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SHITOMO NARA (B. 1959)
1 更多
On occasion, Christie's has a direct financial int… 顯示更多
奈良美智(1959年生)

等不及夜幕降臨

細節
奈良美智
奈良美智(1959年生)
等不及夜幕降臨
壓克力 畫布
193.2 x 183.2 cm. (76 1/8 x 72 1/8 in.)
2012年作
來源
美國 洛杉磯 Blum and Poe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畫廊
出版
2012年《NARA Yoshitomo: a bit like you and me...》展覽圖錄 橫濱美術館 橫濱 日本 第136頁 編號17(彩色圖版,第2-3及125頁及工作室場景圖彩色圖版,第122-123頁)
2012年《奈良美智回歸原點》 美術手帖編 台北 台灣(現場裝置場景圖彩色圖版,第63頁)
2015年《奈良美智:Self-Selected Works—Paintings》Y. Nara, Seigensha著 京都 日本(彩色圖版,第141及157頁)
2016年《一期一會:奈良美智》D. Chan 及 N.Fumio 編 亞洲協會香港中心 香港(彩色圖版,第54及130-131頁)
2017年《Yoshitomo Nara for better or worse: Works 1987-2017》展覽圖錄 豊田市美術館 豐田 日本(現場裝置場景圖彩色圖版,第70-71頁)
展覽
2012年7月-9月「NARA Yoshitomo: a bit like you and me...」橫濱美術館 橫濱 日本 此展覽還在以下地點展出2012年6月-2013年1月 青森縣立美術館 青森 日本; 2014年1月-4月熊本市立現代美術館 熊本 日本
2014年10月-12月「Yoshitomo Nara: Greetings from a Place in My Heart」Dairy藝術中心 倫敦 英國
2017年7月-9月「Yoshitomo Nara for better or worse: Works 1987-2017」豊田市美術館 豐田 日本
注意事項

On occasion, Christie's has a direct financial interest in the outcome of the sale of certain lots consigned for sale. This will usually be where it has guaranteed to the Seller that whatever the outcome of the auction, the Seller will receive a minimum sale price for the work. This is known as a minimum price guarantee. This is such a lot.
拍場告示
This lot has been selected by 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 for its exhibition planned to be held tentatively from April 2020 to August 2020; by YUZ Museum for its exhibition planned to be held tentatively from September 2020 to January 2021; by Guggenheim (Bilbao, Spain) and Kunsthal (Rotterdam, Netherlands) for their exhibitions planned to be held tentatively from January 2021 to September 2021. Therefore, the buyer of this lot shall agree to exhibit this lot in the above institutions for the duration of the above exhibitions. For more details, please contact the department (email: acahk@christies.com).
???????????????? (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 ???2020?4??2020?8????;???????? (YUZ Museum) ???2020?9??2021?1?????? ;???????????? [Guggenheim(Bilbao, Spain)] ??2021?2??2021?6????;?????????[Kunsthal (Rotterdam, Netherlands)] ???2021?6??2021?9?????????,???????????????????????????????????? (??: acahk@christies.com)?

Please note that Lot 54A, which was marked with a circle symbol in the catalogue, has been financed by a third party who is bidding on this lot and may receive a financing fee from Christie’s. Please see Important Notices in the sale catalogue for full details.
???????????????????54A???????????????????????????,??????????????????????????????????????

Please note that Lot 54A has additional signature details.
????54A????????

榮譽呈獻

Shanshan Wei
Shanshan Wei

拍品專文

特別條款
本拍品已獲邀參加洛杉磯郡立美術館 (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 暫定於2020年4月至2020年8月的展覽;上海餘德耀美術館 (YUZ Museum) 暫定於2020年9月至2021年1月舉行的展覽 ;西班牙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 [Guggenheim (Bilbao, Spain)] ;及荷蘭鹿特丹藝術廳 [Kunsthal (Rotterdam, Netherlands)] 暫定於2021年1月至2021年9月舉行的展覽。因此,買家須同意在展覽期間借出本拍品至上述美術館展覽參展。詳情請與相關部門聯繫 (電郵: acahk@christies.com)。


「我不希望我的作品只給予觀者表面的膚淺體驗,我想要觸動他們的想像,每個人可以透過這種方式以他或她獨特的想像力來欣賞我的創作…展覽或許不是我呈現生平成就的處所;反之,展覽提供了一個實驗場域,讓觀者得以找到機會,來看到他們的反射投影;而我的作品在這過程中宛如一面鏡子、或明窗。」- 奈良美智

