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Lots

Global notice 有关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全球各地区办事处最新情况
PATEK PHILIPPE. AN EXTREMELY WELL PRESERVED, HIGHLY IMPORTANT AND HISTORIC 18K GOLD SPLIT SECONDS CHRONOGRAPH WRISTWATCH WITH BREGUET NUMERALS, SOLD TO LEGENDARY COLLECTOR HENRY GRAVES JR.
PATEK PHILIPPE. AN EXTREMELY WELL PRESERVED, HIGHLY IMPORTANT AND HISTORIC 18K GOLD SPLIT SECONDS CHRONOGRAPH WRISTWATCH WITH BREGUET NUMERALS, SOLD TO LEGENDARY COLLECTOR HENRY GRAVES JR.
PATEK PHILIPPE. AN EXTREMELY WELL PRESERVED, HIGHLY IMPORTANT AND HISTORIC 18K GOLD SPLIT SECONDS CHRONOGRAPH WRISTWATCH WITH BREGUET NUMERALS, SOLD TO LEGENDARY COLLECTOR HENRY GRAVES JR.
8 更多
PATEK PHILIPPE. AN EXTREMELY WELL PRESERVED, HIGHLY IMPORTANT AND HISTORIC 18K GOLD SPLIT SECONDS CHRONOGRAPH WRISTWATCH WITH BREGUET NUMERALS, SOLD TO LEGENDARY COLLECTOR HENRY GRAVES JR.
11 更多
Lot incorporates material from endangered species … 显示更多
百达翡丽,重要及极罕有,18K金追针计时腕表,配宝玑数字,售予小亨利,格富福斯,型号1436,1946年制,附后补证书

REF. 1436, MANUFACTURED IN 1946

细节
百达翡丽,重要及极罕有,18K金追针计时腕表,配宝玑数字,售予小亨利,格富福斯,型号1436,1946年制,附后补证书
机芯: 手动上弦
表盘: 银色配宝玑数字
表径: 33毫米
附件: 18k金百达翡丽针扣及百达翡丽后补证书
备注: 出处非凡,保存状态良好
—— 详细请参阅英文版本 ——
百达翡丽
注意事项

Lot incorporates material from endangered species that is not for sale and is shown for display purposes only. The endangered species strap shown with the Lot is for display purposes only and is not for sale.Upon sale, the watch will not be supplied to a buyer outside Hong Kong with any watch strap.

荣誉呈献

Alexandre Bigler
Alexandre Bigler Vice President, Head of Watches, Asia Pacific

查阅状况报告或联络我们查询更多拍品资料

状况报告

登入
浏览状况报告

拍品专文

佳士得非常荣幸和兴奋能够向我们的客户、国际收藏家和百达翡丽的所有崇拜者提供一款最高级的古董百达翡丽腕表,该腕表原出自传奇收藏家小亨利·格雷夫斯 (Henry Graves Jr.) 的收藏—型号 1436J 追针计时腕表。这款极致腕表已十多年未在公众露面,一直收藏于一个非凡的私人腕表系列。

在钟表世界中,没有比小亨利·格雷夫斯(Henry Graves Jr.)更强大或更令人向往的出处了。他可以说是 20 世纪最重要的腕表收藏家。即使不是资深的收藏家,看到这个出处—这位百达翡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客户—,也会知道他们确实在欣赏一款非常特别同时其中最好的的时计。凭借最优秀的血统、历史重要性和整体极佳的原始状态,这款腕表代表了为任何尊贵收藏系列添加至尊百达翡丽古董杰作的难得机会。

这枚腕表直到 2012 年从 Graves 的孙子 Reginald H. Fullerton, Jr. 的财产中现世前从未出现,这款手表也因其极佳的品相而引人注目,可被视为市场上出现过的最好的 1436 型号之一. Reginald ‘Pete’ Fullerton 和他的祖父一样是一位挑剔的收藏家,并坚持不会在任何的百达翡丽保养维修中把他的手表表盘或表壳作任何改变或修复。本款腕表完美地体现了这一理念,表壳保留了完整的比例,并显示出非常清晰清晰的黄金印记,此外,黄金表壳获得了收藏家高度珍视的古铜色氧化,进一步证明了保存良好的原始状态。表盘采用罕见的镶嵌式黄金宝玑数字,不仅是最具吸引力的表盘,也是本型号中制作最少的表盘类型,其余大多数例均采用条状时标或带条状时标及阿拉伯数字的组合。根据我们的研究,已知只有大约 12 枚型号 1436 带宝玑数字表盘。该机芯的摆轮夹板上印有“HOX”印章,证明这款手表是进口美国市场的。

表盘
由 Stern Frères 制造,纯金底盘,哑光饰面,镶嵌式宝玑数字时标,黑色硬质珐琅外分钟轨道,测速计刻度和辅助表盘,黄金竹叶时针和分针。珐琅外分钟轨道、测速计、品牌签名和辅助表盘首先由雕刻师手工雕刻。然后,珐琅师将填充雕刻并在大约 900 度的温度下“烘烤”表盘。当前表盘的背面带有正确的编码:“93”代表客户也即是百达翡丽,“177”作为订单号。著名的 Stern Frères 将表盘制作变成了真正的艺术,简单和优雅的范例。

