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

Global notice 有關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全球各地區辦事處最新信息
SANYU (Chang Yu, 1895-1966)
SANYU (Chang Yu, 1895-1966)
SANYU (Chang Yu, 1895-1966)
1 更多
SANYU (Chang Yu, 1895-1966)
4 更多
顯赫私人收藏
常玉 ( 1 8 9 5 - 1 9 6 6 )

八尾金魚

細節
常玉 ( 1 8 9 5 - 1 9 6 6 )
八尾金魚
油彩 畫布
73.8 x 50.2 cm. (29 x 19 3/4 in.)
1 9 3 0 - 1 9 4 0 年代作
款識:玉S A N Y U ( 右下)
來源
美國 紐約 羅勃· 法蘭克收藏
台北 蘇富比 羅勃· 法蘭克之常玉 1997 年10 月19 日 編號9
國巨典藏,台灣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2013 年10 月5 日 編號7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出版
1998 年《常玉獎學金手冊》安德莉亞· 法蘭克基金會 美國 紐哈文 耶魯大學( 圖版,封面)
2001 年《常玉油畫全集》衣淑凡編 台灣 台北 國巨基金會與大未來藝術出版社( 圖版,第71 圖,第176-177 頁)
2001 年《鄉關何處 - 常玉的繪畫藝術》台灣 台北 國立歷史博物館 ( 圖版,第51 圖,第98 頁)
2004 年《常玉-身體語言》意大利 米蘭Skira editore及 ARAA ( 圖版,第78 圖,第180 頁)
2008 年《瑪丹娜遇見毛澤東》德國 德勒斯登 德勒斯登國家藝術博物館 ( 圖版,第56-57 頁)
2010 年《世界名畫家-常玉》乙庄編 中國 石家莊 河北教育出版社 ( 圖版,176 頁)
2011 年《常玉油畫全集第二冊》衣淑凡編 台灣 台北 立青文教基金會 ( 圖版,第71 圖,第124 頁)
展覽
2001 年10 月13 日至12 月2 日「鄉關何處-常玉的繪畫藝術」台灣 台北 國立歷史博物館
2004 年6 月16 日至9 月13 日 「常玉-身體語言」 法國 巴黎 居美亞洲藝術博物館
2008 年10 月31 日至2009 年1 月11 日 「瑪丹娜遇見毛澤東」利普希烏斯宮藝術館,德國 德勒斯登 德勒斯登國家藝術博物館

拍品專文

八尾金魚
常玉創作生涯中的代表精品

香港佳士得隆重呈獻常玉( 1 8 9 5 - 1 9 6 6 ) 創作生涯中的代表精品─ ─ 《八尾金魚》。1895年出生於中國四 川的常玉被譽為傑出的藝術天才, 他 的創作是中國藝術由古典到現代、從 東方至西方、自水墨到油畫、從線條 到色彩的圓滿接合, 在中國藝術近百 年的發展上有承先啟後的重大意義。

性格浪漫的常玉鐘愛動物, 所以鳥魚 走獸便理所當然地經常成為他畫下的素材。常玉的油彩作品數量稀有, 根 據《常玉油畫全集》第一及第二冊, 他一生只創作近三百幅油畫, 當中只 有十一幅出現「魚」的題材, 其中有 四幅珍藏於國立歷史博物館。在常玉其他的作品裡, 「魚」只是會以配角 作襯托畫面或藉以抒發情感之用, 而 《八尾金魚》則是常玉第一幅、亦是 唯一一幅以八尾金魚為題材, 並且前 所未有地採用靜物繪畫方式呈現動態 物象主題的作品。縱觀常玉所有的作 品,無論是題材或技法亦沒有與之相似 之作, 《八尾金魚》可謂獨一無二之 孤品。藝術家在此作中,既講究虛實相生, 也追求動靜相諧。二者結合並相得益彰,形成「應物象形」、「氣韻生 動」的藝術效果。相對於同時代的西方 藝術家,例如畢加索和馬蒂斯可以單向 地對當時西方藝術作大刀闊斧的改革, 常玉需要面對的挑戰更為複雜,因為他 必須在兩種完全不同風格特色的東西方 傳統裡面,既要攝取西方現代主義藝術 的精髓,又要同時彰顯中國傳統獨特的 美學觀點,通過融和、解構、創新,形成常玉獨有的藝術風格。《八尾金魚》 便是常玉在對這種藝術的創新上完美的 範例,在常玉四十多年的創作生涯中, 可謂具非凡意義、最為重要作品之一, 堪稱為畫中逸品。