奈良美智開創性的作品《等不及夜幕降臨》,向我們呈現了一位處於創作巔峰的成熟藝術家的精妙絕倫。經過層層細緻渲染,這幅作品是這位舉世聞名的藝術家創作生涯中技法上最複雜、情感上最細膩的作品之一。為此,藝術家本人特別要求,在他接下來首次亮相於洛杉磯郡立美術館的個人展覽中,《等不及夜幕降臨》當屬其中一件焦點之作,該展覽之後也將巡回至上海餘德耀美術館、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和鹿特丹藝術廳。

奈良美智是當代藝術藝壇的佼佼者之一,他以開創手法結合龐克美學和「卡哇伊」概念而成名。「卡哇伊」用以形容孩提時候的天真和可愛,在日本文化中佔重要地位。奈良藉著顛覆此種青少年文化現象,大膽探索未竟之地;其目的,就是要揭露在現今社會成長的種種令人不適之事實。奈良美智透過繪作中那些調皮人物表達的,遠不僅是某種主題,它們還包括了心理狀態和反應的替身;觀者可將此作品視為創作者一個抽象化的自畫像。這人物儘管看起來天真無邪、自制保守,卻露出一個小虎牙,吸引了觀者目光、而且看起來自負自滿。這個令人意外的細節,崩解了觀者一開始看畫時的洋洋自得感、或對作品的溫暖接納印象,讓我們不禁想要再深掘一些。大師的筆下主題,來自他對孩提時候的思愁,但也反應了他將這些價值觀移位到當代世界之中。奈良一開始利用主題可愛的臉龐、調皮的嘻笑吸引觀者進入他的世界,因此能與觀者的內在小孩共鳴對話,同時也訴諸了對世俗感到憊懶的成人認同。

為了理解《等不及夜幕降臨》一作的創作來源,我們首先要瞭解藝術家本人的背景。奈良美智生於日本偏僻小鎮弘前,這裡以白雪皚皚的漫漫冬日而聞名。小時候的奈良美智大部分的時間都呆在室內,使他能完全沈浸在自己的想象世界中。對於他工薪階層的父母來說,奈良美智從小就是個不讓人省心的孩子,也難怪之後他筆下的人物總是以獨立、叛逆、淘氣為特點,這與他童年時複雜的心理環境息息相關。成年後的奈良美智把自己的朋友圈鎖的很小,只有極少幾位摯友才能接近他。而奈良美智本人也喜好在深夜畫畫,直至半晌才會起床,這一習慣像極了他筆下吸血鬼般的主人公——吸血鬼正是這樣一個晝伏夜出、寂寞而又令人恐懼的神話人物。可能奈良美智這樣一個藝術吸血鬼,也正是在深夜的靈感爆棚中在繪畫里完成反叛,繪制出《等不及夜幕降臨》。

奈良美智不僅一直以頑童作為他繪畫的主角,而且他也一直將他們視作自己情感狀態與反應的直接表現。因此,《等不及夜幕降臨》也正出自於他對童年的回憶重現,他畫面上的角色也意寓了懷舊觀念向當今社會的轉型。湊近觀察,看似純潔無邪的孩童卻有一顆小而尖銳的利牙,來作為一種別出心裁的形式暗喻。正因這一略顯暗黑的細節,觀者也不再是純粹滿心歡喜、好生喜歡,而是帶著提防地在畫面上尋找更多解釋。在《等不及夜幕降臨》的畫布上,奈良美智以一種無可比擬的方式使觀者拷問自己的內心想法,而持著畫筆的他也似乎變得極度外向,毫不掩蓋他風格和色彩中彰顯出的絕世才華。

奈良的作品題材事實上介存於日本和西方交互影響的對話之中。該現象始於1868 年展開的明治維新運動,西方文化的美學開始滲入日本。爾後伴隨產生的合併交融和影響,可在傳統思想型態和視覺文化的演進輕易觀察得到。奈良出生於1959 年,那時的美國和其他歐洲國家對日本社會帶來的感染力甚為可觀。而他從這種對話中獲益匪淺,並自那時起將這交流演展成一種簡潔的圖象學、以及獨到的圖解語彙。奈良於1987 年從愛知縣立藝術大學獲頒藝術創作碩士後,負笈到德國的杜塞爾多夫藝術學院攻讀,在那兒待到1993 年。爾後他在歐洲留了5 年,開始以他一眼即能辨認而出的風格創作。1998 年,奈良在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獲得一份短期教職,在那兒更深化他對西方流行文化的浸潤;他在2 年後的2000 年返回日本。

