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宗宪的悠久收藏故事

传奇中国艺术品收藏家张宗宪今年即将迈入95岁生日之际,我们邀请其回首一生辉煌收藏之旅,更分享其永不停歇的收藏理念

今年标志着张宗宪的95岁生辰,这位已近期颐之年的智者至今为止已经在艺术收藏界辛勤耕耘七十载有余,但在近期与佳士得进行的访谈中,张先生明确表示自己永远不会停止收藏艺术,而是要工作到最后一天。

“退休不在我的计划内。”他笑谈道。”我一定会一直收藏艺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直到最后……只要是我喜欢的东西,也确实值得收藏的,如果我买得起就一定要得到手,就算我现在是一百五十岁,我也要得到手。”

张宗宪于1920年代的鼎盛时期在上海出生长大,少年时期曾经一手开办并经营自家百货公司,直到1948年为躲避战乱而离开上海来到香港。与他最为亲近的大姐送他启程,没想到此次一别,竟成永诀。张宗宪离开上海没几年,大姐便因病离世,他如今谈起此事亦不免感伤落泪。

初来乍到香港,张宗宪随身只带了一个箱子,口袋里只有24美元,也没有文凭,他起初一天只吃一两顿饭,租不起房子就捡来旧报纸垫在身下过夜。

时年二十五岁的张宗宪

“我没有朋友,没有亲戚,也没有钱,不懂粤语也不会英文。”他回忆道。但张宗宪有的是乐观自信,家中也为他事业的起步提供了不可或缺的重要帮助。张宗宪的父亲张仲英是上海滩有名的古董商,他向儿子发送源源不断的货物,在摩罗街的小店面中售卖。

“父亲是我的启蒙老师, 也是我的导师。”张宗宪如是说。“我从小就在文物古董堆里面长大……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尤其是(我离开上海后)书信来往中得到了很多知识,靠这样子自学。”张仲英给儿子发送的货物中总会附上清单,写明每件货品的来路背景和建议售价。

张宗宪浏览父亲早年间写给自己的家书信件

然而世事总有遗憾。张宗宪离开上海后再未有机会与父亲见面,张仲英于1960年代辞世,父子二人这辈子也只通过一次电话。若是张父生前能够见到儿子如此辉煌的收藏生涯,会怎么想呢?

“他应该会很吃惊。他没想到我将来会接班做这个生意,更想不到自己的儿子能够跑遍全世界,买全世界最好的、最贵的东西。”

在摩罗街开设店铺站稳脚跟后不久,张宗宪就成了香港和台湾间的重要商人。随着他的财富逐渐累积,对瓷器的爱好也不断增加,他开始搜集自己的珍藏——当中又以瓷器为主。

摄于香港石板街货舱,1965年

当时是收藏中国工艺品的绝佳时机。这里的“绝佳”其实就意味着价格廉宜。张宗宪于2003年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曾说:“一件大型唐代雕像现在值数千美元,但(1950年代时)只卖20美元左右。”

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古董市场由英美藏家主导,而张宗宪同赵从衍、胡惠春、罗桂祥及仇焱之等同侪一起,合力推动香港成为二十世纪下半叶的中国艺术品交易中心。

二十世纪中期起,香港的商业、金融和制造业开始蓬勃发展,财富如潮水般涌入这座国际都市。

1950年代时,用张宗宪自己的话说,他“夜夜笙歌,晚晚香槟”。到了1960年代,他同时开了五家古董店,俨然成为中国艺术及古董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张宗宪在永元行香港云咸街分店

张宗宪自述自己成功的秘诀是一颗“好学之心”。无论是读书、与其他专家探讨,还是周游世界参加拍卖或去博物馆欣赏珍品,他从未停止充实自我的脚步。这种勤奋好学的精神既见证了他对中国艺术品的一生热忱,也反映出其内心深处的刻苦工作理念。

香港做生意的传统方式一直是艺术商和藏家之间的私人交易。而张宗宪帮助催生了全新的买卖市场:他为国际大型拍卖行在香港顺利起步发挥了重要作用。佳士得于1986年1月在香港举办首次拍卖,为中国艺术市场提供了发展和成熟的崭新平台,也为亚洲区内中国艺术收藏奠定了全新方向。

张宗宪在1994年瀚海首拍中高举号码牌,志在必得

由1986年至今已有35年之久,张宗宪和佳士得亦谱写出真挚的友情。他委托佳士得拍卖不少瓷器和画作珍藏(张宗宪晚年亦开始将收藏重点转向书画,专攻张大千、徐悲鸿及齐白石等现代艺术大师作品)。