《八尾金魚》創作於1930至1940年代,完美結合了常玉以「油畫之生韻,水墨之神氣」所呈現的獨特藝術風格,在用筆、色彩和空間處理上,既沿承了西方現代藝術思維和探索脈絡,又體現了東方的美學元素。常玉筆下的八尾金魚,線條簡約率性,在透明的玻璃缸裡閒適自得地暢遊,而精妙之處在於常玉以靜物繪畫概念呈現動態物象,魚兒各有不同之動態,或上下舞動,或互相追逐嬉戲,或優悠從容,畫面充滿了幽默感和歡躍趣味,引領觀眾進入最遼闊開朗的思想天地,遊走於詩情畫意、現實與夢境之間。

瑰麗多姿
《八尾金魚》 對常玉的非凡意義

金魚源自中國,最早可追溯至二千多年前,古書《山海經》 中就有紅色鯽魚的記載,到了宋朝則開始出現興建魚池養殖 金魚的方式。在東方社會文化,金魚被視為吉祥物,人們把 金魚看成和平、幸福、吉祥、富裕的象徵,賦予金魚美好祥 和的精神寄託。「金魚」取其「金玉」諧音,寓意著生活富 裕( 魚),有「金玉滿堂」、「年年有餘」的涵義,因此經常 成為帝王皇室用具的創作主題。而在西方,金魚亦含有幸運 及財富的寓意,相傳在十七世紀的歐洲,已婚男士會在第一 年結婚紀念日贈送金魚給妻子的傳統,期盼日後生活幸福、 富足。而「八」則是開天闢地的象徵,阿拉伯數字8倒過來 就是∞,表示無限、無窮。在中國民間社會,「八」乃財富 的象徵,諧音同發財的「發」。而白色桌布則以具中國吉祥 象徵的圖案作為裝飾,分別有代表財富的金錢紋圖案、象徵 吉祥、圓滿的八吉祥紋及寓意健康長壽的「壽」字符號等。 初到巴黎的常玉受兄長照顧,生活優渥,可惜之後隨著家道 中落而陷入拮据的生活,事業和婚姻亦不如人意。《八尾金 魚》不但隱含常玉對美好生活的寄寓和盼望,而採用東方式 題材及對於中國傳統符號圖案的加以轉化和變奏,亦明確說 明瞭常玉早在此時已對於自身文化的追求立定志向,預示了往後創作中的重要脈絡。

常玉曾說:「歐洲繪畫好比一席豐盛的菜餚, 當中包含了很多燒烤、煎炸的食品以及各式肉類。我的作品則像是蔬菜、水果及沙拉, 能幫助人們轉換及改變對於欣賞繪畫藝術的 品味。許多當代畫家們總帶點欺騙地以多種 顏色作畫, 我不欺騙。」

