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N WEICHENG (1720-1772)
QIAN WEICHENG (1720-1772)
QIAN WEICHENG (1720-1772)
3 更多
清 錢維城

倣元四家山水

細節
清 錢維城
倣元四家山水
水墨紙本 手卷 一七六六年作
33 x 523 cm. (13 x 206 in.)
題識:丙戌(1766年)冬儤直西清,每飯後無事,輙塗抹數筆以遣興,積兩月餘,遂成此卷。丁亥(1767年)四月,三弟自南來,見之頗以為可,即以贈之。維城。
鈐印:錢維城印、素庵
又題:耐圃司農藏有麓臺長卷,合黃王倪吳四家之法,而元氣淋漓,一筆揮洒,無湊泊之跡。余嘗有意臨之而未暇也。此作意亦欲搃括諸家,而較之麓臺相去遠甚,此才力所限,非可強矣。茶山又識。
鈐印:茶山、無聲詩
題跋:
錢載(1708-1793):
司寇夫子儤直之暇,畫此山水長卷。蓋合元四家之法,而所取於黃吳者尤多,既以與孝廉叔收藏。今年辛卯(1771)公車來京,裝潢甫就,乃屬載題之,為賦六言一首,並呈夫子誨定:公望派皆北苑,子由師即東坡。禁廬雪落閑寫,行笈春逢遂歌。渾厚華滋不盡,樝梨橘柚如何。孝廉船泊江渚,貫月虹非有它。載拜稿於宣南坊邸。
鈐印:載、坤一書畫、頤盦
趙翼(1727-1814):
國朝繪事擅山水,前有麓臺後茶山。麓臺得元四家法,曾合眾長寫青孱。茶山彷之作此卷,儤直偶趁西清閒。枯毫焦墨妙游戲,着色不用淺絳斑。麻皮皴紋礬頭石,(雙行小字:《清河書畫舫》論子久畫)一重一掩相迴環。有時健筆力扛鼎,忽然嵐霏雲氣淡入無痕間。(雙行小字:雲林題叔明畫:王侯筆力能扛鼎。又題仲圭畫:嵐霏雲氣淡無痕)微茫雅宜山前景,遠人無目水不灣(《雅宜山圖》倪迂作,見顧元慶《雲林遺事》)。披圖恍見癡黃迂倪輩,盡入一手超荊關。我聞數子俱從北苑出,又各分畦闢阡陌。同源雖可匯眾流,異曲詎能吹一律。未聞環肥燕瘦態各殊,可合老子韓非傳為一?何哉此圖信手披橫斜,蒼茫滿帋生雲霞。當其運古入化處,難辨某筆為某家。按之各家又悉備,如奏琴筑箏琵琶。是惟罏鞴早已鎔眾妙,一氣噴薄流精華。釀花成蜜花不見,蜜中滴滴自有諸種花。圖成持贈惠連弟,風雅一堂見深契。印香槃篆壽子由,此事東坡有成例。我亦當年辱素知,論文樽酒開心期。每當意得筌蹄外,超詣不減無聲詩。即今一別淚如雨,其人與畫俱成古。錦贉橫展重摩挲,猶覺揮毫勢飛舞。增君夜雨懷對床,感我晨星憶談麈。題罷還君好什襲,莫共麓臺長卷徒炫名畫譜。為曙川學長先生題茶山司寇所贈墨蹟,即請是正。甌北弟趙翼。
鈐印:趙翼印、甌北、小卯山房
趙懷玉(1747-1823):
尚書天人流,鳴盛和笙鏞。餘事及六法,苦詣追南宗。目無元四家,肯學王司農。雲煙不在眼(雙行小字:即公詩語),邱壑蟠其胸。西清多暇日,北苑空前蹤。
至尊欲奇絕,佳手驚未逢。當其下筆時,寸縑逾寸琮。尚書意不滿,小藝其何庸。殊方偶小蠢,蠻觸爭戈鋒。
詔謂尚書行,單騎清傳烽。浹旬傳露布,期月爭輸賨。裴公下淮蔡,馬卿存笮邛。臨機獨游刃,尊俎有折衝。歸來侍承明,珥筆仍雍雍。蠻煙与瘴雨,一一揮奇峰。萬里縮只尺,雙管隨衡縱。公名若威鳳,公技猶神龍。聞喪遽匍匐,示疾恆踈慵。於時識風采,骨立千尋松。高軒一握手,片語如醇醲。鴞音忽集舍,馬鬣悲新封。讖成孤蛺蝶,夢斷三芙蓉。此圖作丙戌(1766年),儤直恩方濃。淋漓足元氣,蕭瑟含秋容。持將贈弱弟,想見塤箎雝。余交孝廉久,昕夕鎮過從。幸茲典型在,況以世好重。三絕古所羨,二難茲獨鍾。撫圖增昔感,得句無歡悰。安能從君乞,并剪分吳淞。
竹初三丈以文敏公所遺畫卷,屬題得詩三百字請正,時甲午(1774年)初春,寓吳山先恭毅祠,味辛懷玉拜手。
鈐印:趙懷玉、阿印、伐薪汲泉亦是名士、恭毅公元孫
張洽(1718-1799):
“昔人論畫,貴有筆有墨,不着力則無筆法,不用意則無墨趣。此作筆墨兼備,骨肉停勻,沉雄渾厚中正,復細針密縷,非大家不能到此。曩於都門,文敏曾訂予共作長卷,各以事鹿鹿未果。歲寒里居,竹初先生出此卷見示,留連展玩,遂成古人今昔之感,當何如耶?甲午(1774年)小除夕,西苑客張洽剪燭跋。
鈐印:在陽道人張洽圖記
彭元瑞(1731-1803):
