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XTREMELY RARE AND FINE LARGE DING ‘LOTUS’ BOWL
AN EXTREMELY RARE AND FINE LARGE DING ‘LOTUS’ BOWL
AN EXTREMELY RARE AND FINE LARGE DING ‘LOTUS’ BOWL
1 更多
AN EXTREMELY RARE AND FINE LARGE DING ‘LOTUS’ BOWL
4 更多
亞歷山大定窯盌蘇玫瑰 國際亞洲藝術部學術總監是次拍賣的定窯大盌清雅絕俗,經手藏家無不赫赫有名,銀行家亞歷山大(William Cleverly Alexander,1840至1916年)(圖一)為其中之一。亞歷山大富甲一方,本身亦是眼光獨到的中日藝術鑑藏家。他更是畫家惠斯勒(James McNeil Whistler)的早期贊助人之一,後者曾受託為亞歷山大千金繪製肖像,更為其倫敦府邸及薩塞克斯鄉間別墅構思裝飾格局。1916年,英國藝術家暨評論家弗萊(Roger Fry)在訃聞中提到,亞歷山大的購藏生涯處處體現了藏家的遠見卓識。除蒐藏中國陶瓷和玉器之外,亞歷山大亦是倫敦伯靈頓美術俱樂部(Burlington Arts Club)成員,並多次外借藏品予重量級展覽會,1895年的伯靈頓美術俱樂部展覽會便是一例。本拍品亦曾借予曼徹斯特城美術館,在1913年一場意義重大的工藝品展覽會上亮相,圖見《Catalogue of an exhibition of Chinese applied art: bronzes, pottery, porcelains, jades, embroideries, carpets, enamels, lacquers, etc.》編號774 (曼徹斯特城美術館,1913)。亞歷山大去世之後,其女兒將庋藏名畫贈予倫敦國家美術館。1931年5月,她們委託倫敦蘇富比拍賣亞歷山大亞洲藝術珍藏,前後歷時兩天,本定窯大盌乃芸芸拍品之一(拍品編號48),最終花落倫敦古董名商Bluett & Sons。亞歷山大中國珍藏件件精奇,英國收藏泰斗大維德爵士亦頻頻出手且收穫甚豐。 此例定窯大盌不僅雋雅大氣,且盡顯北宋製瓷工藝之精湛。呎吋大如本拍品的定窯盤盌少之又少,因為對陶匠或窯師而言,其燒造難度相當大。燒製定窯器多用饅頭窯或馬蹄窯,饅頭窯盛行於宋代華北地區,屬橫焰窯,爐溫可高達1300oC左右,而定窯器富含氧化鋁,瓷土須高溫燒成。饅頭窯的缺點是窯膛較小,而定窯上乘白釉器俱用匣鉢(泥匣)窯燒,以隔擋窯內碎屑,因此窯膛內單品所佔空間更大。為了用一個匣缽燒造兩件或以上的器物,又要確保所有作品完好無缺,多級覆燒墊鉢與L形支圈遂應運而生。由此定窯器方能覆燒(即抹去器物口沿的釉,再將之上下倒置)而成。一般來說,多級覆燒墊鉢適用於器型漸次增加者,而相同大小的盤則宜用L形墊圈。覆燒大小與本拍品相若的器物,窯燒時變形及/或開裂的風險甚高,對陶匠和窯師來說都是一項嚴峻的考驗。除了諸多的技術難題,窯燒的燃料亦成本不菲,加上每批燒造的大型器物數量有限,所以像本拍品一類的大盌定然造價高昂。製作方固然嚴陣以待,而訂製者亦非富則貴。難怪器型敦碩如本拍品的定窯盤盌,傳世者少如鳳毛麟角。現存同類型大盌之中,器內飾魚紋或蓮紋者居多,器外或光素無紋,或飾纏枝蓮紋,也有像本拍品般淺刻交疊瓣紋的例子。此類大盌的成功之作看來數量極少,故此傳世品彌足珍貴。北京中國國家博物館藏一例,盌內飾蓮紋,器外淺刻交疊瓣紋,圖見en.chnmuseum.cn/collections_577/collection_highlights_608/201911/t20191121_172679.html。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一盌紋飾(圖二)雷同,圖見《定窰白瓷特展圖錄》編號32;另一例館藏盌內飾蓮紋,器外光素,圖見前述圖錄編號30(台北:1987)。福建博物院藏一件定窯大盌,內外分別飾以蓮花和纏枝蓮紋,圖見《中國文物精華大全:陶瓷卷》頁270編號334(台北:1993)。此外,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藏中也有一件近似例,其盌內飾蓮紋,器外淺雕交疊瓣紋(館藏號B60P1491)。有意思的是,位於韓國開城的公元1152年高麗古墓中,亦曾出土一件略小的近似例,其盌內飾蓮紋,器外光素,現藏東京國立博物館,圖見《定窯白磁》編號121 (東京:根津美術館,1983)。蓮被視為佛教、純潔、和諧與美麗的化身,所以在諸多中國藝術形式中,此類題材長盛不衰。宋代學者周敦頤(公元1017至1073年)著有《愛蓮說》,堪稱中國文學史上最膾炙人口的咏蓮之作,文中的蓮花更被喻為儒家推許的君子之德。古畫之中,蓮的形象千姿百態,如含苞、盛放、結籽或荷葉舒卷等皆時可得見。由於蓮的苞、花、籽實可同時出現,故形同三個人生階段:過去、現在與未來。宋瓷鮮有此類描寫,而定窯器則泰半飾纏枝蓮紋,或較為樸拙的蓮花與蓮葉。本拍品既承襲了古代畫風,且蓮蓬、花葉無不生動傳神、宛然如見,其珍罕程度可謂不言而喻。
北宋晚期/金早期 定窯刻蓮紋大盌

LATE NORTHERN SONG-EARLY JIN DYNASTY, 11TH-12TH CENTURY

細節
北宋晚期/金早期 定窯刻蓮紋大盌

12 3/8 in. (31.5 cm.) diam.
來源
英國亞歷山大(William Cleverley Alexander)紳士(1840-1916)珍藏,後流傳至亞歷山大小姐
倫敦蘇富比,1931年5月6日,拍品48號(成交價150英鎊)
購自倫敦Bluett & Sons(175英鎊)
出版
R.L. Hobson及A.L. Hetherington,《The Art of the Chinese Potter》,倫敦,1923年,圖版XLIV
展覽
曼徹斯特城美術館,1913年,編號774

榮譽呈獻

Priscilla Kong
Priscilla Kong

查閱狀況報告或聯絡我們查詢更多拍品資料

登入
瀏覽狀況報告
;

更多來自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