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G BINHONG (1864-1955)
HUANG BINHONG (1864-1955)
HUANG BINHONG (1864-1955)
9 更多
HUANG BINHONG (1864-1955)
12 更多
息茶庵藏重要黃賓虹作品 (編號 1132-1136)
黃賓虹

息茶庵圖卷

細節
黃賓虹
息茶庵圖卷
設色紙本 手卷 一九三九年作
32.3 x 154 cm. (12 ¾ x 60 5/8 in.)
題識:
斷雲崩石幾山過,千里詩情送棹歌。
牛渚磯頭晚風起,江聲不似樹中多。
作甫先生屬粲,己卯(1939年)秋日,黃賓虹畫。
鈐印:黃賓虹、片石居

陳融(1876-1955)題引首:仰之彌高,鑽之彌堅。
作甫先生寶之。融。
鈐印:癸巳七十八、浣音亭

題跋:
唐恩溥(1881-1961):余於有清光宣之間,因吾友黃子晦聞得交賓虹。賓虹視余二人者年較長,而契合無所間,余二人者,暇輒出賓虹所作山水相欣賞,而賓虹亦以余二人者好之篤也,每有合作,輒舉以相貽。故廿餘年來,余所蓄賓虹畫至數十幀,而賓虹生平繪事境界,余亦遂能道其曲折。賓虹早年之畫,秀穎逸麗,於石田衡山為近。尤喜作青綠山水,其得意之筆,多為晦聞攜去。五十以後,遒密蒼古,絕去蹊徑,用墨濕潤,尤覺精能。其筆法多仿大癡而參以叔明,皴法上宗北苑而博取襄陽。巨幀小幅,隨意揮灑,各極其妙。迨夫晚年,更造平澹,筆墨之痕,幾於俱化矣。去歲寄余一書,謂此來作畫深有悟於古人以簡御繁之妙,所得境界,頓與前異。又謂近十年來多遊名山水,胸中浩然,歸輒求觀宋元人名畫以會其趣。其博學好古,老而弗衰,深造自得,固其宜也。此卷筆力沈著,氣勢駘宕,林壑峭拔,樹木奇崛,而用意簡遠,不事煙雲而神態俱足。此乃賓虹極意之作。以大耋之年,尚能為作甫先生寫此,尤難得而可貴也。展觀數月,謹題其後,遂以歸之。
庚辰(1940年)中秋,新會唐恩溥識。
鈐印:天如、恩溥

楊鐵夫(1869-1943):蟬噪庭槐綠已濃,歸燕簾櫳。蝸廬息影四山中。茶煙漾,藕花風。縑緗插架籤標帙,城環擁,擬矦封。別饒心事問殘紅。衾夢戀,一聲鐘。燕歸梁。
作甫再姪屬題,七十四老人鐵夫。
鈐印:鐵夫

黃慈博(1886-1946):碧峰逥合窺簾戶,冷翠古陰疑雨。茶竈筆牀安處,鎮日和雲住。北山我亦思幽墅,歸去巢禽無樹。讀畫遜君清趣,風裏瓶笙語。調寄桃源憶故人。
作甫先生屬題,羅浮黃慈博。
鈐印:秋鵑道人、慈博、青主同生日

張學華(1863-1951):小住煙雲縹緲間,自安茶竈對層巒。淋漓卻倩荊關筆,不寫江南淡遠山。作甫先生屬題,癸未(1943年)初秋,張學華。
鈐印:闇道人、務闇室

李滄萍(1897-1949):余與作甫別二十五年,癸未(1943年)七月始復遇之濠鏡松山之麓,執手道故,昕夕過從,讀畫論詩,甚樂也。一日作甫出示賓䜫先生息茶庵圖屬題,盤空遒硬,神與境會,傑構也。作甫少卓犖,蓋嘗慕范孟博、陳同甫之為人,更歷艱虞,乃韜光沈馨,脫略世榮,遊名山大川,居黃山數月,煮茗讀詩,為圖以記其事。今茲偶一出觀,輒翛然有出世之想,作甫自此遠矣,遂題以歸之。
癸未(1943年)十二月,滄萍。
鈐印:高齋、餘錢