錢三輟講款我戶,手一㡧畫咨涕洟。尚書遺墨忽到眼,卷長二丈紛橫披。圖窮有詩未及寫,追書識跋神合離。如此兄弟古今少,子由吾友子瞻師。我無真賞堪讀畫,但感宿昔成吁嚱。乾清朵殿在天上,綠窗朱戶金罘罳。儒臣載筆近尺五,尚書翔步承恩暉。詩成畫竟天一笑,讀書萬卷方能斯。二十餘載清切地,後進聯步空瞠而。蓬萊晝長無一事,曲牀侍側湘簾垂。有詩共吟畫旁看,指示妙處心神怡。公於愛才自天性,散材樗櫟顧弗遺。謂我詩法有嵞徑,縱不佳者各有宜。斷槍折戟較利鈍,亂頭麤服分妍媸。我聞輒慙不敢受,公之此語則可思。正法眼藏真妙諦,邪魔外道張粉脂。論詩斷斷絕世態,於畫或以一貫之。卷端紀歲在丙戌(1766年),越年我始趨彤墀。是時諸老方鼎盛,儤直出入恒相隨。五年我持使者節,公亦讀禮星南馳。撰杖請衽僅一再,精神邃化騎尾箕。文㝎文達溘相繼,老成凋謝纔週朞。古人知己重一語,為天下戚哀予私。公初寫此不及見,見畫公已不可追。何須更著公謹錄,過眼頓作雲煙飛。
乾隆甲午(1774年)十一月八日,北行丁堰舟次題,元瑞。
鈐印:元瑞、彭七、覆詒
平聖臺(18世紀):
索居歲遒盡,百感摧心神。我生不自力,於世負兩人。少小入京雒,虛名動搢紳。文達在樞局,水鏡裁羣倫。謂我有器識,可以涉通津。甲戌(1754年)禮部試,司空慎選掄(雙行小字:文敏為甲戌會試捴裁甫遷少司空)。所收盡才俊,瘦乘追麒麟。館課集庶士,逸足時一伸。賞誤千里價,途窮九折輪。廷試倏被汰,常調遂終身。我公憫其拙,惜別意倍親。矮紙小平遠,寫贈逾璆璘。櫝藏三十載,墨氣猶鮮新。絳節至江右,秋賦分陶甄(雙行小字:己卯(1759年)秋文敏主江西鄉試,余預為同考官)。劇談盡夜漏,找牘趋凌晨。猶憶一言賞,不覺双眉顰(雙行小字:公使途中新月詩:“不信一鉤楊柳外,此人只合落風塵”。蓋館試殘月如新月,余破題“一鈎楊柳外,彷彿上絃初”,公見懷及之,鎖院夜分出示,余不覺淚下)。此會竟長謝,薄宧逾沈淪。文達戴星至,隅坐還經旬。相期活良懦,為國除菅榛。詩筒互往復,秀句常紛綸(雙行小字:裘文達居太夫人憂,在新建里第一年,余每至省造,謁唱和之詩成帙)。自我去嶺外,二老彌宣勤。文達騎赤鯉,棲神大江垠(雙行小字:文達末命當為燕子磯水神)。公亦嬰痼疾,乘龍上蒼旻。聖主眷明德,始終恩禮均。文敏繼文達,上諡鎸貞珉。嗟乎兩尚書,完璧稱純臣。獨悲失路士,心事向誰論。文敏大魁後,槖筆趍楓宸。清詩兼妙畫,睿賞恆移辰。秋官泚丹筆,黔塞鳴金錞。乃知兵刑任,實蘊經濟醇。羹醴才向用,人琴歎同湮。弱弟啟夕秀,玉照河陽春。遺墨手長卷,山川欎輪囷。六合四家法,用成一代珍。屬我為題句,拜觀淚沾巾。當公病劇時,我充幕府賓。咫尺苦相失,奠夢知無因(雙行小字:公就醫吳下,余在薩撫軍幕中,聞而趍謁,公已行,數日得訃)。茶山識前讖,華表開新窀。門下半卿尹,誰為剪香蘋(雙行小字:公晚號茶山,即奠山麓)。年來過毘陵,艤舟古驛濱。登堂拜孀母,客坐寒無茵。璚樹慘雙折,堂構尤邅屯(雙行小字:二句在可字上)。可憐三事家,不異黔婁貧。公顏不可覩,此卷存公真。讀畫歌大招,悽惻難重陳。
五古一首奉題先師文敏公遺墨,並呈竹初老世叔大人教正之。時乾隆庚子(1780年)日南至,山陰世姪平聖臺再拜。
鈐印:聖臺私印、晚晴居士、香光莊嚴、如來種
趙懷玉:
吾鄉畫家自惲正叔後,唯錢茶山尚書足以接武。正叔以韻勝,尚書以魄力勝也。此卷渾厚華滋,合元四家為一手,較之麓臺,魄力殆欲過之。乾隆甲午(1774年)尚書弟竹初屬題,為賦五言古詩一首。庚子(1780年)召試,出南昌彭文勤門下,文勤述及余詩,以為知余者先在此也。今為休寧汪君理齋藏弆,物得所歸,亦可無憾。唯卷中人墓俱宿草,存者獨余與甌北先生耳。披展數四,殊深今昔之感,因成二絕云:“尚書遺墨孝廉船,往事回頭已卌年。誰料桃花潭水上,重參舜舉畫中禪。題詩盡是舊詞臣,少日塗鴉媿步塵。且喜容揩雙老眼,天留後死話前因。”嘉慶十六年(1811)十一月趙懷玉題。
鈐印:趙懷玉印、六十以後書
邵松年(1848-1924):
此卷為瓶麓齋舊藏,不特文敏山水為生平傑作,即後諸名公詩跋,無不一一可觀,誠不可多得之品。司農巨卷同存敝齋,翰墨因緣,豈淺也哉。丙辰(1916年)上已前一日,六十九老甥息盦題記。
鈐印:息盦、松年六十後作
隔水題跋:
錢大昕(1728-1804):