《八尾金魚》在主題上取源於中國文人畫的母題,代表的是 一種東方美學的觀點,但同時揉合了西方美學中色彩、構圖 及空間呈現的概念,是在西方藝術主流以外另闢蹊徑,呈現 造型、構圖的另一種方式和可能性。1930年代巴黎畫壇代 表著西方現代藝術的最新發展方向,畢加索、馬蒂斯等都是 領軍的人物,從兩位大師的作品《靜物與魚》及《金魚》, 可以見到他們在描繪物體時,是以科學邏輯、技術結構的角度為出發點,講究空間秩序的條理性和媒介顏色的表現性。 畢加索在《靜物與魚》中的背景、桌子、魚以及盤子被解析 成不同的尖銳的幾何形狀,顛覆了物象造型的觀念,通過變 形、割裂和分解,在瓦解和重組物體的過程中表現立體主義 精神,呈現出無數個不同視面、瞬間瞥見的形,組成一個新的繪畫空間。馬蒂斯的《金魚》則以厚重的色彩平塗方式, 展示了魚缸中紅色金魚暢遊的景象,透明的玻璃魚缸由於光 線的折射,透過玻璃缸和從水面觀察時與所見到的魚畫法截 然不同的。畫面透過鮮艷、粗野的色彩,主要採用近乎原 色的紅、綠色色塊,呈現物體的不同面向和空間、光影的關 係,展示了色彩其獨立的生命,實現「色彩至上」的觀念。

珠玉在前,常玉的《八尾金魚》並沒有純粹就著造型或是顏 色作單一的大刀闊斧的重塑和革新,而是對多面性的繪畫語 言進行融合和錘煉,包括利用脫胎自中國書法的簡約洗練的 線條、糅合西方色彩表現並加以變奏、以及對簡化空間佈局 的重新闡釋,綜合成一個整體,強調畫面所表達的氣韻和精 神內涵,產生出在那個時代之前從未有過的藝術風格,開創 出一種劃時代的新的革命心態,為二十世紀現代藝術革新樹 立了一個範例。

《八尾金魚》從畫面的色彩到皴擦均處處表現了常玉簡約洗 練的藝術風格。藝術家用橘紅油彩在畫面上方及中央大幅度 的橫掃平塗,下方則以白色作鋪墊,並以扭動的墨色大筆乾 掃呈現魚缸墊子。在一大片的橘紅色彩中,又以單純的墨、 白及硃砂紅點綴不同位置形態的遊魚,造成視覺上的跳躍, 而又彼此呼應,在色彩的轉折韻律與空間交錯的節奏中,展 現多層次變化和視覺穿透感,突出了色彩的抽象美感、表現 情態、營造意境的藝術特色。

而羅伊·李奇登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靜物與金魚》則 採用其具代表性的網點、粗黑線條、大膽的原色運用描繪金 魚,若把這幅作品與常玉的《八尾金魚》比較,明顯看到羅 伊·李奇登斯坦是以幾何色塊構圖、形成空間關係;常玉則著 重以線條的勾勒、穿錯交疊、再透過橘紅色的背景與白色的桌 布配置來建構前後景的空間關係,傳達一種獨特的視覺穿透 感與審美體驗。《八尾金魚》背景只是簡單鋪以橘紅和白兩種 色塊,就如中國的「留白」,亦令觀者聯想到馬克.羅斯科 (Mark Rothko)的西方色彩表現主義。常玉與西方藝術家有相 同的抽象、表現主義追求,但他的探索是結合了靜物的主題, 在呈現線條、色彩的抽象美感之外,沒有落入一種呆板、枯 燥、過於理論思辯化的窠臼,又進而引領我們回歸到中國文人 畫的故事性主題及中國的文化情境,從容遊轉於西方色彩藝術 和中國文人書畫這兩種不同的藝術體系中。

