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 FENGMIAN (1900-1991)
LIN FENGMIAN (1900-1991)
LIN FENGMIAN (1900-1991)
2 更多
LIN FENGMIAN (1900-1991)
5 更多
絢麗華貴 — 張宗憲珍藏林風眠作品 (編號 1150-1152)
林風眠

敦煌樂伎

細節
林風眠
敦煌樂伎
設色紙本 鏡框
138 x 69.5 cm. (54 3/8 x 27 3/8 in.)
款識:林風眠。
鈐印:林風暝印
來源
畫家女兒林蒂娜舊藏。
紐約佳士得,中國古近代名畫,1991年5月29日,編號198。
出版
《張宗憲珍藏中國近代書畫:十七家作品集》,香港蘇富比有限公司,香港,2002年6月,第150-151頁;圖版184。
拍品專文
佳士得榮譽呈現“絢麗華貴 — 張宗憲珍藏林風眠作品”專題。三幀林風眠作品,張宗憲先生收藏超過三十年時間,置於家居醒目位置,朝夕相伴,均屬頂級作品。無論從色彩、構圖或繪畫技法上,均屬頂級作品。三副作品涵蓋林風眠不同題材,戲曲人物,秋林風景,敦煌人物皆為同類題材之翹楚,展現畫家不同時期的藝術特色。
張宗憲出生成長於1920年代鼎盛時期的上海,少年時期一手開辦並經營自家百貨公司,直到1948年為躲避戰亂,離開上海來到香港。初來乍到香港,張宗憲隨身只帶了一個箱子,口袋裡僅24美元,也沒有文憑,「我沒有朋友,沒有親戚,也沒有錢,不懂粵語也不會英文」,但張宗憲有的是樂觀自信,家中也為他事業的起步提供不可或缺的重要幫助。張宗憲的父親張仲英是上海灘有名的古董商,他向兒子發送源源不斷的貨物,在摩羅街的小店面中售賣。張仲英給兒子發送的貨物中總會附上清單,寫明每件貨品的來路背景和建議售價。「父親是我的啟蒙老師, 也是我的導師。」張宗憲如是說。
在摩羅街開設店鋪站穩腳跟後不久,張宗憲就成了香港和台灣的重要古董商人。隨著財富累積,他對藝術的愛好也不斷增加,開始建立自己的收藏,當中又以瓷器和中國書畫為主。那是收藏中國工藝品和書畫的絕佳時機,用合適的價格就能買到優質的藏品。二十世紀上半葉的中國古董市場由英美藏家主導,張宗憲同趙從衍、胡惠春及仇焱之等同儕一起,合力推動香港成為二十世紀下半葉的中國藝術品交易中心。到了1960年代,他同時開設五家古董店,儼然成為中國藝術及古董界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香港做生意的傳統方式一直是藝術商和藏家之間的私人交易。而張宗憲幫助催生了全新的買賣市場:他為國際大型拍賣行在香港順利起步發揮了重要作用。
張宗憲自述自己成功的秘訣是一顆「好學之心」。無論是讀書、與其他專家探討,還是周遊世界參加拍賣或去博物館欣賞珍品,他從未停止充實自我的腳步。這種勤奮好學的精神既見證了他對中國藝術品的一生熱忱,也反映出其內心深處的刻苦工作理念。「退休不在我的計劃內」,他笑談道:「我一定會一直收藏藝術,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直到最後……只要是我喜歡的東西,也確實值得收藏的,如果我買得起就一定要得到手,就算我現在是一百五十歲,我也要得到手。」

榮譽呈獻

Carmen Shek Cerne (石嘉雯)
Carmen Shek Cerne (石嘉雯) Vice President, Senior Specialist, Head of Sale

拍品專文

林風眠真正對於中國傳統藝術的了解與有意識地接受是在留學巴黎期間。他的老師揚西斯(Yencesse)誠懇而嚴厲地對這位年輕的藝術家說:“你是一個中國人,你可知道你們中國的藝術有多麼寶貴的、優秀的傳統啊!你怎麼不去好好地學習呢?去吧!走出學院的大門,到東方博物館、陶瓷博物館去,到那富饒的寶藏中去挖掘吧!”正是這一番醍醐灌頂的教導,為林風眠打開了一扇通往他終身為之奮鬥的藝術道路的大門。
林風眠在巴黎各個博物館的東方藝術收藏、尤其是陶瓷藝術中發現了中國的線條,流利圓勁;以及造型的飽滿,充滿力量的美。對於敦煌的接觸則在他回國以後,有一種說法是抗日戰爭期間,同在四川的林風眠可能在重慶看過當時全城哄動的張大千臨摹敦煌壁畫展,而他最直接關於敦煌的一段表述則是在1952年1月5日寫給弟子潘其鎏的一封信中:“你偶然見到敦煌石室的壁畫,那是東方最好的美術品,許多歐洲大畫家理想中所追求而沒有得到的東西,高根,就是最明顯的例子,我追求這東西好久了,看起來很簡單,但是畫起來真不容易,兩線之間的平塗,中間色的度數,幾乎都是人手不能畫出來的。”這封信的寫作時間與林風眠為數不多、直接倣敦煌風格的作品都在1950年代,這應該是他著意研究探索敦煌藝術的時期。
本幅《敦煌樂伎》與上海中國畫院收藏中數幅同題材作品皆作於紙本,尺寸相若,上海數本有幾種背景處理方式:或簡單幾何色塊作為背景,或保留紙的原色,或以單一底色平塗,本幅取第三種方法,在人物畫就後在平塗一層摻糅灰色作地,令人物深赭膚色無突兀之感,也更接近壁畫以墻體為地的色彩均衡感。伎樂二人,吹笛者取正側面,墊腳而立,曼妙輕盈;獨舞者,搖手舞腰,翩如蘭苕,上身皆罩以輕紗,下身則分著藍、紫色長裙,再用石綠畫二人頭手裝飾、紗衣飄帶及玉笛一管,色彩單純沉靜,細觀下,深赭罩以白色高光之輕紗,白紗中摻以石綠之飄帶環繞,顏色最深之藍、紫二裙亦有墨、粉調和之微妙變化,令人體結構清晰,令大面積的色塊無板滯狀,再搭配人物線條之婀娜,整幅作品優美典雅,充滿古典意趣。
以本幅及上海數本敦煌題材作品觀之,林風眠對潘其鎏所謂之敦煌石室壁畫有著“許多歐洲大畫家理想中雖追求而沒有得到的東西”,是意趣與拙意的平衡,是純色之間通過灰色達到的協調,是各種矛盾碰撞統一達到的響亮而不失柔和的美。這類題材只在他的藝術生涯中存在短短數年,數量亦極為珍罕,本幅上世紀九十年代由畫家家屬提供,出現在佳士得紐約拍場,張先生欣喜購藏後,一直懸掛在客廳中最顯要位置,喜愛之情可見。卅餘年後再次釋出市場,望同樣有心者繼續得以寶藏。
;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

更多來自 中國近現代及當代書畫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