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撷珍 — 傅凯立谈家族收藏中国书画的「喜悦、自豪和责任」

傅氏家族半世纪的收藏于今春在佳士得香港展出。这个新加坡知名珍藏中的20件中国书画杰作将登上佳士得秋季拍场。我们与藏家的儿子傅凯立先生聊天,讨论珍藏对家族的深远意义。

佳士得香港于2023年春季举办傅氏家族收藏书画展 ,以纪念他们踏入书画收藏世界50周年。

来自新加坡的傅金洪、陈秀芳伉俪及其子傅凯立,皆钟情中国艺术,却有着各自的风格偏好。逾半个世纪以来,一家人共同精心遴选、购藏,打造出一个和而不同,精彩纷呈的私人书画收藏世界,而这个历程中的种种机缘、故事,糅合在件件作品之中,值得有心人细细体会。

策展期间,佳士得香港中国书画部主管石嘉雯专程前往新加坡与傅凯立先生见面,探索傅氏收藏旅程的难忘点滴,同时了解半个世纪以来,其家族对于东南亚地区中国书画收藏界的深远影响。

石嘉雯:可以简单介绍一下您家族的珍藏吗?

傅凯立:我们家族的收藏有数百件,涵盖清末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中国近现代艺术佳作,是我父母经过半个世纪精心累积而成的。由于我的父母接触艺术的基础和角度颇有不同,因此藏品的风格、技法、材质,乃至题材也各不相同,当中可看到传统水墨、印象主义、表现主义及抽象主义等风格的影子。

这些年来,他们出售、购入,令收藏系列更圆满,以突显不同艺术家特定的技法、构图或艺术风格,展示二十世纪中国近现代书画艺术多元广博的独特之处。

石嘉雯:您刚刚提到父母的收藏理念不同,可以分享一下具体体现在哪里吗?

傅凯立:我的父母分别以他们独特的方式,跳出己见和局限,踏上艺术收藏之路。父亲生于马来西亚一个很大的工薪家庭,但是有幸获得奖学金前往台湾学习音乐。母亲当时完全不谙英文,却凭借自身努力于1960年代进入伦敦的圣马丁学院,后来更曾为英国为美高梅电影公司进行室内设计。

正是因为他们的成长背景迥异,因此以不同的品味开启各自的收藏之路。父亲喜欢中华文化、历史、书法和文学,为传统水墨、田园生活和山水风景所吸引。至于母亲,则喜欢超前的、抽象的、表现主义的艺术风格,亦是西方传统艺术的爱好者。虽然起点不同、偏好各异,但随着时间,他们乐于互相学习,也深深相互影响,品味也慢慢趋向一致。

徐悲鸿,《仙岛双鸭》。设色纸本 立轴 一九三二年作。 109.5 x 48.2 公分(43⅛ x 19 英寸)。此作于2023年12月1日在佳士得香港中国近现代及当代书画拍卖中售出,成交价3,276,000港元

石嘉雯:他们又有哪些各自心仪的艺术家? 如何反映自己的收藏品味或性格?

傅凯立:两幅父母各自钟爱的作品,有趣地反映了他们迥异的品味与性格。

父亲早期购藏丰子恺作品的《草火燎彘》,透过描绘一对正在做饭的父子,颂扬平凡而简单的日常生活,同时反映了不断变化的社会道德。我认为父亲对这副画作的喜爱,正好反映了他谦逊直率、虚怀若谷的处世之道。

丰子恺,《草火燎彘》。设色纸本 镜框。 29.3 x 26 公分(11½ x 10¼ 英寸)。此作于2023年12月1日在佳士得香港中国近现代及当代书画拍卖中售出,成交价327,600港元

相反,张大千这幅非比寻常的抽象泼墨泼彩作品《云岚翠岭》,从水墨的淋漓运用以至大胆的抽象表达,都超越了传统中国水墨的美学边界。作品并未具象表现房屋、山脉或桥梁,仅仅用水墨和色彩肆意弥漫在金笺表面,这正好总结母亲我行我素的个性和对艺术的敏感触觉。

傅氏家族收藏的张大千作品《云岚翠岭》

石嘉雯:在众多藏品中,哪几件艺术品对您而言意义最为深远?为什么?