黃居素(1897-1986):吾師賓虹先生既為作甫兄作息茶菴立幅,以意有未盡,復為此卷。作兄數年前居香島之東山臺寓樓,距余緣山堂僅數十武,常攜此卷相過夜話。余亦常就作兄寓樓假觀。前三年冬,香島戰事,余與作兄所居被砲擊烈,余既幸免於難。此卷於劫燼中檢回,完好如昔,此當有鬼神呵護之也。作兄旋攜來濠江,余仍以多病伏處緣山堂近三載,每思此卷,不可得見,輒悵惘竟日。去月避地來居青洲,始復得作兄攜此相過展視,快慰而離合之感有非言說能盡者。
吾國畫論,自唐朱景玄別立逸品,於神妙能品之外,示三品不能伍。宋黃休復以逸品躋三品之上,名三品不能先,嗣後遂成定論。而逸之一字,遂為畫事立極,惟論究逸義之作殊尠,西土則自近世大哲康德以降,始於美學多所闡發,以美術與道德各有其領域,而超越之美與超越之真則相殊而體同。理論雖繁,要不外歸本於以美離利欲獲解脫。夫逸之本義為逃失,引申為隱遯,為超越,所謂蟬蛻囂埃之中,自致寰區之外,非離利欲獲解脫又何足以稱焉。吾國古來畫事之極,則其將以近世西哲之理論而益昌乎。抑將以吾國逸品之作為真有合於美學之最高原理,足為西土美術闢一新徑乎。往歲余侍先生滬上,每聞論畫,即以逸義相告。近年書教,又常是以孔氏依仁游藝之義,以為惟此始為東方藝事之精髓。所游為藝,所依在仁,不特自求解脫而有救度之意矣。此則以無聲詩為廣長舌,又豈常人欣賞之情之所能測耶。余於先生之作,每讀百數十遍,及逾一二年後再讀,則以前以為已盡知者,其實多有所未知也。余今獲重觀此卷,益自覺其如此。使一二年後再獲展讀,亦益証今日所知之猶未盡耳。非所謂仰之彌高鑽之彌堅耶,復何言焉。
甲申(1944年)十一月,黃居素拜觀於濠江青洲寓樓謹記。
鈐印:黃居素鈢

黃居素(1897-1986):
藏山細雨怯春寒,乘輿驅車叩戶看。
薄薄茶香賡舊韻,溫溫爐火伴新盤。
幾人外物外天下,萬眾翻身翻大難。
側耳波濤驚壯闊,樓頭袖手愧輕安。
辛卯(1951年)清明將至,小雨迷濛,余從東山過作甫兄金龍台寓樓,此作兄近歲所託,以寄其息茶菴者也。圍爐煮茗,相與懷古論今,抉擇勝義,既持究竟之真,復讚當今之變極,剝轉復開永久之太平。蛻舊誕新,仍難免於創痛,雖形勢力強,客觀決定,惟察事悟理,漸頓自殊,反應感受,群己各異,要均當悲而不傷,喜而無懼。吾輩因緣現實,隱淪海隅,喜波瀾之壯闊,愧無補於艱難,風雨一樓,輕安半日,曾感寥落亦有唏噓,因賦一律。
作兄囑題知此卷,豈情懷之所寄,乃共欲求之於物我之外乎。居素誌於香島。
鈐印:居素、摩挲鐘鼎(肖形)

黃居素(1897-1986):
物我之外何所息,即此息茶庵可即。
大鵬曾去以六月,一庵幾許垂天翼。
奚九萬里而南為,咫尺天池容未識。
此庵豈特茶足息,亦愛息語與息默。
鼻香舌味通三昧,并語與默見胸臆。
語不驚人妙天下,默尔無言誰會得。
復有至人息以踵,息在呼吸不可測。
綿綿若存又若亡,知其白兮守其黑。
鼻舌語默兼呼吸,茶餘噫氣天地塞。
客有以物我之外相詢者,因廣此義,得題息茶庵一首並奉作甫吾兄粲正。居素。
鈐印:黃居素