表壳
由 Emile Vichet 制造,三件式 18K 黄金配嵌入式底盖及表圈,底盖里面带有制造商签名,由百达翡丽压印,"瑞士"与签名通常在固定位置压印,瑞士女皇头标志,18K/0.750 由表壳制造商压印代表黄金纯度,表壳编号通常由表壳制造商按照百达翡丽的指示压印。表壳上有两个瑞士黄金印记,女皇头像和下方代表日内瓦的“G”,一个位于右下方的表耳侧,另一个位于表壳上。表圈底部刻有表壳编号的最后三位数字。

型号1436
型号1436以其卓越的品质和优雅的设计而著称,是百达翡丽上世纪中叶生产的巅峰之作,也是首批批量生产的追针计时腕表。表盘的设计非常赏心悦目,测速仪刻度和应用数字突出。追针计时腕表功能可同时为两个事件计时,例如两辆赛车,并有一个 30 分钟计数器,用于持续时间超过一分钟的单个事件。

从 1938 年到 1971 年停产的大约 33 年的生产期间,仅生产了 140 枚型号 1436。这款手表是当今已知的仅有的 59 枚黄金表款之一。参考 1436 制造了两代,在计时功能的操作方面具有不同的结构。对于 1940 年代后期制造的第一代,表冠充当了分开和重新组合两枝秒针的功能。第二代在表冠内装有一个同轴按钮,用于追针功能。

来源:
Henry Graves, Jr. (1868-1953)
女儿Gwendolen Graves Fullerton (1903-1969)
孙子Reginald ‘Pete’ H. Fullerton, Jr. (1933-2012)
苏富比纽约2012年6月14拍卖,拍品14, Watches from the Collection of the Late Reginald H. Fullerton, Jr. and his Grandfather Henry Graves Jr.
重要私人收藏

参考文献:
与此时计相关的参考文献资料,敬请参阅英文版本。

***
小亨利·格雷夫斯 (1868-1953)
斯泰西·佩尔曼说: Stacy Perman 是一位屡获殊荣的记者和三本书的作者,包括 A Grand Complication: The Race To Build The World's Most Legendary Watch, Atria Books/Simon & Schuster, 2013

“格雷夫斯是继他的兄弟爱德华·黑尔之后的第二个儿子——很有可能;这是格雷夫斯最后一次在任何事情上排在第二位”

对于小亨利·格雷夫斯 (Henry Graves, Jr.) 而言,收藏不仅仅是鉴赏;这是他真正的激情所在。在他的一生中,这位神秘的曼哈顿金融家遵循一个简单的哲学去收藏艺术品:“如果不是最好的,那就不要打扰。”

在收藏钟表方面,格雷夫斯在钟表史上占有独特的地位。他是一位眼光最敏锐的人,渴望拥有最精美、最复杂的时计,最终成就了他的杰作:Graves Supercomplication。这款双表盘怀表由百达翡丽制造,于 1933 年交付给他,设计耗时 5 年再加上3年去制造 。它由 18 K黄金制成,包含 24 项复杂功能,在 1999 年以 1100 万美元的价格拍卖时打破了所有已知记录——这一记录保持了 15 年,直到 2014 年Graves Supercomplication再次出现并以惊人的 2400 万美元敲定。

钟表对蒙娜丽莎的回答,Graves Supercomplication成为一个时代的象征,格雷夫斯被认为是 20 世纪最伟大的手表收藏家之一。他的委托定义了现代手表收藏,并塑造了百达翡丽和江诗丹顿等制表师作为微型机械工匠和复杂功能魔术师的声誉。

***

格雷夫斯出生于新泽西州奥兰治的一个有影响力的银行家庭,在闪闪发光的世纪末美国期间,他默默无闻。他加入了他的父亲老亨利·格雷夫斯 (Henry Graves, Sr.) 在华尔街工作。 1865 年,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行长之一,老格雷夫斯创立了麦克斯韦格雷夫斯公司。格雷夫斯家族在铁路和金融方面的财富跻身当时的大亨和工业大亨之列。 Maxwell & Graves 为自由国家银行和阿特拉斯波特兰水泥公司提供了启动资金。作为同类产品中最大的一家,阿特拉斯为帝国大厦和巴拿马运河提供水泥。

1896 年,格雷夫斯先生与一位富有的商品经纪人的女儿弗洛伦斯·伊莎贝尔·普雷斯顿 (Florence Isabelle Preston) 结婚。这是金钱和血统的联姻;弗洛伦斯家族追溯到查理曼大帝。 《纽约时报》称他们在第五大道的圣托马斯教堂举行的婚礼是“社会大事”之一。