1993年6月,佳士得伦敦总部于国王街艺廊内举办为期两周的展览「云海阁重要中国陶瓷:张宗宪珍藏展」,将张宗宪的瓷器珍藏推向国际藏家。随后佳士得香港分别于1999年、2000年及2006年举办三场张氏陶瓷珍藏拍卖。

拍卖写下数项世界拍卖纪录——一件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在2006年拍卖中以1亿5,130万港元 / 1,950万美元的高价成交,刷新清代陶瓷拍卖纪录。

张宗宪多年来也在佳士得拍卖中购藏无数珍品,当中哪件尤其令他津津乐道?

“最开心的是此老虎,因为我见过很多,但像这种东西我没见过。”他毫不犹豫地回答道。这一老虎指的便是这件御制掐丝珐琅饕餮纹贯耳大壶,深得张先生和张太太喜爱。(大壶表面凸饰饕餮纹,但张宗宪认为它和老虎亦有几分相似之处。)

清 雍正/乾隆 御制掐丝珐琅饕餮纹贯耳大壶。高 64.7 公分(25 3/8 英寸)。此拍品于2020年11月30日在佳士得香港售出,成交价8,650,000港元

他1960年代末在伦敦参加了人生中第一场拍卖,自此从未停止。1990年代,他在北京和上海举办的首场拍卖中频频举牌;而2019年夏天更从佳士得巴黎买下这件清乾隆 白玉带皮云蝠纹大吉葫芦盖瓶。对他而言,新冠病毒疫情绝不会终止他前往各地参加拍卖的脚步,而只是标志着一个短暂的停歇。“不停飞、不断买”一直都是他的座右铭。

张宗宪承认拍卖前夕常常兴奋得睡不着觉。在拍卖现场,他总是以醒目张扬的行头亮相众人眼前:一身时髦华丽的西服套装,搭配惹眼的礼帽,通常还戴着一副太阳镜,沿着拍场中央的通道从容走向第一排座位,任何拍卖官都不会在他摘下礼帽稳稳坐定前开始拍卖。

张宗宪在佳士得香港2020年秋季拍卖现场,与掐丝珐琅饕餮纹贯耳大壶合影

今时今日的许多藏家都不会亲自前来拍卖现场,而是透过电话或网上平台参与竞投。“那不是我的风格。”他笑道。“我是张宗宪,Number one!”他十分享受每次竞投成功后走出拍场时获得的全场热烈掌声。

自从张宗宪开始收藏,艺术收藏圈子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低价接连收入名家巨作的时代已经结束。他对新入行藏家的诫语是“耐心”,不要这么着急;要多问问、多听听、多讲讲、多学学;有钱买也要等真正的好货出现在市场上才出手。

值得一提的是,张宗宪和佳士得的深厚友情早已不限于拍卖行和客户间的普通交易关系。他和佳士得员工经常一同旅行并欣赏艺术珍品,对中国工艺精品共同的热忱将他们连接在一起。影片中提到他们于2015年共同在伊朗旅游的经历,在伊朗德黑兰国家博物馆欣赏到不少精美的元代至明初中国瓷器。

张宗宪与佳士得中国瓷器及艺术品团队同游伊朗国家博物馆

任何有幸来到香港张宅拜访的客人都会把这里比作宫殿一般——屋中各处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珍宝,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给。张宗宪在苏州的大宅甚至有一个雅致精美的园林,里面摆放了镀有金银的太湖石。

张宗宪一直倡导分享和回馈的理念。“我不喜欢忘本的人。”他曾于2006年说道。“有钱了也不能忘记没钱的日子。”近年来,他亦向苏州博物馆捐赠不少藏品。

未来张宗宪计划将自己部分的收藏一分为三,捐赠给三个对他而言意义非凡的城市:上海;苏州(他父母祖籍在此);以及香港(这里是他事业发源并腾飞的地方)。

但在此之前,他还有其他愿望亟待完成。新冠疫情一旦平息,人们可以再次出行,他就打算前往中国西北部的敦煌,看一看莫高窟的佛教艺术,以及敦煌博物馆的珍藏精品。

“我这辈子到现在什么都见过了。”张宗宪如是说。“但直到最后一天到来前,我还是要工作,要收藏。”

相关部门

相关拍品

相关拍卖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