茶山本天人,遊戲為画師。胷中磊落有五嶽,天機活潑出怪奇。蓬山侍直廿餘載,絕藝不許人寰知。我聞論画如論禪,宗派亦以南北岐。摩詰一翁作初祖,吳黃倪王四葉垂。曹溪法乳出龍象,煙翁妙手孫謀貽。麓臺已往孰嗣響,唯公心慕手獨追。試觀此圖和合四家法,驅使前哲如嬰兒。五日一水十日石,松杉栝柏點綴位置皆得宜。蒼茫浩瀚一氣合,筆墨斷處神猶隨。畫成付令弟,知音今鍾期。自言仿麓臺,魄力實過之。西堂春艸冷,昔夢撫卷老淚雙漣洏。立功立言已不朽,餘技亦復疇能為。鯫生一見但下拜,曾記解衣盤礡揮豪時。丁未(1787年)六月門下士大昕拜題。
鈐印:臣大昕、辛楣
楊慶麟(19世紀):
余既得茶山司寇此卷,每一展玩,輒意王司農卷,不知若何神妙,又不知流傳何處,世間尚存此妙蹟否?同治癸酉(1873年)十月,厰肆以司農巨卷送閱,展讀之,知即係司寇所倣原本也,不禁驚喜欲狂。索值昂甚,時甫由山左差,旋購之,幾於傾囊,然亦足以自豪矣。廿五日燈下展閱,書以志喜。振甫麟。
鈐印:甫麟
藏印:
曹文植(1735-1798):石鼓硯齋
汪彥宣(?-?):休陽汪彥宣小某甫珍藏
葉鴻翰(1856-1925後):葉氏硯農珍藏之印、研農心賞
金傳聲(19-20世紀):秀水金蘭坡搜羅金石書画、秀水金氏蘭坡過目、金傳聲、蘭坡經眼
楊慶麟:振甫審定
其他:朝爽樓、雙宿硯齋珍藏(於裱邊)、巴氏所藏(於裱邊)、丹陸過眼、在心發言(騎縫印)
范永祺(1727-1795)題引首:
煙雲在手。甬上後學范永祺拜題。
鈐印:范永祺印、又字莪亭、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楊慶麟題簽:錢□□仿元四大家山水真蹟。同治庚午(1870年)夏六月,識於汴梁振甫珍藏。
鈐印:振押
來源
香港蘇富比,中國古代書畫,2019年4月1日,編號2600。
出版
著錄:
錢載, 《蘀石齋詩集》卷32,見《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443冊 ,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2002年,第267頁。
趙翼 ,《甌北集》卷21,見《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446冊,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2002年,第515-516頁。
趙懷玉,《亦有生齋集》詩卷5、卷28,見《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469冊,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2002年,第311、585頁。
彭元瑞,《恩餘堂輯稿》卷3,見《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447冊,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上海,第497頁。
錢大昕,《潜研堂集》,詩續集卷5,見《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 1439 冊,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上海,第387頁。
邵松年,《澄蘭室古緣萃錄》卷14,見《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088冊,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2002年,第248-250頁。
徐邦達,《改訂歷代流傳繪畫編年表》,人民美術出版社,北京,1995年3月,第238頁。
出版:
上海博物館編,《中國書畫家印鑑款識》,文物出版社,北京,1987年
12月,第1498頁,圖版22、24、28及33(錢維城印文及款識);第1364頁,圖版11、13及15(趙懷玉印文)及第1493頁,圖版22(錢載印文)。
《懷古堂通訊第7期 – 形的力量》,懷古堂,紐約,1998年,第106、243、244頁,圖版20。
《懷古堂通訊第12期 – 文人場所》,懷古堂,紐約,1999年,第146頁。
展覽
紐約,懷古堂,“形的力量”,1998年2月5日至3月28日。
拍品專文
狀元逸興:
《仿元四家山水》與乾嘉學者士人遺韻

