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YU (CHANG YU, 1895-1966)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常玉 (1895-1966)

青花盆中盛開的菊花

細節
常玉
常玉 (1895-1966)
青花盆中盛開的菊花
油彩 夾板
110 x 60 cm. (43 1/4 x 23 5/8 in.)
1940-1950年代作
款識:玉 SANYU (右下)

請注意:本拍品的尺寸為110 x 60 cm.,非《常玉油畫全集》所記錄的尺寸:152 x 78 cm。
來源
法國 巴黎 雷蒙.陶本灰
法國 巴黎 艾.德.愛克洪
法國 巴黎 艾立克.愛德華
台灣 國巨典藏
2005年5月29日 佳士得 香港 「中國繪畫的新紀元-國巨基金會收藏專拍」編號210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出版
1995年《華裔美術選集 I —常玉》陳炎峰著 藝術家出版社 台北 台灣 (圖版,第98圖,第158頁)
2001年《常玉油畫全集》衣淑凡編 國巨基金會與大未來藝術出版社 台北 台灣 (圖版,第162圖,第277頁)
2011年《常玉油畫全集第二冊》衣淑凡編 立青文教基金會出版 台北 台灣 (圖版,第162圖,第134頁)
拍場告示
Please note that the correct medium for Lot 121 is oil on panel.
????121 ???????? ???

榮譽呈獻

Jacky Ho (何善衡)
Jacky Ho (何善衡) Head of Evening Sale

拍品專文

一夜新霜著瓦輕,芭蕉新折敗荷傾。耐寒唯有東籬菊,金粟初開曉更清。
唐 白居易《詠菊》

珍罕絕代: 美術館典藏級鉅作
時值1940-1950 年代,四川才子常玉留法已有數十載。二戰過後,百廢待 興,抽象藝術浪潮如箭在弦蓄勢待發。中國藝術家中幾乎唯有常玉堅持具 象創作,而他的藝術譜系亦即將邁向更高的里程碑,開始出現一系列甚具 中國美學符號的作品,這時期的作品被視為他晚年代表性題材。香港佳士 得十分榮幸呈獻常玉晚期菊花圖精品——《青花盆中盛開的菊花》。本拍 品多被歸類為常玉「紅底青花盆」花卉系列,這系列只出現於1940-1950 年代,數量屈指可數,彌足珍貴。常玉習慣為同一主題創作多於兩幅比例 相近的油畫作品。根據《常玉油畫全集》第一、二冊,目前已知只有四幅 越一米高並以紅底菊花為題之畫作,其中兩幅已被台灣國立歷史博物館永 久收藏,本拍品為僅有兩件私人收藏之一,實在難能可貴。

君子之花:藝術家畢生偏愛創作的主題——菊花
吳冠中《說常玉》散文形容道:「常玉自己就是盆景,巴黎花圃裡的東方盆景。」

西方靜物畫極盛於文藝復興,著力探討如實表達自然,講求科學、理性。約至印象派始有融情入畫,如莫內、梵谷實驗色彩、造形。中國文化早於先秦已有「香草美人」的賦比興傳統。靜物花卉圖但求寫意,沿襲文人以鳥石花草自喻的寓意。去國數十載,藝術家面對前人未見的文化衝擊時,承襲東西花卉圖融情入畫,以自身藝術語言訴說離鄉別土的感悟。

根據《常玉油畫全集》第一、二冊,目前已知常玉一生一共創作了133 幅花卉油彩作品,55 幅以菊花為主題,其餘花種作品數量均不超過13 幅,甚或更少。中國藝術早有把菊花入畫入詩的歷史,家境優渥接受良好教育的常玉定必瞭解菊花於中國文化的內涵。常玉從1930 年代到1950 年代無間斷創作以菊花為題的油畫,菊花是唯一一個花題橫跨藝術家人生三十年,足見其對常玉而言意義非凡。

菊花是清絕傲雪、高潔剛強的化身,與梅、蘭、竹並列「四君子」,是仁人賢士自許的精神象徵。菊花的內涵意韻不禁令人聯想到常玉於藝術上的擇善固執,他先鋒的藝術語言曲高和寡,在世時未有獲得世人的賞識,卻義無反顧一直堅持自身跨時代而具前瞻性的美學。花卉主題中唯有菊花歷久彌新,一直是常玉的創作靈感之源,成為藝術家梳理東西文化的鴻溝以至生命的介面。

始於秦漢、盛於明清的「清供圖」亦有可能為常玉這系列空前絕後的中國盆景圖埋下美學養份。新春時以「清供」入畫的作品,蘊藉深邃,寓意吉祥,「清供圖」與「四君子圖」、「歲寒三友圖」一同奠定中國藝術史的重要圖式。本拍品可見不少「清供圖」常有的符號,如:青花瓷、萬壽菊、中國紅、帝皇金。常玉沈澱數十載的油畫語言,邀請普世觀眾感受藝術家去國懷鄉之情,表現出跨文化的馨和瑞祥。

