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田美术馆重开——“目标是创造让大家讨论和思考艺术的空间”

2017年,藤田美术馆委托佳士得纽约拍卖一批亚洲艺术珍藏,创下2.69亿美元成交总额的破纪录佳绩。2022年4月美术馆重开,佳士得藉此机会特别访问馆长藤田清先生

大阪藤田美术馆。照片由藤田美术馆提供

位于大阪的藤田美术馆于1954年落成,馆内收藏和展示实业家藤田传三郎(1841-1912)与其子藤田平太郎及藤田德次郎收藏之艺术珍品,为日本最有名的文化机构之一。

藤田传三郎(及其儿子)乃十九世纪在日本崛起的新世代工业家兼收藏家,把握机会建立囊括4,000多件亚洲艺术品的珍藏,包括九件国宝和53件经日本文化厅指定的重要文化财。另外也有大批d非凡的日本和中国艺术品,包括绘画、青铜器、纺织品和茶具。

大阪藤田美术馆馆长藤田清先生。照片由藤田美术馆提供

2017年3月,藤田美术馆从珍贵的馆藏中精选27件珍品,并于佳士得纽约举行的「宗器宝绘 ─ 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拍卖上呈献。拍卖的成交总额高达2.69亿美元,刷新纪录,更远高于拍前估价,力压以往任何亚洲艺术周的成交总额。

馆方利用拍卖筹得的资金,与Taisei Design Planners Architects and Engineers合作进行为期五年的大规模修缮工程,并于2022年4月重新向公众开放。

馆长兼藏品继承人藤田清先生于访问中回顾馆方自刷新拍卖纪录后取得的成就及未来计划。 

藤田美术馆藏由藤田传三郎一手创建,他作为藏家的使命是什么?

藤田清:“在明治时期初期,大约1870年代,许多日本艺术品被运往海外。藤田传三郎为了日本的未来,不惜动用个人财力购藏艺术品。他不但热爱这些杰作,更想将之传给下一代。他的家人特别创立藤田美术馆,并于他离世后开幕,以保存重要的文化财产,并维持和提高艺术品的价值。他的珍藏得以公开展出,让公众欣赏,成为留给后世的遗产,便是他的动力、使命和梦想。”

大阪藤田美术馆。照片由藤田美术馆提供

藤田美术馆藏囊括4,000多件亚洲艺术珍品,您对有意收藏日本和中国艺术的藏家有何建议?

藤田清:“馆藏中来自古代中国和日本的艺术品由纸张、木材和纺织品制成,非常脆弱。为了保存藏品,必须严格控制温度和湿度,以及妥善保存艺术品。最重要的是要欣赏和爱护艺术品,可以拿在手中或细意观赏,但不建议拿来使用。除了保持艺术品的原状,更要在日常生活中寻找机会好好欣赏。我认为这才是保存文化财产的真正意义。”

美术馆以所藏的九件国宝和53件重要文化财闻名,能谈谈保存和公开展出这些珍品的重要性吗? 

藤田清:“这是莫大的荣幸。我为这九件国宝和53件重要文化财深感自豪。不过,前任馆长搜罗的所有珍品,不论类别,对我和家族而言都非常珍贵,必须传承予下一代。 ”

大阪藤田美术馆内部。照片由藤田美术馆提供

在2017年,馆方决定委托佳士得拍卖部分藏品,作出忍痛割爱的决定有多困难?

藤田清:“我的个人感受与作为公共美术馆馆长的感受并无太大分别。我并非藏家,但想到由我亲手卖掉藏品,就感到非常难过,也不知道拍卖藏品是否恰当。即使我们需要实现特定的目标,但卖掉藏品的决定依然非常困难。每件藏品也承载着珍贵回忆,别具意义。”

您希望透过拍卖达成什么目标? 

藤田清:“日本的私人博物馆普遍缺乏足够资金来进行大规模翻新工程。出售部分藏品筹集资金是必要之举,以实现美术馆和我的目标,确保美术馆能与时并进。回顾这次经验,我会大力推荐以拍卖方式筹集资金,目前这种做法在日本并不常见,但我认为应该加以推广。”

《石渠宝笈》记载为南宋陈容,《六龙图》。手卷、水墨、纸本。画作:13½ x 173⅜ 英寸(34.3 x 440.4 公分);书法:13⅞ x 32⅝ 英寸(35.1 x 82.8 公分)。此作于2017年3月14日在佳士得纽约「宗器宝绘—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拍卖中售出,成交价48,967,500美元

这次拍卖成绩斐然,最高成交价的拍品南宋手卷《六龙图》以4,890万美元成交,另有一尊高古青铜器以3,720万美元成交,较拍前估价高逾3,000万美元,刷新世界拍卖纪录。看到这些非凡珍品的成交价远超预期,您有何感受?

