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异彩:马蒂斯与启发他的模特儿们

佳士得将于2月27日呈献色彩大师马蒂斯绘于艺术生涯不同时期的四幅巨作,揭示他如何视模特儿为艺术创作的合作对象,激发他屡登创意高峰。

亨利‧马蒂斯,《红色背景前坐在桌上的舞者》, 1942年作。油彩 画布。13 x 18 ⅜ 吋 (33 x 46.5 公分)。估价: 4,500,000-7,000,000英镑。此拍品于2月27日佳士得伦敦隐世异彩:重要私人珍藏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杰作拍卖中呈献。

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于1939年写道:「我极度依赖模特儿。」他被充满力量的女人吸引,视她们为激发创意的合作对象,令他一再登上创作高峰。然而另一方面,马蒂斯对模特儿的要求极高,其传记作家Hilary Spurling曾书:「模特儿必须学会适应马蒂斯在创作期间所带来那难以忍受的沉重压力。」

压力过后的奖赏是,她们将化作马蒂斯笔下以艳丽红色、深蓝色和黄色描画的性感鄂图曼宫娥(Ottoman odalisques)或跳舞女郎。2月27日,佳士得将于「隐世异彩:重要私人珍藏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杰作」拍卖中呈献一系列马蒂斯的传世巨作,分别描绘了这位色彩大师艺术生涯不同时期的模特儿。

第一件作品于1916至1917年绘于巴黎,画中人为名叫洛雷特(Lorette)的少女,她拥有一头乌亮黑发,令马蒂斯深深着迷。二人相识之时,马蒂斯对纯粹抽象画已失去兴趣,感到焦躁不安;而洛雷特能像变色龙一样改变造型,时而是脱俗出尘的天使,时而又是豪饮狂欢的妖冶妇人,令马蒂斯重燃对女性形态的兴趣。

「模特儿必须在你身上留下烙印,唤醒你致力想表达的情感。」──亨利‧马蒂斯

传记作家Hilary Spurling指出,马蒂斯就像「走进舞池的舞者,以奇特的角度和怪异的视角精力充沛地描画洛雷特。」作品《侧着头的女人头像(洛雷特)》近距离地描绘模特儿,她画上眼线的双眼显得严肃忧郁,直视着观者,展现出她鲜明的个性。马蒂斯的画作同样见证了二人的爱情,这段关系持续至1917年12月马蒂斯举家迁往法国南部为止。

他到达法国南部后,于当地的装饰艺术学院(École des arts décoratifs)开始钻研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的作品,并写信给好友兼野兽派艺术家阿尔伯特.马尔凯(Albert Marquet,1885-1955),表示自己被米开朗基罗的半卧裸女雕塑《夜》( La Notte)「完全迷倒」。马蒂斯的《侧躺着的裸女》正好反映了他对这个题材的迷恋,作品描绘一位不知名的女子斜倚在白色床单上,表情冷峻,背景简单,其雪白的肌肤俨如雕塑一般。

马蒂斯花了一年时间寻找能够代替洛雷特的模特儿,最终在尼斯遇上少女安东尼特‧阿诺德(Antoinette Arnoud)。这位内敛但充满自信的模特儿,拥有与生俱来的时尚触觉。《睡椅上的裸女》作于1920年,描绘一丝不挂的安东尼特斜靠于红色躺椅上,头发以白色头巾包裹。马蒂斯在当时曾写道:「模特儿必须在你身上留下烙印,唤醒你致力想表达的情感。」

《红色背景前坐在桌上的舞者》(页首图片)绘于1942年,当时正值马蒂斯创作生涯的关键和多产时期,在他藏身于尼斯的里吉纳酒店(Hôtel Régina)期间,遇见了活泼可人的意大利伯爵夫人卡拉‧阿佛加德罗(Carla Avogadro)。

1942年9月马蒂斯在尼斯工作室内绘画《红色背景前坐在桌上的舞者》,背后为模特儿卡拉‧阿佛加德罗。André Ostier摄。照片: © Les ayants droit d’André Ostier;画作:© 2018 Succession H. Matisse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两人合作完成的作品展现出艺术家对平面色彩、扭曲和粗线条的前卫实验,卡拉的身体如长蛇般弯弯曲曲,呈现出尤为柔软的视觉效果。

诗人纪尧姆.阿波利奈尔(Guillaume Apollinaire)曾写道,马蒂斯的画作令他想起一枚「绽放着光芒」的橙子,而此作正是切合这一描述的生动范例。

相关部门

相关拍品

相关拍卖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