曾希穎(1903-1985):
藝事超越貴元氣,書畫發之在筆墨。
難得賓鴻論畫法,分墨五色還恃筆。
譬彼無皮毛焉附,始信墨理所從出。
傖父不學亂潑墨,妄托古人炫神逸。
懸之市門競求售,居然向客索千鎰。
下者欺人贗代真,斂錢作偽逞其術。
何當賓鴻老畫師,棒喝當頭為一一。
豈容薏苡混明珠,老夫雙眼固無失。
題息茶庵圖卷黃賓虹先生論畫語一并及之博作甫先生一粲。曾希穎。
鈐印:曾、希穎、江山更夫才思

黃居素(1897-1986):
吾師畫境不可說,縱橫狼藉盡筆墨。
嘆觀止矣求所以,內在非墨復非筆。
豈為山林寫形似,真宰提挈與俱出。
元氣墨運偶有及,排奡蒼莽縱成逸。
藝品入極遂無價,劇蹟奚須矜千鎰。
神行無迹而有迹,示以化身見道術。
吾師一圖一化身,化身無數攝于一。
息茶庵有此圖傳,大事因緣永無失。
讀曾君希穎題詩,次韻再敬題一首,距前題此卷忽忽又三年矣。
作甫吾兄正之。甲午(1954年)清明。居素。
鈐印:黃居素

黃居素(1897-1986):
江山為盡如人意,大匠開天以筆墨。
深嫌行下多罣礙,表以形上不離筆。
既假形下表形上,善合二者示同出。
神妙能品俱未脫,揚棄此三歸於逸。
無用之用值莫大,卑哉言價乃計鎰。
境接以目游以神,道進乎技術非術。
六法有法豈上乘,造化在手貫以一。
一掃萬古凡馬空,可笑癡人論得失。
無用之用二句,又作無限邱壑作佈施,似勝黃金散萬鎰。
前詩題後意有未盡因復次韻一首如右。居素誌。
鈐印:居素

章士釗(1881-1973):
賓虹先生欠識面,晚聞物化如掣電。
叔通唏噓幾淚垂,一個又弱神如彥。
書生挾䇲爭遠行,文章駘宕刻劃精。
祇須一語通畫理,筆筆分明見性情。
辛丑(1961年)春,在香港為作甫先生題賓虹畫幅。孤桐章士釗。
鈐印:章士釗印、行嚴