錢維城(1720-1772),字幼安,號茶山、稼軒等,江蘇武進人,乾隆三年(1738)年十九歲中舉,十年(1745)中狀元,歷左中允、內閣中書、工部侍郎、刑部左侍郎等。錢氏幼年從族祖母陳書(1660-1736)學畫,後又得董邦達(1699-1769)指點,畫藝由是益進。

錢氏以狀元之貴點染丹青,畫風遠宗元四家,近師清初四王,與董邦達一脈相合。此卷錢氏自題開宗明義即說,從于敏中(1714-1780,耐圃)處得見黃原祁“合黃王倪吳四家之法”,而他“嘗有意臨之而未暇也。此作意亦欲摠括諸家,而較之麓臺相去遠甚,此才力所限,非可強矣。”此處既有自謙之詞,亦有與古人(王原祁)較量之心,更有突破自身筆墨與構圖的挑戰。吾人讀畫史常有師古師自然師心之境界說,錢氏糅合元四家筆墨境況成一卷之舉措,無疑是他在師古師心之間的一種突破性嘗試。

手卷由四幅畫紙合成長卷,紙與紙接口處山水樹石相合無縫,即苔點皴染也是混然一體。開卷山峰雄渾撲面而來,隨目光轉移,漸見幽壑之細密,千巖爭秀而一水相連,略次平遠開闊,但見漁舟遠帆,數峰綿延,近處板橋茅舍,小舟閒泊。元四家用筆染墨,黃王吳倪融入卷中,江南山水風致,筆有盡而意猶在,餘韻無窮。

此卷為錢氏儤值南書房飯餘遣興閒筆,閱二月乃成,大家筆墨構圖,精微含蓄。次年四月,乃弟錢維喬(1739-1806)至京師,復題贈之。維喬又遍邀錢大昕、錢載、彭元瑞、趙翼諸名家題跋,成就乾隆朝狀元畫家與士人學者之間的筆墨佳話。

榮譽呈獻

Jessie Or (柯少君)
Jessie Or (柯少君) Vice President, Senior Specialist, Head of Sale
;

更多來自 中國古代書畫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