調和東西審美哲學: 空間、線條、色彩
西方繪畫中,空間和物體通常被視為確切存在的「實體」。反觀中國繪畫,物體、空間往往由「線條」界定,物體和空間是一種「假設」,兩者之間一種「相對」的存在。《青花盆中盛開的菊花》把各種繪畫原素所能起之衝突推到極端,再以巧妙的筆法調勻觀者的視覺經驗,充分表現常玉的前衛性與現代性。

先是並置不同視角所造成畫面空間的衝突。常玉將兩個不同視點猶如稜鏡折射同時置放在畫面中,兩種視角分開近看極不平衡、不和諧。如果我們只看白色枝葉部分,會覺得這裏比較接近中國水墨畫的平面處理,物件之間的深度是以單色白色線條的交疊營造,彰顯了中國水墨以單色便能勾勒出三維立體感的抽象法則。如果我們只看底部青花瓷與底盆的造形,則較接近傳統西方透視法的處理,觀者的視角由上而下投射,我們從上方往下觀察青花瓷的內、外部兩個面向,物件之間的深度是以大小和造形定斷。然而當我們把畫作上下部分合起來同時觀看,便會發現常玉高明地把泥土的部分留白,製造一個緩衝區去調停兩種視角的衝突,突破了東西方表達空間的限制。

然後是用色所造成畫面重量感的衝突。常玉一系列「紅底青花盆」作品均以極大片赭紅作背景,本拍品特別之處在於底部格外金黃,光輝耀目。赤紅色背景淩駕亮黃色的書案,紅黃比例超越十比一,畫面上部空間感凜冽逼人。白色枝葉茂密臃腫,體積不合比例地龐大,畫面上部空間出現失衡的重量感。本拍品饒有趣味之處在於常玉如何以低限手法消弭掉這種失重感。用色方面,漆紅為重,澄黃為輕;線條方面,白菊為輕,底盆為重。放眼整幅畫布,常玉故意只畫青瓷盆的粗黑框線,在較輕的鵝黃之上定調畫面底部的重量感,寥寥數筆已排遣走顏色帶來的不平衡,助觀者的眼睛適應各種抽象表現的極致。

再而是線條所造成畫面動態的衝突。《青花盆中盛開的菊花》以叢生而上的葉脈為中線,帶領觀者穿梭於萬壽菊的「曲徑通幽」:花蕊、葉幹盤根錯節,菊枝以「漸」、「緩」、「澀」筆之運行,曲折蜿蜒,無盡往上綿延。隱喻花瓣形態的紅點,以深淺虛實來處理菊花的萬千百態。常玉匠心安置的豔紅背景,使得崢嶸向上的白菊彷彿獨立於真實世界,在常玉專屬的國度永恆生長。筆鋒一轉,下方厚重篤定的線條繪出青花盆,把白菊的超然拉回現實世界,提醒我們《青花盆中盛開的菊花》是已被定格的花卉靜物圖。本拍品是「紅底青花盆」系列中唯一一幅以粗體白線分隔紅黃背景色塊的作品,是常玉在同一主題中唯一一次的實驗性處理。粗厚圓潤的水準橫白線以顏色、線條直接分割空間,全然抽象,把上部「氣韻生動」的動態美過渡回下部花卉圖的基本底盆主題,強調靜物油畫靜態的本質。常玉於《青花盆中盛開的菊花》創造了一種流動的靜謐美,花體「雖瘦而見溫潤」,「雖細而能柔媚」,雋永韻長,為花卉圖的美學添加常玉獨有的現代性。

顯赫來源: 數代歐亞頂級藏家珍藏, 見證環球收藏史的更迭
《青花盆中盛開的菊花》先由著名巴黎畫商、裝飾藝術商人、藏家Raymond Toupenet 先生收藏,其後轉由巴黎畫商、藏家Axel de Heeckeren 先生珍藏。最後一手歐洲收藏為重要巴黎私人藏家Eric Edwards先生,他亦是著名常玉經理人昂利.皮耶.侯謝先生的摯友。歐洲藏家承傳本拍品的經過,從側面勾勒出侯謝先生以外的常玉作品流傳軌跡。此後,作品回到亞洲,由台灣國巨基金會收藏。本拍品見證歐亞藏家因常玉而起的交流,締造東西收藏史。現藏家收藏《青花盆中盛開的菊花》於2005 年佳士得「中國繪畫的新紀元—國巨基金會收藏專拍」,珍藏至今十五載。常玉成熟期的花卉油畫作品數量向來稀少,同一風格的「紅底青花盆」作品僅有兩幅,一幅被台灣國立歷史博物館永久收藏,另一幅則是《青花盆中盛開的菊花》,本拍品如今釋出市場,著實珍貴難得。

更多來自 現代及當代藝術 晚間拍賣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