傅凯立:吴冠中这幅作品《韶山颂》对我来说可能是最特别的,因为购入年份是1980年代,正是我们家庭面对和克服挑战的时期。这幅作品一直挂在我的睡房,陪伴我成长。我很欣赏它的三维立体感,从前景跳到背景,中间留白表现远处的一个村庄,这是毛泽东的故乡「韶山」,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极具重要历史意涵的地方,且发人深省。

傅氏家族收藏的吴冠中作品《韶山颂》

吴冠中,《无花果冬景》。水粉纸本 镜框 一九七六年作。 39 x 32 公分(15⅜ x 12⅝ 英寸)。此作于2023年12月1日在佳士得香港中国近现代及当代书画拍卖中售出,成交价1,512,000港元

石嘉雯:傅老先生有一个难忘的收藏故事,听说是和佳士得有 关的,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傅凯立:家父常常教诲我购藏讲求耐心,为心仪的藏品,他可以等上几十年。父亲十分喜爱徐悲鸿的《仙岛》,这幅作品本来属于一位古董商,当时对方因为画上写着其父亲的名字而婉拒出售。事实上,这幅作品是徐悲鸿送给对方的礼物。

事过30年,这幅作品现身佳士得拍卖会,经过激烈的竞投,最终父亲以大幅超过预算的价格投得这幅作品。当时,正是母亲鼓励及说服父亲继续出价,因为她明白作品对丈夫的意义,这标志着他们在收藏路上相互理解、支持,甚至是合作精神,也说明虽然两人的喜好和品味不同,但对收藏的热忱却同出一辙。

傅凯立与家族收藏的徐悲鸿作品《仙岛》合影

石嘉雯:家族收藏带给您怎样的启发?

傅凯立:我在家族的艺术收藏中成长,一般人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但对我来说,这些收藏更像是一本相册,承载着我们家族的回忆与历史。

几年前,我开始和家父一起对收藏进行编目,过程中,很多尘封多时的故事浮出水面,这是一个令我非常感动和激动的旅程,远远超乎我的想像。这不仅令我对艺术更加了解,还意识到父母对东南亚地区中国艺术品收藏家的深远影响。他们以开放独到的观点、诚实坦率的态度,与东南亚藏家分享对收藏的看法和见解,并以此受到收藏界尊敬。

傅凱立先生與佳士得香港中國書畫部主管石嘉雯分享家族收藏

石嘉雯:跟父母学习收藏,或一起购藏时,有没有一些难忘的经历与我们分享?

傅凯立:我父亲在其朋友和伙伴中脱颖而出成为杰出的收藏家,是因为他不仅擅长描述纸上的东西,而且善于发掘每幅画背后的故事,然后将其生动地呈现出来——包括其画家的老师、学生、赞助人和它的出处及持续发展经过。作为一名收藏家,对他来说不仅是获得一件美丽的物品,而且是成为一幅画的故事的一部分的喜悦、自豪和责任,以展示它的最大潜力并将它传承下去。是次与佳士得的合作正是这旅程重要的一环。

石嘉雯:您对这家族珍藏的未来愿景是什么?

傅凯立:我相信我们一家人已经非常幸运能够收藏这些画作。作为这份礼物的管理人,我们最终希望使用这珍藏来帮助有特殊需要和自闭症的孩子,以及患有痴呆症和认知障碍的老年人。我们感谢有此机会与佳士得合作,与大众分享我父母这对慧眼独到的伙伴之珍藏,更可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

收取佳士得电子杂志,精选所有Christies.com的热门文章,以及即将举行的拍卖及活动等最新资讯

石嘉雯:怎么会想到要和佳士得合作举办此次展览?

傅凯立:家父家母与佳士得结缘已久,对这个全球领先的拍卖平台十分熟悉且完全信任。此外,香港亦是父母收集许多藏品的地方,有着很多难忘的美好回忆。因此我认为,佳士得香港是我向全球藏家展示我们家族逾半个世纪收藏的不二之选。

相关部门

相关拍品

相关拍卖

相关内容