这对夫妇住得相当长,他们在哈德逊河畔欧文顿的一块土地上拥有一座豪宅,这片土地以前是华盛顿欧文庄园的一部分。格雷夫斯夫妇和他们的四个孩子在冬天也住在曼哈顿,先是住在公园大道 420 号所谓的百万富翁出租屋里,后来住在第五大道 834 号的复式公寓里。

在世纪末,洛克菲勒家族和范德比尔特家族在阿迪朗达克拥有的乡村营地等富裕社会家庭在荒野中布置了豪华的大营地。 1909 年,格雷夫斯购买了鹰岛,这是由建筑师威廉库尔特在上萨拉纳克湖建造的大营地。最初于 1903 年为曾任纽约州州长的美国前副总统列维·P·莫顿 (Levi P. Morton) 建造,格雷夫斯 (Graves) 为他的私人岛屿 32 英亩森林所提供的隐居之地而欣喜若狂。每年 7 月,格雷夫斯夫妇带着他们的仆人招待朋友、举办豪华派对、打猎、打网球、划独木舟,并享受精心准备的家庭野餐。

格雷夫斯是继他的兄长爱德华·黑尔之后的第二个儿子。这是格雷夫斯最后一次在任何事情上排名第二。作为一名狂热的运动员,他驾驶快艇并且是一名专业的射手;参加了马术表演并且是一名马术专家。

当谈到收藏时,格雷夫斯将这项职业视为一项运动,他想赢。

作为一位著名的绘画和雕塑收藏家,格雷夫斯是美国最重要的中国瓷器收藏家之一。他对古典大师版画和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对早期的美国和海战版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Graves 还收藏了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稀有且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硬币——他将这些硬币保存在他主浴室的订制柜中。

虽然 Graves 致力于为他的收藏采购最好的作品,但他同样热衷于将它们保密。与他同时代的许多人公开他们的藏品、出版图录并将其遗赠给博物馆不同,很少有人知道格雷夫斯拥有的非凡宝藏。然后在 1936 年 4 月 3 日,美国艺术协会安德森画廊公司进行了一次单一藏家拍卖:雕刻和蚀刻杰作:小亨利格雷夫斯的收藏,在那里,广大公众首次有机会欣赏他的藏品。拍卖的最高点是阿尔布雷希特·丢勒 (Albrecht Dürer) 的《亚当和夏娃》,以 10,000 美元的价格售出。这是一笔非同寻常的金额,特别是因为拍卖是在大萧条时期进行的。

然而,格雷夫斯对复杂腕表的渴望可能在现代最为人所知。起初,他的兴趣与他所处环境中的大多数人一样,拥有一块精美的黄金怀表是地位和富裕的象征。格雷夫斯家族一直是蒂芙尼公司的长期客户,其历史可以追溯到联合广场西 15 号被称为“珠宝宫殿”的时代。格雷夫斯、他的父亲和两个兄弟都从珠宝商那里购买了钟表。事实上,正是格雷夫斯先生对蒂芙尼的定期赞助,最初将他介绍到百达翡丽。

百达翡丽以其高性能天文台表在美国赢得了声誉,定期在日内瓦天文台计时比赛、世界博览会上获得奖牌,并通过精明的营销活动宣传其屡获殊荣的。正正是百达翡丽的日内瓦天文台获奖表引起了格雷夫斯的注意。他对完美和竞争的品味最终激发了他对复杂表的渴望。 1910 年代,格雷夫斯开始订购百达翡丽怀表。到 1920 年代,他的兴趣从简单地购买最好的三问报时和天文台表发展为拥有尽可能多的复杂功能的时计。格雷夫斯有严格的标准。他偏爱铂金或 18 K黄金抛光表壳:许多表壳上刻有 Graves 家族的标志,其座右铭是:Esse Quam Videri(要成为,而不是看起来)。

多年来,格雷夫斯与百达翡丽建立了独特而特殊的关系。尽管他曾数次亲自前往日内瓦,但直到 1930 年代后期,蒂芙尼公司还是与百达翡丽一起处理了他的大部分订单。在 1940 年代,格雷夫斯主要与 Henri Stern Watch Agency(百达翡丽位于洛克菲勒中心的美国总部)打交道,在那里他赢得了一些受宠的赞助人地位。 Graves 与百达翡丽的特殊关系造就了一些有史以来最非凡的作品。他于 1920 年代委托生产的两块怀表分别包含 11 项和 12 项复杂功能。在现有的两个已知的百达翡丽铂金陀飞轮中,格雷夫斯拥有它们,每个都是天文台的获胜者。

即使到了八十岁,格雷夫斯仍然对钟表保持着浓厚的兴趣。二战后,他的重点主要转向腕表。这种兴趣始于 1920 年代。在腕表开始成为主流之前,格雷夫斯早已购买了两枚酒桶形三问腕表。

1953 年,86 岁的格雷夫斯在他位于第五大道的公寓里去世。迄今为止,只有一小部分 Graves 的手表公开或在拍卖会上出现过。

参考文献:
与此时计相关的参考文献资料,敬请参阅英文版本。

更多来自 世代珍奇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