千世界。

榮譽呈獻

Carmen Shek Cerne (石嘉雯)
Carmen Shek Cerne (石嘉雯) Vice President, Senior Specialist, Head of Sale

查閱狀況報告或聯絡我們查詢更多拍品資料

登入
瀏覽狀況報告

拍品專文

本幅乃大千極為罕見倣石濤山水巨幛,畫高逾丈,繪崇山峻嶺,林木蔥蘢,寒泉漱石,白雲藏屋,高士策杖徐行,走入雲山深處。大千拜師曾熙、李瑞清,受二師言傳身教,開拓眼界,從收藏鑒賞中熏染陶冶,從自然與前人筆墨中習藝創作,走出不同他人之藝途。對於石濤的學習正是在二師啟發下開始,至二十年代中後期,大千倣石濤已是海上聞名。
本幅所臨石濤原作《高士臨溪圖》現存四川博物院,又名《為徽五作山水》,高309.5釐米,與本幅尺幅、位置經營皆相差無幾,惟大千改水墨以設色,變大滌子一幅之沉著厚重為清新雅麗一己面貌,與畫作訂製者劉湖涵之喜好亦許不無關係;而大千效倣乾隆,於畫上方正中題寫“神”字,壓鈐大方朱印,則無疑是畫家放鬆自信的流露。《高士臨溪圖》曾是大千舊藏,著錄於《大風堂書畫錄》,四川博物院1957年購自大千留居四川的夫人楊宛君,大千臨寫本幅時是否已將此作納入收藏雖為未可知,但他一直將此畫留於身邊未作出售,可見是他鐘愛的一幅。
上款劉湖涵乃南潯首富劉鏞之子,在江南坐擁大量地產,1928年《上海總商會會員錄》中,他以坐擁法租界里弄房產七百多幢名列前茅。劉湖涵本人少從事實業,雅好書畫,酷愛收藏,尤喜當代畫家書畫,一時名家,無論風格流派,皆有購藏;且尤喜大幅中堂,吳昌碩、黃賓虹、張善孖、賀天健等皆曾為其繪製六尺整紙,李瑞清為劉氏所書隸書對聯,亦取六尺對開。本幅以尺幅論,更是三倍於六尺中堂,似目前所見劉氏收藏中最巨者。1925年,張大千在上海舉辦首次個人畫展,名震申城,劉湖涵許正是在此次展覽中開始賞識這位年輕的畫家。
劉湖涵的藏品從四十年代開始逐漸流散,本幅《臨大滌子山水》轉入時任美軍顧問團南京總部翻譯之李德延收藏。時至1972年,李德延在美國加州電視台有專題節目“李得延華府報導”,採訪時居加州環蓽庵的張大千,這段視屏成為今日研究大千最重要的音像資料之一。據說,李德延趁採訪之便,曾將本作照片示於畫家,大千回憶往昔歲月,並提到這是他當時最大的一幅畫作。

更多來自 中國近現代及當代書畫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