藝術史的萬神殿中,自畫像是對藝術家至關重要的創作形式,而該作正是奈良美智飽受贊譽的心理自畫像中最精妙的之一。不可否認,這是藝術家的自畫像,但該作最令人拍案叫絕之處在於畫作中傳達出的相對性,奈良美智是主角而我們是觀者,同時他是觀者而我們卻作了主角。該畫以其細微但深刻的色彩差異成為反應藝術家自我拷問、自我反思的一副大師之作,使人徹底拜服。奈良運用幼年分神靈的形象,巧妙地擺脫了當代主題的局限,回歸探索了他童年時代的精神世界。

《等不及夜幕降臨》中,奈良美智對作畫過程的構架是精細且密切的,他以層層疊加的色料來營造出背景中極具層次的質感,這每一層都不盡相同的細膩變化讓人聯想到繪畫大家威廉·德·庫寧畫面中不可端倪的畫面情感。奈良則用哲學上的成熟取代了更外露的情感。他對繪畫的尊重與熱忱已不僅再是初期的靈光一現,而反射出他更深層次的沈思與哲學。最終畫面上所呈現的圖像也印證了他在深究概念後達到的繪畫頂峰,即他作品中的獨特創造性。回顧於源遠流長的繪畫史,此刻奈良美智的筆法相比早期作品愈為複雜、縝密,儘管畫幅依然龐大,但卻給人一種孩童般的親切感。正如馬克·羅斯科希望觀眾應該從18英吋遠外欣賞他的畫作,他的《等不及夜幕降臨》也意圖通過嘆為觀止的作品尺幅創造一種迷人的親密感,將觀者拉入他的幻象世界中。直到我們轉向身後,望著鏡中的自己,與這幅畫作疏遠卻有同時將自己置入其中,我們才感受到奈良美智最本實的初衷。無論哪種方式,我們最終都深陷於主人公——或許也正是藝術家本人的鬼魅一笑。

《等不及夜幕降臨》一作長過六尺,巨大的尺寸與奈良美智的雌雄同體主題似乎相互矛盾。他花了整整一年繪制背景,而温和的奶油色背景則以一種近乎不可能的方式從層層疊加的彩色底漆中脫出。該畫中描繪的半身魘笑少年,是藝術家標誌性的題材中最成熟豐滿的版本之一 。來勢洶洶,不懷好意,劉海嚴酷尖刻,更是與下方尖牙的形狀相互呼應。然而,這個人物最動人心魄的地方便是他決心堅定的凝視,彷彿欲與世為敵。稜角分明的眼中閃爍著藝術家對主人公心理狀態的擔憂,並同時展現了在黃昏時分的文藝氣氛中藝術家本人的心理狀態,也正如時刻自我沈思的梵高將目光投向了河上皎潔的月光,繪制在《羅納河上的星月夜》(1888 年作)中。

奈良美智有意用平滑的色彩和平面的構圖來構造人物,因此他的畫作通常以其靜物性而著稱,而這種構圖同樣讓人聯想到動畫劇照和藝術史中的肖像畫。芝加哥當代藝術博物館詹姆斯·W·阿爾斯多夫首席策展人邁克爾·達林(Michael Darling)指出,《等不及夜幕降臨》等作品中的這種靜謐,具有「與世界最終分離的力量,那就是死亡。」 「達林更是說到,「非常幸運的是,藝術家讓我們同時擁有了兩種對立的美學,既沒有使觀眾沈迷於戲劇化的厄運和悲觀,也沒有刻意營造高枕無憂的唯美和愉悅。奈良美智陶醉了我們的感官和想象力,同時磨練了我們對當代狀況複雜性的理解。」(M. Darling 著〈奈良美智〉《弗里茲雜誌》第37 期1997 年11 月至12 月 無頁數)通過在畫布的人物表情中注入一絲平和的預知,奈良美智便能在觀者毫無覺察之時參透人心。

更多來自 奈良美智頂級傑作:《等不及夜幕降臨》,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 晚間拍賣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