自成風規
「有生命般地呼吸」的筆畫線條

常玉曾向友人瑟吉.齊爾品(Serge Tcherepnin)展示他的畫作, 表達他的藝術是不停地追尋完美的線條,決不淪於造作,流轉 的曲線彷彿有生命般地呼吸,而龎薰琹(1906-1985)憶述1927 年間與常玉在畫室畫畫,留意到他是「用毛筆畫速寫」,說 明常玉早在1920年代中期已有了轉化中國線條元素來造型的 創作概念,而《八尾金魚》正正見證了常玉對這種美學概念的 追求。他在以墨黑線條勾勒金魚的形態及紋理,精簡的幾道筆 觸,如行雲流水、洗煉俐落,不滯於物象寫實之囿,只擷取遊 魚生靈活現之形態,寥寥數筆就使金魚形神俱備,栩栩如生。 而透明的魚缸則以幾道遒勁有力的書法線條作勾勒,一氣呵成,用最精煉的筆法呈現魚缸的空靈剔透。常玉曾對好友達昂 自述他的藝術探索是一種「化簡、又化簡」的歷程,漫長的沉 澱,形體的擷取,最後把最精純洗練的元素留在畫面上,以最 簡約來表現最豐富的精神涵蘊。整個提煉的藝術過程,已超越 了對物象的客觀再現或摸擬。花鳥蟲魚千古以來就是畫家的描 繪對象,要在傳統的題材上有所創新絕不易事,常玉不落俗套 而自有創造的筆法線條,自成風規,令人聯想到八大山人筆下 逸氣橫生,章法不求完整而得完整的山水花鳥畫,亦與近代中 國國畫巨匠齊白石所描繪的那些不落舊蹊,極富創造精神的花 鳥蟲魚有異曲同工之妙。《八尾金魚》展示常玉如何精妙透過 毛筆線條結合油彩特點,重新詮釋了傳統鳥魚走獸畫類,成就 了他個人的獨特藝術風格。

東方詩意場景
蘊藏了西方現代主義的思維

常玉在《八尾金魚》中建構了一個開放、能讓人走進去的畫 面空間。常玉在往後的創作,特別是在靜物和風景類題材的作品中,都秉持這個呈現空間的原則。作品從主題、線條及 意境都是中國式的,以東方美學為根源,但其空間構成又同 時蘊藏了西方現代主義的思維。《八尾金魚》的空間配置 就和蒙德里安所歸納的構成主義原理相暗合。以蒙德里安為 代表的西方畫家,曾有一系列理論探討線條、空間的藝術表 現能力,認為色彩、線條都有獨立的象徵意義、呈現精神意 象,如垂直線是空間、發展、力量;水平線是時間、延展、 沉思。《八尾金魚》以魚缸作為畫面的垂直主軸, 再輔以 白色的桌子作為畫面水平主軸。在水中搖曳浮游的金魚,表 現一種空間上揚和生機動力。常玉巧妙地把垂直線條的象徵 含義以感性、具象、形象化的物象呈現出來。同樣情況,蒙 德里安的水平線,在常玉筆下,轉化為生活情境中的平常事 物——白色桌子。桌子把視覺的中心及廣度向左右、乃至畫 面以外的想像空間延展開去,使畫面的抽象性與色彩張力無 盡延伸。常玉的靜物主題,詩意場景下隱藏有現代主義所追 尋的形式及抽象美感。此外,如把常玉的《八尾金魚》與亞 歷山大.考爾德(Alexander Calder)的雕塑作品比較,兩者同 樣以線條的延展表現一種時間的流動感、創造空間的聯想, 但常玉以具象的靜物作為載體,而考爾德所表現的,是偏向 西方的純粹極致,以色彩、線條來表達情感。蒙德里安和康 丁斯基的創作歷程正好是依循這一發展原則︰由具象、半具 象、抽象、再到純粹的色彩和空間。直到1950年代,克萊茵更以整個畫面的藍色色調來表達一種情緒氣氛,可說是西方 現代色彩藝術的簡約極致。