藤田清:“我对这件青铜器抱有很大期望。当时我希望合共筹得5,000至8,000万美元,但许多拍品的成交价也远超预期,令人振奋。买家竞投非常激烈,这是一场非常刺激的拍卖。 ”

“我舍不得卖掉这些藏品,我必定会非常怀念,但另一方面,看到由藤田传三郎收藏的珍品于纽约这个艺术枢纽的国际拍卖会上亮相,我也深感自豪。它们深受国际市场欣赏,得到各大博物馆认同。在如此国际化的专业市场内,看到这些藏品不但创下高价,其艺术历史意义也获得高度赞赏,令我深感欣慰,也对前人感到自豪。” 

您个人对拍卖哪一瞬间印象最为深刻?

藤田清:“我在日本透过Christie’s Live实时竞投服务于网上观看拍卖,所以当时我不在现场。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希望能筹得约8,000万美元资金,以翻新美术馆,但到了第七或第八件拍品时,累计成交额已达到此金额!我很宽慰已经筹得足够资金。”这场拍卖乃当时亚洲艺术周史上最成功的拍卖。

拍卖结果为藤田美术馆带来什么帮助?

藤田清:“最初的目标是翻新美术馆的建筑,我们已实现计划。从构思到竣工共花了五年时间,但这只是第一步。毕竟,我们剩余的资金比预期更多。这次拍卖创下如此骄人的成绩,令我们不禁思考还可以做些什么?”

大阪藤田美术馆。照片由藤田美术馆提供

美术馆闭馆后,在Taisei Design Planners Architects and Engineers协助下进行数年的翻新工程。可否形容一下这个过程?您如何平衡馆藏中极为传统的藏品与现代设计?

藤田清:“我们当然想要令建筑物更加现代化,但我们的主要目的是保存和保护艺术品,让它们得以流传后世,并以最能吸引访客的方式展示。 ”

“我们与Taisei通力合作,我有许多想法,而他们知道如何将这些想法融入建筑之中。 ”

“我们不但想打造外观简约的现代建筑,亦想加入旧有建筑物的可用部分。例如,新大楼正门的黑色铁门,便来自旧仓库。对我而言,美术馆采用日本的工艺也非常重要。 ”

大阪藤田美术馆的黑色铁门。照片由藤田美术馆提供

您对美术馆于今年4月重开有何感觉?外界反响如何? 

藤田清:“美术馆重开的反应极佳。虽然我们的规模并非最大,但却接待许多访客,每天介乎250至700人。当我们于今早9时30分到达时,距离开馆时间尚有半小时,但门外已有人在排队。与以往相比,我们也很高兴有更多年轻访客到访。在重开后数月,访客人数已超过翻新前一年的总数。”

美术馆经过翻新后,您有计划扩大馆藏吗?

藤田清:“目前,美术馆内收藏超过4,000件艺术品,但只展出当中500件。因此,比起增加馆藏,我更想展出其余的藏品。”

在过去的访问中,您曾提及采用新科技是藤田美术馆发展的重要一环,您最想采用哪些科技?

藤田清:“虽然这并非尖端科技,但美术馆的独特制冷系统设有感应器,确保冷气能到达所需位置,从而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也支持可持续发展。”

大阪藤田美术馆内部。照片由藤田美术馆提供

美术馆各处也设有直播镜头,让公众即时于官网上观赏展览空间,当初的原意是什么?

藤田清:“直播镜头除了让各地人士能一睹馆内的情况,也让有意到访美术馆的人士查看馆内的活动情况和人流,再决定是否前往。这一点在疫情期间尤其重要。”

如您所言,从纽约拍卖以至让各地公众观看馆内直播镜头的画面,美术馆于全球均广获支持和欣赏,您未来打算如何继续接触各地的观众?

藤田清:“现时的防疫措施已逐步放宽,将会有更多旅客到访日本,我们是时候考虑更进一步。美术馆必须展出最珍贵的馆藏,以吸引国内和海外的访客。”

“另外也要为所有国籍、性别和年龄的访客举办教育活动,以便所有访客也能了解展览内容。”

大阪藤田美术馆内部。照片由藤田美术馆提供

您对美术馆有什么短期和长期的目标?

藤田清:“简单而言,我想打造一个没有隔阂的空间,让访客能尽情交谈,当然要想举办精彩的优质展览和教育活动。我们一直致力为访客提供这些体验,但我希望这个空间属于所有人,带来现场绘画、讲座或音乐表演等活动,打造没有任何限制的空间。我们的目标是创造让大家讨论和思考艺术的空间,自由随心。我认为藤田美术馆能成为这样的一个地方。”

相关部门

相关拍品

相关拍卖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