楊鐵夫題簽:黃賓虹息茶龕圖長卷。鐵夫題檢。
鈐印:楊鐵夫
來源
直接得自畫家,並由家族傳承。
出版
出版:《大公報》,香港,1958年5月29日,第二張,第八版。
《黃賓虹先生畫集》,大公報,香港,1961年5月,第43頁。
著錄:《黃賓虹作品展》展覽圖錄年表,香港藝術中心及香港大學藝術系,1980年,無頁碼。
拍品專文
楊作甫(1896-1973),名述,號仰彭,生於廣東中山,少時就讀廣東大學(現為中山大學),畢業後曾在中山軍校短暫任教,後前往廣州發展事業。1932年擔任中國煤油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同期分別在廣州和澳門開設海味工場、貿易行和船運公司,緣此在1932至1938年間常往來於粵港澳三地,直至1938年定居香港。二戰爆發,香港淪陷前夕,楊氏一家搬往澳門直至戰爭結束。1946年和平後再次回港居住。因廣州公司在二戰期間被嚴重損毀,於是在香港再次成立船運公司和物業管理公司。
楊作甫先生在事業上取得傑出的成就,同時亦喜愛文學書畫,退休後經常出入中環陸羽茶室,與本土藝文名家往還,品茶論藝。其齋號“息茶庵”,表達了他對傳統文人出世生活的嚮往。楊氏亦鍾愛寫作,退休之後常在大公報以筆名“木易”為副刊撰寫專欄。因其一生愛好書畫和文學,結交諸多文藝名家,如黃賓虹,馮鋼百,黃居素,李凡夫,任真漢,葉蘊璞等人。
本輯呈現息茶庵楊作甫先生收藏黃賓虹書畫作品五幀,含堂號、《息茶庵圖卷》、金文書法聯、中晚期山水各一,丹青翰墨,燦然一堂,為近年罕有成體系賓翁作品收藏專場。其中尤以《息茶庵圖卷》為重,此卷1939年秋完成後,歷經多位文人、名士十數次題跋,僅黃居素一人,先後五次題跋。黃居素既是黃賓虹學生、知己,更是賓翁在粵港地區最重要的推介人。楊君向賓翁求畫,亦始自黃居素居中介紹、聯繫。黃居素1939年致賓翁信札,謂楊君係二十年舊友,仰慕賓翁藝術,懇求作《息茶庵圖》立軸及撰寫堂號。1939年夏,黃賓虹回信黃居素,“承屬作拙書畫
《緣山堂》、《息茶庵》…並楊君詩畫幅彙寄奉”(圖),此乃楊作甫收藏黃賓虹作品之肇始。
及後,楊作甫逐漸擴大其賓翁作品收藏版圖。尤其入藏《息茶庵圖卷》後,遍邀名士題跋,直至1961年章士釗題為止。此卷自1939年畫成後,歷經二戰戰火,隨楊氏一家輾轉香江、濠江兩地,顛沛流離之際毫髮不損,固然是楊氏珍護之力,亦書畫福緣深厚。楊氏珍視作品,但不吝分享,除時時邀請同好共賞,亦屢次借諸公私展覽,《圖卷》及《西山有鳴鶴》二作先後刊登於1958年大公報《黃賓虹作品特輯》及1961年《黃賓虹先生畫集》。自此之後,此收藏由家族秘藏於篋,鮮有公開,唯後世學人以居素賓翁信函往來,知其存在,未見真容 。今日由楊氏家族釋出,圖文輝映,尤顯珍貴,可謂延續和繼承作甫先生對賓翁藝術推崇推廣之本意。

榮譽呈獻

Carmen Shek Cerne (石嘉雯)
Carmen Shek Cerne (石嘉雯) Vice President, Senior Specialist, Head of Sale

拍品專文

楊作甫先生以齋號“息茶庵”為題,屬賓翁創作山水立幅(註)。賓翁以意有未盡,復為此卷(黃居素跋語)。作甫先生曾遊名山大川,居黃山數月,煮茗讀詩,此卷正表現了這一場景。畫中山勢起伏,樹木聳立,幽靜深處得一草堂,案上書卷累積,茶爐正旺,主人坐眺遠方,愜意非常,正應和“息茶庵”主人所追求之精神境界。香港本地藏家,實力雄厚,與北地藝壇排擠賓翁不同,極心賞識其藝術。為報答知音,賓虹作畫多悉心思量,畫意切合藏家,不以泛泛之作檢贈,造就了粵地重要的黃賓虹作品收藏,如緣山堂黃居素,聽帆樓唐天如,虛白齋劉君量(作籌),以及挹翠閣主人吳鳴等,今次呈現的息茶庵收藏又是一重要例證。
楊氏1939年收到此卷畫作後,極為珍視,自1940年至1961年期間,先後邀請唐天如、楊鐵夫、黃慈博、張學華、李滄萍、黃居素、曾希穎、章士釗諸名家題跋,其中以黃居素自1944年開始,連續五次題跋為最,跋語或推崇賓翁藝術,或闡述交誼離合,筆端真情流露,為之動容。此卷經歷戰火,保存完好,濠江再觀,黃居素如重遇舊人,感慨萬分。正如引首陳融所題:仰之彌高,鑽之彌堅,此卷正是港澳藝術界與黃賓虹惺惺相惜的墨緣見證。
註:黃賓虹作《息茶庵》立幅,見《黃賓虹先生畫集》,大公報,香港,1961年5月,第42頁。
;

更多來自 中國近現代及當代書畫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