顯赫來源
見證常玉與摯友的深厚情誼

《八尾金魚》的原藏家是常玉的好友、亦是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 的攝影家之一——羅勃·法蘭克(Robert Frank, 1924-2019)。其攝影集《美國人》(The Americans)不僅影響後世的攝影發展, 在政治、文化史上也具有劃時代意義。而後期更有日記式的影像 創作、實驗電影與紀錄片,啟發了傑夫·沃爾(Jeff Wall)、瑪莉·埃 倫·馬克(Mary Ellen Mark)及愛德華·魯沙(Ed Ruscha)等創作者 及藝術家。常玉與法蘭克結識於1949年,當時的常玉已屆中年, 而法蘭克則是一位來自瑞士而在美國發展的二十出頭的年輕人。 二人認識的過程亦相當戲劇性,鬱鬱不得志的常玉當時希望離開 巴黎,前往美國尋求新的出路,而寂寂無名的法蘭克則有意在歐洲發展一段時間,於是二人同意交換住宅,然而計劃有變,法蘭克沒有前往巴黎而繼續留在紐約,因此他便與已經到埗的常玉成 為室友,並在此後成為彼此一生的摯友。該次美國之行,常玉原本是打算推廣他自己發明的乒乓網球運動,可惜事與願違,一直支持常玉的法蘭克於是幫助好友在曼哈頓Passadoit畫廊舉辦展覽,結果乏人問津,法蘭克便自資購買所有作品。這些作品一直 由法蘭克珍藏近半世紀,直至1997年為了成立耶魯大學常玉獎學 金,才首次通過拍賣出售畫作。在芸芸作品之中,《八尾金魚》 被挑選刊登於〈常玉獎學金手冊〉的封面,印證其非凡的重要性及無可比擬的地位。

「多麼精準而純淨的一股力量, 兼具智慧及技巧」

常玉於1966年意外離世,為其跌宕的人生寫 下傳奇的一章。回顧他四十多年來的藝術生 涯,挫折失意居多,但他一直沒有放棄對創作的堅持。他在1921年赴笈巴黎,與徐悲鴻、 林風眠、潘玉良等是第一批赴歐深造的藝術 家。有別於其他留學生入讀藝術學院,常玉經常出入當時藝文界人士流連的咖啡廳和選擇在 作風自由的「大茅屋工作室」(Académie de la Grande Chaumière)作畫,因此其創作不囿於任何派別主義,極具個人特色,作品逐 漸在沙龍中獲得好評。常玉身處於文藝中心的蒙帕那斯區,接觸到當時活躍於巴黎畫壇的多位外藉藝術家,其中包括吉斯林(Moïse Kisling) 、賈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和同樣來自東方的日本藝術家藤田嗣治(Léonard Tsugouharu Foujita)。

而常玉與著名藝術收藏家及經紀人候謝 (Pierre-Henri Roché)相識也是始於這個時 候。候謝熱衷於發掘具潛能的藝術家,也因此與很多重要的藝術家如︰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ancusi)、畢加索等都有密切往來,並 對他們日後的發展有非常重要的推動作用。 侯謝對常玉的才華給予肯定,就像他肯定畢卡 索、布拉克(Georges Braque)、與莫迪尼亞尼一般,認為他的作品與西方超卓的現代藝術 家一樣,深深吸引著他。候謝極為欣賞常玉的作品,並分階段購藏他的作品,甚至在一封常 玉寄給他的信函背面,記錄了藝評家賈克伯 (Max Jacob)對常玉的高度評價︰「多麼精準而純淨的一股力量,兼具智慧及技巧」。

這對常玉充分的肯定仿佛完美體現於《八尾金魚》這幅作品當中,因為無論在筆墨線條的創新、簡約洗練的用色和東方詩意場景的空間佈 局,處處呈現出常玉獨特的藝術概念。常玉筆 下的動物多種多樣,舉凡天上的麻雀、獵鷹、 蝴蝶,地上的馬、豹、虎,水中的魚、鴨, 牛,均是畫面的主角或配角,或許是鄉愁及生 活上的困苦的影響,常玉在四、五十年代之後 的作品,總是刻意把動物的體積縮小,在深遠無垠的空間襯托下,流露淡淡的孤獨和寂寞。 有別於後期的這些動物系列的作品,《八尾金 魚》的著眼點更多的是在於表達常玉對藝術和 美學的探索,希望在現代藝術的範疇上開創一 種調合中西美學的表現形式,以西洋媒材重新演繹中國現代藝術。

常玉在《八尾金魚》呈現對線條、色彩的抽象美感之外,捨棄極致的表現主義或形式主義方 式,成為兩者之間的連接點,成就藝術上一種大境界、大開拓,為後來幾代的中國現代藝術家奠定了一種完美範例及藝術高度。

更多來自 常玉 :八尾金魚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